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寿彝:史学史研究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 次 更新时间:2022-05-24 23:53:34

进入专题: 白寿彝   史学史  

周文玖  
展现出他在中国史学史方面的学养和见识。在1961年全国文科教材会议上,他被指定为中国史学史教材古代部分的主编。为了这部教材的编撰,他在北京师范大学成立了编写组和教研室,创办《中国史学史参考资料》,主持召开了数次规模较大的史学史讨论会。至“文革”爆发前数年内,他发表关于中国史学史的文章近30篇,而最能反映他当时关于史学史学科建设思想的有3篇,即《谈史学遗产》《司马迁寓论断于序事》《中国史学史研究任务的商榷》。另外,《郑樵对刘知幾史学的发展》《殷周传说和记录中的氏族神》《中国史学的童年》《司马迁与班固》《陈寿、袁宏和范晔》等文章也都是史学史研究的佳作,具有开拓性意义。这一时期,白寿彝先生系统的史学史研究成果是《中国史学史教本(初稿)》。该稿本从先秦写到刘知幾,是由于“文革”而中断的未完之作。20世纪80年代以后,他不顾年事已高,连续发表一系列史学史论文,提出了更加成熟的中国史学史学科理论。他说:“史学史,是指史学发展的客观过程。”中国史学史,是“对于中国史学发展的过程及其规律的论述”,它研究的内容“包括中国史学本身的发展,中国史学在发展中跟其他学科的关系,中国史学在发展中所反映的时代特点,以及中国史学的各种成果在社会上的影响”。他提出了史学史研究的方法论,认为研究史家或史学著述可以从历史理论、史料学、编纂学和历史文学四个层面进行。他总结了中国的历史文学成就,指出:“把我国的历史文学的优良传统总结起来,我想最值得注意的是这样六个字:准确、凝练、生动。”要而言之,自20世纪60年代至20世纪末,无论从宏观的史学史学科理论之论述、具体的史学史专题研究,还是从全国史学史专业的组织工作来看,白寿彝先生都是名副其实的“史学史研究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在史学史研究的基础上,他主编了《史学概论》。他认为“史学概论”应论述中国史学上的基本问题及近现代史学的发展,并提出当代史学面临的任务。著名史学家陈光崇高度评价这部《史学概论》,说它“提出了很多新颖的见解,不落前人的窠臼”。应该说,《史学概论》的最大优势在于从中国传统史学中提炼和概括史学的基本理论,是一部重要的史学理论著作。

   通史编纂最辉煌

   1999年,白寿彝总主编的大型《中国通史》全部出版。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向白寿彝先生发来贺信:“您主编的二十二卷本《中国通史》的出版,是我国史学界的一大喜事。您在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勤于研究,可谓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对您和您的同事们在史学研究上取得的重要成就,我表示衷心的祝贺!”

   白寿彝总主编的大型《中国通史》,12卷,22册,共1256.9万字,是中国历史上卷帙最大的中国通史。白寿彝先生把它作为最重要的学术事业来完成,为之花费了20多年。他主编的《中国通史纲要》,1980年出版后也广受好评,并被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日语等,在国外发行。

   白寿彝一生学术涉及之宽广,已如上述。其实,他对治学领域并不平均用力,而是有自己的重点和核心。在生命的最后20年,他主要围绕编纂多卷本《中国通史》《回族人物志》及中国史学史研究三个方面进行工作。而这三个方面又是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其中,编纂《中国通史》占据最重要的位置,完成一部翔实的《中国通史》是他一生的最高学术追求。

   通史具有综合、全面、系统的特点,它代表对过往历史的整体认知,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往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年,范文澜撰述的《中国通史简编》在延安的出版得到毛泽东同志的高度评价,就可说明这一点。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党在延安又做了一件大事,说明我们共产党人对于自己国家几千年的历史,不仅有我们的看法,而且写出了一部系统的完整的中国通史。这表明我们中国共产党对于自己国家几千年的历史有了发言权,也拿出了科学的著作了。”对于一个学者来说,通史撰述也是最高层次的学术工作。从白寿彝先生的学术历程看,他很早就有这样的宏愿,而其两次出国访问,又使他深切感到这是一个史学家应该肩负的神圣使命。1971年,在第二次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上,周恩来总理提出要写一部中国通史的倡议,给白寿彝先生以巨大的激励和鼓舞。此后,他就自觉地把编纂中国通史纳入自己的学术规划。

   多卷本《中国通史》的体裁体例以及诸如历史分期、疆域、民族等基本理论,都是白寿彝先生创立的,是他一生探索中国历史和通史理论的结晶。多卷本《中国通史》的体裁是吸收了传统纪传体史书和近代章节体史书之长而创制的一种新体裁,被称作“新综合体”。除导论卷和远古时代卷以外,其余各卷均由序说、综述、典志、传记四部分组成,意在多层次、立体地展示中国历史发展过程,在揭示历史的规律性和历史内容的丰富性方面达到了高度的统一。白寿彝对中国历史的分期,特别是封建社会的分期,是从综合的因素做出的,如社会生产力(包括科学技术)的水平、统治集团的阶级结构、农民对地主阶级的依附程度、土地制度和赋税制度的变革、阶级斗争的口号和形式、少数民族的封建化程度、中外关系的变化等,避免了根据单一标准导致的片面化,得到史学界大多数学者的赞同。关于中国多民族统一,他提出“四类范型、一个趋势”的理论,即中国历史上的统一有四种类型:各民族内部的统一、地区性的多民族的统一、全国性的多民族的统一、社会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多民族的统一;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尽管民族关系是曲折的,但总的趋势是统一为主流,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越来越紧密。

   《中国通史》各卷的修改和定稿,都融入了白寿彝先生的研究成果。他对史实的增删、文字的校改及润色等,就像司马光编修《资治通鉴》一样殚精竭虑。这部巨制耗尽了他的心血。关于它的成就,已有许多研究,在此不赘。这里,谨借用戴逸先生1999年4月26日在“多卷本《中国通史》全部出版大会”上的评论表达对白寿彝先生的敬意——“这是一部空前的巨著,是20世纪中国历史学界的压轴之作。这是白老心血所萃,是对学术界的重大贡献,是他献给本世纪的珍贵礼物。”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进入专题: 白寿彝   史学史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05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