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嵘均:网络虚拟社群对政治文化与政治生态的影响及其治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0 次 更新时间:2019-05-27 22:58:50

进入专题: 网络虚拟社群     政治文化     政治生态  

杨嵘均  
事实上剥夺了政治边缘群体对改革的发言权和参与权”(76),从而导致政府权力与公民权利之间的博弈。在民主制度的运行过程中,即便“公民具有形式上平等的政治参与权,仍可能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原因而遭到政治伤害”,而“在政策问题建构中的被忽视、受冷落等参与上的不平等,是最有可能造成大面积政治伤害的原因所在”。(77)在弗雷泽看来,造成这种参与不平等的原因,则不仅包括经济上的不平等分配,而且在多元文化并存的背景中,这种经济上的不平等分配正转移到文化上的错误承认以及政治上的不平等代表权,而如果说实现这种“承认政治”的可能途径在于消除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界线的“二阶正义”,那么网络空间中虚拟社群的存在与发展提供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可能,现实政治生态下的利益表达路径的缺失或阻塞以及较低的虚拟参与成本两个因素的联合作用,使得网络公共参与成为一种更为可行的选择。公民网络参与行为理性化程度的基本指标不仅仅是其内在道德自律,而且还涉及一个理性的公民在网络公共参与行为中基于那种取决于事件的社会距离(与事件的关联度)的立场之上的价值判断。基于此,网络虚拟社群的有效治理不仅应该认真分析网络公共参与群体以及群体性事件的类型划分,及时作出适宜的政策回应和政策建构,而且也应该着力于人们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的政策建构。这使我们想起齐泽克对于赛博空间的政治批判,这一批判所要求的正是“一种朝向平等主义正义的政治承诺”。(78)

   注释:

   ①杨嵘均:《论网络虚拟空间的组织结构及其对官僚制层级结构的影响与治理》,《教学与研究》2015年第11期。

   ②张康之、向玉琼:《网络空间中的政策问题建构》,《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③④蔡骐:《网络虚拟社区中的趣缘文化传播》,《新闻与传播研究》2014年第9期。

   ⑤乔丹:《网际权力:网际空间与网际网路的文化与政治》,江静之译,台北:韦伯文化,第120-131页。

   ⑥Palloff,R.M.,Pratt,K.,Building learning communities in cyberspace,San Francisco,CA:Jossey-Bass Inc.,Publishers,1999,p.13.

   ⑦转引自邓天颖《想象的共同体:网络游戏虚拟社区与高校亚文化群体的建构》,《湖北社会科学》2010年第2期。

   ⑧这里的两种划分依据,主要参考蔡文之:《网络:21世纪的权力和挑战》,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71页。

   ⑨翟振明:《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冒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31页。

   ⑩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第350、351页。

   (11)胡潇:《论网络文化对哲学思维的解构》,《学术研究》2013年第10期。

   (12)(13)周宪:《图像技术与美学观念》,《新华文摘》2004年第23期。

   (14)(15)何李新:《齐泽克的赛博空间批判》,《外国文学》2014年第2期。

   (16)尼克·史蒂文森:《认识媒介文化》,王文斌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125页。

   (17)转引自何李新:《齐泽克的赛博空间批判》,《外国文学》2014年第2期。

   (18)杨嵘均:《论网络虚拟空间的组织结构及其对官僚制层级结构的影响与治理》,《教学与研究》2015年第11期。

   (19)王树亮:《网络政治文化及其建设研究》,兰州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年,第73页。

   (20)Kevin A.Hill,John E.Hughes,Cyber politics:Citizen Activism in the Age of the Internet,Lanham: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Inc.,1998,p.42

   (21)何明升:《网络文化建设的两个视点与多主体协同发展》,《兰州大学学报》2013年第1期。

   (22)庄友刚:《虚拟认同与文化风险》,《湖北大学学报》2014年第2期。

   (23)(24)何李新:《齐泽克的赛博空间批判》,《外国文学》2014年第2期。

   (25)胡潇:《论网络文化对哲学思维的解构》,《学术研究》2013年第10期。

   (26)马克·波斯特:《第二媒介时代》,范静晔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85、84页。

   (27)丹·希勒:《数字资本主义》,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289页。

   (28)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网络虚拟社群作为一种文化建构的虚拟实境和社会控制系统,为个体既提供一个自我感觉空间,也提供了一个具有特殊社会性的人际交往与活动空间;二是在这一双重空间中,网络参与者不仅创造新的自我认同感,而且通过解构并建构虚拟社区的群体资格来重塑网络参与者的社会关系,网络参与者得以构建许多类型相异的网上活动以及不同身份效应的共存空间。

   (29)Pramod K.Nayar,Virtual Worlds:Culture and Politics in the Age of Cyber technology,London:Sage Publications Ltd,2004,p.176.

