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参禅者的善知识

——《参禅有道——<坛经>与禅宗十二讲》第五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 次 更新时间:2021-02-04 21:40:43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弟子是一下子就能感应到的,如果他感觉到你自己都没有信心,他从中得到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将老师传授的法门当成可有可无的东西;反过来讲,如果老师对自己弘扬的法门坚信不疑,那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给人家一个坚固不坏的信仰者形象,这样他至少会给弟子带来莫大的信心。

   那么,具体修行到什么阶位的菩萨道行者才能充当善知识呢?《大般涅槃经》说,凡师最主要的条件是菩提心:“初发已为人天师,胜出声闻及缘觉,如是发心过三界,是故得名最无上。” 这里的“初发”指的就是初发菩提心。初发菩提心在佛教修行系统中属于什么层次呢?是已经圆满了十信位的修行,走向十住位第一位初发心住的阶位。换句话说,这种菩萨道的行者已经建立起对佛法的坚定信仰,只有这样才能发起菩提心,才能充当善知识。从禅宗来讲,只有对禅宗这个法门具有坚固信仰的参禅者才能当善知识。但是,这种善知识不能自诩为大善知识,否则就是伪善知识。很多学佛参禅者担心自己碰到伪善知识,事实上也存在伪善知识,因此不能不留心,否则很容易掉进“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的险境。

   伪善知识有好几类:第一类是未得谓得、未证言证者。这是说有的人明知自己本来没有明心见性,谎称自己明心见性了;明知自己本来不是证得圣果的菩萨,假说自己是已证圣果的菩萨;有的更是侈谈自己是某一尊佛再来。现在网上不是有人公开宣称自己是毗卢遮那佛再来吗?殊不知毗卢遮那佛是法身佛,根本没有来去问题,说法身佛再来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这在佛教戒律里面叫打大妄语,是绝对禁止的行为。《楞严经》上说,就算真正觉悟了的圣人,都只能在特殊因缘下透露自己的秘密,透露以后就要往生他方,以免弟子将自己当做追逐或崇拜的偶像,未得未证者如何能胡说八道呢?但铁的戒律往往抵敌不住洪水般的贪欲,而世间永远都有不少容易被人愚弄的众生,所以这种伪善知识总能蛊惑、祸害很多人。

   第二类是真以为自己觉悟而实际上并没有觉悟的修行者。这类伪善知识又分两种,一种是将师父的鼓励误认为印可的修行者。例如,唐朝有个叫洛浦山元安的禅师,他是陕西人,幼年出家,二十岁受戒,博通经论。后到临济义玄禅师(787——866)那里问道,成为临济禅师的侍者。临济禅师曾经当众说过他是“临济门下一支箭,谁敢当锋”的话,他以为得到了师父印可。其实,临济禅师只是鼓励他而已,并没有真正印可让他,因为他到南方游历后,临济有一天升堂时就指他说:“临济门下有个赤梢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谁家虀瓮里淹杀?”洛浦元安游了一圈,就到夹山住庵了。当时夹山已有夹山善会禅师(806——881)住持弘法,但洛浦元安不理不睬,几年都不去参访夹山。夹山于是修书一封,叫一个僧人送给洛浦。洛浦接到信,看都不看就放到了自己屁股下,还表演机锋,伸手再向僧人要信。僧人不能对答,洛浦就打了他一下说:“回去告诉夹山。”僧人回去禀告夹山,夹山说:“这僧人如果打开书信,三天后一定会来找我;如果不打开书信,就不可救药了。”三天后,洛浦果然来到夹山,在夹山禅师的接引下,才终于破除了从前的偏执,成就为一代禅师。洛浦算是有福报的,有没有像洛浦一样自以为是而终身逃不出鬼窟的人呢?毋庸置疑。这种人无疑是伪善知识。另外还有一种是被第一类伪善知识胡乱印可的修行者。未得言得、未证言证者心不求道,只求名闻利养,为图门庭热闹、供养多般,随便印可学人。禅宗祖师称这种师家为邪师,其印证弟子的心印叫冬瓜印,如大慧宗杲禅师就说:“决要敌生死,须是打破这漆桶始得,切忌被邪师顺摩捋,将冬瓜印子印定,便谓我千了百当。如此之辈,如稻麻竹苇。”大家知道,冬瓜印就是用冬瓜刻的印,不坚固、不可靠,一甩就碎,喻滥圣者抵敌不了生死。当然,这与第一种人的情况稍有不同,他们是因邪师印可而成为未得谓得、未证言证者,过错不如邪师严重。邪师本未觉悟,却把自己装成一个悟道者,弟子根本没有见到消息,动不动就说弟子已经觉悟,天天去给人家印可,这实际上是开橡皮图章。结果,弟子拿你这颗橡皮图章去一点用也没有,不光是不能了生死,而且烦恼丝毫不见减少,这等于断灭佛法慧命,依佛教戒律,犯了这种罪过的出家人是不可共住的,要逐出僧团。宗杲禅师说“如此之辈,如稻麻竹苇”,应当不在少数。

