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希雨:朝鲜核问题的由来、发展与中国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政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6 次 更新时间:2019-07-30 08:53:52

进入专题: 朝鲜核问题   无核化  

杨希雨  

  

   另一方面,冷战突然结束给朝鲜带来的巨大冲击,使朝鲜进行了带有根本性的战略调整,转向以对美国外交为中心,努力建立新型的朝美关系,并缓和与改善南北关系。

  

   1991 年,朝鲜通过联合国渠道开始同美国秘密接触,并于 1992 年 1 月实现朝鲜-美国有史以来的首次高级别政治会谈,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容淳率领代表团访问纽约,同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坎特为团长的美国代表团就双边关系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金容淳在会谈中向美方表达了要与美国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同传统盟国中国拉开距离的政治信号,金容淳-坎特会谈,也为随后举行的朝美围绕朝鲜去核化问题的谈判,打下了政治基础。

  

   在 1991-1992 朝美密集接触的同时,朝韩之间也展开了实质性的两大会谈,一是南北和平和解与合作会谈,二是南北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会谈。美国对于这两大会谈,更强调和重视无核化会谈,而对韩国施加了强大影响。为实施美国总统布什 1991 年 9 月 27 日宣布的美国单方面核裁军的决定,并敦促南北双方达成朝鲜半岛无核化协议,美国在同年 12 月全部撤出了部署在韩国的战术核武器。朝韩双方遂于 1992 年 1 月 20 日签署了 《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双方还于 1991 年 12 月 31日签署了 《关于和解、互不侵犯、交流与合作的协议》(亦称 《南北基本协议》)。

  

   由于美国对朝鲜核计划的强烈质疑,以及美韩对于半岛无核化的强烈要求,朝鲜虽然早在 80 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尝试从乏燃料棒中提取用于制造原子弹的易裂变材料,但出于改善对美关系的战略需要,朝鲜依然明确提倡 “朝鲜半岛无核化”。从 1990 年代初直到 2011 年 12 月金正日委员长逝世的 20年时间里,朝鲜一直在努力进行核武器开发活动,但同时也一直高举 “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旗帜。

  

   正是出于上述策略,朝鲜虽然一直强硬拒绝履行它于 1985 年签署的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所规定的全部义务,例如拒不签署 《核保障监督协议》,但 1992 年 5 月,即朝美实现高层政治会谈、而且朝韩签署 《南北基本协议》和 《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这两大文件后不久,朝鲜终于在朝美谈判中同意由 IAEA 专家对朝鲜宁边的核设施进行实地核查。然而这次专业性核查不仅没能化解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核担忧,反而引爆了第一次朝鲜核危机。

  

   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在对宁边核设施核查后,发现朝鲜向 IAEA 申报的提炼钚的数量,明显少于宁边实际再加工处理的钚数量,因此怀疑朝鲜少报瞒报钚材料用于制造核武器。国际原子能机构同朝鲜就进一步核查问题陷入僵局的情况下,朝鲜于 1993 年 3 月表示将退出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美国克林顿政府随即就朝核问题与朝展开了长达 89 天的密集谈判,最终朝鲜宣布 “暂停”退出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程序,依然遵守该条约。在此基础上,美朝双方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于 1994年 10 月在日内瓦正式签署了 《关于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框架协议》 (简称 《框架协议》)。该协议规定: 朝鲜 “冻结”全部核计划及其所有核活动,美国每年向朝鲜提供 50 万吨重油作为 “核冻结”的补偿; 美国无偿为朝鲜建造两座各为 1000 兆瓦的用于发电的轻水反应堆,朝鲜将销毁可用于生产钚材料的 5 兆瓦重水反应堆,并将全部乏燃料棒运出朝鲜; 美国将部分解除对朝制裁,解冻朝鲜在美资产,朝美政府在对方首都互设联络处,逐步走向大使级外交关系。

  

   《框架协议》不但消除了当时一触即发的军事冲突危机,而且开启了朝美全面对话与谈判的大门。从 1994 年到 2002 年期间,双方围绕共同以及各自关心的核、导、恐怖主义、互设联络处、朝鲜半岛能源开发项目、双边经贸关系等 22 个问题,进行了政治级别和工作级别的大量谈判,并且就其中 16 个问题达成了协议。在朝美密集谈判与对话期间,美国开始向朝鲜提供各种无偿援助,特别是在应对朝鲜出现的粮食短缺问题上,1995 年到 2006 年朝鲜第一次核武器试验之前,美政府向朝鲜提供了大约 109. 2 万吨无偿粮食援助。

  

   通过广泛议题的对话与谈判,朝美双边交流逐步迈向了高级别政治互访。2000 年 10 月,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录次帅作为金正日委员长的特使正式访美,美方对这位来自尚未建交而且处于 “交战敌国”状态的朝鲜特使,给予了邦交国家的最高规格接待: 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会见赵明录次帅,美国副总统戈尔为赵明录举行欢迎晚宴,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国防部长科恩分别同赵明录举行会谈。在一系列会谈后,朝美双方签署并发表了 《美利坚合众国与朝鲜人民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联合公报》(简称《联合公报》),确立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朝鲜暂停所有同导弹技术相关的发射活动、美朝互不侵犯、加强双边合作、迈向全面关系正常化等一系列重要原则和目标。

  

   朝美 《联合公报》签署不久,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就访问平壤,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委员长举行了长达六个小时的会谈,就改善关系等广泛问题交换意见,气氛相当友好,特别是在无核化以及导弹开发问题上进一步交换意见,达成一定共识,在继续进行 2000 年 5 月开始的 “履行框架协议谈判”(the Agreed Framework Implantation Talks) 的同时,还探讨了朝美早日开展关于导弹开发问题的谈判。

