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南:陈独秀民族主义思想发展历程述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6 次 更新时间:2022-03-24 00:17:13

进入专题: 陈独秀   民族主义思想  

张三南  
并撰文阐述了中国抗日救国的民族主义与帝国主义的民族主义之间的区别。1938年8月,他在《敬告侨胞——为暹逻〈华侨日报〉作》中指出:中国民族运动是站在民族平等原则之上,与诸如沙俄大斯拉夫主义、日本大亚细亚主义、希特勒大日耳曼主义等帝国主义“以夸大自己的民族为口实来侵略兼并别人的民族主义”根本不同。陈独秀这种辩证区分民族主义的观点同样值得肯定。

  

   其二,坚持反对各种错误的民族主义思想和行径。

  

   陈独秀坚持反对各种错误的民族主义思想和行径,主要体现在对国民党“虚假民族主义”的揭露、对日本“社会主义者”错误观点的批判及对一些极左思想、行为的批判等几个方面。

  

   1932年10月,陈独秀在上海被捕,后被移交南京。消息传出后,胡适、傅斯年、爱因斯坦、罗素等国内外名人纷纷发声,呼吁国民党政府善待他。在后来的法庭审理中,“民国大律师”章士钊免费为陈独秀辩护,陈独秀本人也进行了慷慨激昂的陈述,两位公众人物的表现名噪一时,成为当时的热门话题。在法庭陈述《辩诉状》时,陈独秀指出,在外敌入侵、占我领土的国难关头,有的人“不加抵抗,或空言欺骗,均与卖国同科,尚何’民族主义'之足云”。这实际上是对国民党政府“虚假民族主义”的讽刺和揭露。

  

   陈独秀专门撰文批判了日本一些“社会主义者”以爱国主义为名为日本侵华战争辩护的错误行径。1938年8月,陈独秀在《告日本社会主义者》中批判他们“是站在形式逻辑的观点上,玩弄名词,而不曾考察其实际内容”,指出被压迫民族的爱国运动进步是因为它打击了帝国主义,而压迫国的民族主义和爱国运动反动是因为它帮助自己的政府压迫侵略其它国家和民族,并强调“这是对于爱国运动之辩证的见解”。

  

   此外,陈独秀还对一些人的极左思想进行了批判。九一八事变后,一些极左分子借口国民党曾提出“对日宣战”的口号,便机械地“为反对而反对”。陈独秀对此进行了批判,在1931年12月《论对日宣战与排货》一文中指出这种思想实质上和不抵抗主义的效果一样。

  

   (二)“消极意识”

  

   当然,陈独秀晚年也曾流露出关于民族主义的“消极意识”,尤其是在1942年上半年。当时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处于最艰难时期。在德国法西斯“闪电战”进攻下,苏联遭到重创。日本则在太平洋战场挟着成功偷袭珍珠港的余威,气势咄咄逼人。在中国,抗日战争也处于最为艰难的对峙时期。

  

   在此背景下,1942年2月陈独秀在汉口《大公报》发表了《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后有学者在此文译介按语中认为当时的陈独秀“最为悲观”。陈独秀在这篇时评文章中流露出了对世界局势的消极判断。他认为:在资本帝国主义世界里,落后国家及弱小民族之“民族自决”、“民族解放”,本是一种幻想;而在两派帝国主义争着以战争裹胁全世界落后国家及弱小民族的情况下,民族斗争会受到限制。基于这种认识,陈独秀民族主义思想发生了不同以往的微妙变化,认为“无论是对于轴心国或非轴心国之斗争均应从民主主义出发,不应从民族主义出发,因为专制的德意日三国之携手横行,已冲破了各个民族之最后铁丝网。”可以看出,在国际国内形势极其艰难的情况下,陈独秀流露出的“消极意识”无形中放弃了民族主义这个抗击强权的思想武器。这是不可取的。

  

   5月,陈独秀又在《被压迫民族之前途》中流露出类似的“消极意识”。此文是陈独秀论述民族主义的最后一篇文章,两周后他便在贫病交加中辞世。陈独秀在文中认为,“在资本帝国主义领导的国际集团内,落后国将被吸引着被强迫着和领导国全面合作,……没有任何民族主义的英雄能够阻止这一国际集团化的新趋势;而且被压迫的民族,也只有善于适应这一国际新趋势,将来才有前途。”可以说,陈独秀对国际集团化新趋势的判断有一定道理,但他据此来否认落后国家追求独立自主与民族解放可能性的观点,却是消极和错误的。他在文中关于“民族主义的英雄”的表述显然也带有揶揄的意味,实际上体现了一种否定民族主义重要性和可行性的“消极意识”。

  

  

  

   结语

  

   陈独秀民族主义思想经历了从清末民初到国民革命再到抗日战争的诸多历史时期,在其复杂的人生际遇中受到了多方政治思潮的影响,包括康梁学说的启蒙、西方思想的启迪、孙中山“三民主义”的熏陶,其中最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带来的顿悟,当然也包括后来托洛茨基主义的影响。陈独秀接触的思想如此广泛,其政治生涯犯有严重错误,其民族主义思想也融合了不同的思想元素,以至于全面、准确地对其认识和评价绝非易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正如有学者所言,“陈独秀自从跳出传统思想樊篱、走入现代思想世界之后,一变再变,从民族主义到自由主义,从自由主义到社会主义,从第三国际的社会主义到第四国际的社会主义,再到民族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他的思想变化完全出于真诚,是经过深入反省、痛苦思索达成的,无论思想本身正确与否,与若干思想投机者不可同日而语。”陈独秀民族主义思想发展历程,总体呈现的是一幅为民族解放不断求索的路线图,在维护民族大义方面是真诚的。他不愧为20世纪前叶中国民族主义思想界中重要人物。无论是其1904年堪称中国关于民族主义的最早论述之一,还是1924年堪称定义民族主义的名句,无论是其多年围绕孙中山民族主义思想的诠释,还是基于马克思主义而对民族主义进行的辩证论述,都具有重要的思想史意义。

  

  

  

   参考文献:

  

   [1]民族主义内在的困境-陈独秀国家观从民族主义到自由主义的转变[J] 何卓恩. 安徽史学.2007(03)

  

   [2]中国近代思想脉络中的民族正义[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郑大华,2018

  

   [3]陈独秀文集[M].人民出版社,陈独秀,2013

  

   [4]孙中山选集[M].人民出版社,孙中山,2011

  

   [5]饮冰室合集[M]中华书局,梁启超著,1989

  

   [6]陈独秀年谱[M].上海人民出版社,唐宝林,林茂生编写,1988

  

   [7]陈独秀文章选编[M].三联书店,陈独秀 著,1984

  

   [8]陈独秀文章选编[M].三联书店,陈独秀 著,1984

  

   [9]陈独秀评论选编[M].河南人民出版社,王树棣等编,1982

  

   [10]Chen Duxiu. Fon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J] . Barrett David P.,Feigon Lee. Pacific Affairs . 1984 (3)

  

   [11]陈独秀文集.陈独秀.

  

  

    进入专题: 陈独秀   民族主义思想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219.html
文章来源:《安徽史学》 2021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