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满:清代闽西客家的乡族自治传统——《培田吴氏族谱》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 次 更新时间:2020-05-21 16:33:13

进入专题: 明清时期   乡族自治   清末新政   闽西客家   家族组织   族谱  

郑振满  
据族谱记载:

   汀之建祠,籍城廓风龙,以光前德而启后嗣者也。缘我始祖未有飨堂,思得佳基。乾隆丁亥,两门公举孔瞻、玉华等六人,入城相择,契买陈黄氏福寿坊房屋一所;后又契买本屋后陈宅空坪基屋一截。……越岁己丑葺椽,坐艮向坤;桂月初三,祀神主于中厅。昭穆六世至十八世,每名五百钱配享。自是功名渐盛,谓非龙山秀气所钟哉!(3)

   这种建于城市中的祠堂,主要是为了便于族内士绅到城里考试,通常也称“试馆”,在清代闽西是很常见的。但与此同时,族内各支派都可以通过捐款,把祖先牌位送去“配享”,因而也是一种祭祀组织。培田与上篱的吴氏族人虽然同出一源,但历来结怨颇深,难以合作,通过这种联合建祠的形式,促成了两大家族组织的整合。

   清代后期,培田吴氏族人亦官亦商,进入了家族发展的鼎盛时期。在出仕为官方面,先后有十七世梦香出任台湾北路千总、升守备,茂林出任寿宁县儒学教谕;十九世永年出任江西鄱阳司巡检,震涛出任松溪县学教谕,拔桢出任山东青州、登州守备。在经商致富方面,最为成功的是十七世“南邨公”的派下子孙。南邨的曾祖是清初培田巨商日炎,祖镛、父发滋都是贡生。他自己并无大作为,但因子孙发达而屡得封赠,成为吴氏家族史上的一大“封翁”。南邨生六子,存昌同、昌剑、昌启、昌乾、昌风五子,分别号一亭、跃亭、三亭、久亭、五亭。他们以经营山区土特产起家,逐渐扩大及于金融、运输、食盐、洋货等领域,在东南各省建立了庞大的商业网络,积累了巨额财富。如今培田的各种文献和文物,大多是这些士绅和商人留下的。

   晚清时期,培田吴氏的士绅和商人密切合作,把各项家族事业推向了极致。他们一方面建祠堂、捐祭田、兴义学、设义仓,“种种善事,无不踊跃为之”;另一方面又修族谱、立家法、定族规、编章程,“庶风俗醇美,可称仁里也欤”。(4)同治版和光绪版的《培田吴氏族谱》,收录了大量晚清族人的传记、寿序、墓表、诰命和各种家族建设资料,还有新增的《家法十条》、《族规十则》、《培田公益社章程》及历代祖先祭文等。这些资料大多与士绅和商人的社会活动有关,反映了晚清培田的社会变迁和吴氏家族组织的历史特点。

   在吴氏家族史上,每一时期都有若干特别兴盛的支派,如明前期的琳敏、郭隆支派,明后期的祖宽、方茂支派,清前期的容庵、日炎支派,清后期的南邨、昌同支派。依据上述各大支派的生计模式和发展策略,可以把吴氏家族史分为力农起家、耕读传家、经商致富、官商结合等不同阶段。这不仅反映了明清以来闽西客家的社会转型过程,也反映了闽西传统乡村家族的一般发展趋势。闽西客家的乡族自治传统,就是在这一社会环境中形成与发展的。

  

   二、家训、家法与族规

  

   自明代中叶以来,培田吴氏长期聚族而居,力求对家族事务实行最大程度的自我管理。《培田吴氏族谱》中的“家训”、“家法”和“族规”,集中地体现了吴氏家族自治的理想模式。

   在乾隆版的《培田吴氏族谱》中,首次制定了《家训十六则》,“所以昭示来兹,为子孙法守也”。(1)其主要内容包括:敬祖宗、孝父母、和兄弟、序长幼、别男女、睦宗族、谨婚姻、慎丧葬、勉读书、勤生业、崇节俭、戒淫行、戒匪僻、戒刻薄、戒贪饕、戒争讼。(2)吴氏“家训”的上述条目,显然脱胎于康熙皇帝的《圣谕十六条》,但又偏重于家族伦理,忽略了“和乡党”、“讲法律”、“完钱粮”、“联保甲”等条目。(3)在吴氏家族中,这些家训条目构成了族人的基本行为准则,一直沿用至近代。(4)

