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 次 更新时间:2020-08-03 00:41:32

进入专题: 哲学社会科学   话语体系  

张雄  
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明确指出,面对新形势、新要求,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战略还不十分明确,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总体不高,学术原创能力还不强,总的来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还处于有数量、缺质量,有专家、缺大师的状况,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为什么会存在着如此严重的问题?笔者以为,我们学术话语的价值尺度存在着深层次的问题,主要是我们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学术传统,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我们的学术价值评估,程度不同地受到计划经济体制下学术道统的集体无意识的影响,从学术根部意义来说受到了苏联哲学社会科学的传统范式影响。听苏联专家讲故事为什么今天不能再听了呢?应当说,整个故事既对又不对。对的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有着一定的觉解,不对的是,因为时代不同了,中国当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代替了传统的苏联计划经济模式。马克思主义解释的时代背景发生变化,与时俱进发展当代马克思主义显得更重要、更迫切。这意味着今天的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尤其是我们专家学者教授必须来一场自我开战。要把深层次的知识结构,尤其在价值的尺度调整方面要有全新的改革行动,把价值目标调整到中国梦的战略目标上来。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体制和范式,仍然有守旧的痕迹,缺乏充分的理论自信与自觉。在价值判断上,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本本主义或西化问题。苏联专家的故事是在苏联推行计划经济背景下所诉说的,它与今天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创新及其实践,有着根本性质的不同。因此中国学者一定要关注当下的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大的社会实践问题,用今天的话语来回答今天的问题,来创造出我们今天和改革开放40年实践相匹配的先进的哲学社会科学,从而增强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笔者以为,一直以来我们的学术话语只关注感性的存在,很少关注深层次的感性活动的事实和规律,“感性的存在”和“感性活动的根本问题”,出自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著作中,在他们看来,德国要真正地解放,要融入到西欧现代性发育的历史进程中,像早期英国人搞工业革命,甩着马鞭子搞圈地运动,将货币转变为资本,法国人热衷于启蒙运动、搞政治大革命,而当时德国,处在相对落后状态,在西欧的现代性发育的第一个圆圈运动中,德国人落后了。马克思发现德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落伍了,不但落伍,而且迂腐,主要表现在德国学者要么热衷于空洞的概念思辨,要么热心简单的直观现实,德国人要想前进,要想自觉融入世界历史进程,必须要有脚踩大地式思维,必须把德意志意识形态从所处的迂腐状态彻底改变过来。用马克思恩格斯的话说,德国当时的哲学社会科学等于是一堆精神垃圾、意识的废物。大量的学者做这些方面的工作,而不关注当时德国面对的现实问题,即感性存在活动的根本性问题,这个根本性问题是什么?是最深刻、最鲜活、不断推动历史变革的社会生活实践本身。对当时的德国人来说,就是直面当下工业革命、市场交换以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问题的思考。具体地说,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工业史,马克思说的工业史不是纯粹的概念历史,而是当下历史进程的工业发展的鲜活的生产力运动。第二,交换史,对全社会交换价值的再发现。英国人最早告别了前现代习俗社会,转向现代性发展社会,以货币带动市场交换、以欲望牵引交换的频率,货币化社会就是斯密的商业社会—以货币交换为轴心的社会。英国人发现,单靠甩着马鞭子搞圈地运动是不行的,必须要有教条、学说、科学的定义,斯密创造了国富论教条,英国人开始注意到了当下现实的交换史、货币史、劳动史、分工史的意义,而这些重要的现实问题德国人没有关注。黑格尔为什么到了晚年写了一本《法哲学原理》,把反思的重点落到了现实的市民社会和国家现代性发育的两个重大范畴的思考上,无疑是值得深思的。所以马克思感到德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要想前进、要想发展,必须扭转价值偏好问题,必须关注当下人正在干什么事。

  

   联想一下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打开我们的书、论文,我们有多少篇文章是属于感性直观的存在,还是感性活动的事实和规律?何谓活动?是直接针对今天中国正在发生的货币问题、资本问题、金融问题、财富问题、劳动问题、正义问题、分配问题、交往问题等,能不能把我们思考点聚焦在这些问题上?对这些活生生的实践活动,没有图像的表达、没有逻辑的抽象、没有精神的批判,我们的自我意识在哪里?我们理论自信何在?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里面讲到德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德意志意识形态一旦失去社会存在本体论考察,德国学者们就没有进入真正的历史。同样,我们今天某些学者的学术视野难道进入了真正的历史吗?我们研究的学术敏感度、我们研究的高度、研究的趋势是不是走在马克思所说的“真正历史”道路上?

  

   最后一点,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立需要从注重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精神抓起,国脉与文脉相互统一。建立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教育领域教材建设是关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文件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的工程建设重点强调了三点:第一,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按照一体化、分学段、有序推进的原则,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方位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第二,推动高校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修课,在哲学社会科学及相关学科专业和课程中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学科建设。第三,丰富拓展校园文化,开设中华文化公开课,加强面向全体教师的中华文化教育培训,全面提升师资队伍水平。

  

   笔者以为,中央如此部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和深刻的发展内涵。为从根本上、深层次解决高层次人才培养的学术立场、价值观念、中国情怀、专业的术与道关系等问题有着良好的开端和预期。至少使在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们明白两个道理:首先,可以使大学生们通过西方的“上帝死了”、中国的“孔子活了”的历史直觉变迁,从心理上彻底改变“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态度模式,树立坚定的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其次,设置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课程系列势在必行。它有助于增强大学生在课程学习中培育“根文化”、“学术基因意识”、“专业历史感”、“学科的大地情结”。解决高层次人才培养的扁平化、无根基、弱思维、无家园的深层缺陷。同时还需注重相关课程的教材编写,这里需要把握两个原则:一是与新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对接。教材编写的总方针与中央精神保持一致。做到三个说清楚:说清楚追求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关系,说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精神的关系,说清楚中国的和合文化与西方的丛林文化之间的本质区别。二是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与当代先进文化精神的辨证贯通。主要关涉两个方面:一方面,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精准地做到向现代性的转化;另一方面,系统阐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文化的“家族相似”性。

  

   注释:

  

   ①米歇尔·福柯:《知识考古学》,谢强、马月译,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53页。

  

   ②米歇尔·福柯:《话语的秩序》,肖涛译,载许宝强、袁伟选编《语言与翻译的政治》,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版,第8页。

  

   ③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295页。

  

   ④梁启超:《饮冰室合集·文集》之四十五(下),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18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76页。

  

   ⑥张雄:《创新:在历史与未来之间》,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25~29页。

  

   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6页。

  

  

    进入专题: 哲学社会科学   话语体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335.html
文章来源:《天津社会科学》2019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