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杏培:新世纪长篇小说空间叙事的旧制与新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 次 更新时间:2019-08-13 23:29:38

进入专题: 长篇小说   空间叙事  

沈杏培  
第282页。

   (22)(23)(24)陈应松:《还魂记》,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第361、61~62、444页。

   (25)(26)余华:《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5年版,第216、214、215,218页。

   (27)(41)龙迪勇:《空间叙事研究》,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版,导论第19、149页。

   (28)(31)黄孝阳:《是谁杀死了我》,河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第302、304页。

   (29)黄孝阳:《文学有什么用》,2010年10月28日《文学报》第7版。

   (30)黄孝阳:《乱世》,北京燕山出版社2013年版,第257页。

   (33)黄孝阳:《后记几句闲话》,《众生:迷宫》,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第310页。

   (34)[捷]昆德拉:《小说的艺术》,董强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页。

   (35)[美]卡德:《如何创作科幻小说与奇幻小说》,东陆生译,百花文艺出版社2015年版,第90页。

   (36)刘慈欣:《三体Ⅲ》,重庆出版社2010年版,第478页。

   (37)杨宸:《从“终极乌托邦”到“宇宙中的人”——论全球化视角下〈三体〉的乌托邦性质》,《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2016年第2期。

   (38)郝景芳:《孤独深处》,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前言第1页。

   (39)(40)包亚明主编:《现代性与空间的生产》,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序第6、52页。

   (42)[法]让·贝西埃:《当代小说或世界的问题性》,史忠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译序第2、214页。

   (43)科幻文学首先显示了作家想象力和谋篇布局上的才华,同时,隐喻性也是科幻文学常常内含的一种诉求。隐喻性增强了文本的内在张力和思想表现力的艺术性,被一些学者视为伟大文本的“重要品质”,“丰富而深刻的隐喻至关重要,它是伟大的文学不可缺少的另一项品质,隐喻性的丰富和深刻程度是衡量文本高下的又一个尺度”。参见林岗《批评的尺度:什么是伟大的文学?》,《小说评论》2016年第1期。

  

  

    进入专题: 长篇小说   空间叙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67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8年 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