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锦标赛制市场工资的不公平性和无效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0 次 更新时间:2020-01-26 08:21:27

进入专题: 锦标赛制   市场工资  

朱富强 (进入专栏)  

  

   通过上面的逐层分析,我们就可以清楚地认识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基本特性。一般地,基于特定规则的“竞赛”,具有次级属性的商品往往被界分成不同的等级序列:等级越高,锚定值越大,价格越高,效用也越大。相应地,市场中就形成了锦标赛制的定价体系:不同品牌的产品和不同岗位的劳务被分成不同等级,并赋予不同水平的价格或工资。由此就可以得出两点结论:(1)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具有内在的不公正性。究其原因,在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下,产品价格与其所属的品牌等级相联系,而不是取决于其生产成本或客观功用;劳务工资则与其岗位或行业相联系,而不是取决于其劳动能力或产出贡献。尤其是,锦标赛制定价体系往往凸显了超级累进制特征:产品或劳务所属等级越是高级,所获得的价格或工资就越高,从而导致不同产品的价格以及不同劳务的收入往往相差悬殊。(2)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也不是高效的。究其原因,锦标赛制定价所遵循的不是生产成本原则或劳动贡献原则,追求等级的竞争又造成大量的租金耗散,甚至以直接的财富破坏为手段,从而往往不利于社会整体利益的增进。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一些垄断企业往往通过产量控制方式获得更大收益,经济衰退时也普遍通过破坏商品的方式摆脱困境。[50]其实,锦标赛制市场定价的不公平和无效率可以简单地从自由市场中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以及过度竞争导向的囚徒困境中略见一斑。

   由此,我们就可以更深刻认识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社会基础。因为这将会带来这样一个问题:既然锦标赛制定价体系既不公平也没效率,那么,它为何在现实市场中还能够长期存在并且还日渐偏盛?要理解这一问题,关键在于辨识出,市场经济中的定价权归谁所有?锦标赛定价体系对谁有利?例如,48名乘客购买商务舱支付的票价款高于222名经济舱乘客支付的票价款,那么,载客更少乘客自然对航空公司来说就是有利的。进而,要深入认识这种分层价格的制定,还涉及对市场经济中权力结构的深入剖析。显然,现实市场中的定价规则主要是由拥有企业的主权者和掌控金钱权力的富人所制定的,而锦标赛制定价体系不仅有助于最大化主权者的个人利益,而且也有助于最大化富人的心理效用;为此,掌握控制权的主权者和富人就有积极心来创造和发展这种锦标赛制定价体系,进而设立一系列规则来引发社会对这些等级的竞争。正是基于这一锦标赛的市场竞争,少数成功者可以成为巨富,进而开始宣扬他的成就;那些失败者则处境悲催,但很少有人关注,少有的关注也主要是基于怜悯而非公正。赖建诚说:“这种现象吸引许多优秀青年,花大把银子挤进名校读MBA。很快地供给就超过需求,他们找不到工作之后,才明白MBA的真义:More Bitterness Ahead(真正的苦头在前方)”,“美国的CEO之间的高度竞争(球队也一样,)把薪资炒到不合理的高度,吸引许多人去读MBA或打棒球。其实,这套制度下的牺牲者远远多于得胜者,只是社会不关心被淘汰者的下场。”[51]

   在很大程度上,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盛行源于市场经济中的不对称权力以及市场权力碎片化所衍生的放大效应,这使得少数市场精英能够充分地通过股市机制来转移社会大众的财富并由此快速积累起原始资本,乃至股市已经成为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由此,我们就可以且应该对市场机制做深层次反思:现代市场经济通过价格和股市机制将大量财富转移和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合理吗?甚至它比前资本主义社会运用行政或法律机制将大量财富转移和集中到少数官僚手中更合理吗?两者都造成了收入分化,都潜含了严重的分配不公。根本上说,市场竞争的结果也是依赖于特定的竞争规则以及多样的偶然性因素,市场竞争中的优胜者也并非就是优秀者。[52]显然,基于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视角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实市场存在明显的权力不平衡,无论是产品的供求关系和价格形成过程中都嵌入了权力关系,这不仅导致不合理的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进而也造就了不公正的市场收入分配。当然,这里也绝不是贬斥市场机制而推崇行政命令式的收入分配,毕竟,相对于行政强制式的掠夺,通过市场竞争的收入转移要显得更为文明,也更具规范性和可预期性,进而也更有利于社会分工合作和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在于,现代经济学却根本无视市场收入分配中存在的问题,而热衷于所谓的“理性”分析来为市场收入辩护:似乎产品或劳务的市场价格恰恰体现它的功效或贡献。但显然,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性”分析是建立在市场主体的同质化之基础上,它严重忽视和否定了现实市场中的权力结构问题,从而也就必然会漠视市场定价的社会基础,更无法识别市场机制的内在缺陷。

  

  

   --------------------------------------------------------------------------------

   [①] 朱富强:《不确定情形下的市场定价机制:基于权力结构的新古典经济学价格理论审视》,《财经研究》2018年第5期。

   [②]《香港消委会抽查卷装厕纸:最贵与最便宜者评分相同》,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516/16282367_0.shtml.

