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蕴岭:亚太区域关系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3 次 更新时间:2019-08-28 18:44:42

进入专题: 亚太地区   区域关系  

张蕴岭  
这是冷战的遗产。尽管朝核问题孕育了超传统的新安全合作共识,但仍然笼罩在原来的大框架之下,陷入“安全困境”。通过六方会谈,这个问题也出现了一次。这个问题的意义非常大,即所有各方终于坐到一起谈共同关注的问题;虽然没谈拢,但也许未来有一天又会坐到一起。我觉得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可能会是突破。亚太地区在安全上还是两条线,在这个地方触动了共同利益,所以,核问题可能是个坏事,也可能是个好事。最后,大家终于认识到共同的安全关注的重要意义,导致当前出了很多逆转。尽管这个进程很不容易,但意义很值得我们研究,也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第三个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是亚太的区域观?是经济、利益认同,还是区域认同。首先,区域研究立足于两个基本概念:一个是利益,一个是区域。欧洲首先是以区域认同作为基础,加之利益认同。利益认同的第一点是,战争不能在欧洲发生,要构建一个区域合作框架来阻止战争,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这个来做。亚太不一样,亚太的区域观到底是什么,值得我们思考。其次,对于“印太”的区域性含义,中国能不能因势利导。第三,“一带一路”是区域战略思考还是全球战略思考。

  

   我们过去对区域的划分以两个因素为界限:一个是地缘区域,另一个是利益区域——超地缘。“一带一路”可能两者都有,但远远是超地域的,特别是后来扩展到全世界,包括了拉美。所以,我有时就讲,实际是多带多路。“一带一路”的大框架是多带多路构成的。这个问题值得搞国际关系的学者大加研究,仅仅用“一带一路”去涵盖很多东西,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说日本,为什么要接受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对于它来说理由不充足。它也搞,但是搞的地方都差不多。缅甸希望先修仰光到曼德勒的高速公路系统,因为仰光是它的经济中心;但是,我们就想先修仰光到皎漂的这一条,因为我们的经济中心在那里——我们的输油管道、开发区,等等。这个是竞争性的,但是,缅甸接受的是多带多路,绝非“一带一路”,合起来就是一个区域的框架。“一带一路”是国别对接,是不是有可能把不同的倡议实现对接呢?这对世界的发展也有好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这种趋势与区域之间的关系如何?“十九大”提出“世界舞台中央”,我想指出的是,任何国家,特别是中国,是面临区域危机的。杰拉德·赛格尔(GeraldSegal)有一段很著名的讲话:“中国如果不能走出区域,就永远不能变成世界大国。”世界和区域的关系到底怎样,也值得我们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观察思考。

  

   总之,我今天想讲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亚太”形成和未来发展的趋势过程,促使我们研究怎样构建亚太的基础。走到今天中国综合国力的增长已经完全改变了亚太的安全结构,传统的亚太就是北美对接亚洲沿太平洋国家;经济上也是如此。所以说,时代正在超越这个概念,亚太的概念正在发生变化,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这就涉及战略问题,也就是区域战略,我曾经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中国的周边区域观回归与新秩序构建》,中国自近代后不太谈区域了,因为所有的区域对我们都是威胁,就像我们不谈海洋一样。现在,我们慢慢认识到这一点,中央周边座谈会第一次提出区域大概念,提出“一带一路”,可见,区域观在重新回归。当然,这一构造过程相当复杂,衰落一百年,再构造一百年,也不为过。我发表过文章,认为世界正处于重要的转变期,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包括经济秩序、国际关系秩序正在发生根本的转变。一方面,现在的经济秩序走的是西方工业化的道路,人类不能走下去,这就是地球的问题,也是地球和人类存在与否的问题,这个模式没法走下去。另一方面就是国际关系,西方主导的这一套正在明显破裂、重构。什么才是重构的因素呢?中国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符合中国传统理念的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是什么?过去是“communityofhumandestiny”,“十九大”之后,这一术语就翻译成了“communityforsharedfuture”。“共享的未来”就是一种理念,需要机制化构建,我觉得这个英文术语非常准确地体现了中国的“重构”概念。

  

   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的地区参与,我们这代人有幸参与了地区的创造。我们在推动中国与东盟自贸区的过程中提出了传统自贸区没有的新路径,例如“早收计划(earlyharvest)议程”、“分别谈判”、“区别对待”。当然,参与过程也包括安全议程,例如我们现在讲的“共同安全”,现在我们公开把“共同安全”作为一个基本的秩序构建。我们的时代是参与时代,年轻一代学者的时代是重构时代,当然,重构时代可能更艰难,但是大有作为。(注释略)

  

   作者:张蕴岭(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

  

  

    进入专题: 亚太地区   区域关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934.html
文章来源:《南大亚太评论》2019年第2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