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向晨:家:中国文化当代最切近的形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 次 更新时间:2020-12-28 00:56:50

进入专题:   中国文化  

孙向晨 (进入专栏)  
单亲家庭,独生子女心态,祖孙三代矛盾,家庭文化极为单薄;放眼整个社会,有着各种的家庭不稳定,留守儿童,民工的露水夫妻,乡村的空巢,这些对中国文化所珍视的家文化都形成了重大冲击。

   我们需要在现代社会的条件下,重新形成新的家理论,反思中国文化的精神实质,发现“家”在现代世界的价值,尊重“家”作为人类生存、繁衍与发展的基本机制,在家庭成员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形成现代的“家风”、“家教”、“家训”,让我们在自然血亲之外,对“家”充满真正的敬意与感激。

   对于这样一种严肃的家文化,需要进行深入的文化建设。在传统文化中,通过各种礼俗,建立其让人充满敬意的礼乐文化。青年男女到了成年,要举行“冠礼”,表示成人,要担负其各种责任;之后则是婚礼,“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18]单是传统婚礼上的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便足以显示了婚礼的神圣性,而现代中国民间的婚礼,除了欢闹,缺少婚礼的庄重感与神圣性。中国人也非常重视葬礼,这是对于先人之于家庭与社会贡献的礼敬;还有对于祖先的祭礼,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原本在殷周时期,主要是尊崇鬼神,事神致福:“殷人尊神,禀民传神,先鬼而后礼”,[19]而主导中国文化传统的周礼,更多地体现为一种家文化,成为规范人们伦理行为的礼仪。在现代社会的条件下,我们依然需要重视基于家的这种礼仪财富。殷周之际,周公对夏商礼乐加以损益,发展出中国传统的礼乐文化。现代中国,也应该在对传统中国的礼乐加以损益,在尊重个体的现代文化下,创造出新的家文化。

   其实除了在礼俗上,现代中国可以对传统加以损益,创造新的礼乐之外;在现代制度层面,我们也完全可以建设一种更加尊重“家”的现代文化。很多国家的婚姻法对于“家庭”都是非常重视的,并给与足够的保护;很多国家在税收方面采取个人与家庭区别对待的立法,充分尊重作为家庭成员所担负的责任。我们还在争论“亲亲相隐”的问题,而世界上很多国家在法庭上都有亲属的证人回避制度。在养老,在教育,在户口,在住房,在丧葬,在祖先祭祀,以及国家节日等等很多方面,我们都可以建立其更加尊重家的现代制度。在这方面,现代中国还有很多可以做的地方,也有很多可以充分挖掘的文化和历史的资源。作为中国人,我们有责任在现代社会条件下建立起更加尊重家庭价值的现代制度。

   “家”对于中国人而言,不单单是一个小家,还是自己的家乡,还是自己的祖国。让现代中国人在“家”的意象中安身立命。“家”是中国人理解世界的起点,是伦理的诞生,是陌生人社会的家园,也是慎终追远的寄托。中国人习惯以“家的眼光”来看待社会,看待国家,看待世界,中国人也是以“家园”的眼光来理解自然,理解我们所生存的世界。我们要重新在现代世界中恢复“家”最为丰富的意涵,让我们来认真地对待“家”,“家”应该是中国文化在当代最有生命力的形式。

   注释:

   [1]列文森:《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42页。

   [2]余英时:《现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北京:三联书店,2004年,第56页。

   [3]王国维:《观堂集林》,北京:中华书局,1961年,第451页。

   [4]孟德卫:《1500-1800:中西方的伟大相遇》,新星出版社,2007年,第39页。

   [5]《中庸·第十三章》

   [6]《中庸·第十二章》

   [7]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6年,第23页。

   [8]《中庸·第二十章》

   [9]《孟子·离娄上》

   [10]《论语·学而》

   [11]李圃:《古文字诂林》,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4874页。

   [12]鲁迅:“写在《坟》的后面”,《鲁迅全集》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286页。

   [13]梅因:《古代法》,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110页。

   [14]参见拙作:《论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第115-147页。

   [15]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175页。

   [16]霍耐特:《自由的权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276页。

   [17]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第339页。

   [18]《礼记·昏礼》

   [19]《礼记·表记》

  

  

进入 孙向晨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文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082.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20年第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