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满君:盐商与积欠:雍正朝江南赋税清查中的异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5 次 更新时间:2020-10-20 15:41:01

进入专题: 盐商   江南清查   雍正朝   歙县   积欠  

舒满君  
倘伊实无需用之处,各商又不愿领回,噶尔泰现署安徽布政使印务,着与魏廷珍确查上江地方有实在无着之亏空,将此银弥补以完本地之公项。(46)

   自雍正五年始,淮盐盐商每年捐银12万两交于运库,经盐官题请运交户部。雍正七年,照旧奏请解运,但该年高淳被参向商人需索,雍正因而未收该款,只将该款着令噶尔泰归还盐商,或与魏廷珍商酌,将该项用于安徽弥补亏空。这条上谕无异于明示雍正帝允许以盐商捐款用于抵补清查之欠,不仅表明雍正帝对盐商的态度,自然也为噶尔泰将运库库银转运至司库提供了合法的途径与渠道。

   鉴于上述情形,伊拉齐与史贻直、尹继善商议后,得出黄光德等盐商代完积欠一事的处理意见:

   臣等愚见,似应将商人黄光德等寄库银两一面弹收,其未解银两,查该商等于己酉纲随引带纳,本年九月内纲竣即可按数通完,则国课不致虚悬,而商人亦获遂睦姻任恤之本怀矣。(47)

   经史贻直、尹继善、伊拉齐会商,一致认为应该将盐商黄光德已纳入纲杂项的随引带纳银两照积欠收纳。雍正帝由是朱批:具题来。至此,雍正七年以来的具题难题终得解决,代完之议遂正式由行省走向国家层面。

   雍正九年二月,雍正帝谕内阁:“今黄光德等代输歙县未完地丁一项,虽属急公好义之举,但各商果皆力量宽裕,情愿代捐,无抑勒勉强情事与否,着高其倬、伊拉齐查明实情具奏,再降谕旨。”(48)通过雍正十年八月二十八日安庆巡抚程元章奏《为商人黄光德等照数捐完节年未完地丁钱粮请准歙县知县杜焕开复》一折可知,歙县自康熙五十五年(1716)至雍正四年积欠及带征欠额共计24 422两,一年内“扬商黄光德等照数捐完,移解司库”,(49)说明盐商代完歙县积欠一事在雍正十年全部以纲杂项由运库转解布政司库代完,正式全额完纳。

   伊拉齐奉旨清查江南钱粮时曾查出无锡县区书李铭儒侵蚀银两,并呈出私收底簿,此即王业键所谓的“双重账目”,(50)梁方仲也曾提及此等情形,(51)该簿册中还存在“以完作欠、飞洒花分、诡户诡名、私记暗号”(52)等弊端,这种情况在两江其实具有普遍性。雍正年间,徽州亦存在此类册书舞弊以致钱粮拖欠之弊,徽州文书中广泛收存当时的赋役合同皆可证实。伊拉齐在江苏通过查核双重簿册,各府州县迅速缴纳有旧欠钱粮10余万,绅衿大户更自认开出旧欠钱粮40余万,官役自首侵蚀近190万,(53)而歙县的实际情形终被掩盖,歙县的历年积欠到底是真实民欠,还是官侵、吏蚀,抑或是绅衿包揽,已无从得知。

  

   结 语

   雍正四年,雍正帝委任魏廷珍为安徽巡抚,申令其力行清查安徽积欠及亏空钱粮,歙县在此次清查中查出积欠钱粮二万余两。县令与士绅谋之于淮扬盐商,盐商应允代完。雍正七年,钦差伊拉齐本意将徽、宁二府列为清查重点地域,但由于盐商的参与,以及噶尔泰身兼盐政、藩司二职的契机,歙县的钱粮清查出现转圜。借伊拉齐稽查江南钱粮之机,盐商代完积欠之事上达天听,在雍正帝的授意下,由署两江总督史贻直等查明具题,盐商代完之款得以借运库转运藩司,抵纳正供。

   在雍正朝严厉清查江南钱粮的背景下,该案的发生有着不可复制的特殊性和偶然性,其中缘由首先在于明清以来歙县盐商在资本和人脉上的广泛积累,其次在于噶尔泰肩任盐政与藩司两衙门。地丁与盐税分别隶属藩司和盐司,本互不干预,徽州盐商在噶尔泰的盐官任上竭力捐输报效,既帮助噶尔泰完善政绩,也给雍正帝留下乐捐的良好印象。其后恰值噶尔泰兼任盐政与藩司两衙门,这一偶然才为盐商代完地丁的运作提供了可能性。

   盐商代完积欠钱粮的举措不仅是雍正朝江南钱粮清查过程中的异数,这种史无前例的操作也是上下行政的难题。这一运作过程,特别是其中遇到的具题与转运等波折,让我们看到清初盐政、藩司、督抚等各省级衙门日常行政中的矛盾与协作。时至今日,尽管我们已经拥有内阁题本、奏折、军机处录副等官方档案,也有孔府、巴县、南部、淡新等地方档案陆续出版,但研究的重点主要在各衙门的内部运作,各级衙门的日常往来互动过程多被掩盖或大大简化,对衙门之间的行政冲突与协调、谈判与仲裁等问题鲜有论及。这或许是未来可以深入研究和探讨的方向。

  

   注释

   1刘凤云:《雍正朝清理地方钱粮亏空研究——兼论官僚政治中的利益关系》,《历史研究》2013年第2期。

   2王业键:《清雍正时期(1723—1735)的财政改革》,《“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32本,1960年6月;庄吉发:《清世宗与钱粮亏空之弥补》,《食货月刊》(复刊)第7卷第12期,1987年3月。谷井俊仁:《明清两朝财政法规之特征:以民欠和亏空为中心》,沈玉慧译,《明代研究》2009年第12期。

