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空间生产的权利粘性及其综合调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4 次 更新时间:2019-10-06 00:31:32

进入专题: 空间生产     空间权利     权利粘性     空间幻象     制度弹性  

陈忠  
把握空间变迁的制度弹性,营建一种有弹性的空间制度。空间与空间权利是个别性、特殊性、普遍性的统一,涉及个体、社会、国家三个层面的利益与权益。空间权利通过国家空间制度得以确认,如果空间制度的设置或过于偏重于个体,或过于偏重于社会,或过于偏重于国家,都不利于空间生产以及社会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能够相对持续地快速发展,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变革了空间制度,增大了空间配置的制度弹性,使各级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引入外资、营建市场、改善民生等可以相对集中、灵活地配置土地等空间。可以说,正是空间制度的这种弹性,为我国的经济增长与腾飞提供了重要条件。当然,我国的土地、建筑等空间制度也需要不断地完善,但完善的方向不能是个体、社会或国家层面空间权利的凝固化,而是个体、社会、国家空间权利的动态平衡,使空间在不同主体之间可以保持一定的流动性。空间制度过于刚性化,不利于空间生产与社会发展。需要正确认识空间权利的正当性及其合理限度,保持空间权利制度的合理弹性,营建有弹性的空间权利变迁机制,以保持空间生产的可持续性、保持社会整体发展活力的可持续。空间权利的个体粘性、区域粘性与整体粘性,都会阻碍空间生产与社会发展。营建合理的空间制度,对克服空间权利粘性具有基础性作用。

   其二,把握空间治理的文明弹性,营建一种有弹性的空间文明。空间是个别、特殊与普遍,也就是个体、社区与国家的统一,但对三者关系的理解,却有不同的侧重点:或者注重个体、社会、国家之间关系的对立分裂,或者注重三者的和谐共生。中国文明包括空间文明的特殊性在于,主要是从相融共生的角度理解和营建个体、社会与国家的关系。但在不同的时代,三者之间的权重与重心有所不同。前现代条件下,土地等空间主要归代表国家的皇权所有,区域与个体的空间权利处于从属地位。这是一种以国家皇权为核心的非分裂性空间文明。随着现代性的推进,个体与区域的空间权利有所增大,但在本质上,以土地为核心的空间并不具有个体性、区域性,空间的整体性始终存在,几乎不存在简单的产权归属,涉及个体、社会(单位或社区)、国家三个主体的复杂权利关系。三层主体权利的交织,利益性、道德性、功能性的交织,是中国土地与空间文明的特征。所以,对中国而言,空间问题上的产权明晰,不可能按照个体、社会、国家分裂的思路推进,也不可能把空间的功能性、利益性、道德性完全分开。处理中国空间问题需要中国智慧,需要兼顾个体、社会、国家三层主体,需要运用行政、市场、道德三种手段综合治理。

   其三,把握空间运行的心理弹性,营建一种有弹性的空间心理。空间不是与人无关的纯客体,空间是人的营建物。在人对空间的社会心理图景会对空间生产的方式、方向等产生重要影响。中国人对空间的理解,历来自有综合性、杂糅性,即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国人在思想深处也始终把空间作为一种主体性的归依与基本构成。黑格尔将财产认定为自由的最初定在,按照这种思路,拥有空间也就是自由的定在。但这种以自由为导向的思路,只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中国人的空间意识。中国人更多地是从综合存在论、综合主体性自身来理解空间的重要性,把空间作为同自然融和为一体的主体存在的一部分来认识。也就是说,中国人的空间心理具有综合性,往往把空间同主体、家族的延续、国家、利益、道德,乃至所有的非理性层面相联。这是中国的房价为什么会“非理性”上涨的深层文化心理原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会用几代人的力量“非理性”地购买住房的原因。因为中国人是用几代人的未来来衡量住房的价值,而不是用短期市场理性来评估房子的价值。同生命、种族延续相贯通,是中国空间心理不同于西方的独特之处。因此,把握中国空间心理的特殊性,对于营建更为合理的中国空间文明,具有重要意义。

   总之,人是一种空间性、可能性、创造性存在,人的主体性与权利从根本上来源于人的创造。而空间是人们进行生产、创造的基本条件、重要内容,能否有条件、有资格、有能力进行空间生产,是衡量人的权利在现实中实现的重要指标。在这个意义上,剥夺了一个人的空间,剥夺了其进入空间、获得空间、管理空间、交换空间,特别是进行空间生产的可能、条件与资格,也就剥夺了其权利。而允许一个人进入空间、获得空间、管理空间,特别是进行空间生产,也就是对其权利的维护。当代空间权利的问题关键,在于如何在保护人们空间权利、激活空间权利的发展效应的同时,破除空间权利的僵化、固化,避免空间权利无序扩张为一种妨碍社会发展的粘性力量。建构有弹性的空间制度,保持空间权利的流动性,对空间生产、社会创新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具有基础性意义。

  

  

    进入专题: 空间生产     空间权利     权利粘性     空间幻象     制度弹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468.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2018年 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