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明锋:绩效社会的暴力和自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7 次 更新时间:2022-10-04 22:04:12

进入专题: 绩效   绩效社会   暴力  

余明锋  
这就造成了某种严重的偏颇,反而使得这种时髦的社会绩效论丧失了传统绩效论在分配正义问题上所蕴含的批判性。

   四、自由的困境:现代性承诺的落空?

   在指出韩炳哲的偏颇和夸大的同时,我们仍然要说,即便夸大其词,可他的诊断仍有切中时弊的意义,值得我们严肃对待。而其中尤为值得深入探讨的,是现代性的自由承诺的落空。

   我们现代人的历史意识与现代社会的自由承诺分不开,因为正是这种自由的承诺,使得现代自觉地区分于古代并以进步的姿态走向未来,由此打开了现代人的历史意识。这种历史意识集中体现在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当中。停留于主奴区分的主人并不真的自由,从事劳动的奴隶反而抓住了自由的契机,历史也将在人格平等的相互承认中终结。而这种终结也就意味着主人和奴隶的一同消失。冷战结束后,日裔美国政治家福山看到了这样一幅愿景的实现,于是他提出著名的历史终结论。可我们今天在绩效社会所看到的,一方面是以绩效考核为导向的工作丧失了解放的潜能;另一方面,则是奴隶和奴隶主并未真的消失,而是内化成了我们每一个人。现代的自由理解以成功的自我主宰为模型,可自我主宰在现实中显现为一种自我奴役。于是,在前现代社会仍然大量存在的非奴役状态下的自由,在现代社会反而被大规模地剥夺了。

   当然,黑格尔仍然致力于推进现代性的自由承诺,他并没有朝这个方向设想自己的主奴辩证法,这也是他和尼采的重大区别。尼采的“末人说”正是在现代社会的终局看到了普遍的无意义状态,而韩炳哲的绩效社会论进一步断言,这种普遍的无意义状态还是普遍的自我奴役状态。放弃超越性的末人并不如他们自己所以为的那般幸福。现代的合法性基于一种自由的承诺,而规训社会和绩效社会的论题所揭示的正是这样一种承诺的落空。无论福柯式规训社会,还是韩炳哲所谓的绩效社会,承接的都是韦伯以来的合理化命题和霍克海默、阿多诺的启蒙辩证法的思想。所有这些思想家都在提醒我们,要小心解放本身带来了新的奴役!“如果我们将主奴辩证法理解为自由的历史,那就还不能谈论什么‘历史的终结’。我们离真正的‘自由’还差得很远。今天的我们尚处于一个主奴一体的历史阶段。”(《爱欲之死》,40页)如此说来,我们不再是主人,也不再是奴隶,可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而是“主奴”或“奴主”,是主奴一体的形态,是自由的假象?

   无论如何,只有当我们戳破自由的假象,批判现代性过度的自由承诺,才能摆脱现代人的自由和解放的焦虑,摆脱由此而来的新的奴役形态。或许,自由人的普遍承认是一个过于乐观的历史愿景?无论如何,我们还要承认人的有限性、生命必然包含的否定性,和人群无可免除的他异性,并在这样一个人性自然的地基之上重新理解我们的自由。

  

   (《暴力拓扑学》,[德]韩炳哲著,安尼、马琰译;《倦怠社会》,[德]韩炳哲著,王一力译;《精神政治学》,[德]韩炳哲著,关玉红译;《爱欲之死》,[德]韩炳哲著,王一力译。以上皆中信出版集团二〇一九年版)

  

  

    进入专题: 绩效   绩效社会   暴力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986.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2年8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