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禅师如何说禅

——《参禅有道——<坛经>与禅宗十二讲》第六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 次 更新时间:2021-02-04 21:41:59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师父洗澡,命神赞禅师擦背,神赞禅师边擦边说:“这么好一座佛堂,可惜佛不显圣。”师父回头看着他。神赞禅师又说:“佛虽然不显圣,还是能放光。”一天,师父在窗下读经,正好有一只蜂子在窗纸上扑来扑去,找不到路出来。神赞禅师见状,就说:“世界这么大,你不肯出去,向故纸上钻,驴年马月才有希望。”表面是在骂蜂子,实际上是在警策师父。接着他还说了一个偈子:“空门不肯出,投窗也大痴;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这就是明白地呵斥他师父了。他师父这下听懂了,很有感触地问他:“我看你这几天的言行很不平常,你到外面去行脚参访见到了什么人?”神赞禅师说:“我蒙百丈怀海禅师指授,得到个修歇处,现在回来报师父慈恩。”师父知道徒弟已今非昔比,于是设斋请神赞禅师说法。神赞禅师登座举唱百丈门风说:“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两个偈颂,将禅的体、相、用以及参禅的关键展露无遗。师父一听之下,心眼洞开,法喜充满地说:“何期垂老得闻极则事!” (《景德传灯录》)

   净除习气。禅宗认为,一个人尽管已经明心见性,不会再有新的烦恼种子,但俱生习气种子并未断尽,需要在往后的生活中清洗,直到习气净尽才能安禅接众。这个过程教下称为菩萨顺真如修行,禅宗一般形象地称为牧牛。禅师说法,有一类表达的就是这种境界的内容。例如我们提到过的石巩禅师,他悟道后就在厨房干活。一天,石巩正在厨房做事,马祖见到他就问:“你在干什么?”石巩说:“我在牧牛”。马祖继续问:“你怎么牧牛呢?”他说:“一回入草去,便把鼻孔拽来。”马祖赞叹他说:“子真牧牛”(《马祖道一禅师广录》)。牛在这里譬喻石巩尚未荡涤干净的习气种子,石巩说“一回入草去,便把鼻孔拽来”,意谓习气种子一出来就看着他,就像牛不听话就拽回牛鼻子一样。石巩所说,对参禅者来说,无论见道前还是见道后,都是用功的不二法门,所以马祖深为赞叹。

   还有一类公案是禅师直接显示禅境。唐代贞元年间,庞蕴居士去参石头希迁禅师。石头希迁,俗家广东高要人,青原行思禅师(?——740)传人,是当时著名的禅师。庞居士一见希迁禅师就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希迁禅师立马用手把庞蕴居士的嘴捂住,庞居士因此豁然省悟,实际上就是明心见性了。他悟道后,一天希迁禅师问他:“自从见我以来,你每天都干些什么事情呢?”庞蕴居士说:“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意思是日常动用无非是禅,不知从哪里说起。希迁禅师说:“知子恁么,方始问子。”我知道你已经达到这个境界才问你。庞蕴居士于是说了一首偈:“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与搬柴。”(《庞居士语录》)这确实是禅境的显现。

   禅师还会用公案表达他们的游戏三昧境界。先看禅师们如何生活:一天,南泉普愿禅师跟归宗、麻谷两位禅师去拜访南阳慧忠国师(690——775)。走到半路,南泉普愿禅师在路上画了一个圆相,对他们说:“你们能够下一句转语,我们就去拜访南阳慧忠国师;下不了转语就不去了。”归宗到圆相里面坐了下来。麻谷呢?他对着归宗作女人拜佛的动作。南泉普愿禅师说:“这样我们就不去了。”归宗说:“你安的是什么心?”南泉于是把归宗、麻谷喊回来,不再去礼拜国师。南宋大慧宗杲禅师对他们的游戏三昧非常赞叹,说“学般若菩萨,须到遮个田地始得,如金盘里盛珠,不拨而自转”(《正法眼藏》)。

   再看禅师们如何面对生死。普化克符禅师圆寂前,到街上见到人就说:“请给我一件直裰。”直裰是偏衫与裙子裰合的衣服。他以直裰譬喻棺材,大家都不明其意,纷纷拿衣服布施给他,普化禅师自然不要。临济禅师听说,命寺监买了一口棺材。普化禅师外出回来,临济禅师说:“你要的衣服我做好了。”普化禅师一见棺材,就笑着说:“临济这小子真啰嗦!”于是扛着棺材,绕着街道跟大家告别:“临济为我做好了衣服,我去城东门往生去。”师父能够预知时至,非有真修实证不可,大家相信出家人不打诳语,都争先恐后追随着师父到城东门,看他是不是真正能够坐脱立亡。到了城东门,他说:“今天葬期不好,明天到城南门往生”。第二天,人们跟着他到城南门,他却说:“明天到城西门往生吉利。”不少人开始觉得他两次说话都不算数,以为他没有真功夫,就不再跟着他了。第四天,他自己扛着官材到城北门,一边摇着铃子,钻到棺材里往生了。大家这才知道,普化禅师的精彩表演是在对治他们的妄想,于是满城人都争着去目睹这一奇观。据说“市人竞往开棺,乃见全身脱去,只闻空中铃响,隐隐而去”(《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

