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满:清代闽西客家的乡族自治传统——《培田吴氏族谱》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7 次 更新时间:2020-05-21 16:33:13

进入专题: 明清时期   乡族自治   清末新政   闽西客家   家族组织   族谱  

郑振满  
务宜从次挨贴,不得将田典借。如董理有侵吞诸弊,查确追偿黜换,以昭公允。

   粮畴,宜清完也。钱粮为国家正供,难容蒂欠。光绪三十二年夏月,因立春户人众完粮参差不齐,其南邨公名下正米,概由立春户析出,新立南邨户收入矣。董理务须依期扫数完纳,以省催科。

   公业,宜顾全也。本裔有在众田内筑坟造屋者,务于未事之先,通知董理,协同房长勘明广狭,按数倍或折价抵补,以便别购腴田,方准筑造。又,本裔有耕佃各项田亩,务须依期如数量清,不得延欠抗霸,亦不准贪典田皮,包揽田租。倘有此情,董理协同房长、绅耆,起田另佃,以免效尤。

   汀祠,宜定祭也。每年春分日致祭,由值祭者派主祭、相礼三人,前期诣祠行礼,每人垫伕价伙足边五元。若本裔有人在汀城,则少派一人亦可。其因事在汀者,仅准垫回家伕价伙足;其久寓在汀者,不得混垫。至岁、科两试,定于学台按临之日,生童再祭一次,祭仪席费众办,以重祀典。

   挂像,宜优垫也。准收大塘口新大门店租钱一千八百文,再领文昌社席并义和墟天后社席久远社胙,另贴买牲仪边五元。像前务日献猪首、鸡鱼、海味数色,果品全盒;大烛一对,重十六两;长烛三十对,短烛三十对,约重四十两;红寿香五包。其余随意,以昭诚敬。

   外祖,宜助也。萧坑刘氏,为我祖妣所自出。因其单寒,业经捐付田亩、银两,交与该房亲成宗公众,立有领字,收理生放,以备春秋祭祀。诚以厚其亲者,追其本也。每逢祭日,值祭者可邀一二人,亲往与祭,察其数目,以笃姻谊。

   在“南邨公”支派中,对公共产业、赋税、祭祖仪式和资助外戚等家族事务,都制定了具体的规章制度,而且各有专人负责经营和管理。这种组织严密的支派,在家族自治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培田吴氏为了发展公益事业,还建立了各种慈善机构和社团组织,如“文昌社”、“孔圣会”、“修业社”、“惜字社”、“义仓”、“拯婴社”、“大和山道堂”、“培田公益社”之类。这些慈善机构和社团组织,主要是由吴氏商人和士绅捐资创建的,在家族内部既相对独立,又与家族组织密切合作,构成了家族自治的有机组成部分。

   培田历史上的各种集会和结社活动,最初大多也与文教事业有关。例如,乾隆初期,十五世锦江始创“文昌社”,邀集吴家坊上、下二村的族人,“共结八十份,每份三百文,权子母”,每年定期举行祭拜文昌帝君的仪式。(3)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又有60位吴氏族人组成了“孔圣会”,“于每岁孔子诞辰,恪恭祭祀”。(1)此外,吴氏族人又有“修业社”、“朱子惜字社”等社团组织。晚清贡生吴泰均在《朱子惜字社序》中记述:

   此原修业社也。缘道光八年阖邑修文庙,八四公题大捐一名,计边百元,文昌社派五十,上、下门合派五十,而上门所派,实二十五公乐捐者。……历念余年,因怀畛域之心,遂起瓜分之议。予等不忍美举之就湮也,鸠同志五人(后加勷三人),将分回钱交化行叔手生息,更其名曰“朱子惜字社”。……夫敬圣贤先须敬字,亵字即亵圣贤。兹除祭需外,所有余资,每朔望雇工收买人家废字,捡拾路上弃纸。(2)

   晚清时期,这一组织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逐渐成为培田士绅的领导机构。培田现存的“紫阳书院”,当年就是由“朱子惜字社”创建的,专门用于族内士绅的聚会和仪式活动。上述各种集会和结社组织,主要与吴氏家族的士绅阶层有关,但他们所举办的各种文会和尊崇圣贤、字纸等礼仪活动,对其他族人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清代后期,培田吴氏先后创立了名目繁多的义仓,如“东溪公义仓”、“石泉公义仓”、“郭隆公义仓”、“在中公义仓”、“在宏公义仓”等。这些义仓“或籍公项而设,或由集腋而成”,其目的都是为了赈灾救荒,缓和社会矛盾。光绪版族谱主编吴振涛在《东溪公义仓记》中说:

