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强:朱自清日记之王瑶译本与全集本比勘举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 次 更新时间:2022-01-02 15:27:23

进入专题: 朱自清     日记翻译     冯友兰     汪辉祖     周作人     黄节  

徐强  
(第10卷第480页)

   生日之期,一说“今日”(20日),一说“明日”(21日),互相矛盾,至少有一方是错的。

   按,《朱自清年谱》记载朱自清生于1898年11月22日(18)(旧历十月初九)。朱自清日记中有关自己生日的记载,除上述一条外,另计有如下数条:(1)1934年11月14日:“今日是我的农历生辰,举办生日晚餐会。”(第9卷第328页)当日是旧历十月初八。(2)1936年11月22日:“今日我生日,晚上款待客人。”(第9卷第444页)(3)1939年11月19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国华携礼物前来,后悔前天邀请他时据实相告。阮竹勋先生带许多礼物来访。吴达元先生带来糖果与桔子给孩子们。”(第10卷第62页)当日是旧历十月初九。(4)1943年11月6日:“今日为余生辰,然心绪殊恶。”(第10卷第266页)当日是旧历十月初九。

   其中(2)庆祝西历生日,没问题,其余三次为旧历生日,其中的(3)(4)一致,均为十月初九;(1)则相差一日,或为误记。综合推断,朱自清的西历生日为11月22日,旧历生日为十月初九;朱自清有时记西历生日,有时记旧历生日。

   查1947年11月20日对应的旧历日期为十月初八,21日对应十月初九,因此在20日的日记说“明日生日”为正确说法,而王译本有差池。

   七、关于黄晦闻追悼会上的人和事

   朱自清日记1935年3月10日,王译本:

   今晨参加黄晦闻先生纪念会。挽联中佳者极多,马叙伦君之挽联系集二名句,殊真实动人。联云:“残年惟愿长相见,旧雨如今不更来。”多数挽联皆媲黄氏于陈后山,惟夏敬观媲之于晚唐。(第96页)

   上午参加黄晦闻的追悼会。罗彤云与刘荪的挽联颇感人,马叙伦的悼词一开始是两句深挚感人的名诗。诗曰:“残年惟愿长相见,旧雨如今不更来。”许多挽联均可列为诗中佳品。(第9卷第346页)

   两者的主要区别有:

   1.本次集会的准确叫法,是纪念会还是追悼会;2.马叙伦句是挽联还是悼词;3.这两句是“集句”“名诗”抑或其他;4.两文本中各有对方所无的人物(夏敬观,罗彤云、刘荪)。

   黄晦闻即黄节(1873-1935),原名晦闻,字玉昆,号纯熙。广东顺德人。1904年在上海与章太炎、刘师培、马叙伦等创立国学保存会,刊印《风雨楼丛书》,创办《国粹学报》。民国成立后加入南社,任北京大学教授。一度出任广东教育厅厅长。黄节除在先秦汉魏六朝诗文研究方面建树甚多,被视为一代宗师外,更在诗歌创作方面享有盛誉,作品兼具唐诗风华与宋词骨格,人谓“唐面宋骨”。

   1935年1月24日,黄节逝世。《大公报》等都及时报道这一消息,其后又连续发表纪念文章,以及“接三”仪式等消息的后续报道。1月29日刊出的《黄节昨接三 汪电平吊唁》一文中说:“黄在北大任教授几二十年,身后萧条,所藏中国旧籍金石字画等甚多。近由北大教授及黄之亲友组一后事委员会,办理身后一切事务。”

   《大公报》2月15、16日两天连续刊出《黄晦闻先生追悼会启事》,预告了2月25日下午一时在首都华侨招待所举行的追悼会,并征集挽章诔文。启事的落款系一个32人名单,马叙伦在列。为下文论证方便起见,有必要在此列出这个名单:丁文江、邓家彦、关赓麟、高一涵、关吉符、陈树人、叶恭绰、黄滨虹、王秋湄、汤定之、汪兆铭、郑天锡、马叙伦、黄濬、曾仲鸣、蔡元培、罗文幹、马衡、曹经沅、刘三、叶楚伧、陈垣、柳亚子、李宣倜、罗悖、蒋梦麟、罗家伦、余绍宋、谢无量、洪陆东、梅贻琦、卢毅安。

   《中央日报》2月26日刊发此次追悼会报道,行政院院长汪兆铭(汪精卫)亲临主祭,侨务委员会委员长陈树人宣读祭文,各界人士到会公祭者千余人。

   至于3月10日的北平追悼会,11日的《大公报》有《北平教育界追悼黄节》一文,文中说:

