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佳 王丽:占有及其限度

——论吉拉尔的模仿理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1 次 更新时间:2019-11-18 07:08:21

进入专题: 吉拉尔     模仿     占有     认知     游戏  

陈奇佳   王丽  
第二,道具化的模体排他性比较弱。在游戏想象中,道具的主要功能是引发主体对游戏情景的认同感,而不是让主体注意力单单集中到道具这一点上。(36)比如孩童假想自己是一头熊,但并不意味着在这个场景中就只有这熊。他还可以假想孩童甲就是一只鹿,孩童乙则是一匹马等等,这些想象自然也是其心灵模仿的产物。在此期间,模体/道具的存在主要彰显的是其精神的自由转化能力,而不总是抠住对象的一枝一节作想象上的占有克服(就是说:一个想象自我在假扮熊的时候还可以扮别的,这个想象自我在扮熊时也不一定寻求这个扮熊的角色在整个游戏过程中就要占据优越的地位)。

   第三,道具化的模体较少引发移情体验。如前所论,既然道具容易被克服扬弃,且排他性不一定很强,模体在模仿过程中就不一定被凸显为一个绝对的异己的标定点,也就未必引发主体高度认同的所谓“同一化”的体验热情。(37)

   以上我们主要讨论的是个人游戏中想象力作用机制的问题。需要指出的是,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参与了人类的游戏天性,比如身体姿态的模仿欲望值得特别关注。已有研究者这样强调身体模仿的特殊性:“从古希腊悲剧时代起,演员的艺术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体现了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说话模仿与身体姿势、身体动作的模仿之间的双重对抗。理想主义的演员一般偏爱于口头价值,而现实主义者则忽视演讲的美,迷恋于身体的表现力……表现在身体上的是整个心灵状态而不只是飞逝的纷乱而已,就仿佛灵魂真的是身体的理念一样完全从身体反映出来的内心过程。”(38)近年来,思想界越来越重视身体姿态的塑造与人的自觉主体意识构建存在相当深刻的关系——尽管这种关系的实质现在还很难得到准确的描述。但有一点能够肯定,人类能够从姿态的模仿中得到某种直接的乐趣,而这种乐趣并不一定来自占有性模仿竞争得胜的感觉。人们模仿傻子的举动或动物的样子,模仿得越像越开心(即使无人旁观亦如是),但这种开心多半不是来自与傻子或动物竞争得胜的成果,也不是为占据了傻子或动物那一个“格位”而沾沾自喜,更可能是人类于此觉察到人类行为、姿态包蕴生命活力的缘故。在这个问题上,可能还是柏格森的解释更有说服力:“所谓模仿别人,那就是把他身上机械自动的部分抽取出来。这也就是使它变得滑稽。”(39)

   简而言之,游戏中想象性的模仿或姿态模仿并不是一定要构成占有性竞争关系。正如卡尔·施米特指出的那样:“spiel(游戏、比赛、玩耍、演出、演技、演奏等等)打开了无限多的观点……小孩子和淘气的猫尤其热衷于玩耍spiel;但那时他们的游戏spiel的魅力在于他不是遵守一定的严格的规则,而是完全自由地玩耍这一点。”(40)布洛赫因此高度赞美人类做白日梦的天性,他认为此中包含了一种至为可贵的人性秉有的积极精神:“重要的白日梦中的幻想图像并不制造任何虚幻的泡影,相反,它敞开心灵之窗,在这方面至少蕴含着可以形态化的白日梦世界……白日梦本身来源于向前的自我扩张和世界扩张,到处都想拥有更美好的东西的愿望,到处都想知道更美好东西的愿望。”(41)或许,布洛赫这种说法有些过于浪漫的成分,但还是无可争议地指出了人类精神运作的一种可能的价值向度。

   二战以来,越来越多的思想者开始重视人类精神在运作初始状态便自然具有的暴力本性。(42)吉拉尔的占有性模仿论在这一思想大潮中无疑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如伊格尔顿、齐泽克等都明显接受过他的一些观念。伊格尔顿著名的《甜蜜的暴力》的后半部分更试图直接把替罪羊理论解释成现代悲剧及现代悲剧文化的核心运作机制。阿甘本关于“赤裸生命”“牺牲”的洞见,与吉拉尔学说有着明显的呼应联系。本文所欲争论的则是:即使我们接受吉拉尔关于人类模仿天性、模体与主体说等一些论断,他的那些关于人和人类共同体无可化解的暴力冲突必然性的论断是否也具有必然性呢?我们的看法是,模仿固然有其指向占有、指向替身的一面,但这未必是模仿的唯一属性。诸如模仿中的认识冲动、游戏冲动等,未必都能归结于占有欲这一点上——并且吉拉尔对相关问题的认识,也带有明显的偏颇。(43)我们因此不妨说,模仿天然具有自反的属性。套用瓦格纳《帕西法尔》中的一句格言就是:为神矛刺伤的伤口,惟神矛能治愈。

   ①René Girard.Things Hidden Sinc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7,p.7.