  

   但是2001 年美国共和党的布什政府上台,实行以 “ABC”为特征的新对朝政策 (All but Clinton,即凡是克林顿的对朝政策都要改),给朝美在无核化共识基础上的双边关系改善进程带来了巨大变数,而 2002 年 10 月朝美平壤会谈中,双方在朝鲜秘密开发浓缩铀问题上陷入严重分歧,而且美国共和党新政府迅即废除了其早就不满的 《框架协议》,朝鲜作为回应,也在 2003 年 1 月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美朝由此再次陷入对抗危机。为了把一触即发的朝核问题重新纳入对话谈判解决的轨道,中国多方斡旋,发起了六方会谈。

  

   然而,以 “无核化”为目标的六方会谈,并没有改变朝鲜一面高举无核化旗帜,一面坚持开发核武器的迂回战略。2005 年 2 月,朝鲜政府发表声明,宣布它已经制造了核武器,已经成为核武器拥有国; 为了阻止事态而化发展,在中国代表团主动提议起草,并多方斡旋后,六方会谈各国集中围绕半岛无核化以及解决半岛持久和平等重大原则问题,展开密集谈判和磋商,最终达成共识,并一致通过和发表了六方会谈 《9·19 共同声明》。朝鲜根据该声明规定的义务,切实进行了一些实质性的无核化行动,例如对宁边的若干核设施采取了拆除和 “去功能化”措施。尽管如此,朝鲜已经加速的核武器研发并未停顿下来。

  

   (三) 跨越 “核门槛”全面推进核武化阶段 (2006 – 2017 年): 开发原子弹、氢弹及弹道导弹,完成 “核武开发历史大业”

  

   经过长期的外交博弈和科学物质准备之后,朝鲜于 2006 年 10 月,正式跨越 “核门槛”,悍然进行了首次核试验。在 2008 年六方会谈彻底陷入后,朝鲜进一步加快了核武器开发步伐,2009 年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并加快了浓缩铀项目的建设进度。2010 年 11 月,朝鲜有意邀请美国核专家访问宁边,现场参观了浓缩铀加工生产线,透过美国学者向美国政府乃至国际社会表明: 朝鲜拥有了以钚和铀两种易裂变材料制造核武器的能力。

  

   2011 年末金正恩执掌朝鲜最高权力后,通过提出 “并进战略” (发展经济和发展核武并行推进),彻底摈弃了无核化旗帜,把开发和拥有核武器提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不仅全面开发核裂变弹头 (原子弹) 和核聚变弹头 (氢弹),而且加快开发能够携带各类核弹头、近中远各种打击范围的弹道导弹。在 2013-2017 年实施 “并进战略”4 年期间,朝鲜先后进行了 4 次核试验,三次潜射导弹试验,以及数十次各种不同类型的弹道导弹试验,通过如此密集的核试验核导弹试射,朝鲜初步开发并建立起包括原子弹、氢弹以及中程、中远程、洲际、潜射弹道导弹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核武库。

  

   朝鲜在核、导武器开发的巨大进展清楚表明,经过几十年在人才、技术、生产制造等各方面的积累,朝鲜已经拥有了较为成熟的钚生产能力,并建立起量产规模的浓缩铀生产系统,这就为朝鲜利用钚和浓缩铀两种资源制造尽可能多的核弹头奠定了稳定的物质基础。而朝鲜经过六次核试验,不仅掌握了较为成熟的核弹制造技术,而且 2016 年第五次核试验表明它已经实现了核弹小型化; 2017 年 9月的第六次核试验表明它已经拥有了氢弹。朝鲜在弹道导弹方面的突出进展,特别是 2017 年所进行的两次洲际弹道导弹试验,使得朝鲜有了底气宣布其核武器能够覆盖美国全境。

  

   朝鲜开发和掌握能够打到美国前沿部署的军事力量乃至打到美国本土的核武器,并多次宣称要对美国实施 “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并不是真的要同美国打核战争,其真实目的有二: 一是要以核武器为盾牌和威慑工具,威慑美韩同盟对朝的企图; 二是以核武器为战略杠杆,美国重视朝鲜,平等对待朝鲜,彻底改变对朝敌视政策,同朝鲜 “建立一种着眼长远的战略关系”。

  

   同美国做朋友而不是做敌人,是朝鲜 1990 年代初冷战结束后始终不变的政策追求。从 1992 年 1月朝美纽约第一次高级政治会谈,2000 年 10 月朝鲜规超格接待美国国务卿访朝所传递的信息,2012年 3 月时任朝鲜副外相的李永浩在纽约闭门会上通过即将出任国务卿的克里转达的金正恩口信,到金正恩本人数次会见美国前篮球明星罗德曼向美方传递的信息,都明确表明了朝鲜要结束同美国的敌对关系,做美国朋友的政治意愿。而对于美国目前绝不容忍的朝鲜核武器,金正恩则公开郑重承诺朝鲜要坚持 “不扩散”“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做 “负责任的国家”。

  

   但是,朝鲜不顾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执意发展核、导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特别是经过 2013 到2017 年密集的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验,招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施加的多边制裁,以及美、韩、日、欧盟等追加的单边制裁,也同步大幅增加,这使朝鲜发展经济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陷入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朝鲜跨越 “核门槛”加快核武开发的第三阶段,核武库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这种进展对于朝鲜的经济发展而言,则变成了日益加重的 “机会成本”,“发展经济与发展核武并举”的战略在现实中日益演变成 “二者只能选其一”的问题。

  

   (四) 国家战略调整阶段 (2018 年迄今): 核战略让位于经济建设为中心

  

2018 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发表新年致辞,重新强调朝鲜半岛无核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核问题   无核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77.html
文章来源:《福建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