   北平教育界于昨晨假宣外官菜园上街观音院,追悼北大故教授黄节,到二百余人,素车白马,盛极一时。计由庙门以迄灵堂,院落凡三,素挽均已挂满。除教育界外,以军政届者居多,国府主席林森、汪兆铭、军委会委员长蒋中正及王宠惠、陈济棠、胡汉民等亦均有挽联。十时由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主祭,全体行三鞠躬礼,家属致谢后,由北大国文系教授马叙伦报告黄之历史。

   黄晦闻是朱自清在北大时期的老师,1929年后兼任清华大学研究院导师。朱自清进入清华任教后,因讲授古典诗词需要,始学作旧体诗词。1926年前后,拜黄节为师,其《敝帚集》拟古诗扉页上题有“诗课谨呈晦闻师教正 学生朱自清”,黄晦闻则有批语“逐句换字,自是拟古正格”(第5卷第138页)。朱自清始终以师事之,追悼会自不会缺席。

   蒋梦麟以北大校长身份主祭,自应宣读悼词。马叙伦作为北大国文系同事、好友,报告死者事迹,这与“悼词”性质不同。但介绍事迹之前,先引自己所作挽联,也并非不可能。

   至于马叙伦挽联词的来源,两本一说“集句”,一说“名诗”,都暗示非马叙伦自作辞。事实如何呢?李韶清作《顺德黄晦闻先生年谱》录马叙伦挽联,有异文,作:“残年但愿常相见,旧雨从今不更来”,并录题跋:

   余与晦闻道兄,交逾三十年,行藏略异,襟抱实同,然兄狷洁之美,余所不如。兄擅为诗足媲后山,余向不娴声偶,亦所愧也。先后相聚逾二十年,见必谭艺,兼励志节,道谊之交,无逾于兄。兄与余皆尝闻政,而均未展所怀,前岁兄偶谓余,君才自宜再出,余笑应曰:“道大莫容。”兄亦笑曰:“自不如闭户著书也。”然彼年孰观忧患,其孤愤之情,见于遗集壬申、癸酉诸诗,而相对每言,不如早死,而今譣矣。自兄始病及殇,才逾一旬,其病三日始疗,谓余曰“若病起当勤相见”,不意遂咸隔世。我怀如何,怆难为辞,乃假宋人语,写以哭挽之。兄在天之灵,必有以鉴之也。廿有四年一月廿有六日,晦闻道兄皋复之辰,学弟马叙伦率子孙同拜挽。(19)

   挽联写于1月26日,则应在南京、北平两地都曾张挂。至于异文出自何因,是两次张挂版本不同,还是抄录不准确,无从查考。

   另,查马叙伦诗作,有《一月廿四日黄晦闻之亡正一年矣歌以当哭》七首,其七云:“此后相期多见面,那堪一夕罢春歌。蒹葭人去楼空屹,南小街头不忍过。”蒹葭楼是黄晦闻斋号,南小街是其宅所。马叙伦在诗后有自注:“晦闻病小瘥时曾语余曰:‘此后愿多见面。’”(20)由此可知,黄节生前曾表达“多见面”之愿,这正是马叙伦挽联中“残年惟愿长相见”一句之本事,而在黄节逝世一年后马叙伦仍在诗中以这句叮咛之语起头,可见黄节的话给马叙伦刺激之剧,也折射出两人的友情之笃。

   略考马叙伦联语之渊源,可将该条本事稍加澄清。南宋人陈鹄《西塘集耆旧续闻》卷一“苏仁仲论待制公朱新仲诗”条:

   吕伯恭先生尝言,往日见苏仁仲提举,坐语移时,因论及诗。苏言南渡之初,朱新仲寓居严陵。时汪彦章南迁,便道过新仲。适值清明,朱送行诗云:“天气未佳宜且住,风波如此欲安之。”盖用颜鲁公帖及谢安事,语意浑成,全不觉用事。二十年欲效此体,用意不到,比作陆仲高挽章,偶然得之,云:“残年但愿长相见,今雨那知更不来。”盖用杜子美诗句“但愿残年饱吃饭,但愿无事常相见”,及《秋述》“常时车马之客,旧雨来今雨不来”,亦不觉用事也,恐可庶几焉。乃知待制公之诗,在当时已为前辈所推重如此。(21)

   其中所引苏仁仲的挽联“残年但愿长相见,今雨那知更不来”,与马叙伦的联语近似,可能是其直接所本,即其化用对象,而杜子美句则为远源。马联虽系化用,但本质而言,是事出有因,语发肺腑,不着痕迹。因此,王译本中所谓“系集二名句”,全集本所说“名诗”,恐都与事实不符。

