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涌豪 俞灏敏:《中国游仙文化》引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 次 更新时间:2021-05-31 16:07:34

进入专题: 游仙文化  

汪涌豪   俞灏敏  
所谓“晚志重长生”[20],“岁晚陟方蓬”[21],说的皆是学道游仙与人的生命后段的互质与对应。游仙与个体生命老熟阶段的这种互质与对应,带给游仙活动本身的影响是巨大的,它催生出既精妙又高度成熟的文化成果,时时发散着醇厚的气息,让意欲顾怀和论说传统的中国人无法越过它,更无法漠视它的存在。而当它以谦抑自持的端重与平和,善解人意的博辩与明智,兼摄儒释等诸家学说,变化出新,蔚为大宗,更使得人们乐意亲近它,遵从它。它也因此历经千百年沧桑,仍能安享人们的服膺和遵从。

  

   朱熹曾说道教“有老庄书却不知看,尽为释氏窃而用之,却去仿效释氏经教之属,譬如巨室子弟,所有珍宝悉为人所盗去,却去收拾人家破瓮破釜”[22],其实,它与儒释等诸家学说的关系是一种双向通流关系。在这种通流中它不断发展和完善自己,并因有效的拿来与融通,已然突破了早期的鄙陋和粗糙,特别是因历代富有修养的文人士大夫的解说和增益,得以穿过斋醮符箓等形式层的包裹,与主流文化连接起来。也因此,当游仙者带着无所谓冲犯门派约限的良好情绪,肯定俗世存在乃至肉体快乐的积极心态,去实践和印证它慷慨的许诺,求得生命的超越和永恒时,他们实际上是让一种文化得到了长久的延续。

  

   许地山在《道家思想与道教》一文中曾经指出:“从我国人日常生活的习惯和宗教的信仰看来,道的成分比儒的多。我们简直可以说,支配中国一般人的理想与生活的乃是道教的思想。儒不过是占伦理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联系历史上各阶层人对游仙活动的投入,乃或游仙文化既设想超乎常识又存思不离人情的包揽广泛,如陈寅恪所说,“其中固有怪诞不经之说,而尚能注意人与物之关系,较之佛教,实为近于常识人情之宗教。然则道教之所以为中国自造之宗教,而与自印度所输入之佛教终有区别者,或即在此等处也。”[23]许氏的判断显然是有道理的。

  

   那么,游仙文化的观念来源及宗教形态究竟是怎样的?不同社会人群的游仙活动又有什么特点?进而,作为一种以宗教形态出现的旨在超越与永恒的生命活动,其如何参与传统的建构,其根本的意义和价值又在哪里?当透看光怪陆离、陌生至于隔山隔海的古人意念中的神仙境界,我们有一种目迷五色的晕眩!

  

   [1]章太炎:《驳建立孔教议》,《章太炎全集》第4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95页。

  

   [2]见孙作云:《洛阳卜千秋墓壁画考释》,《文物》1977年,第7期,曾布川宽:《崑崙山と昇仙図》,《东方学报》1979年,第51册。以后林巳奈夫再作考察,对画中诸物象及主题别为新解,见《对洛阳卜秋墓壁画的注释》,蔡凤书译,《华夏考古》1994年,第4期。

  

   [3]汉代羽人形象亦见于青铜铸造器,如西安郊县出土的铜羽人和洛阳出土的鎏金铜仙人,广西梧州出土的东汉羽人灯和河南南阳出土的天鸡博山炉等。而四川新津县崖墓石棺画像、彭山县梅花村与高家沟崖墓石棺画像中,更出现了抚琴、六博和骑鹿等娱乐类羽人,其他如铜琴、摇钱树和陶器上也间可看到。虽非直接刻画飞升主题,但都凸显了自身的长存不朽和对俗众的导引作用,成为生前死后使用者拿来游仙的依凭和寄托。

  

   [4]陶潜:《饮酒》其一,《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晋诗》卷一七。

  

   [5]独孤及:《梦远游赋》,《全唐文》卷三八四。

  

   [6]《唤迷途·第四唤》,《存人编》卷二。

  

   [7]《新论·形神篇》。

  

   [8]《论衡·无形篇》:“复育转而为蝉”。又,可参看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9]孙作云认为,羽人和有翼神兽上的羽样纹饰是东夷文化中鸟图腾受到神仙思想与神话传说影响,三方面相融而成的结果。见《说羽人——羽人图羽人神话及其飞仙思想之图腾主义的考察》,《孙作云文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研究》(下),河南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61—641页。

  

   [10]《老子》第六章。

  

   [11]《老子》第三十三章。

  

   [12]《老子》第五十九章。

  

   [13]《庄子·大宗师》。

  

   [14]《庄子·刻意》。

  

   [15]《楚辞通释》卷五。

  

   [16]王栐:《燕翼贻谋录》卷二。

  

   [17]马克斯·韦伯:《儒教与道教》,王容芳译,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第241页。

  

   [18]许地山:《道教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9—10页。

  

   [19]《送沈逵赴广南》,《苏轼诗集》卷二四。

  

   [20]鲍照:《代升天行》,《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宋诗》卷七。

  

   [21]李白:《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李太白全集》卷一一。

  

   [22]《朱子语类》卷一二五。

  

   [23]《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金明馆丛稿初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32页。

  

   《中国游仙文化》汪涌豪,俞灏敏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进入专题: 游仙文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73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