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西式民主的帝国主义基础:对恩格斯列宁命题的验证和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0 次 更新时间:2022-10-04 20:24:27

进入专题: 列宁主义   西式民主制   帝国主义  

姚中秋  
其中大量国民被法律设定为非公民;这个国家又构建和统治一个帝国。这一复合结构存在内外双重支配与剥削机制:对外获取横财,其数量在国民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不必太高,也足以在不同群体中营造出政治“共识”“妥协精神”,化解社会冲突、紧张,而这是其民主制得以建立和运转的政治、心理条件。在其内部存在很高的公民权壁垒,把大量人口设定为非公民,其作用在于:首先,维护公民集团在宗教、文化上的同质性,这有助于保持军事优势;其次,缩小分利者的规模,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同时对非公民进行个体性或制度化剥削。

   据此,我们可以更为准确地界定西式民主制:它是国家内部的公民集团分配内、外横财的政治程序;它有明显的内外两面性:公民之间权利平等,共同参与公共事务,有妥协精神,享受福利保障,但公民的民主生活寄生于内外双重支配与剥削结构之中。西方学界已普遍认识到自由与平等的不相兼容。我们在此发现西式民主同样排斥平等:公民与非公民不平等,民主国家对他国的支配和剥削。据此我们可以把西式民主归类为“排斥性—分利型民主制”(exclusive-distributional democracy)。

   以上我们主要论述了古代帝国或现代帝国主义支持排斥性—分利型民主,反过来,这种民主制驱使公民狂热支持帝国和帝国主义。古希腊哲人、史家都注意到,民主时代的雅典公民有强烈军国主义精神、霸权观念;托克维尔注意到,强权人物或许可以让白人与黑人“以平等资格一道生活”,但“只要美国的民主是决定国家大事的主人,谁也不敢做这样的设想”;恩格斯注意到,19世纪中后期参与民主选举的英国工人阶级支持本国的殖民政策;列宁注意到,20世纪初,西欧各国社会民主党加入“民主化”进程后,也就逐渐沙文主义化了;今天我们又看到,美国中下层选民普遍支持其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的帝国主义政策。

   西式民主制依赖于对他者的支配、剥削,则可以推论:一旦不能获取内、外横财,它必然衰败、崩溃。事实也确实如此:游牧民族一旦统治农业区,结束劫掠,必然放弃军事民主制;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败于斯巴达之后,帝国逐渐解体,民主制也就走向衰败;今日美国的世界支配权逐渐削弱,世界规模的收益日趋枯竭,其分利型民主同样正在衰败,基督教白人种族主义则在排斥性制度框架中快速发展。

   不过我们仍然要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人民应当成为国家的主人,问题仅在于,以什么样的方式建立民主、建立什么样的民主。现代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位置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截然相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争取民族解放、国家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创造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民主形态——“包容性—发展型民主制”(inclusive-developmental democracy)。

   这个概念受启发于赫尔德,他把密尔构想的代议制民主命名为“发展型民主”。在《代议制政府》中,密尔首先提出如下命题:“好政府的第一要素是组成社会的人们的美德和智慧,所以任何政府形式所能具有的最重要的优点就是促进人民本身的美德和智慧。”据此,密尔主张授予所有人以选举权,包括女性,使之有条件发展美德和智慧。我们所说的“发展型民主”扩展了“发展”的含义,涵括以工业化为中心的经济发展,人民通过参与这一发展提高美德和智慧;再加上教育、政治参与等途径,则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中国之所以形成包容性—发展型民主,既有上文提及的历史文化根源,更有世界体系的结构性根源:英国在完成第一次议会改革之后,很快酝酿发动了对中国的鸦片战争;德国社会民主党修正主义化之时,其军队占领了中国的胶东半岛。可以说,对中国进行帝国主义的压迫、剥削,是西欧各国民主化的基础之一。双方在世界体系中处在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政治的逻辑也就完全不同,西方式民主在中国绝无任何可行性。相反,中国共产党接受了列宁主义的帝国主义、民族、殖民地等理论,领导中国人民寻求民族解放、国家独立,进而寻求国家发展。中国式民主内生于这一政治历程之中,其构造原理也就完全不同于西式排斥性—分利型民主。

   第一,中国式民主是实现发展的政治机制。西式民主以利益的分配为中心,中国式民主则以利益的创造为中心,因而以服务于发展为鹄的,如《中国的民主》白皮书所说,“中国发展民主,始终立足人口多、基础弱、底子薄的基本国情,正确把握民主与发展的关系,始终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以民主促进国家发展、在国家发展基础上推进民主,不离开发展空谈民主”。

