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桂林:生计与风水:清代湘南地区的矿业开发与生态环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 次 更新时间:2021-04-24 20:24:59

进入专题: 清代   湘南地区   矿业开发   生态环境  

曾桂林  
79缘此,他对九嶷山禁采之事非常重视,建议叶于梅“叙厥端委,撰文勒石,以昭示来者,永为虞陵护”。84叶于梅以勒石恐风雨剥蚀而著文附于志书更为经久,遂作《虞陵纪要文》。在详述踏勘情形和事件经过之后,他对虞陵风水问题有进一步的申论:

   余唯水生于金,龙从水聚。疑山诸水,缘兹矿沛达,以灌溉民田者多,且为虞陵聚精会神、过脉行龙之关键。灵爽之式凭在兹,万井之萌庇在兹。倘遽尔准开,行见金销水竭,脉凿灵虚,将圣帝在天之灵靡所凭依,群黎资生之亩顿成旷土矣。(7)32

   可见,九嶷山开矿受阻的因由,不单是它破坏虞陵风水,还与其将导致水土污染而影响民众生计有关。或许,后者亦是周边四乡士庶及瑶民在衡永郴桂道道台巡视途中“络绎遮诉”的重要诉求之一。此次封禁之后,很长时间无人再请开采。

   时光流转百年,太平天国运动席卷长江以南诸省,湘南永郴桂各府州县也频有烽燧之警。同治二年(1863)夏,蓝山县文生李象鼎、贡生邓象升“以(宁远)县属九疑山饶产矿砂”,遂“假裕课之名”赴藩辕呈请开采。76他们也知道九嶷山有帝王陵寝,一直为禁采之地,便称矿产所在地为西江源之阳。此时正值军务旁午之际,用费浩繁而愈显支绌,若能开矿裕课,增加财政收入,自然乐见其成,藩宪遂批示永州府委令道州知州江肇成会同宁远县知县王光斗前往勘查。两州县令奉命后,“宁、道士民合词请禁者络绎”。77在他们实地勘查途中,“士民遮道,父老环舆,佥以不可开采为请”,其言辞激切地声称:“此令行,非独于虞陵有碍也,恐吾邑自此无宁岁矣。”78而江肇成、王光斗作为两州县的父母官,履任年余,对地方社会的风土人情也已有所察知。如江氏述其到任不久即了解到:“道之西江源诸山,与宁远九疑壤相接。疑之上为虞帝陵寝所在,山势雄亘,绵延数百里,龙蟠虎踞,气象万千,洵帝者之奥区也。而望气者以为有藏矿焉,历请开采,屡经示禁。”83见及士民拦道遮诉,两州县官遂于当年十二月十二日将履堪矿砂情形会禀请禁。其禀言称,西江源之阳即道州之石板冲,因系宋代邓再兴矿变之地,便易名以图采掘谋利;然“矿砂之衰旺难凭,而开采之费用则甚巨”,79终恐聚众滋事。

