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兆光:蒙古时代之后——东部亚洲海域的一个历史关键时期(1368—1420)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1 次 更新时间:2021-07-17 07:38:35

进入专题: 东部亚洲海域   宋希璟  

葛兆光 (进入专栏)  

  

   五、不是结论的结论:1368—1420年的政治文化史意义

  

   1368年到1420年这一东部亚洲历史时期的曲折变化,其实,以前宫崎市定在《从洪武到永乐》一文中也曾提及,但他只是把它看成中国/明朝政治的变化,我在这里试图把它放在东亚史,甚至是世界史的更大背景下去考察。

   众所周知,很多历史学家特别是研究蒙古史的学者,都倾向于把“蒙古时代”看成是世界史的开端,比如本田实信、冈田英弘、杉山正明等,但是,从1368—1420年的东部亚洲历史来看,我们也应当注意到,这个横跨欧亚的世界历史,在蒙古时代刚刚翻开第一页,就遭遇剧烈变化。在15世纪上半叶,正如我前面所说,由于跛子帖木儿去世,明朝退守嘉峪关以东,世界的东西逐渐分离,尽管并不是真的完全“脱钩”,但总体上这个世界从合而离,又分成若干个各自独立的历史空间。从蒙古帝国统治和威胁下解脱出来的东亚诸国,在“蒙古时代”之后,就出现了有意思的变化,也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历史世界。

   不过更需要说明的是,尽管亚洲东部各国在这个时期形成了一个区域性的历史世界,但是仔细观察,这个历史世界的内部也在发生变化。简单地说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各国都开始重建自己的政治与文化,在东部亚洲逐渐形成了多极化的格局。

   首先看中国。明朝建立以后,为了确立取代蒙元的大明王朝的合法性,朝廷开始广泛并严厉地“去蒙古化”。张佳《新天下之化》中指出,明初重建汉族文化传统,不仅仅包括简单的“禁胡服、胡语、胡姓”,也包括对不同等级人士的服饰制度的规定,对混入胡人风俗的婚丧制度的管理,对社会上各种等级制度的强调,对各种礼仪风俗的重新规范。明初官方通过一系列严厉的整肃,试图恢复汉族传统生活规范、重建士农工商的四民社会,以及塑造上下有序的儒家政治秩序,也就是从文化、风俗、文献甚至血统上,泯灭蒙古的存在,特别是,明初通过科举考试与提倡儒学,使得政治与文化又重新回到汉族中国传统轨道。

   其次看日本,正如内藤湖南在《日本文化的独立》一文中指出的,“蒙古袭来”事件非常重要。日本的“文化上对外独立的观念的产生,与这些事情(蒙古大军船只被大风刮得七零八散,溃不成军)的发生有很大关系……日本一直把中国尊崇为日本文化之师,可就是这位文化之师居然被犬的子孙蒙古所灭……正因为如此,对日本来说,中国也就不足为尊了”,从此发展出“日本乃神国”的观念,加上后来怀良亲王针对明太祖的威胁,采取强硬回应的态度,使得日本在中国面前开始扬眉吐气。所以内藤说,因为这些背景,“日本文化从根本上实现了独立” 。

   再来看朝鲜。在依违于北元与明朝之间的高丽王朝于14世纪末被李氏取代之后,新兴的朝鲜王朝开始重新调整对中国的交往姿态。一方面在政治上,他们承认明王朝作为宗主国,也接受明朝的册封,但也觉得朝鲜只要“且卑辞谨事之”就可以了。但另一方面在文化上,他们则开始采取比明朝更加严厉的措施,推行儒家尤其是程朱理学的政治理念和道德伦理。表面上看,朝鲜王朝似乎与明代中国有着颇为相似的政治与文化,但由于朝鲜的国际位置、政治制度与社会结构,他们的儒家观念、伦理制度以及道德要求,比起中国来更加严厉,并且维持更加久长,因而逐渐滋生出谁更“中华”的自觉意识。

   很多人都注意到,朝鲜在1402年根据蒙元两幅地图曾绘制《混一疆理国都之图》,这幅地图很有象征意味。1998年日本中央公论社出版多卷本《世界的历史》,并邀请第12卷《明清与李朝的时代》主编岸本美绪、宫岛博史与荒野泰典进行座谈,在谈论世界史中的明清中国和李朝朝鲜的时候,一开始他们都提到了这幅地图。有趣的是,这幅包括了非洲、欧洲和西亚东亚的世界地图,当然反映了蒙元时代“日头从东边出,从西头落,都是咱每的”那种笼罩天下的气派,但是这幅地图也反映了15世纪初期东亚的世界认知,地图上的欧洲、西亚和非洲部分毕竟比例很小,似乎并不在视野之中心,而朝鲜部分很大很详细,象征了绘制者的自尊意识。但同时,地图也详细地凸显了中国部分和日本部分,甚至也包含了南部的海域,好像那个时代的世界就是亚洲东部。如果我们再看中国有关海外世界的文献,像明代的巩珍《西洋番国志》(宣德九年)、费信《星槎胜览》(正统元年1436)、马欢《瀛涯胜览》(景泰二年1451)、黄衷《海语》(嘉靖初年)、严从简《殊域周咨录》(万历二年1574)、游朴《诸夷考》(万历二十年)、杨一葵《裔乘》(万历四十三年)、张燮《东西洋考》(万历四十五年)以及茅瑞徵《皇明象胥录》(崇祯二年1629),他们所记录的,仍然主要是东部亚洲的“海域世界”,他们给出的海外联络路线,比如佚名文献《顺风相送》以及新发现的《塞尔登地图》,主要也是北到五岛群岛和长崎,南到爪哇和苏门答腊,即包括了环东海南海的东部亚洲。

   这是不是象征着蒙古时代之后,世界又重新回到“东是东,西是西”,而亚洲东部则形成了一个自我完足的历史世界和相对稳定的国际秩序呢?

   [原文载于《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4期,作者: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复旦大学历史系]

  

  

进入 葛兆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部亚洲海域   宋希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54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