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平:描述、诉求和评判——从认知需要与非认知需要的视角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 次 更新时间:2022-03-21 17:19:25

进入专题: 认知需要   价值评判  

刘清平 (进入专栏)  
拿前文分析过的“我喜欢喝牛奶”这一语句来说:倘若我是在主人款待我,询问我想喝牛奶还是果汁的语境里这样说的,它的主要功能自然是表达我对牛奶的当下偏爱(我更愿意喝牛奶而不是果汁)。但倘若我是在医生试图了解我平时饮食习惯的语境里,为了满足医生的好奇心这样说的,它的主要功能就变成了指认我在日常生活中喜欢喝牛奶的事实真相(尽管其中没有使用“是”字)。换言之,同一个语句一字未变,仅仅因为不再与饮食需要直接相关、只是与认知需要直接相关的缘故,就从意志诉求转型成了事实描述,为医生如实考察我的身体状况提供了基础。更有甚者,哪怕我是在主人款待我,询问我想喝牛奶还是果汁的语境里这样说的,“我喜欢喝牛奶”的语句除了直接表达我对牛奶的非中立当下偏爱外,也依然潜含着向主人提供有关信息、从而构成中立性事实描述的纯认知意蕴,并且如同我在回答医生询问的时候一样,让这个原本只是表达了我的意志诉求的语句具有了或真或假的认知价值:如果我的确喜欢喝牛奶,这个语句就是真的,如实指认了我的当下偏爱或饮食习惯;反之,如果我是因为果汁比牛奶贵不想让主人破费,或是不想让医生知道我平时吃糖多的缘故这样说的,这个语句就是假的,遮蔽了我的当下偏爱或饮食习惯。就此而言,任何旨在表达非认知需要的意志诉求,在纯粹与认知需要形成关联的情况下,都能够转型成事实描述。

   有必要指出的是,如同价值评判的情形一样,倘若认知领域的意志诉求是纯粹基于认知需要展开的,它们已经通过悬置非认知需要的途径,成为价值中立的了。所以,哪怕我不同意你纯粹基于认知需要提出的“这个看法错了,应当加以纠正”的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但只要我也是纯粹基于认知需要做出反驳的,你和我围绕你的这个评判和诉求展开的争论,就纯粹是以价值中立的方式展开的了,目的仅仅在于满足你和我的认知需要,却不涉及你和我的非认知需要。

   通过辨析两类不同需要的途径解释从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向事实描述的转型,对于我们澄清一些理论上的难题具有重要意义。例如,只有依据这种转型,我们才能说明人文社会学科的理论研究为什么能够成为“科学”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人文社会学科的典型特征就是研究对象充满了非认知价值负载,许多情况下甚至直接就是使用价值、交换价值、伦理价值、炫美价值等。由于这一原因,不少论者总是怀疑甚至否定它们能够成为价值中立的严格科学[14]。然而,澄清了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如何转型成事实描述的内在机制,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人文社会领域的研究者只要将自己的非认知需要悬置起来,纯粹出于好奇心考察那些本身就有非认知价值负载的研究对象,诸如仅仅在与认知需要的关联中探讨“这是一朵美丽的花”“我喜欢喝牛奶”之类的语句,如其所是地揭示它们具有非认知价值负载的本来面目,就能让研究成果具有与自然科学相似的科学性。说穿了,这种在人文社会学科中通过悬置非认知需要的途径针对各种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采取的价值中立态度,与自然科学家们悬置自己针对各种花卉或牛奶果汁的非认知评判标准和偏爱喜好,纯粹基于求知欲如实考察它们的自然特征或营养成分的研究态度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异。所以,否定了从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向事实描述的转型,我们就无从揭示人文社会科学的身份定位了[15]。

   进一步看,为了说明这类转型的机制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的定位,我们还有必要精确界定“实然”与“应然”的概念。人们往往习惯于把这对概念和“事实”与“价值”、“是”与“应当”两对概念等同起来,却忽视了英国法律实证主义者奥斯丁在首倡“实然法(law

