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泉:教外别传与宗教兼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3 次 更新时间:2021-07-27 15:54:06

进入专题: 禅宗   佛学  

王雷泉 (进入专栏)  
更于门外觅三车。”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何必再骑牛觅牛?

   日本京都兴圣寺刻印的《曹溪大师别传》,卷首载金龙沙门敬雄的《叙》,论述禅教兼通的关系,说三藏十二部经教好比是龙体,禅宗直指之旨好比是画龙点睛,那也得在龙体画好以后,才能点睛哪!教与禅相辅相成,不能分离,禅是教之纲,教是禅之网。“故禅者须达教,教者须参禅也。”

   三、永嘉会通禅教的贡献

   《永嘉证道歌》论述宗教兼通:“宗亦通,说亦通,定慧圆明不滞空。非但我今独达了,恒沙诸佛体皆同。”无论是宗门还是教下,关键在于“通”,通就是通达、通透、流通,佛法必须超越门户之见,在世间众生中流通。玄觉是天台宗的传人,他又得到了禅宗六祖的印证,这个事实就雄辩地证明了佛法的真理是统一的。无论是天台宗还是禅宗,他们所证得的真理,都与恒沙诸佛相通。玄觉的历史性贡献,就是在中国佛教史上最早展开了禅教会通的理论建构和修证实践。

   玄觉童年出家,与左溪玄朗同出天台宗七祖慧威门下,精通天台止观法门,学大乘经论各有师承,他是因读《维摩经》发明心地。当时有惠能弟子玄策到访,与玄觉有一场激烈的机锋论辩,发现玄觉出言境界很高,暗合六祖悟境,就问他从何处得法?玄觉说自己学无常师,是于读《维摩经》而悟佛心宗,但没有人给予证明认可。受到玄策的激励,玄觉遂在玄策陪同下,从温州前往曹溪参谒六祖大师。生平所学所悟在六祖门下获得印证,留下了“一宿觉”的美谈。

   宗宝本《坛经》有两万多字,其中〈机缘品〉记载了六祖与十余名弟子的机缘对话,今天我引述二个记载比较详尽的个案来讨论:一个是傲慢的光是有口无心背经的法达,六祖痛下针砭把他调教过来;另一个就是现在要讨论的玄觉。从玄觉与惠能的对话,可见玄觉因修习天台止观并读《维摩经》而悟道在先,在与惠能的机锋辩论中,得到了惠能的勘验和印可。玄觉所悟与惠能所证,皆是释迦牟尼所觉悟到的真理。玄觉与六祖的机锋辩论,历来为人所津津乐道,我这里全文引述,逐句进行讨论。

   “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玄觉手持锡杖围绕六祖转三圈,然后“哗”的一下振动锡杖,不卑不亢地持杖而立。根据丛林的通常礼节,他是应该跪拜顶礼的,但他连拜都不拜。六祖批评他这个举止:“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你怎么如此傲慢,见到堂头和尚,连最起码的礼节都没有!

   玄觉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我来这里是探讨超越生死的大事,生命在须臾之间,没有闲工夫拘泥于凡俗礼仪中。诸位,我看这里有几位历年夏令营常客,还有几位刚从北方柏林寺来到四祖寺,对寺庙规矩和行情了解不少,对夏令营讲课老师的风格和水平也有评论。请注意,到了寺院见到法师不要以为很熟了,摆出一副“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的样态,就不拘礼节了。请问你悟了没有?如果没有悟,该咋办就咋办。

   “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六祖知道他有修证功夫,既然你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那就紧扣住生死问题追问,何不超越生死现象,体悟到无生的无为法门!?悟到无生境界,还有无常迅速的问题吗?

   玄觉说:“体即无生,了本无速。”从世间的无常生死,直逼超越生死动静的实相。悟道的境界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超越了语言思维,但悟道者在思维层面上的任何言语心行全是妙用。我们凡夫所认知的仅仅是圆球上一个点、一条线或一个片,认识多有片面性,而悟道者是对整个圆球的把握,那么圆球上任何一点皆与圆心相等。六祖紧扣玄觉“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一句话,环环相扣,穷问到底,而玄觉则见招拆招,滴水不漏,这就是所谓的头头是道。

   玄觉悟道的心境,充分体现了对天台圆理的深刻洞察,才能在六祖的宗门钳锤下表现得潇洒自如。他现场的表现得到了六祖的认可,赞许:“如是,如是。” 玄觉得到六祖的印证,真正达到师徒间的心心相印,“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这时才真正履行隆重的拜师礼,磕了头,打点行李就要回家了。