   3曾小萍:《州县官的银两》,董建中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06—246页。范金民:《清代雍正时期江苏赋税钱粮积欠之清查》,《中国经济史研究》2015年第2期。

   4曾小萍:《州县官的银两》,第239、240页。

   5魏廷珍:《奏查上江一省钱粮折》,雍正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08623,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6噶尔泰:《奏明安徽布政司衙门一应事宜仰祈睿鉴事》,雍正六年五月十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08821,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7《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70,《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415册,第90页。

   8《清文献通考》卷90《职官考》,《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634册,第60页。

   9魏廷珍:《奏奉上谕计议各官养廉一件》,雍正七年正月初十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08630,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10魏廷珍:《续奏计议各官养廉一件》,雍正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08631,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11《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42,《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4册,第373页。

   12《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88,《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5册,第375页。

   13《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81、84,《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5册,第243、302页。

   14道光《歙县志》卷6《恤政志》,《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七一四号》,台北成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440—441页。

   15曾小萍:《州县官的银两》,第239、240页。

   16道光《歙县志》卷6《恤政志》,《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七一四号》,第440—441页。

   17噶尔泰:《敕修两淮盐法志》,于浩辑《稀见明清经济史料丛刊》(第1辑),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8年版,第1册,第178—182页。

   18嘉庆《重修扬州府志》卷52《人物志七》,《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辑》,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42册,第210页。

   19道光《歙县志》卷8《人物志》,《中国方志丛书·华中地方·第七一四号》,第1206—1207页。

   20许大龄:《清代捐纳制度》,燕京大学哈佛燕京学社1950年版,第21页。

   21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卷19《祠祀志》,《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辑》,第45册,第245页。

   22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卷29《选举志》,《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辑》,第45册,第447页。

   23刘淼:《清代前期徽州盐商和扬州城市经济的发展》,《安徽史学》1987年第3期。

   24王振忠:《清代一个徽州村落的文化与社会变迁——以〈重订潭滨杂志〉为中心》,朱国宏等著《中国社会变迁:反观与前瞻》,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20页。

   25《雍正朝起居注册》,雍正八年六月,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5册,第3680页。

   26《清高宗实录》卷100“乾隆四年九月上”条,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0册,第513页。

   27《雍正朝起居注册》,雍正十二年三月,第5册,第3785页。

   28《雍正朝起居注册》,雍正十二年三月,第5册,第3785页。

   29黄宾虹:《歙潭渡黄氏先德录》,上海书画出版社、浙江省博物馆编《黄宾虹文集·杂著编》,上海书画出版社1999年版,第447、448页。

   30《昭文县香府君、琬府君衣冠墓飨堂记》,雍正《潭渡孝里黄氏族谱》卷五《祖墓》,上海图书馆藏。

   31《附祭墓告文》,雍正《潭渡孝里黄氏族谱》卷5《祖墓》,上海图书馆藏。

   32《雍正朝起居注册》,雍正六年二月,第5册,第1782页。《世宗宪皇帝朱批谕旨》卷170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22册,第837、838页。

   33王定安:《两淮盐法志》卷6《王制门》,《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842册,第723页。

   34王定安:《两淮盐法志》卷152《杂记门》,《续修四库全书》,第845册,第608页。

   35王定安:《两淮盐法志》卷6《王制门》,《续修四库全书》,第842册,第723页。

   36王定安:《两淮盐法志》卷1《王制门》,《续修四库全书》,第842册,第624、625页。

   37详见曾小萍《州县官的银两》第6章,该部分重点梳理江南清查案,第206—246页。

   38伊拉齐:《奏为候上江清查完毕后再往下江清查民欠查追亏空事》,雍正七年闰七月四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706,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39伊拉齐:《奏报清查皖省宁广各属民欠事》,雍正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14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0噶尔泰:《敕修两淮盐法志》,于浩辑《稀见明清经济史料丛刊》,第1辑第1册,第242页。

   41伊拉齐:《奏报清查皖省宁广各属民欠事》,雍正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14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2伊拉齐:《奏报清查皖省宁广各属民欠事》,雍正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14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3康熙朝题本与奏折的主要区别在于题本为正式公文,奏折是君臣间的私人通信渠道,奏折不可据为定案,未有法理上的地位。参见刘铮云:《具题与折奏之间:从“改题为奏”看清代奏折制度的发展》,《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2期。

   44伊拉齐:《奏报清查皖省宁广各属民欠事》,雍正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142,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5史贻直等:《奏为遵旨覆奏事》,雍正八年九月七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4484,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6《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89,雍正七年十二月,《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5册,第383页。

   47史贻直等:《奏为遵旨覆奏事》,雍正八年九月七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4484,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48任梦强等编《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卷103,雍正九年二月,《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415册,第533页。

   49《清代吏治史料·官员管理史料》,线装书局2004年影印本,第46册,第26597页。

   50王业键:《清代田赋刍论(1750—1911)》,高风等译,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41、42、63—65页。

   51梁方仲编著《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页。

   52伊拉齐:《奏为奏闻会同稽查上下两江亏空民欠事》,雍正七年九月十五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709,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53伊拉齐:《奏为奏闻会同稽查上下两江亏空民欠事》,雍正七年九月十五日,宫中档雍正朝奏折,文献编号:402017709,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进入专题: 盐商   江南清查   雍正朝   歙县   积欠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06.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20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