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侠: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6 次 更新时间:2022-06-15 00:37:45

进入专题: 漆侠   马克思主义史学  

姜锡东   王晓薇  
也是中国宋史学界研究宋学的一部代表作。

   (六)《历史研究法》。漆先生生前曾多次为研究生开设、讲授“历史研究法”课。该书是在先生逝世后,由他的弟子们根据先生的讲义、研究生们的听课记录,再加上先生已经发表的相关文章,汇编而成。书中第一讲《绪论》,论历史研究中方法的重要性和特殊性。第二讲《论治学》,首先介绍阐释王国维的“三境界”、治学的“三境界”,然后讲如何治学(从学术发展趋势确定自己的行动、加强基本功、博与约、通与专、贯通)。第三讲《论史学》,第一论历史学科的地位,第二论历史科学研究的对象,第三论历史的特点,第四论历史的主观与客观问题,第五论史学的功能作用,第六论史学研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特别是选题问题,第七论历史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第四讲《论史料》,讲史料的分类、搜集、选择、分析、审查。第五讲《论史观》,首先讲历史观的内涵和意义,其次讲中国古代史学的历史观及其演变,第三论述中国近代史学的历史观,重点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第六讲《论方法》,依次讲述史料搜集和考订的方法(考据法)、比较法、统计方法、计量方法、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方法(阶级分析方法、辩证的分析方法)。第七讲和第八讲《论中国古代史学(上下)》,划分四个时期,依次论述从先秦至明清中国古代史学的发展历程,认为有两个高峰。最后附录了漆先生关于历史研究和教学的10篇专题文章。该书是漆先生近五十年历史学习、研究和教学实践的理论思考的结晶,是一部很有价值的史学研究方法论教材。

   (七)《辽宋西夏金代通史》,漆侠主编。邓广铭在生前曾为中国缺乏一部系统的大型宋辽夏金史断代史著作而深表遗憾。为弥补这一缺憾,漆侠于2001年5月联合乔幼梅等学者写出课题规划和写作大纲,向教育部申请“宋辽夏金史”项目,得到批准。不幸的是,漆先生于是年11月2日突然辞世。王曾瑜、乔幼梅等人经过集体研究协商,决定接过漆侠的接力棒,完成他的未竟之业。经过66位专家学者10年的努力,终于完成课题,定名《辽宋西夏金代通史》,共有七卷八册,380万字。该书遵照中华大一统和各民族平等理念,按时间顺序,大量吸收20世纪和21世纪初的研究成果,对10—13世纪中国境内各个政权的历史做了全面系统的论述,是一部继往开来的集大成式的巨著,荣获教育部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二等奖、第八届河北省社会科学特别奖。正如该书《后记》所说:该书撰写时,尽量体现主编漆侠的学术成就和观点;凡漆先生已有研究成果者,据以增删修订;凡学术界有争议而漆侠发表过看法者,正文中采纳漆先生观点,其他观点在“注释”中注明。

   着力培养宋史研究后继人才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漆先生主要是为本科生讲授“中国古代史”。据王岸茂回忆说:“(1956年上半年他和同学们听漆先生讲过几节中国古代史课后)都认为这个老师讲得好,史实清楚,观点明确,有条有理,讲课水平显然高得多……漆先生重视学习马列主义,能用正确的理论观点分析问题,这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所以就比别人高明。”据刘敬忠回忆:“1963年,我考入了河北大学,在迎新生的会上得见先生的风采。1964年9月,先生曾给我上过几次有关马列主义史学理论的专题课。当时,先生刚过不惑之年,风华正茂。他生动的语言,丰富的表情,深入浅出的讲述均深深地打动了我。”1980年漆侠受聘为北京大学兼职教授,为北京大学历史系学生讲授一学期“宋代经济史”。1981年受国家教委委托,在河北大学历史系举办全国高校宋史师资培训班。1982年开始招收中国古代史硕士研究生,1984年开始招收中国古代史博士研究生。1989年3—4月赴美国讲学,1994年4—5月赴日本讲学,1995—1996年赴新加坡讲学一年。漆先生培养的博士和硕士大多成为单位的业务骨干,其中有三位博士毕业生成为“长江学者”。

   1989年5月,按照国家教育委员会评奖程序规定,河北大学教务处邀请邓广铭、张政烺、何兹全、胡如雷、滕大春、王曾瑜等专家到校,对漆侠申报的教学成果进行现场鉴定。专家们对他的教学成果给予了一致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这项教学成果以《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治史、执教、育人》为题刊发于《河北大学学报》1990年第3期,并荣获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学成果特等奖。在这篇文章中漆侠说:“具有一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水平,这是培养包括宋史在内的文科研究生的首要任务。乾嘉考据之学,我们要继承并加以发扬;但乾嘉学者治学的老路,我们的研究生绝不能再走。毫不夸张地说,马列主义理论的素养,决定一个研究工作者水平的高低。研究甲骨文、殷周文字的,有所谓‘四堂’,即罗雪堂(振玉)、王观堂(国维)、董彦堂(作宾)和郭鼎堂(沫若)。而郭老则以异军突起之势,后来居上,成为殷周史研究成绩最大的一位权威。这主要是由于郭老具有马列主义理论水平,并善于把马列主义与中国古代史具体问题相结合。我们的研究生也应该走这样一条道路。”

   乔幼梅、王曾瑜在《漆侠全集·前言》中评论说:“漆侠先生特别是在生命最后的二十年间,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努力培养中国大陆的宋史研究后继者,组成了不同年龄层次的研究群体,这在中国史学界中,同样是仅见的……漆侠先生苦心经营,造就了今天不论是中国,还是世界上堪称第一流的宋史研究中心。他刻意创设一种专心致志的学习环境,使青年人不致于经受大千世界的各种诱惑,老实读书,不偷懒取巧,不心猿意马,在各方面进行最严格的要求和训练。漆侠先生不仅重视图书设备的建设和不同年龄层次研究人员的梯次配置,更重要的还是树立代代相传的好学风。不少有成就的中青年学者都是经过漆侠先生的培养。漆侠先生向他们不仅传授了高学识,也传授了好学风。学术民主是学术正常发展的重要条件。学生公开向老师漆侠先生提出异论,而老师不以为忤。在新时期,史学界的同仁理应继承和发扬漆先生的优良学风。”

   漆侠的治学经验和主张,归纳起来就是:“多读书多掌握资料,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事实证明,漆侠等老一辈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学术道路,是一条科学道路、成功之路。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

  

  

    进入专题: 漆侠   马克思主义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676.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