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力斌:新诗如何取标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 次 更新时间:2021-11-30 11:40:09

进入专题: 写作指导       新诗  

师力斌  
《同卢拾遗过韦给事东山别业二十韵给事首春休沐维已陪游及乎是行亦预闻命会无车马不果斯诺》41字;李商隐《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一座尽惊。他日余方追吟“连宵侍坐徘徊久”之句,有老成之风,因成二绝寄酬,兼呈畏之员外》45字;李白《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达曙歌吹,日晚乘醉著紫绮裘乌纱巾,与酒客数人棹歌秦淮,往石头访崔四侍御》42字,《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56字。有学者统计,白居易2800多首诗歌中,题目20字以上者140余首,如《木莲树生巴峡山谷间巴民亦呼为黄心树大者高五丈涉冬不凋身如青杨有白文叶如桂厚大无脊花如莲香色艳腻皆同独房蕊有异四月初始开白开迨谢仅二十日忠州西北十里有鸣玉溪生者秾茂尤异元和十四年夏命道士毋丘元志写惜其遐僻因题三绝句云》107字,几同诗序。宋代诗人苏轼、黄庭坚也喜欢长题,其诗作中长题诗占很大比例。有的不单叙述作诗缘起,还详细介绍创作的来龙去脉。这种诗题已经小序化或者小品文化了。但历来的诗论家对此评价并不高,如清人方南堂《辍锻录》云:“立题最是要紧事,总当以简为主,所以留诗地也。使作诗意义必先见于题,则一题足矣,何必作诗?然今人之题,动必数行,盖古人以诗咏题,今人以题合诗也。”

  

   古长题诗佳者不多,新诗亦然,没见哪首长题诗受欢迎。内容为王,标题相衬,也可算是新诗题的一个重要历史经验。

  

   精致型与漫与型

   与古诗相比,新诗标题可分为两大类型,一类是说明型,旨在向读者传达与诗歌内容、主题、情感、写作背景等相关的信息,留有古诗社交功能的痕迹,与古诗的实用性、规范性一脉相承;另一类是审美型,突出表达个人情感,弱化实用性、规范性传统,强调审美性、个人性。

  

   先看说明型标题。大量的咏物诗采用这类标题,如闻一多《红烛》《死水》、臧克家《老马》、艾青《手推车》《鱼化石》、郑敏《金黄的稻束》、欧阳江河《手枪》;咏人诗,如卞之琳《地方武装的新战士》《抬钢轨的群众》、顾城《一代人》;山水地域诗,如贺敬之《桂林山水歌》、李瑛《敦煌的早晨》、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丁芒《江南烟雨》、郑小琼《黄麻岭》;记事诗,如陆志韦《破晓白马府街步行至花牌楼》《又在苏州城上见蒲公英》、徐志摩《西伯利亚道中忆西湖秋雪庵芦色作歌》、穆旦《轰炸东京》、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西川《在哈尔盖仰望星空》。

  

   吴承学讨论杜甫诗题,将杜诗中“承六朝而来”讲究规范、实用的标题称为精致型标题,而将突破规范、体现诗人独特审美追求的标题称为漫与型标题。新诗不妨借用这一说法,将咏物、写人、记事以及种种社会交往、赠酬唱和、望而知之的诗题,划为精致型标题,而将追求个性、标新立异、望而新颖或难知的诗题,划为漫与型诗题。新诗诗题与古诗有一脉相承处,如咏物诗、山水诗、酬唱赠和诗,特别是写实记事的传统。同唐代新乐府运动的取向相同,“因事立题”“即事名篇”的观念依然是许多新诗标题遵循的原则。如此一来,新诗百年的标题中,像《再别康桥》《雨巷》《吹号者》《乡愁》《致橡树》一类说明性诗题可归为精致型标题,而《万物扎根于我》《周总理,你在哪里》一类审美性标题可归为漫与型标题。

  

   漫与型标题弱化实用性传统,突出审美独立性。标题本身讲究诗意,创造了一种新的传统,标题不再是配角,甚至可能像“标题党”一样成为主角。比如,《向太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去雅典的鞋子》《黄河大合唱》《假如我们不去打仗》,都有相似的性质。

  

   爱情诗从“五四”时期已经有了根本的变化,在标题上大做文章,而非简单地说明一下完事。刘半农《尽管是》写于巴黎,是对住在对面的一个女子的观察,对她的悲喜的观察,与她一同的悲喜,是青春萌动的回应和表现。刘大白《心上的写真》,写青年对女性的爱慕和思念,与古典诗题完全不同。

  

   鲁迅的散文诗《野草》是一组标题的创新之作,如《影的告别》《失掉的好地狱》。此外,如汪静之《蕙的风》、俞平伯《春水船》,从这些审美性极强的标题来看,“五四”初期,新诗对诗题审美的重视和强调是革命性的。诗的内容可能平淡,但标题却诗意盎然。王统照不是名气很大的诗人,但他《小的伴侣》这首诗,情真动人,标题富有诗意:

  

   瓶中的紫藤,

  

   落了一茶杯的花片。

  

   有个人病了,

  

   只有个蜂儿在窗前伴他。

  

   虽是香散了,

  

   花也落了,

  

   但这才是小的伴侣啊!

