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义雄:时势、史观与西人对早期中国近代史的论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0 次 更新时间:2020-06-06 22:19:03

进入专题: 中国近代史体系   进步史观   中西文明   对华政策   排外主义  

吴义雄  
即中国会通过何种方式采纳她的西方支持者“急于塞到她虚弱之手的文明工具”?是快速“购得文凭”成为“西方模式的全面的高度文明国家”,还是“被迫在西方知识的学校里的所有科系从头至尾学足所有的学期方能毕业”?作者认为是后者,即不能指望中国成为快速西化的“现代文明国”。他希望清朝政治家懂得国际法和市民法,京师同文馆教授西方的科学和文艺,政府修建全国的道路系统,创立邮政系统,敷设电报线路。他认为这些事情不应由西方人来做,而应指导中国政府自己去做,“要把中国带入我们自己的行为和思想的轨道,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带领他们学习我们自己训练过的课程。最终我们希望中国会进入具有自己风格的文明形态”。133这篇文章相隔一日被同一报系的《字林西报》和《北华捷报》转载,说明其观点得到认同。

   西人之间在对华关系上实际上的相互竞争,有时会影响其评价。《北华捷报》在蒲安臣使团刚刚派出之际对清朝不吝赞扬之词。但当由美国人率领的这个使团在西方世界大出风头之时,这些英国背景的报刊渐渐降低了调门。《北华捷报》的“1870年回顾”中关于该使团的片段,毫不掩饰地讥讽这个旨在“向西方展示中国文明进步”的使团是如何黯淡收场的。134而当英国的影响可能得以显示时,该报立刻予以正面评价。蒲安臣使团派出不久,谣传清廷将派遣一个“实业使团”到英国。该报再次以“中国之进步”为题发表评论,阐述中国拥抱西方知识的意义,表示将会关注并记录清朝“跨越浅滩”的步伐。135

   洋务运动是在面对多重压力的情况下蹒跚而行的,清朝与列强的关系也堪称起伏跌宕。列强对华“合作政策”的另一项可能的重要成果,是由英国驻华公使阿礼国(Rutherford Alcock)负责与清政府谈判并主持修订、打算取代《天津条约》的“阿礼国协定”,但该协定在1870年被英国政府否决。“阿礼国协定”流产的同时,又发生了“天津教案”。所谓“合作政策”终告失败。《北华捷报》在回顾1870年的大事时说:“所有的经验表明,等待中国政府自觉地拥抱进步,将会一无所获。我们之所得全靠压力,只有持续的压力才能确保前行。”136这是鸦片战争前西人老调的重弹。

   从以上考察可以看出,自1830年代形成的“西方影响下的进步”这一核心观念,已成为西人观察和评价中国问题之基本标准。西方影响和与“进步”事业及其遭到的反对和挫折,成为其关注的主要内容。当晚清时期的事件沉淀为历史时,以中西关系史演变为主轴、展现中国“进步”与挫折的内容就构成了主要的叙述框架。笔者考察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早期叙述晚清历史的多种英语著作,发现这些作品基本符合这一特征。137以下仅选择其中不同年代的几部著作,对其内容稍做介绍,以窥其大概。

   倪维思1869年出版《中国与中国人》一书,第27章“中华帝国的现状与未来”关于晚清的部分,包括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对西方知识的引进与吸纳、外国公使与洋员、同文馆、蒲安臣使团等内容。作者还在章目录中标上“中国不可逆转地走向改革和进步”小标题。138卫三畏《中国总论》1883年第二版在历史部分增加了一章“中国近事叙述”,其中除辛酉政变、皇帝即位、西北动乱等少量内政情况外,所述大多为中外交往,如公使驻京、阿思本舰队、蒲安臣使团、天津教案、公使觐见同治帝、苦力贸易、日本侵台、马嘉理案与《烟台条约》、传教问题、左宗棠平定新疆与中俄交涉、幼童留美等。1391903年,上海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F.L. Hawks Pott)所写的《中国史纲》,鸦片战争后部分所涉及的史事与卫三畏的《中国史》相似,但增加了戊戌变法及义和团运动的内容。1401914年,一位名为李文彬(音Li Ung Bing)的中国作者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一部《英文中国历史》。141该书分为“古代史”“中世纪史”和“近世史”,其中“近世史”从元代开始,而清代历史被放在其中的“衰落时期”,自道光朝到宣统朝,内容包括平定张格尔叛乱、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中兴、中法战争、中日战争、外国侵略加深、义和团运动、光绪末期、辛亥革命等章。其中“中兴”章内容与《中国总论》之“中国近事叙述”内容基本相同;“外国侵略加深”(1895—1899)内容包括中日战后列强对华侵略与戊戌变法;“光绪末期”则叙述新政、日俄战争、收回利权运动、预备立宪等内容。其道光之后的部分基本上搭起了后来一般“中国近代史”著作的晚清部分的框架。1917年,美国历史学家赖徳烈(Kenneth Scott

