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共同富裕与人力资本改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 次 更新时间:2021-11-29 23:54:15

进入专题: ​共同富裕   人力资本  

蔡昉 (进入专栏)  
对于第一个失去的10年,大家说和泡沫破灭、老龄化有关系。其实还有一种解释,就是日本在人力资本培养上犯了错误。它曾经在50年代、60年代大规模发展教育,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但那时候主要是普及中等教育。随后开始了扩大高校的发展,采取了扩招的政策。

   扩招以后出现跟中国有点类似的情况:第一,高等教育质量有所下降;第二,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因此文部省遭到了很多批评,结果他们从谏如流接受了这个批评,就有意识的放慢了高等教育的发展。

   结果到了80年代后期,日本的教育水平的提高跟美国差距的缩小明显又扩大了,过去的赶超减速了,跟美国的教育水平差距进一步扩大。日本在90年代达到了最接近美国的人均GDP水平之后,就不再增长了,差距越来越大。这是一个重要的错误,后来它是不是改善了呢?有待研究。

   除此之外,美国也经历过这样的教训。制造业在美国还很重要的时候,制造业工人是一个很好的职业,叫做中产阶级。当时不需要接受高等教育,中学毕业就可以充当制造业的熟练、半熟练劳动力。因此他们有一个口号,叫做从中学到中产,很多人不再念大学了。

   有相当多的普通家庭连中学都不想上,甚至不上高中和大学,导致了美国教育的两极化。从而导致劳动力市场的两极化,收入分化、社会分裂和政治分裂,这也是美国的教训。因此,我们必须吸取这些教训,继续延长我们的教育年限。

   第三次分配领域,我想强调的,不是捐多少钱,而是强调更加广泛的企业社会责任。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如何做到科技向善。科技向利很容易,每个企业家都是科技向利的。我们过去30多年的一个基本规范,就是企业是对所有者和股东负责,对他们的利益最大化负责,因此实际经营中利润最大化。

   从企业的创新能力来说,熊彼特讲的创新是新技术、新材料、新方法、新组织、新市场。在这个基础上,现在的企业创新已经无所不能,加上科技革命带来无所不能。比如金融衍生工具,看刘易斯写的《大空头》,有人认为美国次贷市场会崩溃,就去找金融公司设计一种产品,做空这种次贷衍生市场,结果他从金融危机中赚到了钱。也就是说,金融工具本身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创新,无所不能。

   从人工智能到互联网平台,到最近出现的元宇宙,到非同质化代币,即所谓的UFT,这些都是无所不能,既能创新又能应用。但是,所有的这些技术创新的导向,都还是利润最大化,股东利益最大化,没有变成所谓的科技向善。

   关注员工,关注消费者,关注供应商,关注合作伙伴,关注社区,关注社会,关注全球化,关注气候变化,这些东西如果放到企业家的生产函数中就可以叫做科技向善。没有这一点,叫皮克蒂的不等式。有了这一点,就体现出了所谓的蜘蛛侠信条,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实际上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可能比捐一些钱更重要。

   回归到中国的现状。我举个例子,大家看这个图,横坐标是15岁到59岁,这是劳动就业的最好年龄。其实在人口学中,这也是生育年龄,其中阴影的部分是20岁到34岁,是旺盛生育年龄,是生孩子最好的时候。但在这个时间,劳动力市场上是劳动收入处在上升的曲线中,意味着在最好的生育年龄,大部分时间还在努力攀登收入阶梯,没有达到职业的最高点和收入的最高点。

   在同一个阶段,也就是说在20岁到34岁,也是家务负担最重的,逐渐攀升的阶段。因此,人们的收入预算、时间预算都不利于改善人力资本在就业中获得更高的职业地位,也没有时间生孩子,没有时间消费,没有时间提高自身,这些都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在这里面,企业是有责任的,而且是有能力改善的。2018年,国家统计局做了一个时间分配调查,全体城乡居民平均下来,每天有大概有300多分钟要花在有报酬的劳动中,也有100多分钟花在没有报酬的时间中,两者之比约是1:0.5。

   也就是说,有超过1/3的时间是花在无报酬劳动。而无报酬劳动从宏观上说不创造GDP,从微观上说,就是你的家务劳动、照料活动等等。这些转化成社会化可以带来GDP的增长,也把人们大量的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可以提高三育时间——生育、养育、教育孩子的时间,可以提高人力资本,可以用来购物、旅游,刺激消费,有利于提高人们的幸福感,也可以提高社会的总福利。在这个基础上,消除“996”等现象是一个三赢的格局,而企业在其中可以做出足够多的贡献。

   以上是举的一个例子。因为我在全国人大是参加农委的工作,在调研中看到了一个现象,也是企业科技向善应该做的事。我们知道猪循环,猪肉价格在所有的物价指数中是波动最大的,在食品价格中也是波动最大的。如果价格跌了,大家不养母猪了,猪的供给就明显降下去,即使价格提升,一下子也供应不上,因此它的价格永远波动的更厉害一些。

   这在经济学中叫做猪循环,也叫蛛网理论。这种情况下,好像市场就是这么波动,就是这么发散,有没有办法?过去很多国家尝试利用气候市场解决猪循环的问题,但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的制度设计,各种市场工具,其实完全可以在更有效率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它不够盈利,不够符合原来的利润导向,大家没有去做。

   如果改善了激励,能够实现企业、政府和社会、消费者合作,把所有的因素纳入到自己的生产函数中,这个问题应该可以得到解决,当然只是我的一种设想。

  

   (本文根据作者在第十九届《财经》年会“《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上的发言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进入 蔡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共同富裕   人力资本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970.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