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泽刚:过度互联时代被遗忘权保护与自由的代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 次 更新时间:2019-05-19 14:43:38

进入专题:   隐私权   被遗忘权   删除权  

刘泽刚  
[8]Eleni Frantziou, “Further Developments in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s Judgment in Case C-131/12, Google Spain, SL, Google Inc v Agencia Espanola de Proteccion de Datos”,14 Human Rights Law Review 761-777(2014).

   [9]Patricia Sanchez Abril and Eugenio Pizarro Moreno, “Lux In Arcana: Decoding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in Digital Archives”,5 Laws 33(2016).

   [10]https://blog.google/topics/google-europe/reflecting-right-be-forgotten/,2016年7月12日访问。

   [11][美]威廉姆·戴维德:《过度互联:互联网的奇迹与威胁》,李利军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序言第14页。

   [12]Mary Meeker, “Internet Trends 2016-Code Conference”, p.187, http://www.kpcb.com/internet-trends, last visited on 12 Ju-ly 2016.

   [13]Christopher Lytras, “Right to be Forgotten: Europe’s Cutting Edge Weapon to Fight Google?”(May 11,2015),12 European Public Law: EU Journal, p.3, https://ssrn.com/abstract =2668479, last visited on 12 July 2016.

   [14]Giancarlo Frosio, “Right to Be Forgotten: Much Ado About Nothing”(January 31,2017),15 Colorado Technology Law Journal 32(2017), https://ssrn.com/abstract =2908993, last visited on 12 July 2016.

   [15]三种不同的自由理念分别是心理自由或精神自由、伦理自由或道德自由、政治自由或社会自由。参见[美]菲利普·佩迪特:《论三种自由》,张国清译,《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第6-17页。

   [16]参见李小坤、王胜强:《自律、无干涉、无支配:现代人自由的基本内涵》,《人文杂志》2010年第5期,第188页。

   [17][英]伯纳德·威廉姆斯:《从自由到自由权:一种政治价值的建构》,载应奇、刘训练编:《第三种自由》,东方出版社2006年版,第397页。

   [18]Stefan Kulk, and Frederik Zuiderveen Borgesiu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Right To Be Forgotten’ Cases in the Netherlandsafter Google Spain”,2 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Law Review113-125(2015).

   [19]http://searchengineland.com/google-wins-right-forgotten-case-japanese-high-court-268533,2016年7月12日访问。

   [20]Cesare Bartolini, Lawrence Siry,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in the Light of the Consent of the Data Subject”,32 Computer Law & Security Review 218-237(2016).

   [21][美]朱尔斯·科尔曼、斯科特·夏皮罗主编:《牛津法理学与法哲学手册》(上册),杜宴林、朱振、韦洪发等译,上海三联书店2017年版,第1页-24页。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4页。

   [23]《德国基本法》第2条第1款规定人人有自由发展其人格之权利,但以不侵害他人之权利或不违反宪政秩序或者道德规范者为限。参见张震、刘泽刚主编:《外国宪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108页。

   [24][英]托马斯·霍布斯:《利维坦》,黎斯复、黎廷弼译,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162页。

   [25][澳]菲利普·佩迪特:《共和主义:一种关于自由与政府的理论》,刘训练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7-34页。

   [26]Abraham L. Newman, “What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Means for Privacy in a Digital Age”,347 Science 507-508(2015).

   [27]参见徐立:《法律自律论》,《中国法学》2014年第6期,第57页。

   [28]J. C. Buitelaar, “Privacy: Back to the Roots”,13 German L. J. IV 173(2012).

   [29]BVerfGE 65,1〔43〕.

   [30]参见孙小玲:《自律的悖论与罗尔斯的契约论解决》,《哲学研究》2016年第1期,第89页。

   [31]王天成:《论共和国——重申一个古老而伟大的传统》,载《宪政主义与现代国家》,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121页。

   [32][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张荣、李秋零译,载《康德著作全集》(第6卷),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20页。

   [33]前引[32],康德书,第91页。

   [34]前引[30],孙小玲文,第90页。

   [35]也有部分学者认为“被遗忘权”制度不一定适合于我国,参见刘文杰:《被遗忘权:传统元素、新语境与利益衡量》,《法学研究》2018年第2期,第36-38页。吴伟光:《从隐私利益的产生和本质来理解中国隐私权制度的特殊性》,《当代法学》2017年第4期,第62页。

   [36]案情和裁判细节,参见(2015)海民初字第17417号和(2015)一中民终字第09558号。

   [37]R. Funta, “EU-USA Privacy Protection Legislation and the Swift Bank Data Transfer Regulation: A Short Look”, Masaryk U.J.L. & Tech. 23(2011).

   [38]许玉镇、肖成俊:《网络言论失范及其多中心治理》,《当代法学》2017年第3期,第55页。

   【期刊名称】《当代法学》【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1

  

  

    进入专题:   隐私权   被遗忘权   删除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5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