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鹄:史学如何可能?——关于后现代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 次 更新时间:2022-05-15 23:15:22

进入专题: 后现代   语言   科学   历史书写   权力  

林鹄  
所有人的追求就都是等价的,没有高下之别,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权利自由地追求自己想追求的。问题是,既然无所谓真理,为什么自由、平等构成了永恒价值?

   一个自洽的后现代理论无法推出平等权利的存在,恰恰相反,只能推出在内心自由的意义上,任何人都可以恣意妄为——所有道德或法律的约束,都是外在的,建构的,在内心自由面前没有任何效力。狼吃羊,我们会为了保护羊而捕杀狼,但对狼进行道德指控是荒谬的。

   正如存在主义小说早就向我们展示的,如果真理并不存在,剩下的就只能是绝对自由,任何人都不会有任何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只要有本领逃脱惩罚,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欺骗、伤害他人,无需承担任何道德责任。存在主义小说讨论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类困境:为什么不可以杀人,甚至弑父弑母?

   后现代史学潜藏着一种危险的倾向——尊奉权力为唯一真理。当我们认定,所有历史书写背后,都有隐秘动机,而所有隐秘动机的最终指向,无非是权力,这固然是在帮助大家擦亮眼睛,不要被权力制造的神话迷惑,不要成为权力圣坛上的可悲祭品,但如果所有人内心深处,最本源的追求,只有权力,别的什么也没有,是不是反而成了一心追求权力最强有力的辩护——我们别无选择!

   历史观不可能仅仅停留在历史,任何自洽的历史观一定也是现实的人生观。扪心自问:权力是我们生活的唯一驱动力吗?为了权力我们可以,也必然不择手段吗?

   后现代史学家提倡历史书写研究,是为了个人利益,为了谋求学术地位?不是,是为了历史真相。既然作为历史书写者,后现代史学家可以摆脱狭隘的利益诉求,追求真理,为什么他们笔下的历史书写者却永远只为权力,只为合法性,只为利益而书写呢?

   这样的研究的盛行,让人不禁想到一个荒诞场面:从古到今,人类历史的主要内容就是相互忽悠。攫取权力,靠忽悠;控制臣下,靠忽悠;统治百姓,还靠忽悠。皇帝忽悠,大臣忽悠,连乡村生活的主题也是忽悠,甚至对待妻子、儿女也得忽悠。正事可以不干,只要能忽悠就行——当然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现象,甚至可能很常见,但把这理解成社会运行的主要机制,理解成人类生存的基本状态,实在难以接受——这难道不像是后现代版的厚黑学吗?

   本文观点不一定正确,欢迎批评。但如果所有人必然受困于自身立场,学术交流不仅毫无意义,而且根本不可能。

  

   林鹄,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

   *本文原刊于《清华社会科学》第3卷第2辑,商务印书馆,2022年。注释与参考文献从略。

  

    进入专题: 后现代   语言   科学   历史书写   权力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68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