张宏良:不要欺人民太甚!——评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问题研讨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23 次 更新时间:2008-08-02 21:57:26

进入专题: 银行业   改革开放三十年  

张宏良  

  全国立刻就掀起了疯狂的删帖运动,故意制造网民对总书记的误解和对立。最近以来这股阴风越来越邪乎,可说是剑剑指向中央,刀刀剁向百姓。在这些人眼里,对共产党卸磨杀驴的时候到了,他们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已完成了财富抢劫,现在所担心的是老百姓会再次打起共产的旗号对他们实行反抢劫,所以他们下了杀驴的决心。当初他们是借用共产党的旗号抢劫老百姓,现在正好借用老百姓的怒火再消灭共产党,这可谓是超越千古的政治绝杀,无论最终难逃此劫的是共产党还是老百姓,他们都是已经注定的不变赢家。这种赢家地位来自于30年间他们自己制造的政治惯例,就是无论犯下多大罪行,只要往西方国家一跑,事情就算彻底了结。凭借这个人为制造的惯例,他们将亲属财产转移海外,在西方国家建立了牢固的根据地,安排好退路以后便开始了对国内老百姓极端疯狂地掠夺和欺辱。这个政治惯例是当初老爷子安排的所有杀着中最为高明的一着,目的是为逃避历史惩罚,让子女后代永远能够过上帝王般的富裕生活。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在积极配合这一惯例,对所有反华分子照单全收,特别是对学界和媒体大腕更是关怀有加。所以这个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研讨会才会如此无所顾忌地大肆讨伐老百姓。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想过,你们真的认为中国人民以后会遵循你们制造的这个惯例?你们真的相信西方人民能够接受毁掉了世界最美丽家园的一群罪犯?你们真的以为中国永远都不会像美国、欧盟、俄罗斯以及韩国那样对待叛国者?就在今年4月,韩国刚刚编纂出版了《韩奸大词典》第三卷,按照名单逐个没收后代亲属的所有财产,让所有子孙后代都蒙羞含辱,人前再难抬头。诸位就不为自己子女的将来想一想?既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难道就唯独能够漏掉你们?别的暂且不论,就拿通过贱卖银行股转移给外资的这上万亿资产来说,就是古今中外空前绝后的千古第一大案,仅此一案就百年难消,所有人都应该承担相应的历史责任。2007 年美国龙星公司将1998年韩国危机期间购买的韩国外汇银行股份卖掉,10年赚取了46亿美元,引起韩国舆论一片哗然,韩国司法机关立案调查,那些当初参与外汇银行买卖的人纷纷落入法网。与10年让外资赚取46亿美元的韩国银行案相比,一年就让外资赚取上万亿人民币的中国银行属于什么性质的案件,我想参加 “讨伐会”的专家学者应该十分清楚。在此,我们只是想提醒诸位,不要太蔑视历史,不要太欺负人民!

  

  不良学者的流氓观点还是金融买办的殖民化宣言?

  

  如果这个所谓银行业研讨会仅仅是几个不良学者赚取昧心钱的流氓言论,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加以理会,30年来中国的不良学者早已堕落成世界上最下流的生物群体,没有任何卑鄙事情是他们干不出来的,像贱卖银行有功论这类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勾当,原本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可以说已经司空见惯。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围绕贱卖银行有功论的许多言论乍看上去好像完全是流氓言论,但是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些颠倒黑白的流氓言论不过是表面假象,其本质是推行经济殖民化的卖国主张,把经济殖民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图强加在在中国人民头上。通过下面这个研讨会的一些基本主张,就可以看出这些中国人已经把中国卖到了何等悲惨的程度!

