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民卿:恩格斯在创建史上首个共产党过程中的特殊贡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6 次 更新时间:2021-01-20 22:40:37

进入专题: 恩格斯   共产党  

金民卿  
——德国工人运动》一文,一方面深刻揭露了德国萨克森亲王约翰屠杀工人的罪恶,另一方面介绍了德国工人阶级发展的情况。他指出,德国工人阶级在西里西亚工人运动影响下已经逐步觉悟起来:“从西里西亚起义(即通常所谓的1844年6月的织工斗争)开始的无产阶级运动已经蔓延到整个德国……在许多地方的铁路建筑工人中和印花工人中都发生了骚动……共产主义很可能正在工人中传播开来”。工人阶级一旦登上政治斗争舞台,就会进行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他们肯定地不会像他们的雇主自由资产者那样空谈一下就完事”,他们斗争的对象就是那些“靠吮吸工人阶级的血、榨取工人阶级的脂膏来养肥自己”的资产者。[7]工人运动的发展为共产党的创建提供了阶级基础和现实条件。

  

   1845年10月到1846年4月,恩格斯撰写了一组题为《德国状况》的三篇文章,揭露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阶级本质,批判资产阶级民主的局限性,分析资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本区别。他指出:“从1815年到1830年,各国工人阶级的、实质上是民主主义性质的运动都或多或少地从属于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的运动。虽然工人比资产阶级先进,但是他们还看不出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之间的根本区别,即资产阶级的解放和工人阶级的解放之间的根本区别……只要资产阶级本身还在革命,还在进步,工人阶级就不可避免地要充当资产阶级手里的工具……但是,从资产阶级取得了全部政权、金钱的势力消灭了一切封建的和贵族的特权、资产阶级不再进步和不再革命并且本身已经裹足不前的那一天起,工人阶级的运动就开始领先,并且成了全民的运动。”[8]这就是说,工人阶级首先依附于资产阶级,为资产阶级推翻封建主义的民主革命而努力,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重要力量;但是,资产阶级获得政权成为统治阶级后就走向反动,开始镇压昔日的战友工人阶级;此时,无产阶级就要进行新的独立革命,开展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共产主义运动,而这样的运动需要科学理论指导,需要共产主义政党领导。

  

   1845年底,恩格斯在《在伦敦举行的各族人民庆祝大会》一文中提出,共产主义运动一定要把理论与实践统一起来,共产主义者一定要参加实际运动而不是空谈理论;全世界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有着利益的共同性,全世界无产者必须联合起来,共同对抗资产阶级:“全世界的无产者却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敌人,面临着同样的斗争,所有的无产者生来就没有民族的偏见……只有无产者才能够消灭各民族的隔离状态,只有觉醒的无产阶级才能够建立各民族的兄弟友爱。”[9]他还阐述了共产主义和民主的关系:民主在今天就是共产主义;民主已经成了无产阶级的原则,群众的原则;当各民族的无产阶级政党彼此联合起来的时候,它们完全有权把“民主”一词写在自己的旗帜上,各国的无产者能够在共产主义民主的旗帜下真正地结成兄弟。[10]这些重要的理论论断,在不久后都写进了《宣言》当中。

  

   三、批判错误观点,清除建党的思想障碍

  

   在创建共产党的过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像在创立新世界观的过程中一样,同各种错误思想进行坚决斗争。可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完善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反对非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过程。一方面,创建和完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创建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形成和发展无产阶级革命的战略策略理论;另一方面,不断同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思潮、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进行坚决斗争,尤其同蒲鲁东、维特林、海因岑、格律恩、克里盖等人的错误思想进行深入的理论斗争,清除这些思想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为创建共产主义政党扫清思想障碍。

  

   第一,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是1844年到1845年在德国知识分子和手工业者中广泛传播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思想,是费尔巴哈和赫斯的唯心主义的人本主义学说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的混合物,是小资产阶级企图在维护现存社会制度下通过改良形式实现小资产阶级利益的一种空想。1845年底,恩格斯把他翻译的傅立叶著作的片段《傅立叶论商业的片段》公开发表并写了前言和结束语,第一次公开反对“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他和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真正的社会主义”做了详尽批判,但这个书稿当时没有出版,为此他们在创建共产党的过程中,多次对这种思想进行批判。

  

   1846年5月11日,在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会议上通过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草拟的反对“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海尔曼·克利盖的通告,指出克利盖所宣传的不是科学的共产主义思想,他企图把共产主义学说归结为关于爱的多情善感的言词,把共产主义变成一种新宗教,极大地损害了共产主义政党的声誉。1846年10月20日,马克思又签发了第二个反对克利盖的通告,继续批判克里盖的错误思想。

  

   1847年1月至4月,恩格斯撰写《真正的社会主义者》[11]一文,作为《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卷的补充,比较系统地阐述这种思想的表现和实质。9月,他在“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中,批判了“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文学中的小市民的狭隘性、多愁善感、庸俗、市侩气、小心翼翼地向有产者谄媚的行为,指出进步的作家和诗人应是进步思想和革命斗争的喉舌,应当歌颂“倔强的、威严的和革命的无产者”,而格律恩想用小市民的尺度来衡量歌德的企图是十分错误和有害的。

  

