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铭 张路曦:新媒体时代青年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 次 更新时间:2021-01-21 16:03:11

进入专题: 新媒体时代   青年发展   去中心化   平台化   算法推荐  

张耀铭 (进入专栏)   张路曦  

   1985年, 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著作中这样写道:“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 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 毫无怨言, 无声无息, 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33年过去了, 曾经在美国社会泛滥的娱乐至死闹剧, 却不断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演, 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悲剧。表现之一, 边缘游走, 格调低俗。碎片化娱乐时代, 一批网络社交、视听平台正处于热门风口。快手、抖音、火山、西瓜等一系列短视频APP人气高涨, 已然成为当前网络流行文化的热门, 它们共同的特点都是主打娱乐性, 逐渐形成了一种青年流行文化。根据企鹅智酷日前发布的《抖音&快手用户研究报告》显示, 目前快手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亿, 抖音APP月活跃用户也已经过亿。可以说, 娱乐类短视频已经是一个覆盖面非常广大的市场。这当中虽然有不少极具创意的内容给人们带来了欢乐, 但是也有一些内容边缘游走、格调低下, 凸显了当前视频监管之殇。有些内容创作者为了“博出位”, 将庸俗化、媚俗化、恶俗化进行到底;但很多时候面对问题, 互联网平台选择沉默, 尤其是沉默与利益休戚与共的关口。典型的案例, 前有快播公司“传播淫秽视频”, 公司CEO王欣被判刑;后有“内涵段子”导向不正、内容低俗, 被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其客户端及公众号。这些“辣眼睛”“毁三观”的内容, 不仅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 甚至有些走向了违法犯罪边缘, 成为互联网平台中的精神毒瘤。表现之二, 冷血麻木, 集体狂欢。“在社会日趋多元化和媒介市场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 一些媒介为单纯吸引受众眼球和追求利益最大化, 在社会事件传播中严重偏离正常轨道和价值标准, 有意无意地过滤了事件本身的启发性及严肃性, 使社会事件高度娱乐化, 或者将其包装成彻底的极端娱乐事件, 甚至对一些社会变态行为和事件过度追逐并放大为极端娱乐事件的现象层出不穷, 使娱乐变态泛滥。与此同时, 部分公众对媒介制造的一些极端娱乐事件和话题不仅不表示反感, 反而以一种狂欢的心态去追逐和消费, 从而表现为变态的娱乐。”[42]典型案例如2018年6月20日傍晚, 甘肃庆阳19岁女孩挣脱了消防队员的手, 从丽晶百货8层跳了下去。自女孩爬出窗外到最终坠亡的4个多小时里, 除了消防员的营救, 几百名仰着头的看客, 没有悲悯, 没有劝说, 有的只是嘲讽, 是催促。一个遭受侮辱的女孩, 在一群看客冷血麻木的嘲讽之下, 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看客们, 或高举手机拍摄女孩跳楼进行直播, 或发朋友圈起哄, 消费脆弱者的生命与鲜血。狄德曼说, 如果道德败坏了, 趣味也必然会堕落。消费苦难, 无底线娱乐, 无异于是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 也是对大众集体良知的挑战, 当然应该受到谴责。特别要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是:祥林嫂死了, 但鲁迅笔下的看客们至今还活着。

   英国作家阿道司·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写道:“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 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 而在于“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在大众传播领域的不断上演, 使人们除了感官刺激和情绪宣泄之外, 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 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失去严肃能力的文盲而不自知。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势必让我们民族与国家的文化精神枯萎, 这并非危言耸听!

   3. 工具理性对人文精神的消解

   工具理性的概念来自马克斯·韦伯, 他将人类的理性分为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两种。为使人的功利欲望得到满足, 工具理性从效用最大化的角度考虑实现目的所采取的手段的合适性与有效性。价值理性则是以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为取向, 强调行为不计后果地遵从价值信念, 不管是否取得成就。

   (1) 价值理性消退

   工具理性膨胀, 价值理性消退, 人们把理性当作实现物质欲望最大满足的工具, 因而泯灭了对于文化的渴望和对于理想的追求。“只讲目的, 不择手段;只要赚钱, 不讲良心”的工具理性, 已对公众道德和审美底线构成重大挑战与考验。“面对近年来拜金主义艺术家在竭力抹杀艺术与审美的崇高与渺小、优美与卑劣、隽永与平庸的天壤之别, 有良知的人们实在应该有所警惕;艺术作品越来越缺乏人格力量和艺术良心, 文化上的劣币驱逐良币就极有可能成为必然;‘颠狂柳絮随风舞, 轻薄桃花逐水流’, 若放任粗糙低级庸俗的作品一路狂歌, 无异于坐视那些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天下苍生的艺术家及其作品自生自灭, 高贵的人性光辉难免日趋暗淡。”[43]

   媚俗的、消费主义的、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文化, 不光一点点侵蚀着社会的肌体, 甚至在胁迫和消解着青年的人文精神。青年人开始对富有人文精神与关怀的深刻作品提不起兴趣, 对宏大叙事表示拒绝, 对不良现象仅有焦虑与泄愤, 对现实社会充满了嘲讽与戏谑;取而代之的是道德功利化、幸福物质化、生活虚拟化、人生游戏化, 等等。更为可怕的是, “人们对于对新媒体工具的过分依赖, 削弱了人作为‘智者’的思辨能力和批判精神”[44]。

