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明:当代中美关系的由来与症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5 次 更新时间:2021-02-09 23:50:18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谢国明  
“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此前的政府做出这个决定,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这是典型的美国式意识形态腔调。

   两种制度的较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成功,令中国人民充满了自信,破除了对西方,包括对美国制度的迷思,同时也令冷战后认为世界历史终结于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西方再度警觉,其代表言论是特朗普政府国务卿蓬佩奥的那篇被称为竖起“铁幕”的演讲。2020年7月,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时称,“我拒绝这样的看法,即我们生活在一个势在难免的时代,某些‘陷阱’是命中注定的,共产党的主宰地位是未来。我们的做法并非注定要失败,因为美国并没有在衰落。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在慕尼黑所说的,自由世界仍在获胜。我们只需要相信这一点,知道这一点,而且对此感到自豪”“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了。……面对中国的挑战,需要欧洲、非洲、南美、特别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民主国家使出力气,投入精力”。这也表明了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国制度成功的忧虑。

   两个尊重的诉求。美国要求中国尊重其世界第一的地位和核心利益,中国希望美国尊重其社会制度和发展权利。根据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界定,美国的核心利益包括国家安全、经济繁荣、价值观的优越性以及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不同于历史上其他帝国,美国的对外行为一般不以领土扩张为目的,而是为了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以及由美国牵头制定的国际秩序和规则、推广美国的“普世价值”。特别是二战之后,遏制共产主义并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开始被视为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之一,至今影响着美国的对外政策方向。

   特朗普上台后,将美国的核心利益浓缩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中。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发表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报告特别强调对华竞争问题。报告明确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和“战略竞争者”,并且首次把中国放在对美构成竞争的大国之首,排在俄罗斯之前,认定中国已成为美国安全利益的首要关切。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白宫在新闻稿中称之为美国“新时代的新国家安全战略”,与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新时代”遥相呼应,针对性非常明显。显然,美国作为现行国际秩序的缔造者和既得利益者,是“现状国家”,而中国则是美国眼中的“修正主义国家”。

   近年来,中国牵头积极推进的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一系列金融行动,也被视为对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公开挑战。2018年5月,即将赴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希特莱泽在参加美国商会举办的活动时发表讲话称:“目标并不是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这个制度看起来对他们很管用……但是我必须让美国可以对此进行谈判,我们的角色是让美国不要成为它(中国经济制度)的受害者,这就是我们的角色。”

   中国的全球治理理念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产生冲突,双方安全利益诉求出现碰撞,这也被美国视为“另起炉灶”。中国主张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推动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这在本质上与“美国优先”的诉求是不兼容的。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构成的挑战是全方位的,这直接加深了美国的战略焦虑,并坚持认为中国不尊重其霸主地位,意图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背道而驰的世界。在这样的战略环境下,新一波“中国威胁论”来势凶猛。与此同时,“中国强硬论”“中国取代美国论”“中国另起炉灶论”“中国政治渗透论”等论调也在美国甚嚣尘上。

   美国把中国视为假想敌,而中国却始终把美国视为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针对美国的担忧,中国一再保证要坚定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维护和巩固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成果,这就包括了二战后确立的美国领导地位。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无论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威胁谁,都不会颠覆现行国际体系,都不会谋求建立势力范围。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中国希望美国尊重中国的核心价值和核心利益,推动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2011年,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提出和阐述了中国的六大核心利益,即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这六个方面高度概括了我国的核心利益和核心价值。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日益增多,也希望得到与贡献相应的国际尊重和相关利益,希望国际社会尊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实践,尊重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意愿和行动。

   相互尊重是中方处理中美关系的重要原则。中共十八大以后,习近平主席创造性地提出,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一理念有三层内涵。“不冲突不对抗”就是要客观理性地看待彼此的战略意图,坚持做伙伴,不做对手;通过对话合作,而非对抗冲突的方式,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求同存异,包容互鉴,共同进步。“合作共赢”就是要摒弃零和思维,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兼顾对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促进共同发展,不断深化利益交融格局。这是三重层层递进的内涵,“不冲突不对抗”是国家关系的基本层面,“相互尊重”是实现“合作共赢”的前提。

