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辉 戴廷明: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学阐释

————以宪法宣誓的构成要素为分析框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 次 更新时间:2022-06-15 23:27:35

进入专题: 宪法宣誓制度     宪法   政治仪式  

周光辉   戴廷明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是对党管干部原则的具体化和可操作化,其第八章第 45 条规定: “党委向人民代表大会或者人大常委会推荐需要由人民代表大会或者人大常委会选举、任命、决定任命的领导干部人选”[16]。从此项规定来看,经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或者任命的国家各级领导干部都是由各级党委推荐的。因此,在党管干部原则之下,国家各级领导干部都是经党组织选拔和推荐之后,再经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和任命,才能进入国家政权,行使国家权力。这意味着国家各级领导干部需接受党和人民的双重领导,既需要对党负责,也要对人民负责。无论是坚持党的领导还是人民当家做主,其目的都在于通过形塑更好的国家治理来为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法治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法治能够为国家治理输入秩序、公正、人权、效率、和谐等良法的基本价值,从而引导国家治理走向善治。[17]只有在法治之下,党的领导才能长久稳固,人民当家做主才能得到充分保障。之所以要求党和人民领导下的国家各级领导干部进行宪法宣誓,其根本的意图在于,将党组织提名并经由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和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纳入法制化轨道。通过宪法宣誓的程序强化国家公职人员的宪法意识、法律意识,从而使国家公职人员在履职过程中更好地肩负起对党和人民的责任,最终在干部人事管理领域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与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

   (二) 基于宪法宣誓仪式中的国家象征的阐释

   在宪法宣誓仪式中,公职人员需要面向国家象征进行宣誓,宣誓仪式也因国旗、国徽、国歌等国家象征的在场而显得庄严肃穆。因此,“国家象征”是阐释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意义不可或缺的维度。

   第一,从“国家象征”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有助于公职人员建立宪法信仰。宪法要有权威就必须被信仰,正如伯尔曼所言,“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形同虚设”[18](28)。宣誓起源于宗教,与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通过宣誓可以植入信仰: 宣誓者本身拥有对特定超验力量的信仰,通过宣誓,宣誓者就将对超验力量的信仰与宣誓对象合为一体,进而将对超验力量的信仰移植到宣誓的对象物上。建立宪法信仰也可遵循相似的路径。中国人自古就有强烈的家国情怀,近代以来,面对西方列强的冲击,促进了中华民族意识的觉醒和爱国主义的兴起。从实然层面来说,中国历史上发生过无数的爱国故事,形成悠久的爱国主义文化和具有内心崇高感的爱国主义精神。从精神世界的层面来说,国家的历史和文化为中国人提供了富有价值的意义世界和归属感的来源,家国情怀成为中国人价值观的基本底色。在一定意义上说,爱国主义已成为当代中国人的一种信仰。面向国家象征宣誓,意味着公职人员在宪法宣誓中纳入了自己的爱国主义信仰。通过以爱国主义信仰进行宪法宣誓,公职人员将对祖国的信仰移植到了宪法上并由此建立起宪法信仰。

   第二,从“国家象征”的角度来看,国家公职人员面向国家象征进行宪法宣誓还有助于强化公职人员的国家认同。由于国家公职人员是国家公共权力的人格化代表,他们的国家认同感的强弱会对国家的统一和政治稳定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形塑和强化国家公职人员的国家认同就显得十分必要。塑造国家认同可以利用多种资源,国家象征就是一种重要的资源。首先,国家象征具有唯一性。国旗、国歌、国徽、首都等国家象征都是唯一的,这种唯一性象征着国家内部分属于不同的地域、民族、阶层的国民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体验到这种整体性能够有效地强化公民的国家认同。其次,国家象征具有具象性。认同国家必须首先找到国家,但是由于国家的复杂性和抽象性,普通人在生活中难以找到整体意义上的国家。国家象征则能将抽象的国家具象化,进而为公民的国家认同提供载体。再次,国家象征具有独特性。每个国家都具有不同的国家象征,每个国家的国旗、国歌以及地理形态都不同。独特的国家象征便于国民识别他者,强化认同。复次,国家象征具有稳定性。国家政权存在,国家象征就会存在。这种稳定性能够赋予国家象征以权威性。[19]鉴于国家象征在强化公民的国家认同方面的独特作用,公职人员面向国家象征进行宪法宣誓必然能够强化自身的国家认同。

   (三) 基于宪法宣誓中的承诺 (誓词) 的阐释

   誓词是宪法宣誓的总的精神的表达,也是公职人员向人民承诺的具体内容。因此,阐释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意义,誓词应该是重点的阐释对象。

   第一,从宪法宣誓中的 “承诺”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有助于国家公职人员树立正确的政治忠诚观。忠诚作为一种美德对于维护家庭秩序、社会秩序、政治秩序具有重要的作用。国家公职人员作为社会秩序和政治秩序的维护者,当然也需要具备忠诚的美德。处于科层体制中,公职人员需要服从上级,对上级的服从既是国家治理体系有序运行的内在要求,也是公职人员为了自身的前途做出的一种理性选择,但是在急功近利的情况下,上级背后的国家或者制度极易被遮蔽,对上级的服从很容易蜕变为个人忠诚,而个人忠诚对国家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晚清时期,湘军、淮军等地方武装改世兵制为募兵制,逐渐形成 “兵为将有”的体制,军队不再忠诚于国家,演变成效忠于将领个人,变成了具有人身依附关系的组织,为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埋下了祸根。因此,公职人员在政治生活中必须树立正确的政治忠诚观,杜绝个人忠诚。