   义仓者,所以积谷而济荒也,所以济荒而安贫也。而吾谓安贫在是,保富亦在是。何也?年荒岁饥,贫而愿悫者固将转于沟壑,贫而桀骜者岂甘坐以待毙?如是,而富者仓盈庾亿,其能长保无恙乎?况始焉而富者,继焉或贫;富于己身者,或贫于子孙。是义仓,固统贫富所攸赖也;义仓之设,视他公项为尤亟也。(3)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积谷防饥原来属于官府的“惠政”,历代都有“义仓”、“常平仓”等仓储制度,专门用于救济灾民和平抑物价。然而,由于官方的仓储大多经营不善,难以正常发挥救灾作用,因而必须建立民间的“义仓”。吴泰均在《约立义仓疏》中指出,在官府不能有效救灾的情况下,如果民间“又不早为之计”,一旦发生灾荒,就必然“富闭粜,贫苦粜,奸宄窃发,弊窦丛生”。因此,他建议族人自建义仓,“其始各户酌捐,春则照丁分领,秋则薄息交收。其后置产增业,救荒有余,可及他务”。(4)这种以放贷的形式积累资金的做法,后来成为吴氏义仓的主要经营方式。

   吴氏家族中的义仓,大多附属于不同层次的家族组织,但又有相对独立的经营管理系统。如“东溪公义仓”的经营管理,据吴振涛记述:

   东溪公义仓,创之者谁?伯父久亭公也。岁同治己巳,倡议将所理东溪公新丁社及在敬公衣色社两处,移出谷本二百余斗,当众分领生息,春借秋偿。厥后积有赢余,原本归赵,续置田租一十余石。……讵料后董不克胜任,几至借谷者谷本无偿,耕田者田租未纳,岌岌乎有瓦解之势。余忧之,特起而维之。庚寅之春,邀乃应侄等,将簿账领出众理,仅存一百二十斗。……迄今十有六载,增置田租、典税二十余石,借项、赈银一百余两,现存仓谷二百石有奇。近因东溪公春祭席费不敷,每岁垫银数两;年终宰猪,视借谷之偿欠,定颁胙之多寡,以昭赏罚而资激励,约费银二十余两,支用可谓繁矣。(5)

   在东溪公支派中,义仓的经营管理始终是相对独立的,但由于产权属于“新丁社”和“衣色社”,其收入除了用于借贷和赈济之外,也同时用于“春祭”、“颁胙”等家族公共事务。这种与家族组织相结合的义仓,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族产。

   培田吴氏的“拯婴社”,始建于同治年间,是专门救助女婴的慈善机构。据说,当时宣河里一带溺婴成风,“民间生女,恒多溺毙者”。因此,由吴泰均发起,邀集里中郑玉成父子、黄发挥、黄发林、黄振等乡绅,各捐田产,结社救助。吴泰均在《拯婴社表》中说:

   兹告四邻,有生女苦养而愿养者,社内报明,给钱五百,薄助布姜;不愿养者,将女送至,给助加前,即抱配别姓乳娘为媳;其畏累多者,着人送至,报明某姓,给赀抱配如前。幸勿投之杀盆,留出一条生路。(6)

   此社创立之初,“闻而乐捐者,万出万入,几百几千。行之四年,拯活颇多”。但由于“租务繁冗,推董理无肯独肩”。为了分摊社务,吴泰均“将田亩归之各捐户”,因而“拯婴社”也随之分化,逐渐演变为吴氏家族的慈善机构。(1)

   培田吴氏的“大和山道堂”,始建于咸丰年间,实际上是一所戒毒所。据说,当年培田曾经种罂粟、制鸦片,有的族人因吸毒而家破人亡。为了帮助族人戒毒,培田吴氏在村北大坑山的山凹里,建起了“汀州府大和山道堂”。这一道堂信奉“真空教”,又称“空中道”,主要戒毒方式是“通过空腹餐气,静坐练功,饮茶诵经,求进入万物皆空意境,达修真、养性和复元目的”。由于“真空教”排毒戒烟颇有奇效,福州、泉州、厦门、漳州、汀州等地的瘾君子都曾经慕名而来,使“大和山道堂”成为名副其实的戒毒所。(2)

   清代培田吴氏的各种慈善机构和社团组织,大多拥有较为雄厚的财力,创办了多种形式的公益事业。这些公益事业不仅有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而且有效地推动了家族自治向地方自治的发展。

  

   四、从家族自治到地方自治

  

