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丽华:宋代的桥与场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2 次 更新时间:2021-01-05 12:16:02

进入专题: 勋卫   散骑舍人   明代宫廷侍卫   锦衣卫   勋爵承袭  

彭丽华  
王丽萍点校:《新校参天台五台山记》卷四,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第273页。

   95(3)孟元老撰、伊永文笺注《东京梦华录笺注》卷一《河道》载,“从东水门外七里曰虹桥,其桥无柱,宛如飞虹,其上下土桥亦如之”(第24页)。

   96(4)徐松辑:《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七之三,第3710页。

   97(5)早期聚落在选址上,虽然地貌、水源、交通、气候、资源等方面各有差异,但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的各个聚落选址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均位于近水的高地上,即依河流、湖泊,建于台地、丘陵之上。《管子·乘马》云:“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管子著,赵守正注译:《管子注译》,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9页)秦汉以降的都城选址,乃至州县治所,大多遵循这一原则。近水则必须建桥以维持因水流而阻隔的陆上交通的畅达,因此桥常与城相伴而生。由于护城河的缘故,城门处也往往有桥。秦咸阳有沙河古桥(咸阳桥)、渭桥。渭桥是沟通秦都咸阳南北两宫的重要通道。秦都咸阳夹渭水而建,咸阳宫在渭水北,兴乐宫在渭水南,因此秦昭王在渭水上建渭桥以通两宫。兴乐宫即汉之长安宫,位于西安市未央区阁老门附近。渭桥,汉称横桥,因桥对着汉城横门而得名,横门正对渭河北咸阳市窑店镇的姬家道(参见刘庆柱:《秦都咸阳几个问题的初探》,《文物》1976年第11期,第26页)。横桥亦称便桥,“在便门外……长安城西门曰便门,此桥与门对直,因号便桥”[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引服虔等注并《元和郡县图志》,对便门桥的具体位置及其与城门的关系进行了详细考证(北京: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357~360页)]。唐时有西渭桥,其位置有变,但至宋代时又移回原处。辛德勇曾指出,唐代中渭桥“连横门、抵禁苑”(辛德勇:《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110页)。洛阳天津桥(又称皇津桥)临近端门,沟通洛阳南北交通,也是抵达西京长安的必经之地。咸淳三年司农卿韦机规划东都,将中桥的位置设在南对外郭城长夏门、北近漕渠之地(刘昫:《旧唐书》卷八七《李昭德传》,第2854页)。这些例子表明都城城门与桥的渊源悠长。

   98(1)参见孟元老撰,伊永文笺注:《东京梦华录笺注》卷一《东京外城》《旧京城》,第1~20页。

   99(2)《天圣营缮令》宋令第18条,天一阁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天圣令》课题组校证:《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附唐令复原研究》,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668页。具体辨析见牛来颖:《〈营缮令〉桥道营修令文与诸司职掌》,杨振红、井上彻编:《中日学者论中国古代城市社会》,西安:三秦出版社2007年版,第178~197页。

   100(3)参见潜说友:《咸淳临安志》卷一八《疆域三·城郭》,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3536页。

   101(4)参见潜说友:《咸淳临安志》卷一九《疆域四·坊巷》,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3544页。

   102(5)周密撰,李小龙、赵锐校注:《武林旧事》卷六《诸市》,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157页。

   103(6)(7)参见施谔:《淳祐临安志》卷七《桥梁》,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3284、3258,3281~3287页。

   104(8)参见施谔:《淳祐临安志》卷七《诸务》《桥梁》,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3288~3289、3284、3286页。

   105(9)史弥坚等撰:《嘉定镇江志》卷二《桥梁》,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2336~2337页。

   106(10)史弥坚等撰:《嘉定镇江志》卷一二《驿传》,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2409页。

   107(11)参见史弥坚等撰:《嘉定镇江志》卷一二《务》,宋元方志丛刊第4册,第2410页。

   108(12)参见史能之:《咸淳毗陵志》卷六《场务》,宋元方志丛刊第3册,第3003页。

   109(13)徐松辑:《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七之二,第3709页。

   110(14)徐松辑:《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七之三五,第3721页。

   111(15)参见刘森:《宋代“门税”初探》,《中国史研究》1988年第1期,第37页;李合群:《再论宋代城门税》,上海《社会科学》2016年第11期,第157~164页。

   112(1)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一七之一五,第6353页。

   113(2)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五七《职官考·都水使者》,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第518页。按,该书卷五六《职官考》亦载,“汴河上下锁、蔡河上下锁掌收舟船、木筏之征”(第509页)。

   114(3)参见加藤繁《宋代商税考》关于引、长引的相关考论(加藤繁:《中国经济史考证》第2卷,第149页)。

   115(4)苏轼著,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卷三三,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946页。

   116(5)脱脱等:《宋史》卷九四《河渠志》,第2335页。

   117(6)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一七之二七,第6363页。

   118(7)佚名辑,李之亮点校:《宋史全文》卷二六下《宋孝宗》,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830页。

   119(8)漆侠:《宋代经济史》下册,第1002页;苗书梅:《宋代县级公吏制度初论》,《文史哲》2003年第1期,第127页;吴晓亮:《对宋代“拦头”与市镇管理关系的思考》,《江西社会科学》2011年第11期,第129~131页。

   120(9)参见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一七之三九,第6363~6364页。

   121(1)苏天爵:《国朝文类》卷五七《中书令耶律公神道碑》,四部丛刊初编本,上海:上海书店1989年影印本,第19页。

    进入专题: 勋卫   散骑舍人   明代宫廷侍卫   锦衣卫   勋爵承袭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204.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 2020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