   六祖问:“返太速乎?”何必这么快就返回去呢?玄觉当即从实相层面应答:“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在实相的终极本体意义上,超越了生死和动静,所以叫做非动,也就超越了动与静、快与慢的名相分别。

   既然谈实相,六祖进而勘验:“谁知非动?”知道那个非动的是什么?是谁知非动?玄觉马上又把话题抡回给六祖:“仁者自生分别”。你要谈论谁知非动,就又在言语层面上陷入了主客、能所、动静之间的分别,所以六祖非常欣慰地说:“汝甚得无生之意。”玄觉再次重申无生是实相境界,超越了主观与客观的分别:“无生岂有意耶?”这里谈的“分别”和“意”,是指凡夫的意识分别,是二元性的错误思维方式。佛学告诉我们,要从对实相割裂的分别识,上升到不二的无分别智。

   但悟了实相以后,也就是说在把握对球体的整体认识之后,还是要用点、线、面的方式为众生说法。在理性思维的层面上,该说点的时候还是得说点,该说线的时候还是得说线。所以六祖进一步考核玄觉是否认识到“分别”的第二层含义:“那无意谁当分别?”玄觉立即回答:“分别亦非意。”此分别,并非凡夫认识层面上的分别意识,而是能观照实相之智慧,超越了主客、能所的分别,而又由体达用,善用一切言语名相。此即玄觉藉以悟道的《维摩经》所说“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之现量直观,亦即惠能闻《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彻见自性的大机大用。

   以上介绍了玄觉悟道的经历,以及他被六祖勘验印证的过程。六祖对玄觉非常赞赏,挽留他住了一晚,留下“一宿觉”的美谈。留住宝林寺当晚,他写下了《证道歌》。回到温州以后继续教化利益道俗大众,一生所著作品,由魏静在他圆寂之后编成《禅宗永嘉集》。

   明代天台宗传灯大师重新编辑《永嘉禅宗集》,在序中论述禅与教在历史中的离合,而将玄觉的历史贡献定位在会通禅教。“师从止观悟入,《净名》旁通,南印曹溪,师资道合。则此集者,乃大师还瓯江时之所撰所述,以明授受之际,心宗的旨。”传灯序中这段论述,以及在对“禅宗”的注释中,寻流溯源,指出从释迦牟尼以来,历代祖师所行所说,都是对实相的证悟,这就是“心宗的旨”。所以释迦如来四十九年究竟指归,归乎此也;天台宗南岳慧思和天台智者,祖祖相传,传乎此也;玄觉师从的天台七祖天宫慧威悟入,悟入乎此也;玄觉本人南往曹溪以求印可,印可乎此也;到回归东瓯,利益道俗之所演说,演说乎此也。因此,玄觉早期从天台宗所学所悟,经禅宗六祖印可,到回归温州教化道俗大众,皆是圆顿上乘。传灯强调:“夫性以不二为宗,心以无差为旨,此禅教之所公共者也。”天台与禅宗,只是门庭施设上的教化方式不同,而究竟指归则与释迦牟尼一脉相承。

   《永嘉集》有两种编法。玄觉的俗家弟子庆州刺史魏静编成十门:慕道志仪、戒憍奢意、净修三业、奢摩他颂、毗婆舍那颂、优毕叉颂、三乘渐次、事理不二、劝友人书、发愿文,初三门为序分,次五门为正宗分,后二门为流通分。到明代,无尽传灯则以天台教观并重的格局,将全书次序重新调整为:归敬三宝、发宏誓愿、亲近师友、衣食诫警、净修三业、三乘渐次、事理不二、简示偏圆、正修止观、观心十门。不过,传灯在重编中删除了〈劝友人书〉,殊为可惜。左溪玄朗禀承传统的修行路径,强调要在寂静的山林中坐禅。玄觉在回信中指出修行者所重视的是道,并非居处的幽寂与否。“是以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见山忘道者,山中乃喧也。”这一说法与六祖惠能“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同一意趣,使超越的佛法走向人间,论证了山居修道与人间弘化的统一。

   比较二种版本篇目的调整,可看出传灯的用心,即提供一个从前行、正修到融会禅教的修学教科书。今天中午时,我与明基法师谈到,其实汉传佛教也有类似于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这样谈修行次第的教科书。篇幅宏大的像《摩诃止观》和《宗镜录》,篇幅适中的就是《永嘉禅宗集》。

