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广新:监护监督制度的立法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3 次 更新时间:2020-05-14 09:27:56

进入专题: 监护监督制度  

朱广新  
载谢在全等著:《物权·亲属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77-278页。

   [29]参见林秀雄:《论未成年人之监护人及“民法”第一千零九十四条之修正》,载谢在全等著:《物权·亲属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79-280页。

   [30]参见曹诗权:《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77-278页。关于类似批评性意见,参见曹思婕:《完善我国未成年人监护立法的思考》,载《理论探索》2016年第4期。

   [31]《民法总则》将《民法通则》所采用的“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替换为“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

   [32]这一立法瑕疵由来于《民法通则》第16条,《民法总则》不假思索地承袭了它。

   [33]例如,《德国民法典》第1789条规定,“监护人由家庭法院通过使之负忠实地和认真地执行监护的义务予以选任。义务的担负应借助于代替宣誓的握手为之。”

   [34]参见《日本民法典》第840条第3款的规定。

   [35]根据《法国民法典》,监护人原则上指定为一人 (第403、404条),特殊情况可由二人分工担任监护人 (第417条)。《德国民法典》仅在将夫妻共同选任为监护人的情况下允许二人同时担任监护人,在其他情况下,“家庭法院应为被监护人只选任一个监护人,并且,兄弟姐妹须予监护的,为所有被监护人只选任一个监护人” (第1775条)。

   [36]该条规定:未成年人之监护人有数人时,共同行使其权限;家庭法院可以以职权对其中部分人确定仅应行使关于财产的权限;家庭法院也可以以职权就关于财产的权限确定各监护人单独或数个监护人分掌事务,行使其权利。

   [37]兄弟姐妹之间本分形连气、情同手足,但一旦各自建立家庭,亲密关系则会削弱。北齐颜之推所著《颜氏家训·兄弟》对此有如下论述:一家之亲,由夫妇、父子、兄弟等三亲构成,此乃人伦之核心。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及其壮也,各妻其妻,各子其子,虽有笃厚之人,不能不少衰也。二亲既殁,兄弟相顾,当如形之与影,声之与响。然兄弟关系会因妻、子的侵蚀而不睦。

   [38]参见李适时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释义》,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90页。

   [39]《德国民法典》第1836条(监护人的报酬)规定:监护被无偿地执行。法院在选任监护人时确定监护人系按职业执行职务的,监护被例外地有偿执行。法院不依第1款第二句作出确定,可以许可向监护人给予适当报酬,并且,由于特殊原因,也可以许可向监护监督人给予适当报酬,但以监护事务的范围或难度证明这样做是正当的为限;被监护人无资产的,前半句的规定不予适用。不得许可向青少年福利局或社团给予报酬。

   [40]德国学说认为,监护人和被监护人之间的关系属于独特的法定持续之债,其本质特征是无偿的行为照顾。参见[德]迪特尔·施瓦布:《德国家庭法》,王葆莳译,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453页。

   [41]《日本民法典》第862条规定,法院可以根据监护人及被监护人的资力及其他情况从被监护人的财产中支付给监护人相当的报酬。

   [42]《奥地利普通民法典》第266条、《韩国民法典》第955条、《智利共和国民法典》第526条以下、《秘鲁共和国新民法典》第539条、新《荷兰民法典》第1:358条、《魁北克民法典》第184条、《葡萄牙民法典》第1942条及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1104条等对监护人的报酬皆有明确规定。

   [43]根据《法国民法典》第429条的规定,除父母之外,因年龄、疾病、距离遥远、职业或家庭事务极为繁忙之一,不能继续尽监护责任的,如此种原因发生在接受监护任务之后,得卸解其负担的监护任务。

   [44]《日本民法典》第844条规定,监护人有正当事由时经法院许可,可以辞去其职务。

   [45]主要涉及管理财产的注意义务标准,如《法国民法典》第450条、台湾地区“民法”第1100条规定“应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 (态度)”管理财产。

   [46]《法国民法典》第395条规定,监护法官对其管辖区实施的法定管理与监护进行一般的监督。监护法官得对无合法理由,不遵守其指令的人科处《民事诉讼法典》规定的罚款。《德国民法典》第1788条规定,家庭法院可以通过科处罚款来督促被挑选为监护人的人承担监护。

   [47]参见曹诗权:《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83、317页。

   [48]该条规定,“父母之一方滥用其对于子女之权利者,法院得依他方、未成年子女、主管机关、社会福利机构或其他利害关系人之请求或依职权,为子女之利益,宣告停止其权利之全部或一部。”

   [49]《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意见》规定:民政部门应当设立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包括救助管理站、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对因受到监护侵害进入机构的未成年人承担临时监护责任,必要时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学校、医院、村 (居)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发现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侵害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举报。其他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个人发现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侵害的,也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举报。

   [50]立法机关工作人员在阐释《民法总则》第31条时认为,它也适用于“具有监护资格的人均推卸监护职责,拒不担当监护人的情况” (参见李适时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释义》,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90页)。这种看法明显过于宽泛。理由在于,《民法总则》第27条第2款与第28条分别规定的第三、第四顺位有监护资格的个人或组织,是以其愿意担任监护人为前提的,不可能发生推卸监护职责的情形。

   [51]根据《民法总则》第30条的规定,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以协议确定监护人的,协议监护是否免除其他不承担协议约定的监护义务的人的法定监护义务?邹海林教授认为,“对此疑问,应当作否定回答。” (参见邹海林:《民法总则》,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第92页)令未被确定监护人的有监护资格者承担监护监督责任,显然比较合适。

  

   作者:朱广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

   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20年第1期。

  

  

    进入专题: 监护监督制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0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