   培田吴氏的《家训十六则》,主要偏重于道德教化,缺乏强制性的规范措施。因此,在续修族谱的过程中,“诚恐训之不遵,故继之以法”,(5)又新增了《家法十条》和《族规十则》。所谓“家法”,就是由家族组织强制推行的行为规范;所谓“族规”,就是处理家族公共事务的具体规则。在吴氏家族中,《家法十条》主要用于禁止族人的有害行为,而《族规十则》主要用于处理家族的公共事务,二者互为补充,共同构成了处理家族事务和维护社区环境的的管理规则,达到趋利避害的目的。

   培田吴氏的《家法十条》(6),大多是对国家法律的进一步细化,但也有些条文是自行创立的。与国家法律直接相关的“家法”,主要有以下六条:

   孝弟宜敦也。如有逆亲犯长者,通知房长、族绅,严行惩罚;若仍怙恶不悛,佥呈究办,决不宽宥。

   伦常宜肃也。如有犯奸淫众著者,通知房长、族绅,从严惩治,男逐女出;服内通奸确获者,佥呈照例科办,毋得纵庇。

   廉耻宜励也。如有肆行盗窃确有证据者,通知房长、族绅,照盗物轻重处罚;倘敢抗违,轻则驱逐出境,重则捆送呈官。

   品行宜端也。如有赌博、鸦片,务宜父戒其子,兄戒其弟,毋蹈此弊;而开庄聚赌,尤宜禁止、处罚,倘敢抗违,呈官究办。

   礼义宜明也。如有结党为匪者,务必通众捆送,呈官究办;纵容包庇者,一体严究。

   刑罚宜公也。如有逞凶毙命重案,务宜通众,将正凶送官究办,不得任其逋逃,以累他人。

   上述六种不法行为,都有可能触犯国家法律,原来必须交由官府裁决。但在一般情况下,吴氏家族宁可自行惩治这些不法族人,尽可能不去惊动官府。在这里,家族组织已经承担了地方政府的某些司法职能,因而也具有基层政权组织的性质。此外,在国家法律并未直接涉及的领域,吴氏家族也自行设立了以下四条“家法”:

   勤俭宜崇也。如有不读不耕、不务正业、徒事酗酒嘻戏者,凡属伯叔兄长,务宜严训重责,毋得姑息。

   忠厚宜尚也。如有以强欺弱、以众凌寡者,凡属伯叔兄长,务宜极力弹压,毋得置身事外。

   争竞宜平也。如有小而雀角、大而械斗者,凡属尊长,务宜公是公非,照公处息,毋得坐视。

   身家宜清也。如有甘为娼优隶卒者,务必通众出逐,永不许登坟入祠。

   上述四种不法行为,一般不会触犯刑律,因而都是由家族组织自行裁决。吴氏家族中的执法者,主要是“房长”、“族绅”和“伯叔兄长”。他们虽不属于官方行政系统,但却可以得到官府的授权,具有合法的权威。

   培田吴氏的《族规十则》(1),主要涉及公共财产管理、社区环境保护和族内礼仪交往。关于公共财产管理的“族规”,有以下三则:

   祖堂,所以妥先灵而庇后裔也。住持者务宜灯火长明,茶、香奉祀;厅、廊、坪、宇,洒扫洁净;各房间,不准堆积柴杆、粪草等物。违者重罚、搬出,另招人居住。

   图谱,所以考世系而知终始也。递年四房流存,锁匙则别房收执。旧例:典大坵田者,存图箱。务宜香灯齐全,以昭诚敬。倘有散失亵渎,惟领存人是问。

   图银,所以权子母而资修刻也。此项公款,视他项尤关紧要。理事者,务择殷实、公正,以便生放;借银者,务要真实田契为押。三年一换,递年结数一次;至交盘之年,将出入数目榜示通衢。必无侵蚀之弊,新董始可接盘,否则加倍处罚。

   这三项规定,都与每年正月初二的“拜祖图”仪式有关。所谓“祖图”,是用巨幅白绫书写的历代祖先世系图,平时珍藏于“图箱”之中,只在“拜祖图”时取用;所谓“祖堂”,就是全族共有的祠堂“世德衍庆堂”,历来是供奉祖先和“拜祖图”的公共场所;所谓“图银”,是专门用于编修和刻印祖图、族谱的借贷资本,由专人负责经营和管理。吴氏对此立了三项“族规”,可见“拜祖图”是至关重要的仪式活动。关于社区环境保护的“族规”,有以下五则:

