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行政协议诉讼的制度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8 次 更新时间:2019-10-14 22:44:36

进入专题: 行政协议   行政行为  

刘飞  
类似表述还可见于韩甲文诉黑龙江省肇源县人民政府行政协议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申45号行政判决书;孙晓刚等诉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民政府、鸡西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土地收储补偿协议及行政赔偿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申1589号行政裁定书。

   [24] 前引[1],袁杰主编书,第44页。

   [25] 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土地管理部门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之前的拍卖行为以及与之相关的拍卖公告等行为性质的答复》(〔2009〕行他字第55号);《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拍卖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与竞得人签署成交确认书行为的性质问题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91号)。

   [26] 参见余凌云:《论行政契约的救济制度》,《法学研究》1998年第2期,第131页。

   [27] 参见于立深:《行政协议司法判断的核心标准:公权力的作用》,《行政法学研究》2017年第2期,第43页。

   [28] 参见郭修江:《监督权力保护权利实质化解行政争议——以行政诉讼法立法目的为导向的行政案件审判思路》,《法律适用》2017年第23期,第9页。

   [29] 廖宏明:《行政契约之研究》,台湾1995年印行,第28页。

   [30] 见《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对〈交通运输部关于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等引起的行政协议争议是否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的函〉的复函》(国法秘复函〔2017〕866号)。

   [31] 刘莘:《行政合同刍议》,《中国法学》1995年第5期,第71页。

   [32] Ipsen,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2000, Rn.789, S.229.

   [33] Kopp/Ramsauer, Verwaltungsverfahrensgesetz Kommentar,19. Aufl.2018, Einf I, Rn.44 ff., S.27 f.

   [34] Schoch/Schneider/Bier/Ehlers/Schneider,33. EL Juni 2017, VwGO §40 Rn.338, S.158.

   [35] [德]毛雷尔:《行政法学总论》,高家伟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357页。

   [36] Bauer, Verwaltungsvertraege, in: Hoffmann-Riem/Schmidt-Assmann/Vosskuhle (Hrsg.), Grundlagen des Verwaltungsrechts, II §36 Rn.74., S.1214.

   [37] Erbguth,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 mit Grundzuegen des Verwaltungsprozessrechts,2. Aufl.2007,§ 14 Rn.7,S.134; Gurlit in Erichsen/Ehlers,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13. Aufl.2005,§ 33 Rn.1, S.732. Ferner BVerwGE 50,171,173 ff.

   [38] Schlette, Die Verwaltung als Vertragspartner,2000, S.587.

   [39] Werner, Allgemeine Fehlerfolgenlehre fuer den Verwaltungsvertrag. Unter besonderer Beruecksichtigung der Entwicklung der Rechtsprechung,1. Aufl.2008, S.52.

   [40] 参见张家洋:《行政法》,台湾三民书局2002年版,第525页。

   [41] 参见林纪东:《行政法》,台湾三民书局1977年版,第360页以下。

   [42] 吴庚、盛子龙:《行政法之理论与实用》,台湾三民书局2017年版,第402页。

   [43] 林锡尧:《行政法要义》,台湾元照出版公司2016年版,第466页。

   [44] 林明锵:《行政契约与行政处分》,载林明锵:《行政契约法研究》,台湾翰庐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6年版,第167页。

   [45] 张尚鷟主编:《走出低谷的中国行政法学——中国行政法学综述与评价》,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706页以下。

   [46] 前引[10]。

   [47] 前引[36],Bauer文,第1162页以下。

   [48] Fehling/Kastner (Hrsg.), Handkommentar Verwaltungsrecht,2. Aufl.2010, VwVfG §54 Rn.85, S.759.