   第三类是贪图名利、显异惑众者。这种人在社会上很多,刚才我们提到那自称毗卢遮那佛再来的人就是其中一个;有的虽然没有自称是某某佛转世或再来,但经常说自己见到天上在演奏什么梵乐啦,或说得到某某菩萨加持啦,或说见到阿弥陀佛来现身了,等等,可以说这些都是贪图名利、显异惑众的邪师,而不是善知识。真正的善知识绝不会轻易显露神通,如果显露了神通,为了避免学人舍本逐末,他要往生他方世界。比如邓隐峰就是这样。邓隐峰有神通,他住在五台山。据说,有一次他从南方回五台山,走到路上遇到两支部队正要打仗,把路都堵死了,根本过不去。邓隐峰为了平息争端,就起了一个念头:“我干脆飞过去算了。”结果,他将拐杖往空中一扔,自己坐在拐杖上就回五台山了。两班人看到他的表演,大为惭愧:你看人家那么厉害都不去争名夺利,我们为了蝇头小利却不惜大动干戈,这是何苦呢?就各自鸣金收兵了。邓隐峰很清楚,对于学佛法的人来说,这种神通不过是雕虫小技,真正的神通是无漏智慧通。但他也知道,他显神通的行为容易令人舍本逐末,因此不能继续住世,他就这样在五台山往生了。学佛法的人只要建立起正知正见,就不会被动辄显奇示异的人蒙骗。

   第四类是“伪作沙门,心非沙门”者。“伪作沙门,心非沙门”是《地藏经》里的经文,指有些人根本不是出家人,却装扮成出家人。这种人实际上是骗子,内骗寺院里的常住,外骗没有辨别力的信众。《大般涅槃经》称这类出家人为恶魔波旬,并说护持正法的比丘见到这类“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如果“置不呵责、驱遣、举处”,自己也无异于佛法的冤家。在家人对待出家人,应如佛源妙心禅师说“要恭敬,不要迷信”(《佛源妙心禅师禅要》),如果堕入迷信,就可能上这类邪师的当。

   如《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所说,这些本来都应该是传承、护持佛法的四众弟子,结果却“转更灭破三宝,如师子身中虫,自食师子”。这样,保证善知识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就是佛法能够健康传播与开展的重要前提。禅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除了不断强调佛陀的大妄语戒外,六祖前还靠代代单传的谱系来保证大善知识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而只要这种善知识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得到了保证,其他善知识也就不言自明了。佛祖在灵山拈花,把这个心地法门传给摩诃迦叶,摩诃迦叶传给阿难,一代一代传下来,传到二十八祖菩提达摩,就传到中国来了。达摩到中国来以后,一直到六祖也是代代单传,从未间断。不管这个谱系是否为世人接受,这种传法方便确实在很大程度避免了伪滥,但另一方面,这种传法方式又限制了禅宗的发展。

   六祖之后,禅宗只传法不传衣,很快扩大了接受面和影响力,但同时也大大提高了保证大善知识真实性和可靠性的难度,因为佛法根本上是心法,修行者境界高低本无可供判定的外在标准,何况禅宗单提以心印心,更加无迹可寻,这就难怪历代都有那么多禅师不惜口舌从事摧邪显正的工作。