   后龙、水口,所以蓄树木而卫风水也。住祖堂者,务宜逐日鸣锣申禁。如有盗斫生柴、枯树,挖枫仁、刬松光者,宜即通知董理,协同绅耆,严行重罚。割蓝箕者,一体议罚。

   前朝屏山,所以拱祖堂而壮观瞻也。不准擅刬土粪,违者重罚。后龙山同此例。

   路内圳水,所以护祖堂而便汲饮也。务宜长流清洁,毋得投以秽物等件,违者处罚。

   田禾蔬菜,所以备饥馑而资利用也。乡内六畜,务宜雇人看守,不准滥放,违者处罚。至于窃盗者,加倍处罚。

   松杉竹木,所以生财源而资利用也。无论何人山场坟林古树,遇有盗者,通众从重处罚,买者同罚。

   上述“族规”的重点是保护风水和生态资源,与族人的生产和生活环境密切相关,因而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违者必须处以重罚。关于族内礼仪交往的“族规”,有以下两则:

   冠、婚,所以荣宗族而继宗祧也。众上贴项,原以资公用,非以供宴客。进泮、登科甲谒祖、请宴,随东家意,不得刻以相蝇。其所请者,务宜酌中馈送礼仪。婚、娶、祝寿,亦同此例。

   丧制,所以尽子道而报亲恩也。初丧服制,本为服内亲房而设,服外者用烛、帛,以益丧家之累。即或情不能已,务宜挽送赙礼;或丧家先行发白者,送礼各宜酌中。若贫不能葬者,尤宜体恤。

   上述规定的主要意图,是要求族人在礼仪交往中必须互相体谅,量力资助,尽可能减轻当事人的负担,以确保各种礼仪活动的顺利进行,避免引起家族内部的矛盾纠纷。

   在培田吴氏家族中,“家训”、“家法”与“族规”并行不悖,但又各有不同的适用范围。如云:“顾立训使人遵,立法使人畏。愿后嗣其恪遵前训,而无劳用法焉,则甚慰也。”(2)这就是说,普通族人只需要遵循“家训”,对不法之徒才需要动用“家法”。至于“族规”,则主要用于维护生态环境和礼仪秩序,以期“风淳俗美,可称仁里”。(3)

  

   三、公共事务与公益事业

  

   自明末以降,培田吴氏分为“敬公房”、“崇公房”、“中公房”、“宏公房”四大支派,每一支派都有各种亲疏有别而又层次分明的家族组织。因此,培田吴氏家族的各种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也主要是由族内的不同支派分别承办的。

   在培田吴氏的各大支派中,一般都有管理本支派公共事务的各种实施细则。例如,“敬公房”第十七代“南邨公”派下的五大房,曾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立下“合议字”(1),对各种公共财产的用途及管理办法作了详细规定。其中包括:设立“祭田”,每年收租608斗,“以为新年祭祠、春秋祭墓、公妣诞辰、冬至祭祀席之资,其租众收,值祭照办”;设立“秀才田”,每年收租480斗,“为文武秀才肄俸之资,中式、出仕一体均收”,另有田租123斗,“为监、贡、职员捐纳之资”;设立“婚田”,每年收租90斗,“为贴婚娶聘金之资”;设立“经蒙田”,每年收租180斗,“为大小学束修、考费之资”;设立“流税田”,每年收租375斗,“五房轮流,周而复始”;设立“义田”,每年收租708斗,“为贴闱费、进泮、廪贡、科甲花币,并祠香灯、修理祠、墓、学堂、仓厫之资”。此外规定:“新大门店租,为值祭挂像、果牲之资;其汀郡店屋租银,即归汀祠祭祀、修理等费。”由于“南邨公”支派族产丰厚,不仅可以承担祭祀、纳税等各种公共费用,而且可以资助派下子孙的教育、科考、婚娶等费用,对家族发展具有重要影响。此后,为了有效管理各种公共财产,委派专人承办各种公共事务,“南邨公”派下又议立了如下《章程》(2):

董事,宜慎择也。务于五房中各择殷实公正一人,以一人总其事,四人副之。除流税田归轮房收理外,所有祭田、婚田、经蒙田、秀才田、义田,一切俱归董理经管。每年粜谷后结算一次,除发用外,如有赢余多金,由董理协同房长,置买腴田,以扩公产。如遇津贴繁多,银数未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清时期   乡族自治   清末新政   闽西客家   家族组织   族谱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405.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 Academic Monthly 2012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