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叛乱真相

————西藏问题真相系列之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50 次 更新时间:2001-08-03 15:15:00

进入专题: 西藏真相  

直云边吉  

  要求支持,保护“西藏独立”。尔后又上街游行,高呼“汉人滚出西藏”、“西藏要独立”等口号。十五日,又有三百多名妇女到印度驻拉萨领事馆请愿。?

  

  3·15,谭冠三将军致达赖喇嘛信,全文如下:?

  

  敬爱的达赖喇嘛:?

  您11月、12日两信均敬悉。西藏一部分上层反动分子所进行的叛国活动,已经发展到不能容忍的地步。这些人勾结外国人,进行反动叛国的活动,为时已久。中央过去一向宽大为怀,责成西藏地方政府认真处理,而西藏地方政府则一贯采取阳奉阴违的态度,实际上帮助了他们的活动,以致发展到现在这样严重的局面。现在中央仍然希望西藏地方政府改变错误态度,立即负起责任,平息叛乱,严惩叛国分子。否则,中央只有自己出面来维护祖国的团结和统一。?

  您来信中说,对于“以保护我的安全为名而制造的严重离间中央与地方关系的事件,我正尽一切可能设法处理”。对于您的这种正确态度,我们甚为欢迎。?

  对于您现在的处境和安全,我们甚为关怀。如果您认为需要脱离现在被叛国分子劫持的危险境地,而且又有可能的话,我们热忱地欢迎您和您的随行人员到军区来住一个短期,我们愿对您的安全负完全的责任。究竟如何措置为好,完全听从您的决定。?

  另外,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已决定于4月17日举行。特此告诉您。?

  此致?

  敬礼并祝保重?

  谭冠三1959年3月15日?

  

  3·16,达赖喇嘛写信给谭冠三政委:?

  

  您15日的来信,方才三点钟收到,您对我的安全甚为关怀,使我甚感愉快,谢谢。?

  前天藏历2月5日(公历3月14日)我向政府官员等的代表七十余人讲话,从各方面进行了教育,要大家认真考虑目前和长远的利害关系,安定下来,否则我的生命一定难保。这样严厉地指责之后,情况稍微好了一些。现在此间内外的情况虽然仍很难处置,但我正在用巧妙的办法,在政府官员中从内部划分进步与反对革命的两种人的界限。一旦几天以后,有了一定数量的足以信赖的力量以后,将采取秘密的方式前往军区,届时先给您去信,对此请您亦采取可靠的措施。您有何意见,请经常来信。?

  达赖16日呈?

  

  3·16~3·17,叛乱武装向我拉萨运输站连续射击。聚集在罗布林卡的叛乱武装十六日突然向我青藏公路拉萨运输站连续开枪射击。运输站处于罗布林卡、药王山、布达拉宫等叛乱武装据点的半圆形包围中,是叛乱集团之间的一个咽喉。十七日,聚集在罗布林卡北侧的叛乱武装又向我运输站射击,并向运输站的油库、碉堡发射炮弹30余发。该站经济警察曾惠山擅自以六零炮向敌还击炮弹两发,落在罗布林卡北围墙以北的二百至三百米处。

  

  此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和外国反动派即以此两次炮弹大作文章,歪曲事实,说这两发炮弹促使达赖逃跑,企图掩盖达赖出逃真相。?

  

  3·16~3·17,叛乱集团同印度噶伦堡反动中心秘密联系。叛乱集团以“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名义,十六日从拉萨通过印度领事馆电台给逃亡印度噶伦堡的原噶厦孜本、反动组织“西藏幸福事业会”领导人夏格巴发去密电一封,声称:藏历二月一日(公历三月十日)西藏独立国已经成立,请向大家宣布,并请于三月十八日到刚渡(锡金首府)听电话。?

  与此同时,噶伦柳霞、堪仲土登降秋等去布达拉宫金库取出大金砖一块,象牌金币五十枚、金螃蟹两只、金钟一个、印度卢比十四万一千二百六十七盾。供叛乱之用。?

  十七日,叛乱集团又以“西藏独立国人民会议”名义,给噶伦堡夏格巴发密电一封:?

  

  二月一日(藏历)西藏已经宣布从汉人红色共产党的强权之下起而成立独立国家,请向印度政府、佛教会议、联合国报告,立即派代表到西藏调查观察,以设法谋求其支持。

  ?

  3·17,达赖及随员出逃。达赖及其随同人员索康、柳霞、夏苏三个噶伦,达赖经师林仓、副经师赤江,代理基巧堪布噶章,副官长帕拉,达赖的母亲、姐姐,一代本彭措扎西(黄国桢,达赖之姐夫),二代本扎西白惹,四代本多卡色和随同家属及担任警卫的两百名藏军共约六百余人,于十七日夜晚十时左右逃离拉萨。?