   (2) 不能被算法推荐遮蔽了我们的双眼

   毋庸置疑, 我们已经进入算法时代。从满足受众的信息需求到内容的高效传播, 算法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同时, 我们不能被算法推荐遮蔽了双眼, 也应该看到其伤害价值理性的一面。算法推荐正一步步把人带向许多扭曲和异化的境地, 用户在不经意间落入了私人订制的无形圈套。一是工具奴隶圈套:你是他的奴隶。算法推荐的内容占用了用户原本用于工作、学习、休息、发展其他爱好等的时间, 令用户失去自主意识, 成为算法推荐的奴隶。二是圆形监狱圈套:你干什么他都知道。算法推荐系统拥有所有可能获得的用户个人信息, 仿佛置身于圆形监狱当中, 成为被不断监视下的囚徒。三是信息茧房圈套:你只会收到这些信息。算法推荐通过精准的过滤帮助用户建构具有单一信息脉络的内容体系, 无疑会令用户越来越沉溺于自己的回音, 在信息茧房中越陷越深。四是价值迷失圈套:你可能被坏内容影响。仅以用户兴趣为内容衡量标准, 往往会造成含负面价值取向的内容被大量推送由此陷入恶性循环, 带坏社会空气, 令越来越多的人迷失了正确的价值追求。[45]

   今日头条的成功崛起, 主要得益于背后的个性化算法推荐。据官方描述, 今日头条可以在0.1秒内计算出推荐结果, 3秒完成文章提取、挖掘、消重、分类, 5秒计算出新用户兴趣分配, 根据社交行为、阅读行为、地理位置10秒内可以更新用户模型。通过这个很厉害的杀器, 今日头条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和收益, 正以让世人目瞪口呆的速度一路狂飙。但成也算法, 败也算法。因为流量至上带来的低俗化和价值观的抗拒, 也给今日头条带来了饱受社会质疑的负面影响。在算法时代, 如何抵御流量的诱惑, 真正赢得用户的口碑;如何保持后现代的忧思, 呼唤人文精神的回归, 才是今日头条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四、结语:用好新媒体凝聚新青年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对于新媒体时代的青年来说, 狄更斯的这句名言或许有着更为深刻的共鸣。新媒体是互联网新兴媒体的基本架构, 是“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网络传播平台”。从互联网平台成长、演变和竞争的探索来看, 互联网平台本身恰好也蕴含了最好和最坏的实践和体验。因此, 互联网平台对“恶”是技术中立还是守土有责?互联网平台应如何处理好准公共性质与运营企业的商业性质之间的矛盾, 平台开放性与安全性、创新性与规范性之间的矛盾?政府应如何治理互联网平台?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严肃课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 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网络治理的关键节点。平台治理应着力于治理理念、治理思维、治理路径的创新。具体而言, 互联网平台治理需要坚持三个基本原则:“一是线上和线下同步治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问题不仅体现在线上, 更多的是线下问题向线上的延伸或转化, 必须坚持线上线下统一规范, 同步治理。二是政府和企业协同治理。互联网平台经济是一个复杂生态系统, 其问题的解决不能仅依靠政府监管或企业自律, 应在政府监管下充分发挥企业自主能动作用, 开展政企协同治理。三是立法和技术并重治理。既要根据平台经济发展趋势, 加快互联网立法建设依法监管, 同时又要加强信息技术手段的运用开展科学监管, 提高企业违法违规成本。”[46]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CNNIC) 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至2017年12月, 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 以10~39岁为主, 占比73%, 达5.64亿。其中, 10~19岁占比19.6%, 20~29岁占比30%, 30~39岁占比23.5%;网民中, 学生群体规模最大, 占25.4%。据统计, 目前互联网从业者平均年龄为27.5岁, 85后和95后占互联网从业者80%以上。可见, 青年是互联网的使用主体, 也是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就业主体。他们通过互联网平台对现实进行了解构和去中心化, 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在这一虚拟世界中得到了承认。“但是, 他们在现实社会中的处境和焦虑却仍然存在着, 因为狂欢感受及泄愤心态、戏谑心态仍将是网络流行语背后的情绪基调。也许, 青年的意义危机是无法短时间或不必要根除的, 但导致青年社会处境恶化和内心焦虑不安的结构僵化, 则是必须予以面对和解决的社会问题。”[47]

   用好新媒体, 凝聚新青年。网络的事情, 就是青年的事情。我们每天忙忙碌碌地做的事情, 除了让我们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 还有没有可能让我们生存其间的社会变得更好一些?在新媒体时代, 这个问题应该是对许多青年人的严峻拷问。互联网平台治理就提供了这样的成长机会, 青年要成为价值的追求者、倡导者、践行者和承担者。

   阳光洒落在每一代人身上, 每一代人都能看到启示。

   参考文献

   [1] 布雷特·金.智能浪潮[M].刘林德等, 译.北京:中信出版集团, 2017:69.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青少年和共青团工作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7:4.

   [3]彭兰.“新媒体”概念界定的三条线索[J].新闻与传播研究, 2016 (3) .

   [4]保罗·莱文森.新新媒介[M].何道宽, 译.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1.

   [5]张耀铭.学术期刊与新媒体融合的关键与进路[J].济南大学学报, 2018 (3) .

   [6] 杰罗姆.如果自媒体做大了, 那就不是自媒体了[EB/OL].http://www.tmtpost.com/184352.html.

   [7]喻国明.互联网是一种高维媒介[J].新闻与写作, 2015 (2) .

   [8]魏武挥.自媒体:对媒介生态的冲击[J].新闻记者, 2013 (8) .

   [9]刘阳.自媒体终极秘诀[M].哈尔滨:哈尔滨出版社, 2016:42-44.

   [10]张晓波.大变局:平台为王与媒体生死[J].读书, 2016 (2) .

   [11]瞿旭晟.数据入侵:“538”博客的实践与启示[J].新闻记者, 2013 (6) .

[12] 郝建彬.中国电子商务发展史话[EB/OL].(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耀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媒体时代   青年发展   去中心化   平台化   算法推荐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515.html
文章来源: 青年发展论坛. 2018,28(05)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