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疫情之下:反思中国经济改革历程,当重读马克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3 次 更新时间:2020-03-30 20:05:27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中国经济   马克思  

韦森 (进入专栏)  
实际上,在世界上这应该是一种中国的独特的农业生产经营制度。从改革的过程来说,农业承包责任制(土地集体所有,农民家庭经营),实际上也是哈耶克所说的一种自发秩序。中国改革过程中另一个重大的制度创新,就是经济特区的设立和发展,以及后来各种各样的经济开发区,高科技园区,乃至自贸区的建立和发展。这在任何国家都是没有过的(当然后来有其他国家有的开始向中国学习)。在“文革”后,在邓小平、习仲勋、吴南生、叶剑英、谷牧等老一代中共领导人的共同推动下,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先设四个经济特区,后来又在邓小平、朱镕基等国家领导人的提议和协调下,设立了浦东开发区,一些制度和办法先在特区和开发区实验,然后才推向全国。没有经济特区和开发区的这些先行实验的制度之特殊和创新,就没有今天一个超过1300万人口,GDP超过2.4万亿元和目前世界上也最具创新能力的超大城市深圳在南方的迅速崛起,也就没有GDP超万亿、高楼大厦林立的浦东新区。这无疑都是人类社会历史上的伟大制度创新和20世纪末21世纪初在中国发生的伟大经济奇迹。

   整体而论,这两部著作都非常精彩,都较全面记述了过去40年中国波澜壮阔又艰难曲折的改革过程,既有理论,也有现实和历史的资料,都讲的非常深刻。这正是这两本著作的意义和重要性之所在。反过来看,只有社会上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过去40年的经济改革过程,明白了过去40年中国市场化改革是如何一步步艰难走过来的,知道了在改革过程中哪些改革实验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知道了我们今天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种独特市场经济体制,我们才能明白中国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大方向,才能理解未来中国当走的路。

  

四、当下写作


   最近一段时间在修订自己在2001年出版的《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和《文化与制序》,后一本书2002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两本书的修订版今年上半年都会出版印行吧!时隔近20年再修订自己最早的这两本学术著作,我力求基本框架和内容都尽量不改,只是增补了一些内容,改正了部分纰漏,并增加了多篇长篇附录。至于翻译,我个人没有时间从事翻译,但是,近几年,我与我们复旦大学的方钦博士一起,主编了一套将由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人类经济社会思想探索前沿丛书”。

   这是一套学术分量极其重要的高精尖的社社会科学译丛。其中包括当代世界上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哲学家、政治学学家、法学家和伦理学家以及博弈论理论大师的一些名著,如剑桥大学老牌经济学家弗兰克?哈恩(Frank Hahn)的《哲学与经济理论》(1979)和《伦理学、理性和经济行为》(1996)、博弈论大师也是我个人的好朋友肯?宾默尔(Ken Binmore)的《博弈论基础》(1990)、约翰?E.罗默(John E. Roemer)《机会均等》(1998)、霍华德?马格里斯(Howard Margolis)《自利、利他和理性:一种社会选择理论》(1982),乌尔曼-玛格利特(Edna Ullmann-Margalit)的《规范的产生》(1977,这是一部特别重要的著作,多年来在全世界学界有很大影响),世界著名政治学家乔恩?埃尔斯特(Jon Elster)的《尤利西斯与海妖:对理性与非理性的研究》(1979),以及他的《解除束缚的尤利西斯:关于理性、预先承诺与约束的研究》(2000),尤其是世界著名哲学家大卫?刘易斯(David K. Lewis)《对惯例的哲学研究》(1969)这本书,对当代经济学、博弈论、哲学和政治学都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套书还包括诺兰?麦卡蒂(Nolan McCarty),亚当?梅罗维茨(Adam Meirowitz)的《政治博弈论》等等十几种。

   这些都是当代世界上影响很大的社会科学名著,但极其艰深难懂。目前这十几种著作都基本翻译好了,正在编辑、校对和排版之中,估计今年会出齐。相信这套译丛出版后,会对国内哲学社会科学界界产生一定影响,会提高我们哲学社会科学界整体理论认识。