   公职人员要树立正确的政治忠诚观,必须处理好忠诚与服从的关系。明确忠诚的对象是处理好忠诚与服从关系的前提,宪法宣誓则有助于实现这一点。我国宪法宣誓誓词为:“我宣誓: 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20]仔细分析可以发现,誓词中提到了三种忠诚,即 “忠于宪法、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三种忠诚明确指出了政治忠诚的对象,只有 “宪法、祖国、人民”才能成为政治忠诚的对象。公职人员应该服从上级,但是上级不能成为政治忠诚的对象。对上级的服从必须与忠于宪法、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相一致。当对上级的服从违背宪法、有损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时,应该停止服从。

   第二,从宪法宣誓中的 “承诺”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还有助于增强公职人员的使命感。新古典主义认为使命感是 “一种源于自身并超越自我的超然召唤,即以一种能展现或获得目的感或意义感以及以他人导向的价值观和目标作为基本动机来源的方式去践行特定生命角色”[21]。由于使命通常与远大的目标相连,因而使命感能对个人产生积极的影响: 一是能从平凡的工作中感受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二是形成为了实现使命而努力奋斗的感召力。

   宪法宣誓能够有效地增强公职人员的使命感。首先,清晰的使命是产生使命感的基础。宪法宣誓的誓词不仅明确了公职人员的使命,而且指出了履行这一使命所需要遵守的伦理要求。我国宪法宣誓誓词中最后一句话是 “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这句话是对公职人员使命的明确界定,而 “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则是为完成这一使命而对公职人员提出的职业伦理要求。其次,公职人员通过宪法宣誓所承担的使命不是普通的使命,而是一种国家使命。从誓词的拟制主体来看,国家是宪法宣誓誓词的拟制主体。2015年6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决议草案提出了65个字的宪法宣誓誓词。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宪法宣誓制度作出修订。宪法宣誓誓词的拟定主体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它代表着国家。国家规定的使命必然是一种国家使命。当一个人承担和履行国家使命时,巨大的荣誉感会油然而生,这种荣誉感会激发出强烈的使命感。再次,公职人员在宪法宣誓中所承担的使命不仅是一种国家使命,也是一种历史使命。依据宪法序言可知,“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是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家的根本任务,同时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阶段性目标。公职人员面向国家象征,在人民的见证下诵读这一誓词,就仿佛置身于中华民族百年奋斗的历史征程中,油然而生的历史责任感必然激发自身强烈的使命感。

   (四) 基于整体意义上的宪法宣誓制度的阐释

   阐释文本既需要关注细节,也需要把握整体。从整体意义上看,宪法宣誓制度是宪法规定的公共权力交接程序和国家制度。阐释宪法宣誓制度的政治意义不能脱离 “国家制度”这一宏观的视角。

   第一,从 “国家制度”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有助于推进我国政治制度化进程。亨廷顿认为,“政治制度化指的是组织和程序获得价值和稳定性的过程”[22](12)。政治制度化能够促进组织行为的稳定性、规律性、连续性、可预测性。它能确保政治行动与公共利益相一致,使其免受个人利益与集团利益的左右。干部人事制度是我国政治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主要由干部的选拔、晋升、权力交接、干部培养以及干部退休等一系列制度构成。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干部人事制度体系建设不断加快。在干部退休制度方面,1982 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标志着实际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废除。在干部选拔和任命方面,1995年出台的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和 2002年7月开始实施的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对领导干部的选拔、任命、晋升做出了全面细致的规定。在干部培养方面,我国 2006 年出台的 《党政干部交流工作制度》,对于提升领导干部的能力和素质具有重要意义。[23]可以说我国在干部人事管理方面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制度体系,但是在权力交接方面的制度建设还略显不足,宪法宣誓制度的建立则有效弥补了这一不足。作为一种宪法规定的权力交接的程序,宪法宣誓制度是我国干部人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宪法宣誓严格的仪式要求和庄严的宣誓场景,使得我国权力交接过程更具程序性和规范性,因而体现了一种高度的制度文明。宪法宣誓制度的建立是我国在完善权力交接制度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对于完善我国的干部人事制度体系,推进我国政治制度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第二,从“国家制度”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还有助于增强公职人员的责任感。公职人员责任感的强弱会直接影响到其工作态度和履职效果,最终影响国家治理的效能。责任与权力相对,公职人员只有明确其拥有的权力的性质才能有效地增强其责任感,宪法宣誓制度则有助于实现这一点。宪法宣誓制度是宪法规定的权力交接程序,要求公职人员承诺“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是这一程序的重要内容。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一切组织和个人,特别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维护宪法权威”是所有占据公共职位的人应承担的基本职责和义务。“履行法定职责”则是占据不同公共职位的个体应该履行的具体职责和义务。要求公职人员承诺“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实际上是要求公职人员首先承担与公共职位相关的职责与义务,然后才能获得与之相应的权力。这就表明了公职人员拥有的权力是一种职位性权力。职位性权力不是特权,而是根据国家权力体系中不同的工作岗位需要,通过法律的方式确定职责后赋予的权力。职务性权力属于法定权力,即何种权力、权限范围都需经法律明文规定。这种法定权力与工作岗位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职位性权力的最大特点是权力即职责,这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承担职务必须履行职责,这是义务性权力,不作为是渎职行为;二是要承担履行职责、行使权力的后果,也就是要对行使权力的后果负责。尽职履责是对享有职位性权力的国家公职人员的内在要求,明确其拥有的权力的性质将有助于增强公职人员的责任感。

第三,从“国家制度”的角度来看,宪法宣誓亦有助于提升权力运行的公开化水平。政务公开是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也是现代国家治理的基本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宪法宣誓制度     宪法   政治仪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70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