   [③]《2元一斤和60元一斤的大米到底差在哪?终于明白了》,http://news.ifeng.com/a/20180414/57570326_0.shtml.

   [④]《调查称金融保险业年收入居各行业之首》,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0-07/06/c_12303313_2.htm.

   [⑤]Kruger A.B. & Summers L.H., 1987, "Reflections on the Inter-industry Wage Structure", In: Kevin L.& Lenoard J.S. (eds.), Unemployment and the Structure of Labor Markets. Oxford: Basil Blackwell, P.22.

   [⑥]米德:《自由、公平和效率》,崔之元、王文玉译,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第18页。

   [⑦]参见哈恩:《从凯恩斯到皮凯蒂》,朱杰、安子旺、于东升译,新华出版社2017年版,第107页。

   [⑧]布若威:《制造同意》,李荣荣译,商务印书馆2008年版。

   [⑨]加尔布雷思:《经济学与公共目标》,于海生译,华夏出版社2010年版,第231页。

   [⑩]詹姆斯.加尔布雷斯:《掠夺型政府》,苏琦译,中信出版社2009年版,第89页。

   [11]皮凯蒂:《21世纪的资本论》,巴曙松等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313页。

   [12]阿拉塞维奇、索奇:《不平等史》,罗海蓉、智艳等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8年版,第26页。

   [13]Juhn Chinhui, Murphy K.M. & Pierce B., 1993, "Wage Inequality and the Rise in Returns to Skill",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01 (3): 410-442.

   [14]皮凯蒂:《21世纪的资本论》,巴曙松等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321页。

   [15]皮凯蒂:《21世纪的资本论》,巴曙松等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338页。

   [16]阿拉塞维奇、索奇:《不平等史》,罗海蓉、智艳等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8年版,第26页。

   [17]塞勒(本书译为泰勒):《赢者的诅咒:经济生活中的悖论与反常现象》,陈宇峰等译,中国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52页。

   [18]阿德勒:《我们的生活为何艰难:普通人的经济学》,陈小白译,华夏出版社2013年版,第165-166页。

   [19]希尔、迈亚特:《你最应该知道的主流经济学教科书的荒谬》,夏瑜译,金城出版社2011年版,第252页。

   [20]Lazear E.P. & Rosen S., 1981, "Rank-order Tournaments as Optimum Labor Contract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89: 841-864.

   [21]参见希尔、迈亚特:《你最应该知道的主流经济学教科书的荒谬》,夏瑜译,金城出版社2011年版,第165页图8.8和第167页图8.9。

   [22]桑德斯:《我们的革命》,钟舒婷、周紫君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前言。

   [23]米德:《自由、公平和效率》,崔之元、王文玉译,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第56页。

   [24]斯蒂格利茨:《不平等与经济增长》,载雅各布斯、马祖卡尔编:《重思资本主义:实现持续性、包容性增长的经济与政策》,李磊等译,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版,第204页。

   [25]罗默:《社会主义的未来》,余文烈等译,重庆出版社1997年版,第5页。

   [26]朱富强:《市场博弈、权力结构与收入分配机制:剖解中国收入差距扩大的深层原因》,《社会科学辑刊》2015年第4期。

   [27]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上的若干应用》(下卷),赵荣潜等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438页。

   [28]朱富强:《如何构建中国经济学的收入分配理论:权力框架》,《中山大学学报》2015年第3期。

   [29]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巴曙松等译,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第339页。

   [30]“央企上市公司董事长薪酬排行榜企业亏损照拿高薪”,http://www.qlwb.com.cn/2014/0826/192219.shtml.

   [31]“公司亏掉投资人上百亿,他却拿走36亿奖金,马上娶小20岁的网红”,http://www.sohu.com/a/250002572_189130.

   [32]“5名高管年薪102亿,分掉公司7成利润,普通员工平均才20万”,https://new.qq.com/omn/20190410/20190410A0FX6R.html.

   [33]斯蒂格利茨:《不平等的代价》,张子源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年版,第38页。

   [34]《上市公司中报系列榜单之2010中期行业薪酬排行榜》,http://stock.hexun.com/2010/ggxc/.

   [35]斯蒂格利茨:《不平等的代价》,张子源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年版,序言第Ⅹ页。

   [36]《银行家危害大于贡献清洁工更有价值》,http://money.163.com/09/1216/01/5QKBHL0G00252C1E.html.

[37]博尔特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包揽了100米和200米两块金牌,但很多人都看得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富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锦标赛制   市场工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微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16.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