  

五、疫情的经济影响


   对于这个问题,要专门找个时间讲。这里无法展开谈。总的看法是这次疫情短期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冲击将会很严重,今年第一季度不管怎么算,怎么统计,都会是较大幅度的负增长,至于第二季度是否能快速恢复,我个人还不是太乐观,主要是要看疫情什么时候能基本上控制得住。

   我特别担心这场疫情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和服务业的影响。这次新冠肺炎爆发对出口企业的影响,也将是巨大的。因为,一旦外国的采购商因为新冠肺炎的传播不从中国购买了,而转向其他国家,你再叫人家回来合作可能就比较难了。加上中美贸易战还没结束,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已经受到严重的打压,这已经给中国的出口企业带来了很大负面影响。也有一些大的外资公司和企业也开始从中国撤出,这些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都会是长期的。新冠肺炎疫情短期对经济的短期冲击将会过去,但长期的影响才是致命的。尽管短期内中国经济增速会下行,但是我感觉还是不要启动新的“四万亿”甚至24万亿的刺激计划。因为,目前中国的广义货币已经超过200万亿元,政府的财政赤字已经超过GDP的5%。且中国经济的整体杠杆率已经超过250%,如果在疫情过去之后继续采取一轮新的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我担心将来会进一步导致整个经济的金融风险和通货膨胀。因此,我觉得既然一个未预计到的新冠肺炎流行严重的冲击了人们的生活和企业的生产和市场贸易,那就等疫情过去后尽快让整个经济自然恢复吧!哪个国家在其增长中都可能会受到一些自然灾害的冲击,都会出现波动。中国经济即使今年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也不要盲目地再启动新的几万亿和几十万亿的刺激计划。现在最要紧的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是为企业减税降费和降低利息率等措施,以及其他辅助企业的措施,让企业尽量活下来而不倒闭,共同渡过今年这个难关。我真正担心的是这次疫情冲击,许多企业和公司活不下去了,一些能熬过去的企业也不再招聘新人。这样834多万大学毕业生大都找不到工作。这将会引起很大的社会问题。如果新冠肺炎再继续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冲击,甚至会引发新的一次世界性的经济萧条。那对中国的外贸出口和中国经济更会产生更加不利的影响。

  

六、对疫情的反思


   尽管我们是把经济增长作为唯一的国家的发展目标,但是不能不计一切后果地追求经济增长和没底线的消费。比如,我们改革开放以来,在餐饮业食用野生动物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市场,从而也形成了野生动物的合法和非法的交易。我之前就一直认为,餐食一些稀珍野生动物,这是一种几乎没有道德底线的市场和消费,是一种民族和文化的陋习,一种在近几年由于经济发展起来而又复兴起来的一些陋习。

   我们中国人所食的一些野生动物和宠物,令一些外国人看到觉得不可理解,我们中国人的餐桌上有蛇、狗、猫、老鼠、穿山甲、果子狸、獾、白鹭,野鸭,大鲵等,还有最近才知道还有蝙蝠等等飞禽,甚至有传说中的“猴脑”,这让外国人几乎不能理解,甚至有的人认为我们还不是文明人。

   实际上,餐食一些稀珍野生动物和宠物,这也不符合大自然的法则,也必然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包括这次先从武汉流行起来的新型冠状肺炎,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售卖和宰杀野生动物有着毋庸置疑的联系。现在专家已经确定,新型冠状病毒,是由野生动物蝙蝠和穿山甲身上传出的,而第一批感染此病毒的,无一例外都和野生动物售卖有关。而这个所谓的华南海鲜市场,实则在暗地里进行着“野味”的买卖。这是大自然对我们国家的一些人的无底线吃喝的一种惩罚啊!

   因此,这些年来,我一直主张,市场经济是没有伦理维度和道德基础的。经济增长目标也不是一切,不能是追求没有道德底线的增长和没有底线的消费。我们当追求的是一种与大自然和谐而不是破坏大自然的一种经济增长。这一点应该值得我们全社会的反思。

  

七、重读马克思


   在这里,我先给大家引用马克思的一段话,这段话是吴敬琏老师在他的书中一开始就引用过的。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马克思曾说:“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着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活人!”