  其一,这个研讨会最让人震惊的地方,就是他们认为外资不仅有权享有各种超国民待遇,甚至应该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权利,有权直接占有全国国有资产。这是他们的原话:“仅以入股价格计算,据了解,在国有商业银行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时,外资股东的入股价格高于同期入股的中方股东。四家银行进行财务重组和改制时,代表国家出资的财政部、中央汇金公司、中建投以及其他国有发起人股东均以每股1元的价格入股,而战略投资者入股价格最高的是汇丰银行,当时其以 1.76倍市净率入股交行,最低的美国银行入股建行价格也达到1.15倍市净率。这一价格,远远高过国有股东。”单就形式上来说就可看出这些自称的“理性学者”简直就是一群地地道道的无赖流氓,你是比较入股价格还是比较市净率?如果是比较入股价格就应该中外双方都是价格,如果是比较市净率就应该中外双方都是市净率。用市净率比较入股价格,怎么知道美国入股价格是高是低?作为学者怎么能无耻到这种程度,即便是那些市井无赖也不会下作到这个地步!其流氓手段暂且不论,就关于我国银行国家股的价格分析来说,这些人完全是站在汉奸立场上来看问题。所有老股民都知道(经济学家更知道),包括银行在内的我国上市公司最初都是由国有企业改制而来,目的是为国有企业募集资金,帮助国有企业脱贫解困,简单说,就是国家不想再为国有企业掏钱了,要把为国有企业掏钱的任务转嫁到老百姓头上,又不想丢掉控股权,便把企业现有资产按照股票面值折算成每股一元,国家并未投入一分钱现金,仍然保留了控股权。由于国有企业本来就是归全民所有,再加上又承诺国家股不流通,所以国有资产是每股折算一元,还是每股折算一毛,大家并未在意,反正都是国家的,都是老百姓的,怎么折算都无所谓,所以老百姓仍然高高兴兴地以平均15元的高价购买股票。只是随着后来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革,越来越多的国家股落入私人和外资手中,并且从去年起国家股也开始上市流通,把当初一元钱折算的股票和老百姓15元的股票按照一个价格买卖,老百姓才知道上当了,但是已经晚了,绝大部分投资者已经血本无归了。并且今年3月份还把这个过程起了个专业名称:股权分置改革,作为重大成就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老百姓也就只能认命了。

  但是,中国老百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的金融买办及其雇佣的专家学者,居然以当初国家股未花一分钱为依据,以国家股按照股票面值折算为标准,将中国的银行卖给外国人。按照他们自己的统计,卖给外资的最高价格是2元多人民币,最低价格不到1元钱。价格最高的兴业银行卖给外资是2.7元,国内2%幸运者的中签价是15.98元,98%的中国股民购买价是四、五十元;价格最低的建设银行卖给美国银行的价格是 0.94元,国内2%幸运者的中签价是6.45元,98%中国股民的购买价是10元左右。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投资建设银行股票,中国投资者亏损数千亿,而美国银行能够从建设银行赚取数千亿元的原因。原本以为贱卖银行股一年损失上万亿资产可能是误入了外资陷阱,看了银行业研讨会才知道这个陷阱不是外资设置的,而是中国金融界和学术界帮助外资设置的。一年损失上万亿资产不过是灾难的开始,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如果按照国家财政部的入股价格对外出售银行股份的话,等于是要把全国的银行资产都白白送给外资,甚至不仅仅是全国的银行,包括所有国有公司的资产统统都要归外资所有。因为财政部代表全国人民控制国有资产根本就没掏一分钱,这是因为财政部本身就是全国人民的,如果那些参股控股中国银行业的外资公司也归全国人民所有,莫说是每股价格9毛多,哪怕就算是每股价格只卖9分钱9厘钱,老百姓也绝无异议,也绝不会认为是贱卖。

  而现在这些打着学术旗号的买办汉奸,居然要参照财政部控股国有资产的成本对外资转让中国的银行,这是连当初八国联军和后来的日本鬼子都想象不出的强盗逻辑,若非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是中国人自己的“无私奉献”。或许一些不太懂得经济的人不了解其中的可怕含义,以财政部对本国资产的控股成本作为对外出卖银行的参照价格,这就如同要参照主人的权利占有对方的财产,参照丈夫的权利占有对方的妻子,参照父母的权利占有对方的孩子一样。如此荒诞的卖国行径甚至完全超越了当年李鸿章最大胆的卖国想象,李鸿章再怎么卖国也没有卖到让八国联军享受和清朝政府相同的待遇。可就是这样一个与其说是卖国不如说是毁国的罪恶行为,居然胆大妄为地拿到研讨会上公开宣扬,可见在他们眼里老百姓已经被蔑视到了何等程度!所谓图穷匕现、水落石出,直到现在人们才明白银行业所谓改革开放的真实目的,就是要把中国的金融资产划归到西方国家腰包里,其中一部分成为金融买办的提成。庞大的中国金融业逐渐变成了国际垄断资本、国内金融买办、相关腐败官员和学界美国鹦鹉“四马分肥”的瓜分对象,账面那60万亿金融资产究竟国内还剩多少?恐怕不到彻底清算那一天谁都不知道。

