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铁川:科学执政的三项基本要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6 次 更新时间:2024-06-22 10:44

进入专题: 科学执政  

郝铁川  

中国共产党要坚持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和科学执政的统一,已经成为我们党执政的基本原则。其中科学执政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呢?目前已有解释大都局限于尊重事物规律、按照科学态度等原则性描述,我觉得还应该提出如下的具体的、基本的要求:

第一,科学执政要求我们在尊重多数人意见的前提下,兼顾少数人不同的意见。这是因为少数人的意见并不一定都是错误的,真理一开始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指出:“历史上新的正确的东西,在开始的时候常常得不到多数人承认,只能在斗争中曲折地发展。正确的东西,好的东西,人们一开始常常不承认它们是香花,反而把它们看作毒草。哥白尼关于太阳系的学说,达尔文的进化论,都曾经被看作是错误的东西,都曾经经历艰苦的斗争。我国历史上也有许多这样的事例。”“马克思主义也是在斗争中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在开始的时候受过种种打击,被认为是毒草。”

尊重多数、兼顾少数是我们党决策的一个传统。1956年9月,邓小平在党的八大所作的《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指出,为了解决各种实际问题,党必须按照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国的各个组织统一服从中央的原则去行动。在这里,党要求那些有不同意见的党员,在实际行动中无条件地执行党的决议,这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就在这种条件下,这些党员也仍然有权保留自己的意见,并且仍然有权向所属的党组织和高级的党组织提出自己的意见。党组织不应该用纪律迫使他们放弃这些意见。这对于党不但没有害处,而且可以有某种益处。只要党的决议是正确的,这些持有不同意见的党员又是愿意服从真理的,他们终于会心悦诚服地认识党的正确和自己的错误。如果真理最后被证明是在少数方面,那么,保护少数的这种权利,也可以使党更容易地认识真理。(《邓小平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49页)1962年2月6日邓小平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了党对“少数人意见”的一贯态度,即:“各级领导同志要善于倾听反面意见,倾听不同意见;要听老实人的话,要听老实话。这也是我们的传统。毛泽东同志,刘少奇同志,历来是这样提倡的。”“党的各级主要领导人,特别是‘班长’、‘副班长’要服从和团结多数,尊重少数。这一点,毛泽东同志过去不晓得讲过多少次,这次会上又讲了这个问题。做领导人的,总要取得大多数人的同意,事情才好办,绝不能一个人讲了就算数。”为什么要对少数人意见要尊重呢?因为少数人的意见不一定就是错的:“对少数人要尊重,少数人的意见不一定就是错误的。即使是错误的,他们的意见也不会是孤立的,只有重视这些意见,才能很好地去加以纠正,帮助同志们改正错误。”“领导人的度量要大一点。要能容人,要能听得进反面意见,要能用平等态度待人,要能更谦虚谨慎,等等。” (《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308、309页)

习近平同志强调我们要坚持党“兼听则明”,既尊重多数人的意愿、又照顾少数人合理要求的科学决策传统。2014年9月,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强调,要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渠道、各种方式就改革发展稳定重大问题特别是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进行广泛协商,既尊重多数人的意愿,又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广纳群言、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增强合力。在中央党校2008年春季学期第二批进修班暨师资班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强调,领导干部要学会运用民主的方法科学决策、协调关系、化解矛盾、推动工作。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领导干部要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集思广益,特别要善于听取逆耳忠言,不断提高判断是非的能力。在2017年2月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再次强调,党的重大决策都要严格按照程序办事,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取意见和建议,做到兼听则明、防止偏听则暗,做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总结了党科学决策的历史经验,规定了党委(党组)主要负责同志必须充分发扬民主,严格按程序决策、按规矩办事,注意听取不同意见,正确对待少数人意见,不能搞一言堂甚至家长制。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对各种不同意见都必须听取,鼓励下级反映真实情况。

第二,科学执政要求我们善于在党内通过个别酝酿和党外通过协商民主,把正确的意见由少数人的主张变成多数人的共识。

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说的那样:“正确的意见如果是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如果没有见过风雨,没有取得免疫力,遇到错误意见就不能打胜仗。因此,只有采取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才能真正发展正确的意见,克服错误的意见,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因此,江泽民同志首先提出把“个别酝酿”作为贯彻党内民主集中制“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要求的一个重要环节,后来被写进《中国共产党章程》和《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个别酝酿”就是党内通过相互交流看法,相互启发,去伪存真,弃粗取精,形成共识。

在党外,我们通过协商民主把党的主张变成社会各界的共识。2014年9月21日,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的讲话中强调,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在人民内部各方面广泛商量的过程,就是发扬民主、集思广益的过程,就是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过程,就是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过程,就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

因此,个别酝酿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环节,通过这一环节和其他环节的衔接,我们党形成党内意见的集中;协商民主是我们党把党的主张通过各种协商形式,变成社会各界最大共识,必要时还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的讨论,形成法律,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统一。

第三,科学执政要求我们不仅要善于总结出成功的经验,作为我们决策的理据,同时还要善于总结失败的教训,从中找出我们决策的依据。我们党历来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1956年7月14日,毛泽东在会见外宾时说道,犯错误也有好处,可以教育人民,教育党。他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指出:“我们必须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粉碎“四人帮”之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系列方针、路线和政策,都是总结了“文化大革命”的沉痛教训而提出的。正如邓小平在《总结历史是为了开辟未来》中所说的那样:“我们根本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应该说‘文化大革命’也有一‘功’,它提供了反面教训。没有‘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就不可能制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思想、政治、组织路线和一系列政策。三中全会确定将工作重点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发展生产力、建设四个现代化为中心,受到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拥护。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有‘文化大革命’作比较,‘文化大革命’变成了我们的财富。”(《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71、272页)1991年10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金日成时说:“东欧、苏联的事件从反面教育了我们,坏事变成了好事。问题我们要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 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强调:“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取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有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习近平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仪式上的讲话中强调,“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这些都是强调我们要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

总之,我们要通过深化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与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丰富和发展科学执政的内涵,实现科学执政、民主执政和依法执政的有机统一。

    进入专题: 科学执政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270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解放日报》2024年6月18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