   马克思的这句话,今天读来真感醍醐灌顶,掩卷沉思,感慨万千。我们今天要警醒的是,正因为今天好多人不并认真读书,或没有真正系统的地读过人类社会历史上一些伟大历史先贤的著作,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信什么,却误抓死人当活人。

   按照马克思的教诲,我们今天实在应该当反思我们到底信什么。对于一般在忙着上班和工作的年轻人,我实在不敢推荐什么书,因为大家在忙碌于生计,只能在上下班路上通过手机看看视屏,哪还有时间和精力读书?倒是春节后大家都宅在家里,应该是有点时间读点书了。但是,对那些想做真学问和想认真做学问的经济学人,我建议大家有时间不妨认真读一下马克思晚年的《历史学笔记》和《人类学笔记》(其中一部分收录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5卷,国内也出版过单行本,叫《马克思古代社会史笔记》)吧!我们先看看马克思本人一生是如何探索和思考的,晚年的马克思关注了什么,思考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在后来十几年的时间里马克思自己没有修改完成《资本论》第二、第三卷(这两卷都是马克思1883年逝世后由恩格斯来整理出版的)?弄清了这些问题,理解了晚年的马克思,我们今天才能理解一个整全的马克思,才能重谈马克思。

   从我个人来说,在1982年大学毕业后,曾在山东社会科学院花了3、4年的时间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记了几箱子分类卡片,后来因出国十几年没回国,全都丢失了。到1987年左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只出了42卷,第43卷后的七八卷还没出版。故当时我只是读到了第42卷。当时我读了第42卷后,就一直认为,根据马克思一生的思想发展过程,可以把马克思的整个思想和理论分成三个阶段:青年的马克思,中年的马克思和晚年的马克思。

   早期的马克思从1842年马克思任德国《莱茵报》主编到开始发表文章和著书,到1849年8月从巴黎移居伦敦开始研究经济学。这一期间,马克思从一个青年黑格尔学派的哲学家到受魏特林、蒲鲁东和三大空想社会主义的影响而作为一个社会活动家开始早期的著述。这一时期马克思(有些是与恩格斯的合著)的主要著作有《1844年经济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等。

   中年时代的马克思是他在1849年8月24日移居到伦敦后,开始坐下来真正研究经济学,直到1873年《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出版。马克思这一时期主要撰写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资本论》3卷的各种手稿,以及《剩余价值理论》3卷的各种手稿。但是,到1867年出版了德文版《资本论》第一卷后,接着马克思亲自主持了英文版和法文版的《资本论》的出版,并在1873年出版德文版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但是,在19世纪70年代后,马克思并没修改出版他的宏大的《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而是去研究俄国早期公社制、去读人类学和历史学的文献去了,于是就有了后面所说的《人类学笔记》和《历史学笔记》。

   我在1987年出国前,还没见到马克思这两部重要的笔记。等2001年回国后,是原来武汉大学党委书记的顾海良教授在一次学术讨论会上提醒我马克思的《历史学笔记》中文版出版了,我才知道。现在看来,只有清楚地认识到三个时段的马克思的思想脉络,才能真正全面地认识和理解马克思,才能知道我们到底在信什么。

   最后,在武汉新冠肺炎爆发后这一尚未完全过去的中国流行病的大灾难尚未过去之时,很多城市的上班族还猫在家里,若让我一定要推荐什么书,在大家心情都很沉重,真想不大出来太多的好书。最后,我想还是想向大家推荐余定宇先生前几年著的《寻找法律的印迹》(法律出版社第三版),以及第二卷《寻找法律的印迹:从独角兽到六法全书》(第二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这两本书吧!读过这两本书,真正懂得了什么是法律、什么是法治、什么自由,知晓了政府的权力边界在哪里,公民的权利应该有哪些,建立起了真正法治的社会,再遇到像新冠肺炎这样的流行病灾难,我们才能有合宜的公共治理和理性应对。

  

进入 韦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中国经济   马克思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645.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