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涛:阿拉伯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历史与现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7 次 更新时间:2022-07-02 09:54:08

进入专题: 阿拉伯文学  

马涛  
包括《狂人》《我的朋友》《新年的快乐》,选自纪伯伦的英文诗集《疯人》。

  

   (15)沈泽民于1923年12月22日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了《诗人》和《一知半解》,同年12月29日,他在《文学周报》上发表了《愚虔者》,三首散文诗均选自《先驱者》。

  

   (16)赵景深于1927年8月在《文学周报》上发表了《吉伯兰寓言选译》。

  

   (17)甘丽娟:《纪伯伦作品在现代中国的传播》,《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6月7日,第B01版。

  

   (18)郑振铎选译的4位诗人分别是阿巴耶特朝(阿拔斯王朝)的阿皮·诺瓦士(艾布·努瓦斯)、阿皮·阿泰希耶(艾布·阿塔希叶)、摩太那比(穆太奈比)和麦亚里(麦阿里)。

  

   (19)李存光、李树江:《马宗融专集》,宁夏人民出版社,1992,第248~249页。

  

   (20)丁淑红:《异域的投影:阿拉伯古典诗歌翻译在中国》,《文艺报》2013年1月14日,第7版。

  

   (21)《莫取媚于人世》标注作者为“塞维尔国王木塔密德”,有学者考证,其作者应为安达卢西亚诗人穆阿台米德·本·阿巴德(1040~1095);《水仙歌》标注录自《一千一夜集》;《永远的警伺着》标注作者为“夏腊”,其阿拉伯名称未可考;《我们少年的时日》标注作者为“无名氏”。

  

   (22)R.Eaton,Best Continental Short Stories of 1927,New York:Dodd,Mead & Company,1928.

  

   (23)《阿拉伯新诗选》编后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60,转引自朱威烈《我国的阿拉伯文学翻译》,《中国翻译》1986年第3期,第54~56页;仲跻昆:《阿拉伯文学在新中国的六十年》,《西亚非洲》2010年第4期,第20页。

  

   (24)丁淑红:《阿拉伯戏剧翻译在中国》,《文艺报》2013年8月14日,第7版。

  

   (25)作家出版社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副牌,于1953~1958年、1960~1969年使用。

  

   (26)1959年7月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与其他两家出版社合并为上海文艺出版社。

  

   (27)按照开设阿拉伯语专业的时间顺序,这七所大学分别为:外交学院(1962年并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上海外国语大学、北京语言文化大学(2002年改为“北京语言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28)陈众议:《外国文学翻译与研究60年》,《中国翻译》2009年第6期,第13~19页。

  

   (29)《世界文学》《国外文学》《外国文学》《阿拉伯世界》《译林》《译文》《春风译丛》《新月》等刊物都曾刊登多篇阿拉伯中短篇小说。

  

   (30)目前可见最早的马哈福兹中译作品是两个短篇小说:《一张置人死地的钞票》发表于1980年第2期《阿拉伯世界研究》,译者范绍民;《木乃伊的觉醒》,发表于1980年第6期《外国文学》,译者孟早。

  

   (31)晏如:《中国的阿拉伯文学译介》,《阿拉伯世界》1994年第1期,第15~17页。

  

   (32)三部阿拉伯文学史的翻译著作分别为:《阿拉伯文学简史》([英]汉密尔顿·阿·基布著,陆孝修、姚俊德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阿拉伯埃及近代文学史》([埃]邵武基·戴伊夫著,李振中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和《阿拉伯文学史》([黎]汉纳·法胡里著,郅溥浩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

  

   (33)元鼎:《十年辛劳,一园硕果》,《阿拉伯世界研究》1990年第2期,第3~5页。

  

   (34)仲跻昆:《阿拉伯文学在新中国的六十年》,《西亚非洲》2010年第4期,第20~22页。

  

   (35)三种从阿拉伯语原文直接译成中文的版本分别为:1997年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八卷本《一千零一夜》(葛铁鹰、周烈译)、1998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的一卷本《天方夜谭》(仲跻昆、郅溥浩译)和1998年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八卷全译本《一千零一夜》(李唯中译)。

  

   (36)王理行:《“阿多尼斯诗歌短章选”中文版书名诞生记》,《东方翻译》2018年第6期,第53~57页。

  

   (37)除《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外,阿多尼斯在中国的诗选还包括:《我们身上爱的森林》(薛庆国、树才译,青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时光的皱纹》(薛庆国译,译林出版社,2017年)、《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阿多尼斯诗歌短章选》(薛庆国选译,译林出版社,2018年)和《我怎么称呼我们之间过去的一切?》(薛庆国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此外还有一部文选,即《在意义天际的写作》(薛庆国、尤梅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

  

   (38)樊文:《中阿出版合作需扎实推进》,《国际出版周报》2017年5月8日,第8版。

  

    进入专题: 阿拉伯文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073.html
文章来源:《阿拉伯研究论丛》 202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