   [49] 罗传贤:《行政程序法论——兼论听证与公听会制度》,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7年版,第240页。

   [50] 参见郑春燕:《大陆行政合同的审查现状与困境》,《浙江社会科学》2014年第11期,第114页。

   [51] 参见梁凤云:《公私合作协议的公法属性及其法律救济》,《中国法律评论》2018年第4期,第183页。

   [52] 参见崔建远:《行政合同之我见》,《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第101页;崔建远:《行政合同族的边界及其确定根据》,《环球法律评论》2017年第4期,第24页以下。

   [53] 参见茅铭晨:《行政协议范围研究》,《政府法制研究》2018年第1期,第31页。

   [54] 参见于安:《我国实行PPP制度的基本法律问题》,《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7年第2期,第94页。

   [55] 参见喻文光:《PPP立法中的八大重点问题探讨》,《中国政府采购》2017年第9期,第61页。

   [56] 见香港斯托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诉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政府等招商引资协议案,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再99号行政裁定书。

   [57] 参见郭修江:《行政协议案件审理规则——对行政诉讼法及其适用解释关于行政协议案件规定的理解》,《法律适用》2016年第12期,第45页以下。

   [58] Bull/Mehde,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 mit Verwaltungslehre,8. Aufl.2009, Rn.875, S.366.

   [59] 参见陈新民:《行政法学总论》,台湾三民书局2005年版,第389页。

   [60] 当然,行政诉讼法(2017年修正)第61条第1款规定的“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的适用范围是否可以覆盖全部行政协议,还有待于澄清。尽管如此,在行政诉讼中解决相关民事争议已被成文规范明确肯认。

   [61] Achterberg,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2. Aufl.1986,§ 21 Rn.260, S.492.

   [62] 前引[33],Kopp/Ramsauer书,第1387页。

   [63] Sodan/Ziekow, Verwaltungsgerichtsordnung Grosskommentar,2. Aufl.2006.,§ 40 Rn.399, S.445.

   [64] Detterbeck,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14. Aufl.2016,§ 11 Rn.786, S.286.

   [65] Peine, Allgemeines Verwaltungsrecht,10. Aufl.2011, Rn.794, S.194.

   [66] 前引[64],Detterbeck书,第305页。

   [67] 王旭军:《行政合同司法审查》,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16页以下。

   [68] Bachof, Die Dogmatik des Verwaltungsrechts vor den Gegenwartsaufgaben der Verwaltung, VVDStRL 30(1972),S.195,231.

   [69] 李震山:《行政法导论》,台湾三民书局2005年版,第352页。

   [70] 叶必丰:《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150页以下。

   [71] 耿宝建、殷勤:《行政协议的判定与协议类行政案件的审理理念》,《法律适用》2018年第17期,第130页。

   [72] 参见章志远:《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对行政行为理论的发展》,《政治与法律》2016年第1期,第7页。

   [73] Ress, Handlungsformen der Verwaltung und Rechtsschutz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in: Ress (Gesamtredaktion), Entwicklungstendenzen im Verwaltungsverfahrensrecht und in der Verwaltungsgerichtsbarkeit, S.8.

   [74] 李广宇:《新行政诉讼法逐条注释》下册,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671页。

   [75] Hufen, Verwaltungsprozessrecht,9. Aufl.2013,§ 10, Rn.8, S.140.

   [76] 参见翁岳生主编:《行政诉讼法逐条释义》,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18年版,第27页以下。

   [77] 参见马怀德主编:《司法改革与行政诉讼制度的完善——〈行政诉讼法〉修改建议稿及理由说明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14页。

   [78]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行政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解读与适用》,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33页。

   [79] 马永欣:《完善行政合同司法救济制度的构想》,载InWEnt德国国际继续教育与发展协会、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国家法官学院编:《中德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实务指南——中国行政法官实践手册》,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第199页。

   [80] 在这方面,登封市国土资源局要求登封市某某开发有限公司履行行政合同案[(2012)登行初字第52号]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例。

   [81] 前引[78],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行政法室编书,第33页。

   [82] 参见步兵:《行政契约履行研究》,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88页。

   [83] Wuertenberger/Heckmann, Verwaltungsprozessrecht,4. Aufl.2018, Rn.911, S.360.

   [84] [德]Ziekow:《行政契约之发展现状与前景》,载李建良主编:《2012行政管制与行政争讼》,台湾新学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版,第126页。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19年第3期。

  

  

    进入专题: 行政协议   行政行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诉讼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6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