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生俱来的权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4 次 更新时间:2022-02-27 21:44:04

进入专题: 犹太人   大屠杀  

吴万伟  
黑人群体要求不折不扣地遵从规范。如果偏离,你就不再是我们中的一份子。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不是真正的黑人(因为他”像白人那样说话“。美国第一位同性恋总统候选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因为他的行为是”直男“)。融合在过去曾经被当作目标,如今同化成了恐怖之物。更糟糕的是叛徒和变节者:质疑批判性种族理论的黑人知识分子,指出女权主义收获的女权主义者,在青年转换性别或生物学性别的社会构建问题上挑战官方路线的跨性别作家等等。但是,同化伤害了谁?异议者挑战了谁?自封的领袖——蛊惑民心的政客、”发言人“、职业犹太人、黑人、女权主义者、同性恋者——需要持续竖起高墙来保护其地位及其现场表演。而且,问题在这个群体本身:不是群体成员——群体。帕特里夏·洛克伍德(Patricia Lockwood)写到,”我们关闭了边界来保护其气氛不同的内部空间。“。”它不是保护人,它在保护其自身的形状。“

   我在至今仍然受到大屠杀创伤影响的群体内长大。父亲远非犹太教堂里唯一的从前难民,我的二年级老师就是大屠杀幸存者。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人丧失了亲人。我认为,即使现在,当我阅读到大屠杀的内容时,我们应该在战后将整个德国犁一遍,把它的居民发配到地球的四个角落。因此,我理解在历史上受到压迫的群体为何拥有那种心态。我也明白,那种心态和群体身份认同对个人尤其是美国年轻个体的吸引力。我的意思并不是身份认同想象的美国或压迫和限制的美国,而是相反:崇尚自由和可能性的美国,流动和繁荣的美国。宣扬如下理想的美国:你能成为你渴望成为的任何人,但是,你在辨明这个理想时得不到任何帮助。因为自由令人迷茫和晕头转向,现成的身份认却同给人安慰和保证。现在更是如此。当今无论在什么地方——形象到处飞的单词是”真实性“和”真实性。“我们谈论它是因为我们缺乏真实性。但是,在这个相对主义、极端怀疑主义和反对机构主义的时代,当自我总是等待被抓住的时代——我的处境,正如我从正统派犹太人逃出的情况,但是,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上千倍——身份认同群体能宣称本体论的团结,这是钢铁横梁支撑的基础,任何别的东西都做不到。在所有结构之中,只有它是合理性的。只有它拥有告诉你你是谁的威力。这是极具诱惑力的,即使它不是你,或者不是彻底的你,或者已经不是现在的你。

   对于那些在离开群体专属环境以及在实际生活的特定环境的过程中的人具有特别的吸引力。也就是说,对于少数群体中那些即将爬上精英群体门槛的成员:名牌中学和大学里的有色人种学生;学界的年长者,《纽约时报》或者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硅谷,主要基金会和智库,华盛顿特区和好莱坞等爬上高位者等。他们是需要不断确认其身份认同的人,要重新确认其不同于所参与其中的精英群体的差别性。难怪他们一直在鼓吹身份认同圣战。是拉丁裔社区中的精英在说”拉美移民或后裔这个词(Latinx)“;大部分拉丁裔美国人如果听到这个说法会感到讨厌。是黑人社区中的精英在鼓吹批判性种族理论,普通黑人实际上比典型的白人民主党人更温和。是亚裔美国人群体中的精英在高喊反对同化的论调,大部分亚裔美国人其实在忙着同化。但是,在所有群体中精英也是这样——尤其是精英——他们的良心不安或更仁慈地说,他们的可理解的模糊不清促使他们想象其他选择。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时曾经参加过一次非洲裔美国学生的反抗活动。抗议者宣称”哥伦比亚大学是黑奴种植园“,哥伦比亚大学不是种植园,是引领种植园的机构,常常为上层中产阶级带来非常慷慨的一揽子救助计划。

   我并不是在暗示,那些不知不觉进入精英圈子的边缘性群体个人应该充满感激或者闭嘴。我也不是暗示他们都应该像我做的那样或在更大的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对于这样的个体来说,无论被称为融合、同化还是你愿意使用的任何一个词汇,这个过程都更少令人极度担忧的地方。我的建议是,这是你作为个体必须经历的过程——在某种方式上,你必须经历——要牢牢抓住一种集体的身份认同,尤其是在当今来到我们身边的人为夸大了的身份认同形式——为的是逃避你自己的现实。著名黑人作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曾经说过,”肤色问题的运行是要掩盖更加严重的自我认知问题。“他曾经说过,美国告诉他他是什么,所以他把黑人白人之类统统抛在身后,去了法国寻找他是谁。

   坚持文化上的自我隔离就是要限制自己的可能性。如果我只研究犹太人文化资源或只阅读犹太作家的作品,我将成为什么人?正如很多人当今做的那样,如果年轻妇女只阅读女作家的作品,她们会损失什么呢?你不阅读莎士比亚吗?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并没有那种偏见,如果有的话,她也成不了大作家伍尔夫。我们被告知,小孩子应该读”看起来像他们“的书。但是,哈佛教授黑人知识分子格伦·劳瑞(Glenn Loury)最近说,人人都”看起来像他们“——那就是人。不,不是人人还没有充分自由,但是,人人的心灵是自由的。存在的唯一局限性是你给自己强加上去的,即你答应接受他人的观点。文化也是自由的。人们或许有歧视但书不会,它们会展示给任何愿意去阅读它们的人。首个担任常青藤大学校长的非洲裔美国人,布朗大学前校长鲁斯·西蒙斯(Ruth Simmons)在被问到为什么小佃农的女儿要学法国文学时,她回答说”因为一切都属于我。“你不能选择你的出身,但你能选择你想去哪里。黑人作家拉尔夫·艾利森(Ralph Ellison)说,”因此,在亚拉巴马州的梅肯县(Macon County),我阅读了马克思、弗洛伊德、艾略特、庞德、格特鲁德·斯坦恩(Gertrude Stein)和海明威。书很少提及黑人,计算提及也是寥寥数语,它们将我从可能对自己可能性的“隔离”观中解放出来。“

   当然,就像我没有停止成为犹太人一样,这位《隐身人》的作者也没有停止成为黑人。但是,他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找到了当黑人的方式。在此过程中,他为随后的每个非洲裔美国人扩展了可能性。无论是对个体还是对群体来说,健康的身份认同都不是死板的、无法更改的,而是创造性的、不断变化的。这就是进步。这就是解放。

  

   译自:Birth Rights by WILLIAM DERESIEWICZ

   https://libertiesjournal.com/articles/birthrights/

   作者简介:

   威廉·德莱塞维茨(William Deresiewicz)散文家、批评家。有兴趣的读者可阅读作者的其他文章如”独处能力与领导能力“《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629.html ,”虚假的友谊“见《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845.html  以及相关文章”公共知识分子意味着什么“《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309.html

   本文得到作者的授权和帮助,特此致谢。——译注

  

    进入专题: 犹太人   大屠杀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73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