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象:在左右和进退之间——文革中的聂荣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76 次 更新时间:2020-05-08 18:19:18

进入专题: 文革   聂荣臻  

萧象  
违心说话,又未尝不是聂荣臻挨批实际情况的折射。它折射出了:一、在非理性的狂热时期,很难有人能置身其外,谨慎稳重如聂荣臻者也难免不被时势裹挟,主动或被动做出或接受一些不可思议的过头事情;二、党内斗争的曲折激烈与错综复杂,即便是生死之交的亲密战友,在党性原则的规定下,也不留情面,毫不客气地予以批判。

   当然,这种批判与打倒不同,它属于敲打,反映了毛泽东对于聂荣臻等被指为“二月逆流”的老帅们的一种暧昧态度。由于老帅们的资历与威望,毛始终对他们中几位不太放心。为掌握了解他们对于文革的真实态度,毛曾通过叶群安排七机部部长王秉璋到老帅们的住地西山,充当卧底。王秉璋为聂荣臻属下,被造反派批斗关押发病,经林彪斡旋,毛泽东同意,刚被放出;他把聂荣臻、徐向前、叶剑英每日的活动与言行,写成两份详细报告,呈递于毛。报告如实记录了老帅们挨批之后私下谈话的具体内容,对文革的看法与认识,及其态度转变,无不真诚地认为文化大革命于反修防修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具有重要作用。(《吴法宪回忆录》,第662页)

   这是一份在老帅们没有戒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录得的秘密情报,应是聂、徐、叶对于文革态度的真实反映。据此,可以这样认为,聂荣臻等从对“五▪一六通知”的真心拥护,到“二月逆流”时的心怀不满,再经过毛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敲打,重新端正了对文革的态度,站回到了毛的革命路线上来。一直以来,人们对“二月逆流”的认识评价存在着某种偏差。无论当时批判其“否定文革”,还是后来称赞其“反对文革”,都有夸大的成分。其实,若果细加审察就会看到,“二月逆流”实际上是执政党内部激进与稳健两派在文革特定时期,矛盾尖锐冲突的一种外在表现。以四帅三老为代表的老干部稳健派批评指责文革,除了中央文革本身做法错误外,一定程度上是因文革政策分歧,与不同性质(政治与业务)的工作(徐、叶拍案颇能说明问题,徐时为军队文革小组组长)而产生的矛盾,其中也不无因自身实际利益受损(受到冲击而境况恶化)而引发的不满。在拥护毛泽东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司令部及其路线和认定文革反修防修的重要作用上,矛盾双方高度重叠,并无二致。西山秘密报告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而这正是毛所希望看到的,也让他多少心里有了些底案。但这种心里有底只能说明是在某一时期和某一节点。总体而言,毛泽东对作为右倾代表的几位老帅有底又没有底,放心又不太放心,既有所信任又加以提防,要用他们又不能大用,故而施行打而不倒,烧而不焦,打拉结合,宽严相济的灵活政策。

   这就是为什么“二月逆流”一直在受到批判,而聂荣臻等从未在公众面前消失的原因。也就是为什么八届十二中全会上一边是林彪讲话,指“二月逆流”为“严重的反党事件”,“目的是要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和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绩”,周恩来等对“二月逆流”中人的严肃批判;一边是毛泽东在闭幕会上为其缓颊,说:“这件事嘛,要说小,就不那么小,是件大事。要说那么十分了不起呢,也没有什么十分了不起。他们有意见要说,几个人在一起,又都是政治局委员,又是副总理,有些是军委副主席,我看也是党内生活许可的。他们也是公开出来讲的。九大代表,‘二月逆流’的同志不参加,我看就是个缺点。对于一些老同志,要一批二保三看。”

   对会上受到批判,情绪低落,心境黯淡的聂荣臻来说,听了主席这番不无宽慰的话,心中是怎样的温暖和感激,不难想见。

   但这并没有带来政治上的起色。八届十二届全会之后,聂荣臻反而“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各种文件基本停发,生活上也受到种种限制,处于闭门思过的状态。”在九大,聂荣臻保住了中央委员,但被排除去了政治局。他与几位老帅被安排到工厂一边蹲点学习,一边从事国防形势研究,时不时向中央提供咨询意见,基本处于投闲置散的边缘状态。

   这种灰暗沮丧的闲置状态,前后持续三年之久。直到1971年“九▪一三事件”爆发,林彪出人意外的乘机外逃,摔死于蒙古温都尔汗,聂荣臻等一批老干部的政治境遇开始出现柳暗花明的转机。