  

  3·18,叛乱分子宣读达赖签署的一份执照。叛乱分子在罗布林卡召开“人民会议”,由新任叛乱武装司令堪穷达热在会上宣读达赖十七日签署的给叛乱武装各司令转全体人民的一份执照。执照称:?

  

  西藏过去是独立国家,目前汉藏团结已处分裂之际,为了设法保全生命,并使佛教、政治不致受损,我本人和负责政治的重要属僚们,不得不暂时逃走;人民会议的文武官员之间要互相研究商讨,设法求得汉藏之间的关系能够通过和平谈判缓和下来;僧俗人民和各地官员应接受各武装司令共同的指挥。?

  

  这天,叛乱分子以“西藏独立国人民扩大会议”名义,在拉萨大街上贴出布告,责令所有在我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的藏族干部、工人和学校的教师、学生等所有领取“汉人薪水”的人,从即日起,不得前去工作。?

  

  3·19,工委向中央报告达赖逃走和我对当前情况处理意见。工委在报告中说,经过查实,达赖同一批上层反动分子已于十七日晚上逃走。但目前留在拉萨的少数反动上层还没有正式公布达赖出走的问题,而是在政治上继续迷惑我们,在军事上加强准备。?

  同日,班禅额尔德尼复电工委、军区确保日喀则安全共同粉碎叛乱。工委曾将拉萨叛乱情况向班禅额尔德尼作了通报,班禅在复电中说,?

  

  西藏反动分子最近在拉萨的反动活动的叛国叛人民的严重问题,他们从暗中支持和纵容叛乱分子,到正式公开地进行叛国活动。请工委注意反动分子突然地、全面地武装叛乱。

  

  在日喀则,堪厅和分工委、人民解放军一贯是团结的,有密切联系的。我已指示堪厅,现在更应继续和分工委、解放军加强团结,密切合作,做好准备,确保日喀则市区安全,共同粉碎和镇压武装叛乱。?

  

  3·20,叛乱武装向我发起全面进攻,我军对拉萨叛乱武装进行反击。凌晨三时四十五分,叛乱武装在罗布林卡西南拉萨河然巴渡口附近,首先向我军控制该渡口的一个连开枪射击,随即全市叛乱武装向我驻拉萨的党、政、军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发起全面攻击。叛乱武装数百人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向我青藏公路拉萨运输站接连发起三次冲锋,均被我民兵连(八十名职工)打退。盘踞小昭寺的叛乱武装出动一千余人向我建筑工程处进攻,并一度攻进院内,被我建工处的一个民兵排英勇击退。?

  

  叛乱分子并向自治区筹委会外事处、人民医院、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气象处、贸易公司、邮电局、西藏日报社、新华社西藏分社等十多个单位发起猛烈进攻。?

  晨五时,谭冠三在军区召开紧急会议,会议认为达赖逃走后,留在拉萨的叛乱武装力量逐渐减少,而不是增加,为了防敌继续向山南转移,我应立即对叛乱武装进行反击。于是确定使用现有机动兵力,于十日向敌发起反击。军区随即将上述决定报告中央军委。?

  九时三十分,军委电示:“拉萨打响,达赖逃走,对解决西藏问题不是坏事,目前作战方针应是:尽力设法控制要点,阻止敌人向北向南逃走的通路,全力抓住敌人在拉萨市区,勿使其逃走,以便主力到达,然后聚歼”。?

  十时,我军在炮火配合下,开始向盘踞在拉萨市区的叛乱武装进行作战,首先攻占敌人重要据点药王山,截断市区敌人外逃通路,卡断罗布林卡与市内的联系。?

  十八时,军委电示,药王山攻下后,如果叛军继续在拉萨市区作战,我应逐步攻克可能攻克的叛军据点。遵照军委指示,我军又以多路向罗布林卡发起攻击,经过短促激战,迅速攻占叛乱武装的指挥中心。随即,部队转移,对市区进行合围。?

  同日,中央电示工委暂不把达赖放在叛国头子之内。中央电示指出:“噶厦集团公开叛乱,达赖逃跑,叛乱武装攻击我军据点,西藏政治局势完全明朗,这是极好的事。但是对于达赖逃跑暂不向外宣布,暂时不把达敕放在叛国头子之内,只宣传叛国头子挟持达赖。?

  同日,西藏军区发布布告,号召西藏广大僧俗人民协助人民解放军讨平叛逆。?

  

  3·21,我攻克拉萨市区叛乱武装各据点。二十一日上午,我军对市区叛乱武装进行反击。

  经过激战,我军攻占了小昭寺、木鹿寺、恩珠·公布扎西住宅等敌据点。然后,对大昭寺之敌,进行喊话,政治争取。?