   正当江、王两令履勘上禀之际,宁远县士绅乐显钰、黄拔萃、王缉熙等人也以请禁之词上呈湖南巡抚恽世临。恽氏对此非常重视,又委派候补知州丁兰征再次勘查。丁兰征原本就不赞同开矿采砂,认为此乃“狡黠之徒阳以裕课为名,而阴以遂其渔利之实”,若不加察,则堕其术中;又言“夫陵之当护,矿之当禁,何待于勘?”84然有巡抚之令,他又不得不奉命溯源寻委,力破李、邓二人开矿裕课之说,指出其系借西江源之名而影射渔利,同时亦印证了此前会勘凿凿,并请“即饬封禁”,希望后来的县官切实担当起“妥虞陵而靖边圉”之责。80此禀一上,同治三年(1864)正月,湘抚恽世临即饬令出告示勒石,永远封禁。五月,宁远县知县王光斗又在虞陵祠内竖起《奉宪禁采碑》,重申九嶷山向为虞陵重地,“且系历来例封禁山,载在志乘。无论有无矿砂,一概严行永远封禁,以杜奸宄而弭弊端。各宜凛遵毋违”。81此次封禁的态度十分坚决,府州县各级官员都撰文记述封禁始末,以杜绝后来奸诈者罔利为害。如永州府知府杨翰就对开矿与生计、生态、风水的利害关系阐述得尤为深刻:“开矿,利薮也。出以裕课之名,见功地也。然而山林川泽因以竭,膏腴沃壤因以废,游惰逋逃因以集,妨民诲盗,弊日滋生,果孰任其过欤?……况兹山名胜,皇陵妥焉,与五岳尊相埒,奚容少有干犯,致祸群黎而误国家哉?”82自此至清朝覆亡,再也无人敢提出九嶷山采矿之议,舜陵的龙脉风水得以保全。结语自清初以来,随着人口的急剧增长,民众生计不断成为朝野上下关注的问题。除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外,矿业开发遂为养民之一途,由此得到官绅商民各界的极大关切。因开矿涉及社会治安、百姓生计与风水诸方面,各种反对之声时有所闻。如前所述,由于湘南社会独特的自然与人文环境景观,清代湘南在矿业开发过程中并不顺畅,而是一波三折,从而折射出在“重本抑末”的传统社会中官绅与生计、风水之间的离合关系。开矿采砂,本为解决贫民生计而采取的措施,而矿徒聚集、社会动荡却使得贫民又失去生计;长期的矿业开发,有利于地方社会经济发展与繁荣,但也给当地带来了污水横流、山林毁坏、河道淤塞等一系列环境问题。同时,它还不得不面临传统社会中风水观念的压力。从另一方面而言,地方社会以保护“龙脉”“墓穴”等风水为由,禁止开矿采砂,一定程度上遏止了生态环境的破坏与恶化,不过,对于风水在环境保护方面发挥的作用也不宜被高估。

  

   注释1

   参见黄国信:《区与界:清代湘粤赣界邻地区食盐专卖研究》,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版;吴滔、于薇、谢湜主编:《南岭历史地理研究》第一辑,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谢湜:《“以屯易民”---明清南岭卫所军屯的演变与社会建构》,《文史》,2014年第4辑,中华书局2014年版,第75-110页;吴滔:《县所两相报纳:湖南永明县“四大民瑶”的生存策略》,《历史研究》,2014年第5期。

   2唐德荣:《宋代湘南矿冶业兴衰论略》,《江西社会科学》,2010年第5期;林荣琴:《清代区域矿产开发的空间差异与矿业盛衰---以湖南郴州桂阳州为例》,《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03年第3期;林荣琴:《清代湖南矿业的兴衰(1644-1874)》,《中国经济史研究》,2010年第4期;林荣琴:《清代湖南矿产品的产销---以铜、铅、锌、锡为中心》,《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07年第1期;贺喜:《乾隆时期矿政中的寻租角逐:以湘东南为例》,《清史研究》,2010年第2期;贺喜:《明末至清中期湘东南矿区的秩序与采矿者的身份》,《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2年第2期;向祥海:《明末临蓝矿夫起义初探》,《湘潭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袁霞:《清代桂阳州的矿冶业与三堂信仰的形成(1648-1867年)》,《湖北社会科学》,2009年第1期。此外,林荣琴《清代湖南的矿业:分布·变迁·地方社会》(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一书对矿业开发与环境问题亦有涉及。

   3(1)参见杨宗铮:《湖南客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8、242-280页;梁肇庭著,冷剑波、周云水译:《中国历史上的移民与族群性:客家人、棚民及其邻居》,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1页。

   4(2)五岭,又称南岭,通常指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五座山岭。其中,中段的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又为湘江水系与珠江水系西江、北江的分水岭。

   5(3)(清)陈邦器:《郴州总图说》,康熙《郴州总志》卷一《封域志·舆图》,江苏古籍出版社编选:《中国地方志集成·湖南府县志辑》第21册,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21页。

   6(4)同治《桂阳直隶州志》卷一《疆域志》,岳麓书社2011年版,第2-3页。

   7(5)(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八○《湖广六》,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3451页。

   8(1)(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八二《湖广八》,第3496页。

   9(2)嘉庆《郴州总志》卷二一《风俗·商贾》,岳麓书社2010年版,第390页。

   10(3)《署总督事湖广巡抚年遐龄序》,道光《永州府志》卷首《旧序》,岳麓书社2008年版,第3页。

   11(4)《永州府知府姜承基序》,道光《永州府志》卷首《旧序》,第3页。

   12(5)(宋)周去非著,杨武泉校注:《岭外代答校注》,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11页。按:全州在宋元时先后隶于荆湖南路、湖广行省,至明初才改隶广西省。南宋时,静江(今桂林)属广南西路。