   但是,美国主流社会不愿意接受中国提出的这种新型大国关系,尤其是“相互尊重”。有美国智库人士公开声称,美国不能尊重中国的核心价值和核心利益,包括社会制度,以及统一台湾和东海、南海主张。虽然奥巴马2014年到访中国时曾明确表示,美国“支持中国改革开放,无意遏制或围堵中国”,美方愿意同中方坦诚沟通对话,增进相互了解,相互借鉴经验,有效管控分歧,避免误解和误判。但从对华政策的具体实践层面看,美国已经成为影响中国核心利益的重要外部因素之一,对中国的核心利益不乏负面影响和干涉行为,暴露了美方所谓“尊重”的虚伪性。

   中美双方都认为对方不尊重自己,关键在于缺乏互信。这种互信的缺乏,有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存在的天然差异,也有双方沟通不畅、政策信息透明度不高导致的误解,更有中国崛起带来的利益冲突加剧、催化战略焦虑,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中美关系。如果这种认知持续强化,将会进一步加剧战略互疑和误判,使双方陷入“安全困境”。因此,加强两国互信,形成对彼此实力和意图的正确认知十分重要。

   两个文明的冲突、两个历史特殊论的冲撞、两种意识形态的对立、两种政治制度的较量、两个尊重的心理诉求等,构成了当下中美关系每况愈下的综合症结,加剧了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但是,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始院长、曾任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的格雷厄姆·艾利森将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命名为“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是古希腊历史学家,他在其历史著作《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书中分析了古希腊新兴势力雅典城邦与守成势力斯巴达城邦之间爆发长达27年惨烈战争的原因:“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艾利森将“修昔底德陷阱”套用到对中美关系的讨论中,他在《注定一战:中美能够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中分析道,崛起大国中国对守成大国美国的挑战,以及美国所采取的一系列应对措施,都与古希腊雅典与斯巴达之间的关系如出一辙。他虽然声称中美两国之间的冲突不必然导致战争,但也指出:“在未来几年中,我们所熟知的修昔底德状态在两国间将会愈发紧张。”

   2014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接受《世界邮报》专访时表示,“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也就是说,中国不会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美时再次表示:“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宽广的太平洋可以容纳中美两国和其他国家。中美合作可以办成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可以成为“世界稳定的压舱石、世界和平的助推器”,而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肯定是灾难。面对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和各国同舟共济的客观需求,中美应该也可以走出一条不同于历史上大国冲突对抗的新路。

   曾经有这样一个说法,“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在当下“第一”与“第二”的结构性矛盾中,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将取决于美国的判断和中国应对的智慧。比起1989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体制裁中国、1999年美军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等历史节点,中美目前还没有陷入“冰点”,整体灰暗的基调里仍有光亮。在亚太事务,特别是朝核问题上,美国仍然谋求与中国的合作。

   中美关系正处在十字路口。当下的中国,面临着几乎与20世纪90年代的苏联和日本差不多的境遇。但是,中国既不是与美国政治军事全面对立且经济几乎全面隔绝的苏联,也不是只有经济总量崛起而政治上没有主权的日本。观察苏联和日本的历史,美国霸凌主义无法阻挡一个国家实体经济的繁荣和兴起,因为这些产业的背后是一整个国家的工业体系、政策体系、教育体系等诸多方面的结晶,没有几十年根本无法撼动。而真正能够让一个国家垮台的是自身政策的重大失误甚至是颠覆性错误。

   中美两个大国脱钩、对决,不会有赢家。所以,两国都应当尽力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但是,作为新兴大国,时间站在中国这一边。面对美国的霸凌主义,中国也没有必要畏首畏尾、恐惧害怕,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上下一心,坚定信心,坚守底线,保持定力,不骄不躁,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和平,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

  

   谢国明,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

   来源: 人民论坛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06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