   as it is)”与“应然法(law as it ought to be)”、“实然道德”与“应然道德”的区分时赋予它们的特定内涵:“实然的实证道德是人们忽略其好坏优劣的实证道德,应然的实证道德是人们评判其是否符合神性法、因而是否值得认同的实证道德。”[16]8、16换句话说,在他看来,当人们忽略或不考虑实证法和实证道德的非认知好坏价值,单纯描述它们是怎样的时候,就是从“实然”的视角探讨它们;当人们站在非认知立场上,依据自己认同的非认知标准评判它们的非认知好坏价值,并对它们提出应当怎样的诉求时,则是从“应然”的视角探讨它们。倘若我们在这里再引入奥斯丁尚未自觉意识到的两类不同需要的区分,还能更清晰地一方面把“实然”定义为人们纯粹基于认知需要对待事实以及价值的维度,其中既包括了“纯认知的事实描述”(像“这是一朵花”“道德涉及人伦关系”),也包括了“纯认知的价值评判”(像“你这样说很对”“他的逻辑有点乱”),又包括了“纯认知的意志诉求”(像“我想要了解这朵花的自然特征”“你做题应当仔细点”),另一方面把“应然”定义为人们在非认知需要的影响下对待事实以及价值的维度,其中既包括了“非认知的价值评判”(像“这朵花真美”“你那样做在道德上错了”),又包括了“非认知的意志诉求”(像“我想给这朵花拍张照片”“你应当提高道德修养”)。于是,凭借这种“凡是纯粹基于认知需要的就属于实然维度,凡是涉及非认知需要的则属于应然维度”的简明区分,我们不仅能够避免把“我想要了解这朵花的自然特征”这个表达了人们指向事实描述(“了解花的自然特征”)的意志诉求(“想要”)的语句说成是“实然维度上的应然诉求”的混乱晦涩,而且还能把包括法学和伦理学在内的自然、社会、人文学科的所有分支都区分成两个部分:那些纯粹基于认知需要获得的非认知价值中立的“实然”内容,构成了这些学科的“科学”部分,如“法理科学(元法学)”和“伦理科学(元伦理学)”等;那些受到非认知需要影响、具有非认知价值负载的“应然”内容,构成了这些学科的“非科学”部分,如“规范性法学”和“规范伦理学”等。

   综上所述,区分了两类不同的需要后,我们就可以这样澄清描述、评判和诉求三种语句的复杂关联,为揭开是与应当之谜奠定基础了:描述是人们纯粹基于认知需要指认事实及其价值的存在状态的语句,评判是人们基于认知需要以及非认知需要指认事实及其价值对人的意义效应的语句,诉求是人们基于各种需要表达自己对于事实及其价值的意欲志向的语句。虽然彼此有别,它们又是紧密交织的,尤其在悬置了非认知需要的前提下,应然性的价值评判和意志诉求还能通过仅仅与认知需要发生关联的途径转型成实然性的事实描述,构成科学研究的对象或真理知识的内容。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辨析,我们还能进一步说明人文社会学科如何通过悬置非认知需要、保持价值中立成为科学的内在机制,从而彰显“需要”作为人生哲学原初起点的首要地位[17]。

  

   注释:

   ①  出于行文统一的考虑,本文引用西方译著时会依据英文本有所改动,以下不再注明。

   ②  有必要指出的是,摩尔主张从事实推出价值的任何努力都是“自然主义谬误”,等于说两者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同样构成了二元对立架构的一种表现。严格说来,只有试图从事实“直接”推出价值才是“自然主义谬误”;以需要为中介从事实“间接”地推出价值,则是每个人每天都在做的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否则他们就无从维系自己作为人的存在了。

  

   参考文献:

   [1]休谟.人性论[M].关文运,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2]刘清平.怎样从事实推出价值?——是与应当之谜新解[J].伦理学研究,2016(1):13-21.

   [3]刘清平.作为“认知需要”的“求知欲”和“求晰欲”[J].长白学刊,2021(5):57-64.

   [4]刘清平.“需要”视角下的“存在”概念——兼析存在论的人生哲学定位[J].阅江学刊,2020(4):5-15.

   [5]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M].冯克利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

   [6]刘清平.社会科学的价值中立何以可能?——兼析韦伯的事实与价值悖论[J].南国学术,2020(1):143-153.

   [7]刘清平.人性逻辑与语义逻辑的统一——有关若干情态助动词的语义分析[J].学术界,2021(03):128-137.

   [8]麦金太尔.伦理学简史[M].龚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9]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论伦理学与哲学[M].江怡译.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

   [10]刘清平.虚拟之物是如何存在的?——兼析人是理念的动物[J].贵州大学学报,2020(5):25-35.

   [11]陈波.没有“事实”概念的新符合论(上)[J].江淮论坛,2019(5):5-12.

   [12]陈波.没有“事实”概念的新符合论(下)[J].江淮论坛,2019(6):120-126.

   [13]伦理学原理[M].长河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14]贺新华,李莉红.借鉴与超越:我国学术界近十三年来关于社会科学方法论中价值中立问题的研究综述[J].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1):17-21.

   [15]刘清平.“人文”研究能够成为“科学”吗?[J].贵州大学学报,2019(8):1-8.

   [16]奥斯丁.法理学的范围[M]. 刘星译. 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

   [17]刘清平.人是有需要的存在者——人生哲学的第一命题[J].南京社会科学,2021(03):38-46.

  

   本文刊载于《江苏海洋大学学报》2022年第1期,谨此致谢!

  

进入 刘清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认知需要   价值评判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1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