   13(6)参见嘉靖《湖广图经志书》卷一二《衡州·公署》、卷一三《永州·公署》、卷一四《郴州·公署》,《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书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第1008、1108-1109、1200页。各所还设有巡检司,如桃川所设的白象巡检司,锦田所设的锦田寨巡检司、锦冈巡检司等。

   14(7)洪武后期,朝廷还分派茶陵卫、郴州千户所军户在宜章县南部戍守,先后设立黄沙堡、栗源堡、笆篱堡,参见毛帅:《明代湖南宜章三堡的设立与屯田之展开》,吴滔、于薇、谢湜主编:《南岭历史地理研究》第一辑,第102-155页;另,明初至清前期桃川所、宁溪所的发展演变情形,参见吴滔:《县所两相报纳:湖南永明县“四大民瑶”的生存策略》,《历史研究》,2014年第5期;谢湜:《“以屯易民”---明清南岭卫所军屯的演变与社会建构》,《文史》,2014年第4辑,第75-110页。

   15(8)《永州府知府姜承基序》,道光《永州府志》卷首《旧序》,第3-4页。

   16(9)参见道光《永州府志》卷三上《建置志·城池》,第236页;同治《桂阳直隶州志》卷三《事纪》,第57-58页。《桂阳直隶州志》对此载述尤详:“(崇祯)八年,临武沙贼刘新宇倡乱,结连莽山九峰洞徭,聚党万余,出郴,攻郴州城。沙贼即矿夫也。衡之临、蓝、桂阳,永之新田,其人专务坑冶,集数十沙夫,时或劫掠村邑为沙贼。……(十一年)衡州同知张恂、通判范景伊、推官孙明孝进兵桂阳仓禾堡,攻沙贼巢穴……深入力战,禽新宇及其徒党有名者并斩之。于其地立二县,西则新田,隶永州;东则仓禾堡,改名嘉禾,分州地、临武地为县,隶衡州。”(第57-58页)

   17(1)《永州府知府姜承基序》,道光《永州府志》卷首《旧序》,第3页。

   18(2)《史记》卷一《五帝本纪》,中华书局2013年版,第44页。

   19(3)(明)梁应期:《九疑山志题》,(明)蒋钅黄、(清)吴绳祖、(清)王开纂修,梁颂成、李花蕾点校:《九疑山志两种·炎陵志》,岳麓书社2008年版,第5页。

   20(4)参见(明)蒋钅黄、(清)吴绳祖、(清)王开纂修,梁颂成、李花蕾点校:《九疑山志两种·炎陵志》,第9-11、115-123页。

   21(5)嘉庆《九疑山志》卷一《山水》,(明)蒋钅黄、(清)吴绳祖、(清)王开纂修,梁颂成、李花蕾点校:《九疑山志两种·炎陵志》,第105页。

   22(6)张人价:《湖南经济之概况》,曾赛丰、曹有鹏编:《湖南民国经济史料选刊》第一册,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31页。

   23(7)《湖南之矿业》,曾赛丰、曹有鹏编:《湖南民国经济史料选刊》第三册,第4-10页。

   24(8)参见林荣琴:《清代湖南的矿业:分布·变迁·地方社会》,第38-48页。

   25(9)韦庆远、鲁素:《清代前期矿业政策的演变》(下),《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83年第4期,第22页。

   26(1)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档案系中国政治制度教研室编:《清代的矿业》上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5页。

   27(2)乾隆《湖南通志》卷四一《矿厂》,乾隆二十二年刻本,第4页a。

   28(3)康熙《郴州总志》卷七《风土志·坑冶附》,江苏古籍出版社编选:《中国地方志集成·湖南府县志辑》第21册,第129页。

   29(4)韦庆远、鲁素:《清代前期矿业政策的演变》(下),《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83年第4期,第23页。

30(5)乾隆《湖南通志》卷四一《矿厂》,第2页a。(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清代   湘南地区   矿业开发   生态环境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209.html
文章来源:史学集刊. 2021,(02)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