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国:新冠病毒:冲击、应对及中国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4 次 更新时间:2020-05-07 14:12:14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贾庆国  
还摧毁经济,代价太高。所以,这个疫情的特殊性决定了一开始它们做决定的时候就很难,做了决定后实施严厉的隔离阻断措施更难。

   第二个因素是文化差异。东亚国家的人在群体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比较倾向于重视群体利益,而西方国家的人更多的强调个人利益,他们也不是不重视群体利益,但是认为个人利益界定群体利益,在他们看来,小河有水大河满。东亚国家的人认为群体利益界定个人利益,是大河有水小河满。逻辑是倒过来的。所以,当国家面临危机的时候,东亚国家在保护群体利益时享有更大的权利来限制个人自由,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韩国这些东亚国家有可能迅速实施隔离阻断措施,而西方国家却很难做到。

   第三个因素是政府的作用。政府的作用还是比较明显的,特朗普的作用就不用说了,他的作为和不作为都给美国带来巨大的伤害。一些亚洲国家刚开始看起来很好,但是后来发现问题不小,比如说日本和新加坡。新加坡忽视了外籍劳工的风险,它有几十万外籍劳工,这些人居住条件密集,很容易相互感染,导致现在疫情的爆发。日本是因为不愿意推迟奥运会,所以迟迟没有采取更加有利的措施。这两个国家政府的作为都使得它们的疫情比一般情况要严重很多,主要是政府的判断出了问题。

   第四个因素是意识形态。由于种种原因,这个因素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这次西方国家应对疫情不利,在相当大程度上也是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做法非常抵触,先是不相信中国的数字,后来又认定中国的做法是所谓集权主义的做法,它们学不来。只是到了后来事态严重了,它们才在一定程度上效仿。因为不愿意借鉴中国,它们就研究日本,日本没有强制实行隔离阻断,但数字看上去不错。西方国家可能不知道,也可能是不想知道,日本出于举办奥运会的考虑,对核酸检查设置了很高的门槛。也就是说人要是不到病得很严重了,要进急救室了,它是不会给你做核酸检查的。结果核酸检查率非常低,表面上看它的应对效果不错。但实际上它的感染的人数远远超过公布的数字上反映的情况,最近日本的感染人数暴增,这个问题才比较明显的暴露出来。正是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国和欧洲才选择学日本、学新加坡,而不是学中国。现在美国和欧洲一些人说中国误导了它们,其实谁也没有误导它们,是它们学错了对象!当然,这个因素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需要进一步研究。

  

   四、怎么看待疫情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和影响?

   这次疫情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和影响是两个方面的,既有积极的影响,也有消极的影响。最终是积极的影响大还是消极的影响大,取决于两个国家现在和未来的互动。

   积极的影响主要表现在新冠病毒已经成为两国共同的敌人,而且是非常强大和凶猛的敌人。两个国家的根本利益要求两国合作来共同应对这个敌人。这就要求两国加强信息共享、加强特效药和疫苗的研制的合作,通过捐赠和贸易给对方提供必要的防疫物资,同时引领和协调国际合作,以便更好、更有效的应对疫情。

   消极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出于意识形态愚昧和偏见,加之疫情之前两国负面互动积累的各种怨恨,两国国内都有一些极端人士趁机宣泄对对方的不满,对对方经历的灾难幸灾乐祸,从最坏的角度揣测对方的做法的用心,制造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包括在没有确凿事实的情况下,指责对方制造或者有意传播病毒,甚至宣扬对抗和战争。在网络时代,这种人性最阴暗的一面被急剧放大,使得两国难以开展合作。

   面对疫情的威胁,两国政府本应从人道主义和国家利益出发,加强合作,抵制那些极端人士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两国政府也在一定程度上这么做了。但是,也不难看出,两国政府都没有完全摆脱那些极端人士的影响,特别是特朗普政府的高层内就有一些极端的反华的高级官员,而且从总统到国会许多人,都在迎合这些极端人士的要求,这给中美合作非常困难。

   双方合作最大的障碍是双重的,一个是心理上的,一个是政治上的。

   心理上,两国都面临如何看待对方的问题,最近几年美国对外政策的主流,对中国的看法越来越偏激,总是从最坏的角度来解释中国的言行。中国也有一些从极左和修昔底德陷阱的角度,也就是从最坏的角度揣测美国的用心,这种心理导致双方很难合作。

   政治上,双方都有人出于不同的利益和价值取向,刻意夸大对方的负面言行,甚至公开煽动对抗,比如抓住对方极端人士的言行大作文章,宣扬中美无法合作,必然冲突。在这些人的蛊惑下,两国民众间不信任程度越来越高。最近美国的一些民调也显示,美国人对中国的负面的看法在不断地上升。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估计也差不多。

   在这个情况下,双方有识之士应该客观务实评估中美关系的性质,以及维护这一关系对两国乃至世界的重要性,采取积极措施稳定关系和推动合作。中美都是国际秩序的利益相关者,都希望世界稳定和繁荣,中美和平共处和合作符合两国的最大利益,这是两国关系的根本。面对疫情,中美两国必须加强合作,无论是交流抗疫经验,还是研发药物疫苗,还是协调各国经济政策共同稳定经济,合作两国才能有效抗疫,合作两国才有可能稳定经济,合作两国才可能有好的未来。

   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取决于两个国家的互动,是否能够克服刚才提到的一些障碍。不久前中美两国元首通过电话表示要加强合作,如果两国政府真正落实两国元首的共识的话,两国合作抗疫还是有希望的。疫情之后,两个国家关系也会有所改善。但如果这个共识落实不了,不仅两国疫情合作难以进行,而且疫情之后的中美关系也没有一个好的前景。就目前的情况看,最有可能出现的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情况,那就是两国既进行某种程度的合作,但是又在合作中磕磕碰碰,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构成复杂和难以预料的影响。

  

   五、如何看待疫情对美国总统大选的影响?