   ②④弗雷泽:《金枝》(上),26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③塔尔德:《模仿律》,165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⑤Phil Rose."A Conversation with René Girard".Contagion,2011(18):25.

   ⑥吉拉尔在行文中存在介体、模体混用的情况。不过总的来说,模体可视作介体的一种功能作用,他有时用“模体—障碍体”来表示介体——即他人。在本文中,我们主要运用模体这个概念展开讨论。

   ⑦René Girard."Mimetic Desire in the Underground:Feodor Dostoevsky".In Robert Doran(ed.).Mimesis and Theory:Essays on Literature and Criticism 1953-2005.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p.246.

   ⑧René Girard.Violence and the Sacred.Baltimore and London: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77,p.146.

   ⑨基拉尔:《双重束缚——文学、摹仿及人类学文集》,64-65页,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⑩René Girard.A Theater of Envy:William Shakespeare.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1,p.73.

   (11)黑格尔:《黑格尔著作集10:哲学科学百科全书Ⅲ精神哲学》,276-27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12)(14)René Girard:Things Hidden Sinc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7,p.9,8.

   (13)基拉尔:《浪漫的谎言与小说的真实》,49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15)这是吉拉尔学说的一个概念,中文一般翻译为“捉对竞争”。但笔者怀疑该词实际来自“monstrous double”(魔鬼的替身)这一说法。因此,文中涉及“doubles”这一概念时,均译作“替身”。参见基拉尔:《双重束缚——文学、摹仿及人类学文集》,13页注1,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René Girard.Violence and the Sacred.Baltimore and London: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77,p.160.

   (16)René Girard.I See Satan Fall Like Lightning.Maryknoll:Orbis books,2001,p.15.

   (17)基拉尔:《浪漫的谎言和小说的真实》,58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18)(20)(22)René Girard.Things Hidden Sinc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7,p.11,17,162.

   (19)(21)基拉尔:《双重束缚——文学、摹仿及人类学文集》,192、8-9页,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23)黑格尔:《法哲学原理》,9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24)黑格尔:《法哲学原理》,112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25)亚里士多德:《诗学》,47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26)吉拉尔学术的开端源自他的文学研究,他是从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司汤达、福楼拜、陀思妥耶夫斯基、普鲁斯特等作家的创作中洞察了一个人类精神运作的基本状况,亦即主体自我的确证,通常不是映照在其精神力图把握的对象身上,而是映照在其自觉或不自觉模仿的模体(介体)身上。他把小说当作人类学意义上类似于神话一样的文本对象来处理,在学理上并无问题,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一方法是对狄尔泰、早期卢卡奇“精神科学”的发展,但这一研究特色可能也形成了某种思维惯性,使他较少考虑抽象因素在模仿过程中的作用。另外,他还有把图像思维与图形思维混同起来的倾向。

   (27)康德:《纯粹理性批判》,165-16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28)古德曼:《相似性的七点局限》,载弗雷德·奥顿、查尔斯·哈里森编:《现代主义,评论,现实主义》,131页,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

   (29)皮亚杰在《发生认识论》中对人类语言的命名、指称、逻辑归纳、推理等天赋能力做出了科学实证的解释,已为学界广泛接受,此不详述。

   (30)沃林格:《抽象与移情》,40-41页,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

   (31)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1卷,482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

   (32)(33)沃尔顿:《扮假作真的模仿:再现艺术基础》,42、42-43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34)培根:《新工具》,18-19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35)帕斯卡尔说过:“孩子们害怕自己所涂的鬼脸。”(参见帕斯卡尔:《思想录》,52页,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这个现象大致接近于我们所分析的游戏心理。

   (36)沃尔顿:《扮假作真的模仿:再现艺术基础》,56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37)里普斯:《论移情作用》,载古典文艺理论译丛编辑委员会编:《古典文艺理论译丛》,第八辑,48-49页,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

   (38)德索:《美学与艺术理论》,306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

   (39)柏格森:《笑》,22页,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

   (40)施米特:《哈姆雷特或赫库芭:时代侵入戏剧》,53页,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41)布洛赫:《希望的原理》,第一卷,99页,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

   (42)德里达的观点较具代表性,德里达认为:当人们产生了逻格斯冲动,和美的灵魂即遭破坏,文字的发明就是人类暴力本能的开端。参见德里达:《论文字学》,47页,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

   (43)依笔者查阅,吉拉尔对于游戏现象似无专门研究。

  

  

    进入专题: 吉拉尔     模仿     占有     认知     游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071.html
文章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 - 2018, 32(6)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