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宏源 李坤海:粮食安全的全球治理与中国参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6 次 更新时间:2022-07-20 09:36:36

进入专题: 非传统安全     粮食安全     全球治理  

于宏源   李坤海  
2021 Global Report on Food Crises,https://docs.wfp.org/api/documents/WFP-0000127343/download/?_ga=2.50021542.1245761590.1621613073-407538487.1621613073.

  

   ⑥Isa AM Yunusa,et al.,"Analysis of The Nexus Between Population,Water Resources and Global Food Security Highlights Significance Of Governance and Research Investments and Policy Priorities," Journal of the Scienc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Vol.98,No.15,2018,pp.5764-5775.

  

   ⑦[美]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赵刚等译,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6年版,第7页。

  

   ⑧Mark Tilzey,Political Ecology,Food Regimes,and Food Sovereignty,Palgrave Macmillan,2018,pp.5-15.

  

   ⑨Niall Duggan and Teemu Naarajarvi,"China in Global Food Security Governance,"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Vol.24,No.95,2015,pp.943-960.

  

   ⑩徐振伟、徐园园:《美国在世界粮价问题上的双层次博弈》,《现代国际关系》2009年第2期,第3237页。

  

   (11)马晶、崔计顺:《世界粮食计划署治理体系及文件框架研究》,《农学学报》2018年第8期,第95100页。

  

   (12)刘威、马恒运:《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中国食物供给及农业发展的冲击及应对》,《重庆社会科学》2020年第5期,第32—42页;王国敏、侯守杰:《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中国粮食安全:矛盾诊断及破解路径》,《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1期,第120—133页;谭砚文等:《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与东盟区域农产品供应链的影响及对策》,《农业经济问题》2020年第10期,第113—121页。

  

   (13)Jennifer Clapp and William G.Moseley,"This Food Crisis Is Different:COVID-19 and the Fragility of The Neoliberal Food Security Order," The Journal of Peasant Studies,Vol.47,No.7,2020,pp.1393-1417.

  

   (14)D.John Shaw,World Food Security:A History since 1945,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2007,pp.383-386.

  

   (15)张蛟龙:《金砖国家粮食安全合作评析》,《国际安全研究》2018年第6期,第107—129、155156页。

  

   (16)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食安全指标》,http://www.fao.org/economic/ess/ess-fs/ess-fadata/en/#.X3MNynHyVPu,2020-09-20。

  

   (17)从“粮食供应”细化指标来看,主要指粮食的适足性,即在供给侧加大粮食供应量。粮食供应作为四大支柱的基础,一直是粮食安全保障的基础。粮食总量的自然禀赋、粮食生产充足率一直在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粮食获取安全保障主要与基础设施和经济基础相关,其中,联合国粮农组织将铁路与公路的密度和粮食安全直接挂钩,说明粮食流转是粮食获取中的关键要素。粮食利用中观安全层度被细化为与粮食利用能力有关变量与粮食利用失衡结果,前者主要涉及水与粮食安全、公共卫生与粮食安全。粮食稳定性安全影响因素集中于各种突击风险,例如政权更迭、恐怖主义、粮价波动。

  

   (18)2002年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峰会和NGO/SCO粮食主权论坛上,粮食主权概念被定义为:国家及人民享有充分的权利去制定自己的农业、畜牧业、渔业和粮食政策。

  

   (19)Miguel F.Acevedo,"Interdisciplinary Progress in Food Production,Food Security and Environment Research,"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Vol.38,No.2,2011,pp.151-171.

  

   (20)联合国粮安问题高级别专家组:《采用农业生态及其他创新方法,打造有助于加强粮食安全和营养的可持续农业和粮食系统》,http://www.fao.org/3/ca5602en/ca5602en.pdf,2021-05-18。

  

   (21)Jose C.Escobar,et al.,"Environment,Technology and Food Security," Renewable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Vol.13,No.6-7,2009,pp.1275-1287.

  

   (22)粮食的金融化实质上指粮食的美元化。作为流通度最大的货币,美元对各类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起到关键作用。对冲基金、指数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在农业大宗商品市场的涌入,被认为是短期内基本主食恶性通货膨胀背后的关键力量之一。

  

   (23)以2020年9月18日为现期,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的12月软红冬小麦期约比一周前上涨33美分,报收575美分/蒲式耳。新浪财经:《疫情第二波来袭!全球粮食再陷阴霾》,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future/agri/2020-09-23/doc-iivhuipp5914844.shtml,2002-10-01。

  

   (24)联合国粮安问题高级别专家组:《价格波动与粮食安全》,http://www.fao.org/3/mb737e/mb737e.pdf,2021-05-18。

  

   (25)于宏源:《地缘政治与全球市场:全球资源治理的两种逻辑》,《欧洲研究》2021年第1期,第7—8、102—122页。

  

   (26)顾善松等:《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全球农产品市场与贸易变化:问题与对策》,《世界农业》2021年第1期,第11—19、37页。

  

   (27)余丽、王高阳:《春秋战国时期粮食安全思想的传承与当代战略选择》,《国际安全研究》2014年第3期,第5—7页。

  

   (28)Sen Amartya,Poverty and Famines:An Essay on Entitlement and Deprivation,Oxford:Clarendon Press,1981.

  

   (29)龚思量:《疫情下的跨国劳工——回乡、失业、隔离与劳动》,https://www.chinathinktanks.org.cn/content/detail?id=a87pur40,2020-05-28。

  

   (30)由于无法从罗马利亚或阿尔巴尼亚等国获得数万名移民工人,种植工作难以继续,农业部门面临巨大压力。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监测报告第二版:2019冠状病毒病和劳动世界》来看,81%的全球劳动力遭波及:在全球33亿劳动人口中,有超过81%的劳动人口(28亿)目前受到工作场所全部或部分关闭的影响。最新的《2020-2021年全球工资报告》指出,与2019年同期相比,全球劳动收入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下降了10.7%,即3.5万亿美元。该数字不包括政府采取措施提供的收入支持。降幅最大的是中低收入国家,其劳动收入下降15.1%;美洲地区受影响最大,下降12.1%。ILO,"Global Wage Report 2020-21:Wages and Minimum Wges in the Time of COVID-19," https://www.ilo.org/wcmsp5/groups/public/---dgreports/---dcomm/---publ/documents/publication/wcms_762534.pdf,2020-10-06.

  

   (31)联合国粮安问题高级别专家组:《粮食安全与营养:建立到2030年的全球策略》,http://www.fao.org/3/ca9731en/ca9731en.pdf,2021-05-17。

  

   (32)苏长和:《重新定义国际制度》,《欧洲》1999年第6期,第22-27页。

  

   (33)秦亚青:《国际制度与国际合作:反思新自由制度主义》,《外交评论》1998年第1期,第40—47页。

  

   (34)Zhang H.,Securing the "Rice Bowl":China and Global Food Security,Palgrave Macmillan,2019,pp.265-295.

  

   (35)何昌垂:《生物燃料对粮食安全的威胁及政策建议》,《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12年第5期,第99页。

  

   (36)石晨霞:《全球治理机制的发展与中国的参与》,《太平洋学报》2014年第1期,第18—28页。

  

(37)“机制复合体”(regime complex)是指“治理特定议题领域的一群部分重叠的、非等级的制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非传统安全     粮食安全     全球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439.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