   那么,是否有一些可供判断师父邪正高低的参考因素呢?还是有的。首先要“依法不依人”。“依法不依人”不是舍弃师父专依经教,否则就等于舍弃了三宝中的僧宝。同时,“依法不依人”也不是用佛经或戒律去要求和衡定师父,这样也有很大问题。参禅者没有明心见性前,连经典都只能读个半通不通,怎么能判定某个师父是正是邪、是凡是圣呢?即使弟子弄懂了佛经经义,看到师父身口意三业与自己的理解不一致,甚至相去甚远,也可能不是师父本身有问题,而是弟子未能将经典义理融入实际生活带来的问题,因为大善知识在大用现前时是不存丝毫理论痕迹的。怎么办?我觉得,虽然我们不知道师父境界的邪正高低,但是他说的话、做的事对所在缘起会带来什么样的因果,我们还是可以略知一二的。一般来说,除了禅师勘验弟子,获得了智慧的人做事情,首先不会拖泥带水,其次不会给当事人带来退失信心的影响,如果他说话做事拖泥带水,表明他智慧力量不够;如果他给当事人带来了退失信心的影响,那就更有问题了。所以参禅者找师父时,最好不要看他是什么身份和地位,而要看他说的是什么法,做的是什么事,要从他的语言和行动上去看。当然,我们又不能看他的语言行动是否符合我们自己的好恶,这又无异于以我们的习气判断师父的邪正高低了。其次,我们还要深入禅宗历史,看看历代著名的禅师是如何摧邪显正的,这对我们寻找和判断善知识也有帮助。

   我们上面讲了那么多关于“知识”的内容,既有善知识也有恶知识,善知识中又有普通知识和大善知识,恶知识中又有邪知识和伪善知识,参禅者应该如何对待他们呢?如果能够以恭敬心、平等心和慈悲心来对待各种知识,不管这个知识是善知识还是恶知识,那是最为圆满的了,因为参禅无非是为了求无上菩提,而无上菩提的根本内容就是平等心与慈悲心,没有平等心和慈悲心就不是学菩萨道者。在这个意义上讲,参禅者不再执著善知识与恶知识之分,实际上是大菩萨的境界。《华严经》说,“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剎土所有极微一一尘中,皆有一切世界极微尘数佛,一一佛所皆有菩萨海会围绕”,这个境界中到底谁不是佛呢?既然一个微尘里面都有无量佛,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就都是无量诸佛中的一员,这就回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自性法身去了。事实上,这是圆顿禅法之一,而且佛菩萨已经为我们做出了示范。《妙法莲华经》里的常不轻菩萨就从不轻视任何一个众生,无论见到谁他都会说,“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华严经》里的普贤菩萨,无论见到任何众生,他“皆于彼随顺而转,种种承事,种种供养,如敬父母,如奉师长,及阿罗汉,乃至如来,等无有异”。《法华经》里还记载,释迦佛如此赞叹提婆达多:“由提婆达多善知识故,令我具足六波罗蜜、慈悲喜舍、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紫磨金色、十力、四无所畏、四摄法、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觉,广度众生,皆因提婆达多善知识故。”提婆达多是佛陀的堂弟,出家后心术不正,想取佛陀而代之,又是放醉象去撞佛陀,又是滚巨石下来砸佛陀的脚,又是破坏僧团团结,最后跟佛陀闹分裂,拉上一帮人走了。这样一个人,在世人眼里肯定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但佛陀非但没有怨恨他,反而以一片慈悲心对待他,将他带来的种种障碍视为自己更早消除业障、开启智慧的胜缘,称赞他是自己的善知识,还授记他将来定会成佛。如果参禅者能够这样对待所有知识,当下就安住于禅之中了。

   当然,用平等心与慈悲心对待包括恶知识在内的一切“知识”,甚至是山河大地、花草树木,并不意味着参禅者不应该随缘方便转化偏邪的“知识”。《楞严经》里,阿难曾对佛说:“我今已悟成佛法门,是中修行得无疑惑。常闻如来说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已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我虽未度,愿度末劫一切众生。”阿难在楞严会上还没有觉悟,但是他深知发菩提心的重要性,能发起度一切众生的菩提心。因此,如果参禅者碰到恶知识、邪知识或伪善知识,也应随力随分转化他们。所谓随力即量力而行,所谓随分即随缘而动。具体说,当这些“知识”因烦恼而向参禅者请教时,即他把参禅者视为善知识时,参禅者就可以教化他们。如果参禅者在随缘转化中还能做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那就是在禅的境界中认识善知识、以禅的方式皈依善知识了。

   问答

   问:有点思考,请老师指正。达不到大善知识的普通佛学教师,借用韩国人所说的“学长”这个词来代替会不会合适一点?

   答:广义上可以,我们刚才不是说,从本质上讲师徒都是同参嘛。但是,随顺世俗的用语或者习惯,他们还是师徒关系。比如说:我们去寺院里向某个和尚或首座求皈依,那和尚或首座即使不是明心见性的圣人,但与我们的师徒关系还是在的。当然,他也不会摆出一副善知识的架子,我觉得善知识最好不要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               ◊              ◊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禅宗   坛经   佛学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7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