  

   有的标题和正文构成互动关系,有的构成游戏关系,有的制造悬念。与讲究实用的说明型、精致型标题不同,审美型、漫与型标题无法让你明了诗的内容,却能引起你的好奇和阅读欲。

  

   只看徐志摩的诗歌标题,浪漫气息就扑面而来,《这年头活着不易》《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我有一个恋爱》《我等候你》,一个解放了的新式青年形象在标题里就可呈现。

  

   艾青的诗歌标题是其诗歌文本的重要一环。像《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本身就是一句诗,而且是一个有故事情节的诗句,完整,独立,富于审美性。《大堰河——我的保姆》同样是一种漫与型的标题,不是“大堰河”,也不是“大堰河颂”“大堰河赞”,更不是“我的保姆”,而是采用一个判断句式,抒发独特的情感,呈现了新的命题思路。《煤的对话》将拟人化手法运用在标题里,托物言志在新诗这里有了新的面貌,不再像古人那样含蓄,而是直抒胸臆,打开窗户说亮话。《黎明的通知》是当时的名篇,如春风般扑面而来,带给战乱中国以些许清新和慰藉。《我爱这土地》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一句而著名,这名句太耀眼,使我们忽略了标题的创造:强有力的诗人主体,加强有力的感情表白。《鱼化石》这样的标题,尽管与古典诗歌的春花秋月一样属于咏物诗,但这是诗歌史上的咏物新类型,就像康德借助牛顿力学和卢梭的社会学新论找到了德国哲学革命的灵感来源一样,艾青借助现代以来的科学新风,找到了新诗的创新灵感,也找到了新诗标题的灵感。《鱼化石》的鱼,包含着地质学的新发现和现代科学的视角,不同于杜甫《观打鱼歌》的鱼。可见,同为名词性诗题,古诗和新诗的文化含义大不相同。

  

   步人新媒体时代,诗题的“额头”地位更加突出。总体而言,突破了古诗题的范围,千姿百态,五花八门,除了诗的说明性,审美成为诗题的内在要求。一大批诗将诗题看成自我的确认方式,力求产生辨识度。诗题已成为诗人标举个性风格的有效方式。诗题的自觉成为新诗的一个新传统。

  

   诗题的个性

   新诗标题审美化的一大特点是个性的张扬。标题即个性。比如,李元胜《我有悬壶,只装白云不装酒》、戈麦《我要顶住世人的咒骂》、黑大春《伤风感冒小调》《老喽》、陆忆敏《可以死去就死去》、巫昂《什么时候披头散发》《干脆,我来说》、李轻松《亲爱的,有话跟铁说吧》、麦城《用第一人称哭下去》、安琪《用一只手按住西风》、鲁西西《肯定:是》、宇向《你滚吧,太阳》、李小洛《这封信不寄给谁》《省下我》、阿吾《这两天看见人我就感到孤独》、代薇《我没有哭,只是在流泪》、盘妙彬《一座小镇不是小说里的那样,是我诗中的那样》《春风又吹,但春风不乱吹》。这些标题,或自信满满,或坚定决绝,或自我抚慰,或自我调侃,或气急败坏,或机智诙谐,七情六欲不加掩饰,诗人活生生的形象如在眼前。日常情绪中的某个瞬间,某种感悟,某种冲动或愿望,某种脾气或抱怨,都在标题中展露无遗。如此大尺度展露个性的标题,在李白、杜甫的诗中找不到。李白算是狂人,但他的标题却受时代所限,也受当时的诗歌规范约束。他自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标题却是《南陵别儿童入京》,平淡得若无其事。“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标题却是《行路难》,也就一个“难”字而已。李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内敛的王维、沉郁的杜甫。杜甫与李白一样具有动荡的人生遭遇、激烈的思想感情,但其诗歌的标题,至多也就是“悲”“哀”“思”“喜”而已,最激烈的算是“哭”字。杜甫《喜达行在所》表达的是死里逃生的感受,标题也只一“喜”字。

  

   个性解放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主题。“五四”以来,以诗题彰显个性者大有人在,除了郭沫若、徐志摩等知名诗人,还有一批。邵洵美是一个例子,《永远想不到的诗句》《你以为我是什么人》《绿逃去了芭蕉》《死了有甚安逸》,这些标题放到当下,仍然不失前卫。个性解放是新诗百年的一条重要线索。从“五四”到抗战,到上世纪80年代,直至新世纪,在诗中彰显个性者不乏其人。有些新诗标题引发了广泛争议和关注,甚至成为诗歌事件。

  

   根据我有限的阅读,很多诗人喜欢在标題上用力,常语怪力乱神,追求奇险怪诞,力图语出惊人,使得新诗的额头多了二郎神般的面貌。制造悬念者有之,出语刺激者有之,造语新奇者比比皆是,常见小说、影视的笔法,给新诗标题带来了新质。有时看到这些标题,像看一场前卫艺术展,现代派后现代派的五彩斑斓炫人眼目,体现了当代诗人强烈的个体意识和个性追求。但是,这些额头闪亮、面貌新奇的诗歌,阅读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雷声大,雨点小,偶尔还伴有虚张声势之嫌。总结一下历史经验就能明白,好诗不光要好标题,还要好内容。

  

   原载《光明日报》2021年3月5日

  

    进入专题: 写作指导       新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979.html
文章来源: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1年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