   清末“新政”期间,培田吴氏士绅为了迎合时代潮流,发起成立了“培田公益社”。创建这一社团的目的,据说是为了“兴利除害”,而在实际上,是试图趁清政府推行“新政”之机,把家族自治纳入地方自治的新体制之中。

   “培田公益社”创建之初,主要是动员吴氏家族中的各大支派共同捐资,“交众生息,以利公益”。(3)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六月,由侍卫吴拔桢、教谕吴震涛、武举吴瀚兴、廪生吴煐、附贡凤年、职员达均、附贡大年、职生华年、监生荣春、武生作舟、增生爱仁、耆民乃驣等联合具名,向长汀知县呈送《禀文》,要求批准《培田公益社章程》,并“出示晓谕”。《禀文》宣称:

   涛等前奉宪谕,饬令各地方务将荒山旷土开垦种植,以兴地利而浚财源,仰见为民兴利至意。惟近来人心不古,此种彼收,种如不种,各存不如不种之思。如敝乡山多田少,所有山场种杉竹者不少,贫民全恃此为生活。无奈盗风日炽,肆无忌惮,即经查觉捉获,彼反藉命图赖,或以捕杀恫吓。失主多畏事,只得忍气吞声,任其所为……此害不除,礼何以兴?兹佥议仿照福州茶亭办法,立公益社,以挽颓风而正人心。遇有前项事件,以及诸凡不平之事,由社内绅董分别事情轻重,秉公裁判理处。如敢抗违,佥呈究办。此系为地方公益起见,并无私意其间。另粘抄《培田公益社章程》十节,伏乞仁宪察核,准予立案,一面出示晓谕……并准公举吴诚充培田乡约地方,幸甚戴德!切禀。(4)

   上述《禀文》的关键之处,是以“兴利除害”的名义,要求官府授权“社董”主管社区事务,“秉公裁判理处”。长汀知县随后批示:“察阅所拟《章程》十条,均尚妥协,准如所请办理。一面由县给谕遵照,以专责成,并出示晓谕,可也。”(5)于是,“培田公益社”也就成为合法的地方自治组织。

   《培田公益社章程》以“兴利除害”为宗旨,“凡可以兴乡利、除乡害,视力所能为者,逐渐推行,以明公益。尤赖地方官出示保护,以垂永久”。其主要内容如下:

   一、警察盗匪。迩来游手好闲之辈,不事正业,专行盗窃。若不设法警察,良民何以为生?本社佥议,如有失盗查获,报明绅董,分别处罚;倘敢抗违,送官究治……

   二、严禁赌博。赌博、花会,为害最烈。本社设法严禁,不准开场聚赌;即或花会开设他乡,亦不准乡人带引。如敢故违,不遵约束,由绅董呈官究治。

   三、劝诫鸦片。鸦片之禁,上谕森严。本社敬谨恪遵,剀切劝诫,以副朝廷振兴自强、为民除害之至意。

   四、改良地约。吾里乡约向规,十甲轮流,逐年更换。本社系属八甲,人烟数百,讼端叠出。如遇六甲、七甲、九甲值役,相距数十里之遥。一旦有事,应投地约,跋涉维艰,缓不济急,每致小事酿成大事。且拘于轮流,不由公举,其中恒多昏庸不谙事理者;其巧黠者,簸弄是非,藉为居奇,害伊胡底?本社公举吴诚为培田地约,其人正直练达,可资办公,以为息讼之基础。

   五、平息争讼。乡中遇有争讼,报知地约,由地约通知本社绅董,请两造到局,分别曲直,调和理处,用以推广上宪爱民息讼之至意。

   六、振兴实业。迩来饥馑荐臻,半由实业不兴。本社拟设一劝农工所,督率子弟务农兴工,勤者有赏,惰者有罚,以昭激励。

   七、修蓄杉竹。吾乡杉竹之利,甲于他乡。近因不法之徒肆行盗伐,渐形童濯。本社佥议申禁,有犯禁者从严处罚。如敢不遵,送官究治。

   八、崇尚节俭。迩来物力维艰,非勤务以浚财源,非俭无以节财流。本社佥议,如有不读不耕,徒事酗酒嬉游者,时加训诲,严为督责。至于迎神赛会,徒耗财用者,一概禁绝,以塞漏卮。

   九、敦崇伦纪。每逢朔望,本社绅董传集乡民,到局演说《孝经》及《圣谕广训》,俾人人遵守。如有逆亲犯上,不遵训诲者,严行惩罚;若仍怙恶不悛,送官究治。

十、修明礼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清时期   乡族自治   清末新政   闽西客家   家族组织   族谱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405.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 Academic Monthly 2012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