   这次疫情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它发生在总统大选之前的7个月,这给特朗普连选连任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遇,为什么这么讲?历史经验表明,当美国面临危难的时候,美国民众大多会选择支持他们的总统,美国人把这种情况叫Rally around the flag effect,所谓的聚合在国旗下的效应。这次也不例外,最近的一些民调表明,在疫情爆发后的初期,特朗普的支持率也是上升的。不过,和历史上当美国面临危难的时候美国民众对总统支持率大幅上升的情况相比,这次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只出现了小幅上升。

   另外一方面,这次疫情也给人们更加直接的观察领导人的人品和领导能力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这个对特朗普非常不利。作为领导人他的表现太差,不是一般的差。他反应迟钝,语无伦次,自相矛盾,不负责任,而且明明是自己把事搞砸了,又不愿意承担责任,而是毫无道理的怪别人,怪奥巴马、怪中国、怪欧洲、怪他的下属。结果美国很多人对他极度失望。

   4月20号CNN有一个报道专门分析了这个现象。根据这篇报道,美国各项民调显示,尽管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但是和以前美国面临危难的时候的情况不同的是,这次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幅度小,而且很快就开始下滑。这是他的民调特朗普支持率的情况,刚开始是上升的,现在都在下滑,不是一个民调,是好多个民调的结果都是如此,特朗普比拜登要落后5-8个百分点。

   未来特朗普是否能够连选连任取决于他的表现,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疫情对他的选情不仅没有明显的帮助,他在这次疫情中的拙劣表现,加上经济和就业受到严重冲击,大大降低了他连选连任的可能性。所以,如果不发生意外,下一任总统很可能不是他。

  

   六、美国总统大选会不会因疫情延迟?

   推迟的可能性很小。根据美国国会1845年通过的《美国总统选举日法》,总统选举和副总统选举人应在当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之后的第二个星期二由每个州任命。这部法律还规定,现任总统无权自行更改日期,也就是说特朗普不能更改这个选举日期,所以美国如果想推迟总统大选,必须由国会两院通过一部新的法律,经特朗普签署之后取代或修改《美国总统选举日法》,才有可能实施。在现在国会两党极度分裂的情况下,国会很难通过这样的法律来推迟大选。

   此外,即使国民通过决议推迟大选,按照宪法规定,总统和副总统任期截止是1月20号中午12时,所以在任总统和副总统也不能继续执政,需要其他人顺位代理。

   所以,即使推迟总统大选,特朗普也得让位给别人来代理总统的职位。因此,对于特朗普来说,推迟大选对他没有什么好处。现在拜登和美国国内的一些人,说特朗普有可能要延迟大选,更多地是出于竞选采取的虚招,无论从宪法和法律的角度来看,还有从政治利益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延迟大选既没有积极性,也没有多少可能性。最近特朗普和民主党领袖佩罗西都宣称,美国的总统大选会按时进行。由于疫情原因,投票的方式有可能发生改变,比如说通过邮递的方式进行。

  

   七、如何看待中美在影响力和领导力上的竞争?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说明一下什么是影响力和领导力。一般来讲,影响力和领导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硬实力,另外一个是软实力。硬实力主要是经济、军事和科技能力。软实力就是国家治理体系的合理性和国内主流价值观在海内外的说服力和号召力。

   短期内硬实力是可以单独增长,比如说二战前的德国和日本国家。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说硬实力要可持续增长离不开软实力。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关系可能是对立的,比如说强势压人服从,只会使自己丧失软实力;但也可以是相辅相成的,比如如果你拥有软实力,硬实力有助于增加你在海内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拥有硬实力可以使人生畏,对方不得不按照你的意志行事;拥有软实力可以使人跟随,对方会心甘情愿地听你的指挥。只拥有硬实力的国家只能靠自己,而拥有软实力的国家则既可以靠自己,也可以靠他人。即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中美在影响力和领导力的竞争,实际上就是硬实力和软实力的竞争,短期内是谁硬实力强谁就占上风。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谁的软实力能跟上,谁才能够取得持久的优势。中美在国际上竞争影响力和领导力不见得是坏事。如果是良性的竞争,不仅会推动两国国内的进步,也会使我们生存的世界更加美好。但如果是不择手段的去维护所谓老大的地位或争当老大,那可能是坏事,不仅阻碍两国各自的进步, 而且还会给世界带来伤害。

   良性的竞争能够推动两国和世界的进步。中国如果能够解决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并在这方面引领世界,这个对世界和包括美国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事。美国如果能够解决好自己内部财富分配问题,并在这方面引领世界,对中国和世界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情。在处理疫情问题上,中美都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两国谁能够吸取教训,完善现有的防疫预警机制,谁就有竞争力,并在下次疫情出现时有效应对,谁就能在世界上具有更大的影响力。这种竞争对两国和世界来说都是福音。

  

   八、美国会因为国内疫情政治的需要主动跟中国打仗吗?

   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人在说美国会跟中国打仗。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主要有几个理由:一个就是中美之间打仗的代价太高,美国也好、中国也好,这个代价都是无法承受的。中美都是核武器国家,自从世界有了核武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86.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EMBA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