   1847年3月,恩格斯在《德国制宪问题》一文中深刻揭露“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反动本质:“‘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的全部本领,不过是把德国哲学、德国式的庸人伤感情绪和一些被歪曲了的共产主义口号掺混在一起……它不是进步的革命的因素,而是守旧的反动的因素。”[12]他们决不代表德国共产主义者的党,不代表共产主义者的利益。他们维护的是完全不同的利益,捍卫着完全不同的、在一切方面都和共产主义政党的原则相对立的原则。恩格斯激烈地指出,这种思潮变成了保护德国现存秩序的一道围墙,因此“从头到脚都是反动的”[13]。

  

   第二,批判海因岑的错误思想,阐明共产主义是运动与理论的有机统一。1847年10月,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一文中,批判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海因岑对共产主义的攻击和诬蔑,阐述了共产主义的政治立场和理论主张,强调共产主义不是教义,而是运动,不是从原则出发,而是从事实出发。“被共产主义者做为自己前提的不是某种哲学,而是过去历史的整个过程,特别是这个过程目前在文明各国的实际结果。共产主义的产生是由于大工业以及和大工业相伴而生的一些现象:世界市场的形成和随之而来的无法控制的竞争;具有日趋严重的破坏性和普遍性的商业危机,这种危机现在已经完全成了世界市场的危机;无产阶级的形成和资本的积聚以及由此产生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在共产主义作为理论的时候,那么它就是无产阶级立场在这个斗争中的理论表现,是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理论概括。”[14]恩格斯运用唯物史观批驳海因岑的唯心史观,指出每个时代的财产关系是该时代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必然结果,现代大工业、资本积聚和无产阶级的形成之间有着紧密联系。恩格斯还阐明了共产主义同民主主义的关系。“在目前条件下,共产主义者不仅根本不想同民主主义者进行毫无补益的争论,而且他们本身目前在党的一切实际问题上,都是以民主主义者的身份出现的。在各文明国家,民主主义的必然结果就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而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是实行一切共产主义措施的首要前提。因此在民主主义还未实现以前,共产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就要并肩战斗,民主主义者的利益也就是共产主义者的利益。”[15]这个时候,马克思也写了《道德化的批评和批评化的道德。论德意志文化的历史,驳卡尔·海因岑》,分期发表于10月28日至11月25日的《德意志—布鲁塞尔报》上。

  

   第三,批判蒲鲁东主义。恩格斯具有极强的思想敏感性,当蒲鲁东在思想上走向反动不久,他就很快注意到蒲鲁东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冲击,对建党工作的影响,致信马克思要批判蒲鲁东。之后,他和马克思在多个场合,撰写多篇文稿和书籍来批判蒲鲁东,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清理小资产阶级思想,为建立共产党创造思想条件。1846年5月5日,马克思写信给蒲鲁东,建议他担任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驻法通讯员并参加工人运动的理论问题和策略问题的讨论,蒲鲁东5月17日的回信后,马克思确信他同蒲鲁东的意见有根本分歧,因而放弃通过蒲鲁东和法国工人运动建立联系的打算,很快他就和恩格斯开始批判蒲鲁东的小资产阶级思想。1846年12月28日马克思致信俄国作家安年柯夫批判了蒲鲁东的错误思想,阐明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重要原理。1847年1月—6月,马克思创作《哲学的贫困》一书,全面批判蒲鲁东主义,比较系统地阐明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

  

   就在马克思在理论上同蒲鲁东主义进行斗争的同时,恩格斯在实践上同蒲鲁东主义进行了坚决斗争。1846年8月,恩格斯受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委托前往巴黎,在正义者同盟巴黎各支部的工人成员中宣传共产主义,并同魏特林主义、蒲鲁东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进行斗争。1846年9月16日,恩格斯给马克思的信中谈到,蒲鲁东所谈的不过是一些关于“人性”的空谈,他拯救世界的宏伟计划不过是以阶级和谐取消阶级斗争的小资产阶级幻想,他所设想的协作社计划是一件超出一切范围的荒唐的万应灵药,同格律恩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一样,“根本是反无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的和庸人的东西”[16]。10月,恩格斯在巴黎参加德国工人的三次集会上,批评了蒲鲁东的小资产阶级空想和“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格律恩的庸俗思想。由于恩格斯的活动,正义者同盟巴黎各支部的大多数成员摆脱了蒲鲁东主义的影响。

  

   四、创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共产党——共产主义者同盟

  

   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建立在科学社会主义基础上的无产阶级政党。这个政党是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直接领导下创立的,恩格斯在创建过程中做出了极其重要的特殊贡献。

  

   第一,同马克思一起组建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1846年初,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在布鲁塞尔建立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随后设法在伦敦、巴黎和德国建立分支机构,力图从思想上和组织上团结各国工人运动的先进人物,为建立无产阶级政党准备条件。委员会建立之后,他们就开始同各地的共产主义者频繁通信,建立起密切联系。4月底,他们结识了威·沃尔弗,吸收他加入委员会,沃尔夫在日后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做出了重要贡献。6月15日,他们致信古·阿·克特根,准备在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和乌培河谷的共产主义者之间建立经常联系。7月17日,他们以“在德国的许多德国共产主义者同国外民主主义者进行联系的公认代表的身份”,写信给英国宪章派的领导人、《北极星报》的主编菲格斯·奥康瑙尔,加强同英国工人阶级组织建立联系,提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就要进入决定性阶段,今后的斗争将在两大阶级之间进行,宪章派只有把那些戴着假面具的资产者从自己队伍中清洗出去才能取得胜利。

  

第二,受委托赴巴黎发展共产主义运动。为了进一步扩大同各国共产主义者之间的联系,1846年8月15日,恩格斯受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的委托前往巴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恩格斯   共产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472.html
文章来源:《党政研究》2020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