  同日,军委指示解除西藏各地藏军武装。军委电告西藏军区,西藏噶厦已在拉萨叛乱,所有藏军均应解除武装,勿使一个漏网。?

  

  3·22,拉萨市区的叛乱全部平息。二十二日拂晓,大昭寺叛军投降。接着,布达拉宫之敌也打出白旗。至此,拉萨市区的叛乱全部平息。?

  

  2、酝酿叛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达赖喇嘛代表西藏地方政府致电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表示拥护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但是,达赖喇嘛致毛泽东的电报墨迹未干,以西藏地方政府两个司曹鲁康娃·泽旺绕合、本珠仓·洛桑扎西为首的分裂主义分子,即在拉萨支持一些人以“人民会议”的名义出面,反对协议,要求人民解放军撤出西藏、搞“独立”活动。?

  “人民会议”是西藏分裂分子,发动叛乱,对抗中央人民政府工具。它企图为分裂西藏盖以合法的名义。1950年10月的昌都战役,解放西藏的条件业已成熟,西藏地方政府犹豫不决,战和难定。?

  

  达赖喇嘛及主要官员12月出走亚东。阿乐群则为抵制解放,以保护达赖为名,建立了私人卫队。1951年7月16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到达亚东会见达赖喇嘛,促成他同意返回拉萨。事实上,当张经武入藏之前,阿乐群则等70多家商人,向亚东噶厦提出申请,要求率众隆重出迎达赖。亚东噶厦准予他们迎至拉萨远郊,并将他们作为“人民代表”编入迎接达赖喇嘛的仪仗序列。“人民代表”以合法身份出现在迎接达赖喇嘛的队伍之中,一时名声大噪。他们乘机打起反对十七条协议,破坏汉藏团结的分裂旗帜。

  ?

  1951年底,“人民会议”在德吉林卡开会,立誓请愿,成员有40至50人。他们宣称:“为了宗教和众生的幸福,而立志不移”,“粉身碎骨在所不计,永不反悔,我们象兄弟一样,生死同当,并向神宣誓,内部的事,不向外泄。”?

  豪言壮语并不能掩盖这些上层贵族为权力而争斗的目的。?

  但是,“人民会议”确实蒙骗了许多藏民,它得到司曹鲁康娃·泽旺绕登的支持,1952年3月发起了请愿活动,组织反动武装解放大队,包围中央代表驻地、外事处、银行和阿沛先生的住宅。此时,中央顾全大局,坚持团结,反对分裂,促成达赖喇嘛撤销两司曹之职务,解散“人民会议”。?

  

  然而,噶厦暗中包庇鲁康娃等分裂分子,让其潜逃出境,继续从事分裂活动。“人民会议”事件后,鲁康娃借朝佛名义前往印度,以噶伦堡为据点,策划并指挥康藏分裂势力的叛乱活动。?

  “人民会议”并没有因被取缔而停止非法活动。噶厦中的少数分裂分子仍然暗中支持。1953年,阿乐群则、钦绕旺秋等人聚集在阿乐群则家,密谋再组“西藏人民会议”。?

  

  1954年7月,中央政府通知达赖喇嘛赴京出席全国人大第一届会议。阿乐群则等人为了阻止达赖赴京与会,公开宣布再组“西藏人民会议”,煽动请愿,反对中央的决定。同时,夏格巴等境外的分裂分子在噶伦堡也成立了“西藏国民大会”,里外呼应,一起进行分裂阴谋。?

  达赖赴内地

  

  出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后,于1955年6月返回拉萨,阿乐群则又掀起请愿活动。他以迎接达赖为名,呈送了“汇报与请愿书”,要求恢复“人民会议”的地位,反对筹备成立西藏自治区。11月17日,中央政府驻藏代表责成噶厦明令宣布“西藏人民会议”为非法组织,并将阿乐群则等分裂首领逮捕,其嚣张气焰受到沉重打击。?

  

  1955年,中央政府决定在川、青、甘、滇等省藏区试行民主改革。藏区的封建农奴主包括一些寺庙喇嘛堪布,深感改革触动其既得利益与统治地位,强烈反对改革。他们以文、武两手抵制中央的改革政策。阿乐群则等人在拉萨以伪“人民会议”名义,搞静坐、请愿,张贴标语,轮番纠缠中央驻藏代表,以和平手段反对改革。?

  

  1956年初,分裂分子在外国势力和台湾当局的支持下,在康巴地区举行了大规模叛乱,以武力破坏民主改革。?

  

  1956年,印度举行释迦牟尼涅磐2500年纪念大会,特邀达赖出席。境内外的分裂势力又乘机进行滞留达赖于国外的分裂活动。?

  达赖的哥哥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从美国赶回印度,与鲁康娃、夏格巴等分裂势力汇合,力劝达赖流亡印度,居留于噶伦堡从事“藏独”活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藏真相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19.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