   (30)Mark Poster,"Cyber democracy:The Internet and the Public Sphere," in Virtual Politics:Identity & Community in Cyberspace,Ed.by David Holmes,London:Sage Publication,1997,pp.212-228.

   (31)卡尔·曼海姆:《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张旅平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年,第269页。

   (32)政治社会化是政治文化形成、维持和改变的过程。每个政治体系都有某些执行政治社会化功能的结构,它们影响政治态度,灌输政治价值观念,把政治技能传授给公民和精英人物。参见加布里埃尔·A.阿尔蒙德、小G.宾厄姆·鲍威尔:《比较政治学:体系、过程和政策》,曹沛霖等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7年,第83页。

   (33)加布里埃尔·A.阿尔蒙德、西德尼·维巴:《公民文化:五个国家的政治态度和民主制度》,张明澍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年,第158-159页。

   (34)Howard Rheingold,"Rethinking Virtual communities," In David Bell eds.,Cyber cultures:Critical Concepts in Media and Culture Studies,New York:Routledge,2006,pp.3-66.

   (35)之所以可以发挥这一作用,是因为其自由和平等精神契合了大众释放心理压力的需求,通过移情的方式在非现实的虚拟空间中,体现以虚拟与现实相互转化为核心机制的政治动员对于政治意识、政治参与的影响。详细论证,请参见杨嵘均:《网络空间公民政治情绪宣泄的刺激因素与政治功能》《学术月刊》2015年第3期;《网络空间公民政治情绪的宣泄方式及其治理策略》,《江海学刊》2015年第6期。

   (36)(37)加布里埃尔·A.阿尔蒙德、西德尼·维巴:《公民文化:五个国家的政治态度和民主制度》,第357-374、158-159页。

   (38)在这里,首先需要对于“理性”概念做一必要的阐释。“理性”与“非理性”在社会学家那里有两个意义:实质的或功能的理性或非理性。明智地洞彻诸事件在给定情境中的相互关系的思维活动,质言之,明智的思维活动是“实质理性的”,而其他一切或是虚假或完全不是思维活动的东西(使“实质非理性的”,“功能理性的”指一系列行动以特定方式被组织起来,以致它能够导致既定的目标,而在“这一系列行动中每个要素有都获得了一个功能的位置和角色”。参见卡尔·曼海姆:《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第43页。

   (39)Cass R.Sunstein,Republic.com 2.0,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7,p.60,pp.63-67.

   (40)熊光清:《中国网络民主中的多数暴政问题分析》,《社会科学》2011年第3期。

   (41)齐格蒙·鲍曼:《寻找政治》,洪涛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17页。

   (42)杨嵘均:《论网络空间国家主权存在的正当性、影响因素与治理策略》,《政治学研究》2016年第3期。

   (43)(44)(45)卡尔·曼海姆:《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第51页。

   (46)斯拉沃热·齐泽克:《敏感的主体:政治本体论的缺席中心》,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96-197、215页。

   (47)渠敬东:《现代社会中的人性及教育:以涂尔干社会理论为视角》,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第133页。

   (48)拉里·希克曼:《阅读杜威:为后现代做的阐释》,徐陶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48页。

   (49)熊光清:《中国网络社团兴起的影响: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视角》,《南京社会科学》2009年第11期。

   (50)Freitag,M.,& Bauer,"P.C.Testing for Measurement Equivalence in Surveys Dimensions of Social Trust across Cultural Contexts,"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77(S1),2013,p.44.

   (51)(52)加布里埃尔·A.阿尔蒙德、西德尼·维巴:《公民文化:五个国家的政治态度和民主制度》,第110、110-111页。

   (53)蔡文之:《网络:21世纪的权力与挑战》,第147页。

   (54)渠敬东:《现代社会中的人性及教育:以涂尔干社会理论为视角》,第81页。

   (55)娄成武:《论网络政治动员:一种非对称态势》,《政治学研究》2010年第2期。

   (56)(57)蔡文之:《网络:21世纪的权力与挑战》,第77页。

   (58)徐湘林:《把政治文化找回来——“公民文化”的理论与经验反思》,《政治学研究》2012年第2期。

   (59)(60)张康之、向玉琼:《网络空间中的政策问题建构》,《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61)Anonymous,"Regulating the Internet:The Consensus Machin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虚拟社群     政治文化     政治生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484.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7年 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