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锋:身份政治第三波与西方国家的政治衰败——基于国家建构视角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 次 更新时间:2022-06-14 10:32:12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政治衰败     国家建构     政治极化  

涂锋  
而这两位总统在本党的初选中都属于边缘角色,在胜选后也被视作各自政党中激进势力与反建制的代表。

  

   (44)纽约时报网站,Trump,Lacking Clear Authority,Says U.S.Will Declare Antifa a Terrorist Group,2020年5月31日,https://www.nytimes.com/2020/05/31/us/politics/trump-antifa-terrorist-group.html,2021年5月20日。

  

   (45)这一骇人听闻事件发生在密歇根州,时间正值大选前一个月。该团伙视民主党的州长为“叛国者”,打算将其绑架到外州实施“审判”。该案被联邦调查局破获,十三人被捕。参见“今日美国”网站,Michigan Extremists Plotted to Kidnap Gov.Whitmer,2020年10月9日,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20/10/09/gretchen-whitmer-kidnap-plot-michigan-hotbed-armed-groups/5934812002/,2021年5月20日。

  

   (46)这种不同关系的界定也发生在国际政治领域,最显著的例子是近年来美国官方对中美关系的阐述:从小布什时期的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到奥巴马时期的合作伙伴(cooperation & partnership)再到特朗普时期的竞争者和敌手(competitor & adversary)。这一变化也正是美国政府在国际政治领域逐渐滑向民粹主义的一个重要体现。而这些词汇变化之所以重要,也正是因为它们代表了差异极大的价值认知与行动方式。关于这一用词变化的具体讨论,参见郭艳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对华政策:文本解读与分析》,《当代美国评论》,2018年第2期。

  

   (47)这一平衡类似于发展中国家所普遍存在的权力与权利之间的“对冲”机制。只是相对而言,西方国家是以政党之间的交易妥协来实现对冲,因此其权力集中的程度就相对有限。关于这一“对冲”机制的讨论,参见房宁:《亚洲政治发展比较研究的理论性发现》,《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2期。

  

   (48)这一现象集中体现在欧美白人对移民甚至是合法入籍移民的攻击方面,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特朗普总统与非裔女众议员奥马尔的交锋。奥马尔幼年归化入籍美国。在这一交锋中,特朗普宣称:“她想来教我们,该怎么治理我们的国家”;而奥马尔的回应则是:“这就是我的国家”。参见“今日美国”网站,Rep.Ilhan Omar responds 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attacks:'This is my country',2020年9月23日,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elections/2020/09/23/ilhan-omar-responds-president-trumps-attacks-this-my-country/3501453001/,2021年5月20日。

  

   (49)比如近年来颇受关注的卡特尔政党理论,就是讨论传统大党试图通过联盟方式来排挤和压制边缘小党。参见李洋、臧秀玲:《对卡特尔政党理论的批判性再思考》,《国外社会科学》,2018年第6期。当然反过来从民粹主义的发展势头来看,这种尝试的成效就是非常有限的。

  

   (50)“内在制度”是靠长期经验所产生的,在超过一定数量之临界点的大众所接受后,就形成传统并通行于整个共同体。相比经济学意义上的理性判定,对内在制度的分析更依赖道德哲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等领域的知识。参见柯武刚、史漫飞:《制度经济学:社会秩序与公共政策》,第35~36页,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

  

   (51)比如,脸书(Facebook)直到2020年下半年,才开始删除那些否定纳粹大屠杀及传播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的网页,而在之前数年,该公司一直将言论自由当成其不作为的理由。参见“今日美国”网站。Facebook vows to remove content denying the Holocaust in reversal for Mark Zuckerberg,2020年10月12日,https://www.usatoday.com/story/tech/2020/10/12/facebook-bans-holocaust-denial-content-mark-zuckerberg/5966973002/,2021年5月20日。

  

   (52)该警告发布于2020年3月期间,当时大批的西方年轻人无视疫情暴发和政府禁令,仍然纵情于酒吧和海滩聚会之中。参见英国广播公司报道,Coronavirus:Young people are not 'invincible',WHO warns,2020年3月20日,https://www.bbc.com/news/world-51982495,2021年5月20日。

  

   (53)虽然从西方学界的视角出发,其结论仍然是支持自由主义体制的,但这种从国家能力和政策绩效出发,而不是基于价值偏见来考察制度优劣的方式,至少算是一种进步。参见P.Norris,Driving Democracy:Do Power-Sharing Institutions W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8.

  

   (54)M.Mann,States,War,and Capitalism:Studies in Political Sociology,B.Blackwell,1988,pp.5~6.

  

   (55)这些权力都有相应指标来加以衡量,比如说军事、财税收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犯罪与暴力的控制水平,法治发展水平等。相关研究由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HSE)完成,转引自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全球科学新闻网,State capacity:How it is measured and compared,2019年7月16日,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07/nruh-sc071519.php,2021年5月20日。

  

   (56)关于在集体行动中的“搭便车”现象,分利集团对国家发展的负面影响等,参见曼瑟尔·奥尔森:《国家兴衰探源——经济增长、滞涨与社会僵化的新描述》,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

  

   (57)作为政治秩序的三大组件,国家建设、法治和负责制之间存在持续的紧张关系,其中,西方所普遍施行的选举民主负责制可能会导致政客、利益集团对国家权力的攫取,甚至将国家视作租金来源或资源储备。参见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化到民主全球化》,第484~487页。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政治衰败     国家建构     政治极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661.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 2021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