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兵建:论交通肇事罪中的逃逸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3 次 更新时间:2021-02-25 02:06:05

进入专题: 交通肇事罪   刑法逃逸   行政法逃逸  

邹兵建 (进入专栏)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80—81页。

   [31] 在笔者研读整理的3457份判决书中,没有发现完全符合这个要求的案件。最为接近的一个案件的案情为:2018年7月5日晚20时23分,被告人汪某某驾驶一辆二轮电动车,与同向行走的被害人陈某发生碰撞,致陈某受伤倒地。事故发生后,王某某在一旁观看,未报警和实施救助。20时26分,许某驾驶一辆小型轿车行至事故发生地时,碾压了躺在地上的陈某,许某发现后立即报警。当警察和医生赶到现场时,陈某已经死亡。在此期间,汪某某驾驶肇事车辆逃离现场。参见浙江省三门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8)浙1022刑初352号。

   [32] 参见王作富主编:《刑法分则实务(上)》(第5版),中国方正出版社2013年版,第141—142页.

   [33] 参见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浙1102刑初561号。

   [34] 参见王友彬交通肇事案,载陈兴良、张军、胡云腾主编:《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通纂(上卷)》(第2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85—86页。

   [35] 参见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苏1203刑初57号。

   [36] 参见辽宁省灯塔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辽1081刑初11号。

   [37] 参见河南省安阳市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豫0506刑初180号。

   [38] 参见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辽1324刑初119号。

   [39] 参见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湘0302刑初322号。

   [40] 参见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浙0784刑初1215号。

   [41] 例如,甲怀着轻伤的故意殴打乙,但只造成乙受轻微伤。如果认为故意伤害致人轻伤可以成立未遂,那么本案中的甲就构成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未遂;而如果认为故意伤害致人轻伤不能成立未遂,那么本案中的甲就不构成犯罪。又如,甲怀着重伤的故意殴打乙,但只造成了乙受轻伤。如果认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可以成立未遂,那么本案中的甲便构成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未遂;而如果认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不能成立未遂,那么本案中的甲便只构成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既遂。

   [42] 参见林维:《交通肇事逃逸行为研究》,载陈兴良主编:《刑事法判解》(第1卷),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58页。

   [43] 参见高铭暄、马克昌主编:《中国刑法解释》(上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88页。

   [44]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未遂犯的不法程度要比既遂犯的不法程度轻”,是以未遂的要素之外的其他要素保持基本相同为前提的。在其他要素不同的情况下,未遂犯的不法程度未必会比既遂犯的不法程度轻。例如,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实施的故意杀人的未遂在不法程度上未必会比普通的故意杀人既遂更轻。

   [45] 例如,甲交通肇事撞到乙,致乙当场死亡,甲弃车逃到家中。交警根据肇事车辆的信息,很快将甲抓获。在本案中,甲的逃跑行为既没有减少被害人得到救助的机会(因为乙已死亡,没有被救助的可能性),也没有实质性地增加司法者追究其法律责任的难度,但这并不妨碍本案中的甲构成刑法逃逸。

   [46] 批评这种补足模式的观点,参见林亚刚:《论“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和“因逃逸致人死亡”——兼评<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若干规定》,载《法学家》2001年第3期。

   [47] 参见陈兴良主编:《刑法各论精释》(下),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版,第761页。

   [48] 参见山西省山阴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晋0621刑初1号。

   [49] 这主要是针对行为人开车肇事的情形而言的。在司法实践中,这类情形占据着绝大多数。但是,从理论逻辑上看,行人也可能引发重大交通事故,因而也有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

   [50] 参见钱竹平交通肇事案,载陈兴良、张军、胡云腾主编:《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通纂(上卷)》(第2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71—72页。

   [51] 例如,甲驾车在山路上高速行驶,将一个突然横向窜出来的目标撞飞,但不清楚被撞飞的目标到底是什么。甲紧急停车,下车后发现被撞的是一个人,已当场死亡。甲害怕承担法律责任,便驾车离开现场。

   [52] 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刑事判决书(2019)京01刑终628号。

   [53] 参见辽宁省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辽0281刑初309号。

   [54] 参见江西省遂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赣0827刑初189号。

   [55] 参见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粤0703刑初45号。

   [56] 参见浙江省临海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浙1082刑初704号。

   [57] 参见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川1302刑初376号。

   [58] 参见云南省南华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云2324刑初129号。

   [59] 参见江西省乐平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8)赣0281刑初501号。

   [60] 参见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津0105刑初184号。

   [61] 参见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川1102刑初546号。

   [62] 参见湖南省澧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湘0723刑初105号。

   [63] 参见河南省孟州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8)豫0883刑初306号。

   [64] 参见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浙0226刑初227号。

   [65] 当然,如果行为人离开事故现场是为了直接投案,那么据此可以直接否定其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因而也不会构成刑法逃逸。

   [66] 参见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粤0703刑初45号。

  

  

本文原载于《法治现代化研究》2020年第6期,第107-124页。

进入 邹兵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交通肇事罪   刑法逃逸   行政法逃逸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