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永胜:2020年国际安全形势:动荡失序、风险叠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3 次 更新时间:2021-01-09 12:16:55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安全机制   大国竞争   战争形态   地区热点  

唐永胜  

   国际安全局势趋紧使一些国家战略忧虑增加,甚至急于将民众对本国疫情处置失当的关注转向外部,刻意激化矛盾、制造冲突。美俄之间攻守时有转换、美加大推进印太战略步伐,中东等地区持续动荡、印巴冲突屡有反复,地缘角力出现加剧迹象。

   历史上,中东一直是大国争夺的焦点地区,也是地缘政治矛盾比较集中的热点地区。在叙利亚问题上,当前叙利亚内战已经基本结束,但面临战后重建的难题,需要平衡各大力量。美军在叙利亚战场上没有得到便宜,撤出了主要力量,但还保有几个军事基地,仍可继续施加一定影响。俄罗斯在结束叙利亚内战的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且在疫情下继续拓展影响力,已成为中东地区重要平衡力量。然而,美国撤军后在叙在利亚留下的“权力真空”并不是只向俄罗斯开放,土耳其也很活跃,军事介入叙利亚,试图拓展自身利益,目前由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仍控制着叙利亚伊德利卜省。而伊朗、以色列、土耳其、沙特等国也在地区安全中十分活跃,频繁采取军事行动,共同推进中东地缘态势的演变。此外,在美国支持下,以色列与巴林、阿联酋、苏丹、摩洛哥建交,可以视为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关系的重大突破。

   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并不断加码对伊朗制裁,已对欧亚大陆地缘战略关系形成长期影响。2020年年初,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总司令苏莱曼尼被美国暗杀,是伊朗局势和中东局势剧变的重要标志性事件,也充分显示出中东地缘争夺的残酷性,中东地区形势一度出现严重紧张局面。此前,即使面对来自美国的制裁,伊朗也能够保持足够克制并表示仍将留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框架之内,不重启核进程;但在苏莱曼尼被暗杀后,继续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无疑已变得非常困难。2020年6月,伊朗核设施被不明力量突袭,使得地区紧张局势加剧;11月,伊朗首席核专家法赫里扎德被射杀,给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未来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中东地区形势也在向更为复杂的方向演变。

   在亚欧大陆腹地,围绕“纳卡问题”爆发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战争,是继2008年俄格冲突、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在这一地区爆发的又一场具有典型意义的战争,双方死伤数千人,并且运用了无人机等智能化武器装备。两个小国之间的战争,不仅具有深厚的地缘政治背景,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战争形态正在发生改变的现实。疫情下,美国也没有放松在俄罗斯周边的军事部署,持续从北极、中东欧、黑海三个方向加强对俄罗斯的军事侦察和遏制行动,持续向俄罗斯施压。2020年3月,北约接收北马其顿为成员国,6月给予乌克兰“北约能力增强伙伴”地位。

   一个时期以来,中国坚持以利益增量的方式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推动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构建,使周边地区安全局势出现趋稳态势。2020年,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地缘博弈的基本形式已经发生改变,美国已逐渐从在幕后支持纵容与中国存在争端的地区国家制造麻烦为主,转向站到前台向中国施压为主。由于疫情蔓延,美军日常战备受到影响,但仍坚持抹黑中国,动员力量加紧实施印太战略,使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受到极大干扰。一年来,美国以捍卫“航行自由”为名,加大军事力量进入南海的力度,拉拢其盟友和伙伴加入“巡航”,美国军机的活动也趋于频繁,使得南海方向出现了发生军事摩擦的风险。印度对华政策出现倒退,引发中印边界一度陷入紧张局势。日本虽然也承受着来自美国的压力,但于2020年6月15日宣布停止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反映出其有更多元的战略考虑。

   朝鲜半岛局势没有出现大的波动,但也没有走出重要敏感时期。为避免半岛局势出现重大反复,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紧迫性进一步上升。有关各方需要着眼长远发展和稳定需要,继续凝聚共识,才能延续来之不易的趋缓局势和对话势头,防止半岛重新陷入紧张对抗,避免局势出现严重逆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历时8年,在2020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必将强化中日、中韩等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也将促进地区经贸繁荣,同时也有利于东北亚乃至整个东亚局势向好发展。

   台海局势趋于复杂多变。把台湾从战略模糊的“暗牌”打成战略清晰的“明牌”,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整体趋向,但对于到底该“怎么清晰”“清晰到什么程度”,美国国内还没有形成一致认识。在此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强化对台海局势的介入,出台涉台法律和加大对台军售就是其中的具体表现。目前,台湾岛内倾向“台独”的政治势力占据优势,反映出台湾问题的复杂性和解决台湾问题的艰巨性。然而,随着形势不断发展变化,大陆对台海局势的战略控制能力在不断增强,“统一的条件越来越充分”。