   我们还可把《永嘉禅宗集》的修学次第与《坛经》做比较。陈兵教授的弟子哈磊把丁福保的《坛经笺注》重新标点并附注大量资料,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有人说禅宗不讲修学次第,陈兵在《导读》中,将散布在《坛经》的修学次第归纳为三大部分:前行、正行和“随方解缚”的教学法。前行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忏悔品〉,有依止善知识、传香、忏悔、发心、归依、得正见、在生活中修行七个阶段,这与《永嘉集》的前行相当接近:归敬三宝、发宏誓愿、亲近师友、衣食诫警、净修三业、三乘阶次。正行包括:言下见性,以无念、无相、无住调心,入三三昧。三三昧,即《坛经》中所说的般若三昧、一行三昧、一相三昧。“随方解缚”的教学法,即〈般若品〉所说“欲拟化他人,自须有方便”,针对不同说法对象而灵活机动地对机说法。刚才在〈机缘品〉中,我们就举了法达和玄觉这两个不同的对象,说明六祖的教化方式是应材施教。在〈付嘱品〉中,六祖临终时告诉身边最亲近的十个弟子,今后你们各为一方宗师,要以三十六对法说法,其精髓就是“二道相因,生中道义”。总而言之,禅宗的一乘顿教是以不二的中观正见,融会自行与化他、见地与修行、世间与出世间法的关系。

   与无尽传灯同时代的憨山德清禅师,在写给侍御徐明宇的信里指出,《六祖坛经》最为心地法门之指南,但中下根机之人,若无依教修行的工夫,则不能领悟《坛经》的玄旨,故“《永嘉集》一书,实是《坛经》注脚。若见解依六祖,用工夫如永嘉,何患不一超直入?”见解依六祖、用功如永嘉,憨山此语极为精辟,高屋建瓴地为禅教会通指出可供操作的进路。建议诸位学习《坛经》时,要与《永嘉集》结合起来阅读。

   四、太虚重建中国佛学的愿景

   今天是8月14日,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日子。昨天,是“八一三抗战”纪念日。明天,是“八一五”日本宣布投降纪念日。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蒋中正委托太虚大师整顿中国佛教会。要重建新型佛教团体,首先要培训青年骨干,于是就组织僧伽训练班,太虚亲自执教。他讲的“中国佛教史”一课,由门下几个弟子整理成数万字的《中国佛学》。我建议诸位好好读这部书,要以太虚大师的见地去了解两千年佛教的大势。《中国佛学》一共有五章。第二章“中国佛学特质在禅”,第三章“禅观行演为台贤教”,第四章“禅台贤流归净土行”,记住这三句话,就掌握了整个中国佛教史的脉络。第一章是绪论,太虚论述了大乘佛法的本质。前面谈过证法与教法的关系,为加深大家的理解,下面引述太虚的原文:

   大乘以佛为本:大乘法即佛自证法,亦即依佛本愿力以教化众生的法。所以只要说到大乘法,就应本佛能证所证之心境为本质。法华经上说:“三世诸佛皆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为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故”。又说:“诸法实相,唯佛与佛乃能究竟”。所谓佛之知见和诸法实相,就是佛的自证法界,亦即大乘法的本。

请注意,佛法以觉悟为本。怎么才能得到这个“本”?通过信解行证和教理行果的修证程序。佛法来自佛的证法,通过佛的所证、所教,现在我们所学、所行,最后再归结到证法,回归到佛所悟到的真理。所以,佛法是可说、可行、可证的。正是基于这一点,太虚大师说,中国佛学是大乘佛学,本于佛的自内证,所以中国佛学的特质在于禅。禅,在中国佛教史上分成两类:依教修心的教下禅和悟性成佛的宗门禅。教下禅有安般禅、五门禅、念佛禅和实相禅。宗门禅分成超佛祖师禅和越祖分灯禅两大阶段,以六祖作为分界线。宗门禅,并非通常所说的禅定之禅,而是指的是定慧一体之禅。太虚谈到教下各派中,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是天台宗和华严宗,其早期祖师也是禅师,在道宣《续高僧传》中,是把他们列到〈习禅篇〉的。太虚勾勒了从宗出教的进路:实相禅布为天台教,如来禅演出贤首教。这个脉络非常清楚,不管是宗门还是教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雷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佛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73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