   Latourette)出版《中国之发展》一书。他以较短的三章简述鸦片战争前中国历史演变过程,以一章介绍中国传统文化诸方面。第4章“从与西方全面接触到中日战争(1834—1894)”,其内容与以上各书大致相似,但对1870年代后洋务事业的简略介绍则为其特色。第5章“中国之变迁(1894—1916)”所涉史实与李文彬书近似,叙述框架则有明显不同。142

   这里无需详细分析各书之观念或理论,仅从以上介绍即可以看出,这些著作均是在“西方影响下的进步及其挫折”观念之下撰述的。可以说,鸦片战争前来华西人以进步史观为基础论述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观念,奠定了此后大半个世纪西方学者论述晚清时期中国历史之基础。

  

   余论

  

   1923年,上海圣约翰大学历史学和政治学教授宓亨利(Harley F. MacNair)所编《英文中国近代历史文选》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该书的中文书名,英文书名是Modern Chinese History Selected Readings。这是笔者所见最早冠以“中国近代历史”书名的著作。它有一个很长的副题,翻译过来是“显示过去百年中国国际关系之各种资料选粹”。143其“近代”一词与以往其他著作中的“近世”在英文中同为modern,但在时间上指代有别,首次将从鸦片战争前后开始的百年作为“近代”,具有历史分期的意义。编者在“过去百年中国国际关系”与“中国近代历史”划上等号,也很能说明他的编纂取向。

   实际上,副题中标明的“各种资料”几乎全部是西文史料,绝大部分是英文文献。这部著作的体例比较特别。编者按时间顺序编纂19世纪前期到20世纪前期的中国近代史事文献,共17章。每章由若干部分(section)组成,相当于节,全书共75个部分。每部分之下分为若干个点,分别对应于具体的事件或事务,共477个点。显然,这是在具体而微地梳理百年史实的基础上谋篇布局的结果,是一部以史料来说话的中国近代史,其内容当然反映了编者对历史的认识。除第1章“中国国际关系之背景”外,各章分别以一个重要事件为中心。第2章“1842年前广州(中外)关系状况”,体现的是西人关于早期中西关系史的观念。第3、4章的标题分别是“第一次英中战争的原因——律劳卑事件”和“第一次英中战争的原因——鸦片问题”,显然采用德庇时和卫三畏的鸦片战争史诠释。编者又用两章篇幅呈现战后条约制度及中西关系情形,以三章篇幅汇集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史料,第10章“1860至1873年间重要事件”内容包括帝国海关的组织、政变、移民问题、蒲安臣使团、修约问题、天津教案等;第11章“1873至1886年与欧洲的关系”包括公使觐见、马嘉理案、俄国与伊犁、中法越南交涉、英国与缅甸交涉,与卫三畏、李文彬著作架构近似。随后各章所述也与前文介绍的各位作者叙述的相应时期的内容相似,包括清季中外关系、清廷的革新与变法。整体来看,该书是叙述1830—1920年代中国历史最完备的著作。

   宓亨利在序言中表示,该书为“学习历史的学生”而编,说明该书呈现的是一种体系性的知识。西人百年来关于近代中国之观念,由这部著作进行了集中而全面的展示。它的出版表明,西人之“中国近代史”论述体系到此时大致成型。这个体系是在近百年的时间里,经由数代学者的努力逐步发展而来的。但追根溯源,其基础则是对华激进派在1830年代的论辩过程中奠定的。即是说,西人的中国近代史论述,起源于当时为打开中国门户而努力的来华英美商人和传教士的言论和著述。也可以说,这个体系可以看作近代西人追求实现在华“自由交往”目标的过程中,从历史、逻辑和观念等方面进行阐述的产物。如前所述,这其中既有为了论证政策目标而有意抽取史实形成的论述,也包含基于对基督教与西方近代文明的信仰而阐述的史观,还有因为论辩的逻辑需要和对自身文明信仰等多重因素而形成的历史阐释。由上述英美人士的作品演变而来的这一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带有“论述”和“阐释”的色彩,与主要在欧洲大陆发展起来的近代西方汉学显然具有不同的学理特征和发展路径。这也表明,这个关于“中国近代历史”的观念本身也是复杂历史过程的产物,值得加以认真研讨。

   从更宏大的历史观来看,无论是急切想要进入中国广阔市场的“自由商人”,还是等待广传福音机会的传教士,抑或是在政治层面实现他们主张的英国及其他列强的政客,都充当了“历史不自觉的工具”。他们策动的进程在客观上引起或加快了近代中国的历史变迁,中国社会不可逆转地、但艰难地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型。他们所阐述的观点,反映的也不仅是具体时代特定群体的利益,在一定意义上更体现了近代西方资本主义体系的文化观念和价值取向。正因为如此,宓亨利以及他前后的历代西方学者对晚清到民国的历史论述,如清朝长期的排外政策、鸦片战争的原因与意义、近代中国在西方影响下的进步与挫折等,以及在此基础上构建的基本史实叙述框架,也以一定的形式反映到民国时期开始出现的、中国学人所建构的多种中国近代史体系当中。

  

   注释从略,详见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19年06期

    进入专题: 中国近代史体系   进步史观   中西文明   对华政策   排外主义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21.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19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