  

不确定风险增加呼唤更有效的国际安全治理

   在世界变局中,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复杂交织、相互转换,国际安全局势中失序和不确定性进一步显现,加上局部冲突交替升温,国际安全治理面临新的难题。这也充分表明变局中带来了更多风险。而其中最大的危机就在于旧的国际体系正在失效,而新的国际体系又无法简单生成,在这样一个过渡时期,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冲突层出不穷。新冠肺炎疫情大大加快了国际权力结构和国际体系的变迁,影响国际进程的要素、角色和途径不断增加,国际安全形势日趋复杂。

   疫情中一些地区热点问题不仅没有降温,反而时有紧张加剧和风险叠加的迹象,这也反映出国际安全治理严重失序。例如,在疫情的冲击下,也门内战没有任何缓和迹象,即便联合国呼吁也门冲突各方尽快实现停火以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也无济于事。也门内部各种矛盾盘根错节,内乱和冲突持续不断,其安全局势在疫情的影响下加速恶化。2020年11月20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说,也门正面临发生几十年来最严重饥荒的风险,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以使也门避免发生灾难性饥荒。而在整个中东,国际恐怖主义治而未绝。在“阿拉伯之春”过去整整十年后,地区局势更加混乱,极端主义死而不僵、内乱得不到平息、大量难民流离失所。叙利亚反恐怖主义斗争虽然取得很大战绩,但并未铲除极端组织生存的政治土壤。而在拉丁美洲,智利、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相继深陷政治斗争激化、治理难题凸显的窘境;非洲萨赫勒地区安全局势依然严峻,人口贩运、非法武器交易、毒品、走私、难民等跨境问题交织出现,并与疫情扩散重叠,人道主义危机加剧。

   即使在西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也遭遇瓶颈,原有治理模式的内在缺陷正在更多表现出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美国社会进一步撕裂,种族矛盾上升、极端主义抬头。欧洲不但因疫情导致经济受到严重拖累,而且欧洲一体化进程也因英国完成“脱欧”而遭遇严重挫折。2020年,美国财政赤字达到空前水平,这不仅意味着美元贬值的压力陡增,也可能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国际金融风险高企,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了全球经济将面临严重下行的警告,而经济困难又必然导致更多安全挑战。回顾2020年年初的《慕尼黑安全报告》,其主题就是“西方的缺失”,强调西方已不再那么“西方”,世界也不再那么“西方”,当前世界所面临的安全挑战与西方的衰败分不开,“我们所知的西方不论从内部还是外部都充满了冲突和对抗”。

   不稳定因素增多、国际安全治理面临重重困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不断削减自身长期以来所承担的国际责任,加上有关国家内部事务缠身,国际安全治理供求失衡进一步加剧。面对日趋旺盛的对国际安全治理的新需求,各国尤其是大国必须加强必要和有效的协调合作,寻找预防重大安全风险的方案,积极推进国际安全秩序的进化重塑,实现全球范围内的和平与繁荣。“历史教训已经揭示,强权政治、武力对抗的老路已经走不通。特别是在主要国家均拥有战略能力、战略威慑及稳定得以维持、全球性跨国性问题增多等现实条件的约束之下,依靠武力和战争已经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那样不仅不会有最后的赢家,还将遗患未来。”国际关系需要进化,世界需要一个有弹性、灵活和开放的体系,以便在一个更加复杂和竞争激烈的地缘政治时代维持和平。

   应对类似新冠肺炎疫情这样波及广泛的重大危机,缺少广泛的国际合作是不可想象的。在全球性威胁面前,每个国家都须尽到应尽的责任,不要被少数政客的短视狭隘所束缚。国际体系深度变迁,国家间关系的性质正在发生重要改变,非合作即对抗、赢者通吃的零和博弈已经不合时宜。中美关系也是如此,中美增进战略互信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需要一个较长的互动过程,需要足够的战略耐心。目前阶段中美两国可以从冲突控制机制和推进相互间战略保证两个方面多做工作。大国关系没有一成不变的单行道,中美关系也终究会适应世界的变化,做出合乎历史发展方向的选择。

   2020年国际安全局势动荡起伏、频繁发生的冲突和危机一再发出警示,维护国际安全不能仅仅局限于应对和防范冲突与战争,还必须更积极主动地去构筑和平的基础支撑,实现安全制度供给与现实需求的总体平衡。国际社会只有不断凝聚更为广泛的共识,推进积极有效的安全合作,推动国际安全治理改革和创新,才能找到缓解紧张和纠纷、消弭战乱与冲突的途径和办法,努力实现具有普遍意义的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安全。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   安全机制   大国竞争   战争形态   地区热点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25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