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兵:清教徒笛福笔下的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6 次 更新时间:2019-03-19 00:51:19

进入专题: 清教   笛福  

陈兵  

   前述笛福作品中对于中国类似的攻击还有多处。其实,笛福生活和写作这些作品的年代正是中国清朝康熙皇帝在位(1661-1722)、国力鼎盛的年代。康熙是位雄才大略的开明君主,在位期间武功赫赫,东北打击沙俄,仅以数千清兵就两次(1685,1686年)攻下沙俄在中国东北建立的雅克萨城——而鲁滨孙却说俄国当时可以一战而征服中国(43),在西北平定噶尔丹叛乱(1697年),在东南以水师收复台湾(1683年);文化上康熙下诏编修《康熙字典》,促进文化发展,此外还注重西学,向来华传教士学习代数、几何、天文、医学等方面的知识,且自身颇有著述。显然,鲁滨孙口中的中国形象纯粹是一种丑化和污蔑,反映的是民族主义情绪浓厚的笛福面对中国的繁华和众多的人口感受到了某种威胁,因此要“唱衰”中国——小说中鲁滨孙多次提到中国人真多,隐隐透露出某种焦虑感。

   法国当代著名比较文学学者巴柔(Daniel-Henri Pageaux)指出,对异国形象的刻画有言说“他者”和言说“自我”的双重功能:“‘我’注视他者,而他者形象也传递了‘我’这个注视者、言说者、书写者的某种形象。……这个‘我’想说他者,但在言说他者的同时,这个‘我’却趋向于否定他者,从而言说了自我。”(44)这话显然适用于笛福对于中国形象的刻画。通过分析他在不同作品中对于中国形象的刻画,我们可以看到他那严苛的清教理念、在此基础上发展的重商主义思想,以及随着英国的日益崛起而滋生的种族优越感和浓厚的带有清教色彩的民族主义情绪。他对中国的批评攻击其实指向法国和英国那些揄扬中国的人士,其实质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对于英国现存制度的维护。

   笛福被认为是英国现实主义小说的创始人,其作品在西方向来被认为生动真实。其鲁滨孙系列作品风靡一时,仿作者甚众,后来甚至形成了专门的“鲁滨孙小说”,其影响可见一斑。普通读者往往就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隐含在其中的意识形态因素。甚至著名汉学家史景迁也受到笛福的影响,认为笛福对中国的诋毁“还能找到大量资料佐证”,并认为“对笛福而言,这种结果其实是真实与想象脱节使然”(45),全然不顾笛福关于中国的描写完全出自清教徒的宗教激情、臆想和偏见,以及对于当时欧洲社会流行的关于中国的著述的有选择的摘取。正如评论家马丁·格林(Martin Green)所言,社会影响最大的必非高深作品(46)。笛福对中国的攻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后世西方人对于中国的态度。钱钟书先生指出,18世纪以后英国文学史上关于中国的负面描述就始于笛福(47)。由此观之,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今天,我们阐明笛福中国观的虚妄谬误之处并厘清其错误观念的来源,实属必要之举。

   ①⑦姜智芹:《镜像后的文化冲突与文化认同——英美文学中的中国形象》,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8-10页,第10-11页。

   ②(11)葛桂录:《雾外的远音:英国作家与中国文化》,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96页,第109页。

   ③(34)(45)史景迁:《大汗之国:西方眼中的中国》,阮叔梅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90、92、106页,第92页,第91-92页。

   ④(15)(16)史景迁:《文化类同与文化利用》,廖世奇、彭小樵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66-67页,第68页,第66-67页。

   ⑤Markley,R.:The Far East and the English Imagination,1600-1730,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6,p.180.

   ⑥(23)Starr,G.A.:Defoe and China,Eighteenth-Century Studies,Vol.43,No.4(Summer 2010),p.435—454,p.435.

   ⑧(12)(13)(14)(20)(24)(25)(27)(31)(32)(33)(37)(38)(39)(40)(41)(42)(43)Defoe,D.:The Further Adventures of Robinson Crusoe,Rockville,Maryland:Serenity Publishers,2009,p.178,p.52,p.152—153,p.158—159,p.9—11,p.163,p.170—171,p.163,p.17、76,p.162,p.165,p.171,p.171,p.172,p.163,p.177,p.165—166,p.163.

   ⑨⑩(18)(26)(35)(36)Defoe,D.:Serious Reflections During the Life and Surprising Adventures of Robinson Crusoe:with His Vision of the Angelic World,Volume 3,London:J.M.Dent & Co.,1899,p.116—117,p.117—118,p.121,p.124,p.121,p.122—123.

   (17)(30)Bastian,F.:Defoe's Early Life,London:the Macmillam Press Ltd.,1981:p.108,p.94.

   (19)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55-70页。

   (21)杨耀民:《序言》,《笛福文选》,徐式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8页。

   (22)Porter,D.:"A Peculiar but Uninteresting Nation:China and the Discourse of Commerce in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Eighteenth-Century Studies,Vol.33,No.2,Colonial Encounters(Winter,2000),p.183.

   (28)陈晓律:《第一个工业化民族的民族主义》,《世界历史》2008年第3期。

   (29)Schonhorn,M.:Defoe's Politics:Parliament,Power,Kingship,and Robinson Crusoe,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1,p.16—17.

   (44)孟华:《比较文学形象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157页。

   (46)Green,M.:Dreams of Adventure,Deeds of Empire,New York:Basic Books,Inc.,Publishers,1979,p.49.

   (47)钱钟书:《钱钟书英文文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年,第150页。

  

  

    进入专题: 清教   笛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58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文学研究》2018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