   但这并不意味着聂荣臻的投闲置散乃林彪所为(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在聂荣臻问题上林彪有过严厉的指示),而是林彪事件让中国突然陷入空前而巨大的政治危机,毛泽东陷入无法自圆其说而痛苦的尴尬境地——亲密战友分道扬镳,党章规定的接班人叛逃他国。面对突如其来的深重危局,毛已是孤掌难鸣,独木不支,因而想起,需要召回重新启用那些被打倒遭闲置的从前的战友和属下。

   1971年9月下旬中央召开部分老同志座谈会,揭批林彪反党活动。聂荣臻会上作长篇发言。聂荣臻最初认识林彪是在黄埔军校,当时聂任政治教官,林为第四期学员,从1932年3月起聂、林分任红一军团政委和军团长,互为搭档,时间长达四年之久,其后在抗战初期八路军115师和解放战争平津战役时,二人也有过短期共事。可以说,战争年代最知林者,莫过于聂也。聂从历史回顾的角度重点揭露了林彪在红军时期的主要错误,他说:

   (1)1932年春打下漳州后,在当地筹款。有人把不交款的人拉到街上拷打,我反对这种做法,但林彪支持。他说,“我们要不要钱?没钱就不能打仗。”我说:“我们要钱,更要政治。”(2)长征通过敌人第三道封锁线时,军委命令一军团抢占九峰山,掩护大部队行动。林彪主张一军团走大路,突过乐昌。我坚决主张执行军委命令,结果抢占了九峰山,完成了掩护任务。(3)遵义会议后,在渡金沙江前,林彪埋怨部队尽走“弓背路”,写信要求撤换朱德、毛泽东的指挥权,改由别人指挥,我批评了他的错误,后来他在会理会议上受到了批评。(4)一、四方面军川西会师后,张国焘搞分裂主义,我要他警惕,他反说我是宗派主义。(5)长征到达陕北时,他向中央要求率部到陕南下打游击,想离开毛主席,自创天下。(6)东征时,毛主席来电,要求一军团拨兵给十五军团,林彪先表示反对,我也不同意。1935年的大相寺会议上,批评我有本位主义,这个批评是正确的,我作了检讨,但他却一言不发。

   在此之后,乃至后文革的改开时期,聂荣臻在不同场合,在所撰回忆录中,对林彪有更进一步的系统评说与批判,姑且不论。就这份发言而言,它距林彪出事不过半月,未经刻意修饰与斟酌,最能反映聂当时真实而微妙的心态。一方面在事实层面,较为客观理性,没有太多的上纲上线,而是按照中央意图,用具体事例说明,历史上林彪无论政治还是军事并非一贯正确,也并非一贯紧跟主席;同时也不无向中央表示紧跟的意味——自己当年与林彪的错误进行过斗争。

   聂、林关系究竟如何,是一个饶有意味的话题。由于林彪出逃叛国的负面历史定位,今人看到的有关林彪与他人关系的叙述,多已经过修饰而难以反映本目。聂荣臻自述,平津战役后林彪曾提出要聂到四野作政委的建议;文革高峰时国防科委系统流行聂荣臻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林副主席的亲密战友”一说;邱会作在回忆录中也提到,在军委内部刘伯承、陈毅、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等元帅都是支持林彪的。从这些蛛丝马迹,我们大致可以推想,聂、林关系不说亲密,应也正常,至少不是紧张。而聂所以有此揭发批判,乃是林彪这一揭批对象已经出事,按照党内规矩,遵循党性原则,以为政治大局需要所使然也。

   毛泽东说过,“对于一些老同志,要一批二保三看。”对于尚处于在“看”阶段的聂荣臻,他在批林会上的发言,自是带有给上“看”的性质意味。

   其后不久,毛泽东在不同场合对外发话,说:“‘二月逆流’是什么性质?是他们对付林彪、陈伯达、王、关、戚。那个王、关、戚、‘五一六’,要打倒一切,包括总理、老帅。老帅们就有气嘛。”“‘二月逆流’经过时间考验,根本没有这个事,今后不要再讲‘二月逆流’了。”73年元月毛泽东派女儿李敏看望聂荣臻,表示抚慰;12月下旬在接见参加军委会议的同志时又说:“贺龙、‘杨、余、傅事件’要翻案,我是听了一面之辞。”

   随着“二月逆流”与“杨、余、傅事件”的正名平反,聂荣臻逐渐回到了政治生活的正常轨道。

   聂荣臻再度登上政治高点,重新当选政治局委员,在77年8月的十一届一中全会上。当然,这时历史已翻开新的一页,进入到后文革时代的新时期。

  

  

   2020/4/15

   主要参考资料:

   《聂荣臻回忆录》

   《聂荣臻年谱》

   《聂荣臻传》

   卜伟华:《砸烂旧世界——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与浩劫》

  

  

    进入专题: 文革   聂荣臻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2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