   全集本“许多挽联均可列为诗中佳品”,显然对应于王译本位置稍前的“挽联中佳者极多”。挽联和诗毕竟是两种体式,不能混为一谈;两本比较,王译本说法更恰切。

   全集本说“罗彤云与刘荪的挽联颇感人”。按理,就像挚友马叙伦的挽联“深挚感人”一样,虽然挽联挂满三进院落,最动情者首先应当考虑出自与黄晦闻关系较近且国学根基厚实、楹联技艺高超的人士之手。但罗彤云、刘荪,当时闻达中无此二人,疑为英文音译或汉字释错。前列《黄晦闻先生追悼会启事》所附32人治丧委员会名单,刘姓只有“刘三”一人。笔者高度怀疑“刘荪”即为“刘三”英文讹译。按,刘三(1890-1938),上海松江人,原名刘宗龢、刘钟龢,字季平、江南,号离垢、江南刘三。早年留学日本,加入兴中会。1903年归国,先任浙江陆军学堂教官,稍后创办丽泽学院。1907年参与成立神交社,1909年参加南社。1916年任北京大学文科教授,后兼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1925年参与主持江苏省通志馆;又历任东南大学、国民大学、复旦大学、持志学院等校中国文学教授,上海浦东中学国文教员。1928年后任监察院筹备员、江苏省通志编纂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其人能诗、能文、能书,是黄晦闻的朋友。

   如果上述判断不错,那可以肯定日记中此处二人名为英文,而不是汉字。这为我们坐实罗彤云提供了方向:只需按照音近原则联系,不必考虑字形近似。

   罗姓人士,名单中则有罗悖、罗文幹、罗家伦三人,“罗彤云”很可能就是其中的“罗悖”一名的误译。罗悖(1872-1954或1955),字孝瑴,又字子燮、季孺、照岩,号敷庵、复庵、复暗、复堪(又作复戡),别署悉檀居士、羯蒙老人、凤岭诗人,作画署名曼渊,室号三山簃、唐牒楼、晚晦堂,广东顺德人,书画家、诗人。早年与堂兄、著名戏曲作家罗瘿公(罗悖曧)同从康有为受业,后肄业于京师译学馆。清末历任邮传部郎中、礼制馆编纂。入民国后任教育部、财政部、司法部参事、国民政府内政部秘书,后在北京艺专和北京大学文学院讲授书法。新中国成立后为中央文史馆馆员,著有《三山簃诗存》《三山簃学诗浅说》《书法论略》等。

   悖音dun,国语罗马字拼写法是Tuen,朱自清更可能拼为Tueng。(22)字生僻,综合《康熙字典》与《汉语大字典》的解释及引例,关于读音,有:

   《广韵》:“胡管切,上缓匣。”《集韵》:“户管切,音缓。”

   关于意义,有:

   1.明。《玉篇·日部》:“,明也。”2.姓。《广韵·缓韵》:“,姓。”《姓氏急就篇》:“晋中郎将清,宋朱子门人渊。”《通志·氏族略五》:“氏,晋有西中郎将清。又宁州刺史静,望出荆州。今江陵多此姓。”(23)

   前人名、字有意义关联。从罗悖的字“照岩”看,字显系取其“明”之义。《玉篇》是南朝梁代的著作,《广韵》《集韵》均为宋代著作。所以这个字早在梁代以前就已出现。按照曾运乾“喻三归匣”观点,中古音喻母(y)字与上古音匣母(h)之间关系密切。(24)“爰”与“缓”是同声母字。因此“”在某些前代学者那里通读声旁“爰”,是有可能的;其西文拼写,则可能是Yuen,例如赵元任的名字就写成Yuen Ren Chao,这个Yuen在当代译者笔下又很容易读作yun。当它跟在Tun(g)后,则很有可能附会成为“彤云”。于是,罗悖就可能转译成罗彤云。王译本不见这一条,或因译者不清楚究所指,为谨慎起见乃径自删去也。

至于王译本说“多数挽联皆媲黄氏于陈后山,惟夏敬观媲之于晚唐”,全集本则笼统为“许多挽联均可列为诗中佳品”。笔者倾向于相信前者。原因首先是“联”虽与“诗”有关系,但毕竟不是一回事,因而“挽联可列诗中珍品”之说不妥;其次,还因为王译说法于事实颇为有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朱自清     日记翻译     冯友兰     汪辉祖     周作人     黄节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677.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