   第二,中国式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全面领导的民主集中制。西式民主的基本运作形态是,多元的分利型政党代表不同利益群体参与分利政治博弈。中国式民主是一种发展机制,中国共产党凭借其在理论、政治和道德上的先进性,全方位地领导、组织人民,共同创造利益并分配利益。

   第三,中国式民主以平等为首要价值,尤其是确保所有人普遍参与国家的发展事业。西式民主政治中的公民首先是分利者,因而构建了系统的公民权排斥制度,造成国家内部的明显分裂。中国式民主是为了发展的民主,宪法序言说:“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必须依靠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人民首先是“建设者”,国家是一个发展共同体,所有人普遍平等地参与国家的发展。学界关于政治参与的既有讨论基本上局限于参与治理,然而在中国,生产性发展是最大的政治,政治参与首先表现为参与生产性发展过程。

   第四,中国式民主保障人民普遍共享发展成果。西式民主旨在分配内外横财,公民集团享有特权。中国式民主的经济基础是人民共同创造财富,其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参与生产性发展是参与分配的前提。

   第五,中国式民主旨在推动所有人的全面发展。西方民主以分利为中心,财产权和利益原则全面支配个体和社会,造成人的普遍异化。中国式民主旨在通过发展生产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所有人普遍参与生产性实践,养成健全人格和自主意识;高度重视教育,不仅有学校教育,更有广泛的政治教育;通过“群众路线”,人民也得以参与公共事务。经由这些程序,人民的美德和智慧得到提升,反过来推动更高水平的发展。

   可见,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造了全新的民主形态:包容性—发展型民主不仅关乎分配、治理,还向前延伸,关乎生产与发展,民主议程从单纯的上层建筑领域延伸到生产关系、生产力领域——这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内涵之一;普遍平等的人民共同创造和分享利益,这是一种自足的民主制,不依赖对外剥削,也不设置内部排斥,因而具有巨大正外部性。中国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提出全球发展倡议,正是这一民主逻辑的自然扩展——这与西式民主制的零和性、排他性形成鲜明对比。

   四、结语

   本文受恩格斯、列宁关于西欧工人阶级贵族化、社会民主党修正主义化论述的启发,运用历史政治学方法,考察西式民主的三个源头——古代希腊、英国、美国,发现其民主与古代帝国或现代帝国主义之间有显著关系。民主的起源当然是多因的,但对外掠夺输入国内的横财,对于各群体协调利益、维持民主共识,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引申这一命题,我们可以对关乎民主的若干重大事实给出统一的解释:第一,在人类五千年历史上,仅有少数政治体建立过民主制,略加考察即可发现,这些政治体普遍以对外征服为生;随着征服能力下降、横财输入萎缩,其民主必告终结。第二,欧美现代民主制与其帝国主义同步兴起,随着新型帝国主义的扩张达到极限,今日已陷入民主衰败、政党衰败和国家衰败困境之中。第三,上百年来,陆续有体系边缘国家建立西式民主制,包括民国时代的中国;尤其是在民主化第三波中,相当数量的第三世界国家建立了西式民主制。然而,体系的边缘地位决定了其不仅不可能获取横财,其本就微薄的剩余反被中心国家攫取,根本没有分利型民主运转的经济基础;因而民主化浪潮很快转变为民主退潮(democratic recession)乃至于民主崩溃。

   本文也验证了两个方法论命题:首先,研究民主,必须考察其经济基础。任何制度的维系和运转,都是有成本的,我们所考察的三个西方政治体实行分利型民主而中国传统实行君主官僚制,或者当代中国选择与西方截然不同的民主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溯源于其经济形态、剩余的形成和分配模式的根本不同。其次,研究民主——事实上是研究所有问题,不可局限于国家本位主义,而应有超国家的视野,综合考量内外因素与效果;尤其是研究19世纪中期以降各国和世界范围内的所有问题,应有世界体系视野,仔细考察体系的结构性约束的方向与力量。

   正是综合运用历史政治学和世界体系方法,本文初步建立了一个民主类型学:一种是形成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世界体系中心地带的排斥性—分利型民主,它奉行内外有别原则,高度依赖内外双重支配和剥削机制,因而不可持续也难以成为普遍现象;另一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了反抗体系化压迫、实现自主发展而创造的包容性—发展型民主,它以平等为根本价值,以国家的自主和发展为中心,实现了各民族、国家的利益相容,因而是可持续的、可普遍的。中国式民主不是历史的终结,而是人民共同、持续实现全面发展的能动性机制。

    进入专题: 列宁主义   西式民主制   帝国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961.html
文章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22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