  其二,在外资控股中国银行业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的问题上,同样反映出了这些自称不同于老百姓情绪发泄的所谓“理性学者”的流氓本色。学者之所以为学者,他和流氓的根本区别不在于有没有文凭有没有职称,而在于是不是讲道理。我们说外资控股中国银行业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的原因在于,银行不仅是现代经济中心,同时也是社会信息中心,中国所有企事业单位的流动资产,中国所有党政机关以及军警部门的活动,都处于银行的监视和控制之中,一旦落入外资手中,不仅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甚至危害国家政治安全和国防安全。所以,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把银行看作是有关国家安全的战略产业,纷纷立法禁止外资控股本国银行。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今年3月中国银监会出台法规允许外资控股中国银行业,随后中国银监会主席又宣布“外资控股中国银行没有任何法律障碍,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百之间都可以”,才会引起全国一片哗然,最终引起了党中央的重视,于是金融买办才匆忙召集了一帮不良学者,才有了这个所谓银行业改革开放研讨会。只是这帮所谓理性学者不应该像泼皮牛二那样强耍无赖,把外资控股中国银行和外资在中国设立银行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混淆在一起,借此欺骗党中央欺骗全国人民。这个研讨会报道称:“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105个国家的统计,2005年末外资银行占国内银行总资产的平均比例为3%,东欧地区占比较高,外资银行总资产达到其国内银行总资产的58%,占比较低的东亚和大洋洲合计为6%,而我国仅为2.44%” 由此认为外资控股中国银行并不危害国家经济安全。显然这里是用外资银行在中国发展的规模,偷偷替换掉了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规模,这种替换的恶毒之处在于,对于一般不了解金融的中央领导和普通民众,很容易因此形成错觉,认为外资控股中国银行业不过才百分之一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笔一挥就成了批示,然后这些金融买办再拿着中央批示镇压百姓的反抗。中国金融领域所谓对外开放的重大决策几乎都是如此形成的。

  我们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是“决策信息定向化”,就是中央重大政策的决策信息,都是由国内买办集团、美国鹦鹉等利益集团单向提供的,这些单向信息完全是建立在歪曲事实和编造谎言的基础上,任何人根据这些单向信息都只能做出单向决策,这是信息时代决策模式的一大特点。信息时代决策的基础是信息,有什么样的信息便会产生什么样的决策,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才不惜花大价钱控制中国的学术机构和咨询机构,把中国的学术明星打造成为美国鹦鹉,按照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益和需要制造各种决策信息,误导中国高层决策。可以说,3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所有重大决策失误,无不是这种“决策信息定向化”的结果,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才会在中国改革开放中获得巨大利益,把中国再次变成了经济上任凭外资掠夺的“国际奶牛”,美国等西方国家之所以比中国人还关心中国改革,多次威胁中国如果放慢改革将会直接损害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这个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研讨会,以及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系列贱卖银行有功论的学术轰炸,最清楚不过地表明了中国突然单方面全部开放金融市场的决策原因,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提供的这些资料,任何决策者哪怕是西天佛祖,也会做出彻底丧失中国银行控股权的金融决策。

  就拿眼前外资银行规模大小这件事情来说,为什么外资银行在中国规模不大?道理很简单,因为控股中国银行的成本要远远低于在中国创办银行的成本,既然中国已经为外资准备好了现成的银行,外资可以用十分低廉的价格甚至零价收购过来,为什么还要自己辛辛苦苦去创办银行?所以国际金融资本的主要方式就是扫荡和控股中国银行,把中国人60年流血流汗艰苦奋斗创办的银行一个一个地全部拿走,而所花费的成本不过是贿赂几个金融买办和收养一批美国鹦鹉。由于暗中收购中国银行已不过瘾,美国国会便于去年做出决议,指使中国银监会制订允许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法律法规,用法律武器大肆收购中国银行。虽然此法案遭到全国人民强烈反对,但是在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最高经济咨询机构和最高学术机构的一致配合下,估计很快就会变成现实。他们几乎如同拷贝般地一致认为:只要财政部抱紧股份不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银行业   改革开放三十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98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