   还有汾州无业禅师(762——822),他是马祖的高足,唐宪宗(778——820)多次请他到宫中接受供养,他都托病不去。唐穆宗(795——824)继位后,很想一睹禅师高行,但知道他难请,特意派遣时任僧人总管的灵阜等人带着诏书去礼请。灵阜宣诏毕,向无业禅师顶礼道:“皇上此度恩旨不同常时,愿和尚且顺天心,不可言疾也。”话说得很明显,你这回要是再托疾不去,大家都有麻烦了。无业禅师还是决定不去,于是笑着说:“贫道何德,累烦世主?且请前行,吾从别道去矣。”他们前脚一走,他就开始沐浴剃发,对弟子作最后付嘱:“汝等见闻觉知之性,与太虚同寿,不生不灭。一切境界本自空寂,无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为境惑,一为境惑,流转不穷。汝等当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犹如金刚,不可破坏。一切诸法,如影如响,无有实者。故经云:‘唯有一事实,余二即非真。’常了一切空,无一物当情,是诸佛用心处。汝等勤而行之。”说完即跏趺而逝,用自己的生命向弟子开示了禅的真谛——“一切境界本自空寂,无一法可得”。

   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禅师们不管温言细语、粗言秽语,还是拳打脚踢、扬眉瞬目,无论以什么方式说禅,都是为了让参禅者当下回光返照、洞见本来面目,能在日常生活中乃至在面对生死考验时如如自在。如果我们想从禅师的说法中得到受用,最好的办法是把自己当成禅师的弟子,将公案视为禅师对自己的开示,并以一种正确的方式参究公案,一定会得到受用。这正确参究公案的方法,如南宋瞎堂慧远禅师(1103——1176)所说:“但以千句万句只作一句看,一句明,千句万句一时明;一句透,千句万句一时透。只那透处,佛眼也觑不见,且如世间音声三昧。至于种种差别法门,粗言细语,鸦鸣鹊噪,风动树摇,异口同音,权实照用,皆不出此一句;大藏小藏,亦诠此也。”(《瞎堂慧远禅师广录》)这话很明白地告诉我们,祖师的一千七百则公案,乃至鸦鸣鹊噪、风动树摇都是在表显这一句,三藏十二部经典也在解释这一句。这一句是什么呢?请大家参吧。

   问答

   问:净与禅有区别吗?

   答:就这两个字本身很难谈区别,还是要看某人如何去对待这两个字。如果他理解的“净”是相对“污染”的“清净”,与禅还不是一回事;如果他理解的“净”是超越了“污染”与“清净”的绝对清净,即六祖所谓“本来无一物”意义上的清净,则与禅等同一味。

   ◊               ◊              ◊

   问:佛教原来是一种理论系统很强的宗教,怎么到了禅宗看不出什么理论性了呢?

   答:这只是我们看到的部分有比较完整的理论形态罢了。再说,佛陀即使说比较有理论形态的法,也是随顺众生的心愿而说,他从来不会堕于文字或理论之中,因为他说法的目的是令众生因文字觉悟诸法实相。那么,只要因缘和合,佛陀有时说法连文字都不用,如《维摩诘经》就说,佛陀在众香国说法不用文字,仅仅用各种香就令天、人等众生入道,菩萨坐在香树下闻到妙香就能获得一切德藏三昧。因此,我觉得禅师们用简洁明了、甚至不合逻辑的语言文字或符号说法,正是为了令参禅者直下从各种名相和思想丛林中穿透出来,是完全回归佛陀本怀的体现。

   ◊               ◊              ◊

   问:您提到,志诚一天问六祖:神秀说诸恶莫作是戒,众善奉行是慧,自净其意是定,不知和尚用什么法教人?六祖回答,“我没有任何法给人,只是随方解缚,假名三昧”,这使我联想到“云门三句”中的“随波逐浪”句。恳请冯老师宣说“随波逐浪”的涵义,并请开示我们修行和处世如何才能取中道?

   答:如果从参禅的方式看,神秀大师提倡的是因戒生定、因定发慧的渐修禅,惠能大师弘扬的则是当体即是的顿悟禅。从修行过程看,渐修必须走向顿悟才能明心见性,顿悟必定不废渐修才能体用圆满,故两者是相需相扶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但仔细体会六祖的开示,有从见地上诃斥神秀大师以实法与人之义。这不一定意味着神秀大师本人执著戒、定、慧为实法,但渐修者容易陷入此类执著,这也是事实。以渐修为行门者,谨依三学次第修行固然稳当,但如果不知本所修法亦空,则会执之为实法,以为实有三学为因,实有涅槃为果,从而堕入法爱,不得解脱。须菩提为破此法执,曾特别告诫世人:“我说佛道如幻如梦,我说涅槃亦如幻如梦,若当有法胜于涅槃者,我说亦复如幻如梦。”(《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佛陀也殷殷告诫佛弟子:“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六祖以般若为总持,彻见诸法本性皆空、毕竟不可得,故不以实法与人;又知众生但有实法,无非为虚妄执著所缚,故专以解缚接人。

   “云门三句”中的“随波逐浪”句,与六祖的顿悟禅同一意趣。“波”与“浪”譬喻众生业流滚滚的世界,“随波逐浪”指禅师在业流滚滚的众生界随缘解粘去缚。禅师所以能达到这个境界,不仅因为他们已彻悟生死涅槃皆空,能入生死而不住生死,能证涅槃而不住涅槃,更因为他们悉知所有国土众生种种烦恼心,且能针对其烦恼心行施种种法药,令其顿得清凉。

   至于我们修行和处世如何才能取中道?这不得其问。中道是现证般若波罗蜜后自然体现出的智慧妙用境界,既无能取之人,也无所取之道,但有能取所取,则非中道。这对已证者言,如人引水,冷暖自知;对未证者言,只宜依无念法照破种种妄想,不宜更起念追求,一旦起念追求,则转求转远。

   ◊               ◊              ◊

   问:您在讲座中提到不少公案,都要我们参究,但我们很难看懂,您能告诉我们怎么参究妈?

   答:句句会归自己。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